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三章 挥散豪情壮志

在陈航瞄准直升机,直升机调转方向反瞄准他时,靳成锐冷沉的下达一个指令。

刘猛虎收到指令迅速跑起来,半蹲在小路中间举起巴雷特瞄准直升机的油门,在他们的机枪吐出火舌时扣下板机。

迅猛的子弹嗖的打中直升机油箱,巨大的冲劲使直升机震动偏移了方向,使原本朝陈航扫射的子弹全打到了旁边的空地上。

陈航抱着火箭弹往左边跑,想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把直升机炸下来。

“黄鼠狼,节约弹药。”靳成锐望着漏油的直升机,制止了他的行动。

直升机现在还只是漏油,没那么快坠毁。刘猛虎追着直升机跑近几步,再次举起巴雷特瞄准油箱。他这一枪要是再打中油箱,直升机一定会爆炸。

欧文的驾驶员也知道这点,他看到底下有个大块头拿枪对着他们,立即拉高直升机,同时告诉佐伊那名枪手的位置。

在刘猛虎开完第二枪,杨光见直升机蓦然升高,对刘猛虎大喊:“跳!离开那里!”

刘猛虎听到她的话往路边跳,肩膀着地时伤口传来剧烈的疼痛,但他没有理会,抱着枪滚出好远才在草丛里停下来,对着机尾冒烟的直升机又是一枪。

翼尾中枪的直升机这次又开始打转,只是这次是他们无法控制的旋转。

检查设备的驾驶员,在无力夺回控制时迅速把各项仪器都关掉,在无线电里大声说:“长官,我们正在坠毁!做好撞击准备!”

直升机轰的一声撞击地面,它巨大的桨叶还在不停的转动,将周围的草都吹倒。

杨光望着坠毁在不远处的大家伙,刚松了口气便马上想到什么,立即朝厉剑的位置跑去。

厉剑和韩冬在加特林机枪的扫射下均受了伤,韩冬是手臂中弹,子弹直接从他肉里穿透过去,已被他自己粗糙的包扎起来,而厉剑是腰部中枪,子弹留在他的体内,此时他挣扎的往后退,因为他离坠毁的直升机最近。

杨光跑过去扶着他迅速往回跑,在他们没跑出多远,漏油的直升机碰的一声爆炸,冲击波把他们两个都甩了出去。

看到他们被冲飞,靳成锐和高博他们立即冲上去,把两人带到安全区域,以防有二次爆炸。

在他们所有人都注意杨光和厉剑时,早在爆炸前钻出直升机的毛司尚,捂住淌血的额头,趁着爆炸跑进树林里。

“红狼,红狼……”

杨光被震得有点懵,她感到战友们的声音都离她很远。

“红狼,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韩冬把要坐起的女孩扶起来,蹲在她身边问她。

“我想应该没有。”杨光动了动干涩的唇,视线慢慢恢复清晰,耳鸣也变小了,能够正常听到队长的话。她甩了甩头,在陈航找来水壶,喝了几口水就把水壶盖拧好扔给他。

而照看厉剑的高博和徐骅按住伤口急切的讲:“红狼,青狼的血止不住!”

“你们让开,让我来。”杨光迅速爬起来,她解下背囊,拿出工具剪开厉剑腰部的衣服,看到一颗直径7。62毫米的子弹穿过防弹背心,完全插在他的肉里。

还好有防弹背心,不然这颗子弹就会穿过厉剑的肺叶。这么大杀伤力的子弹要是打伤内脏,即使是马上送到手术室都很难救过来,更何况是在这个陌生的国家。

杨光迅速又小心的把他的防弹背心脱下来,把伤口周围做了清洗就讲:“没有伤到要害,血是震动挤压出来的,但是青狼,我得现在把你的子弹取出来。”

被徐骅抱住脑袋的厉剑深呼吸,点头。“来吧。”

“青狼你咬着这个。”徐骅把自己的衣袖借给他。

厉剑没有拒绝,咬住他袖子便紧紧抓住他和高博的衣服。

杨光冷静的打开医药箱,拿出手术刀开始为厉剑手术。

站在外围的靳成锐看女孩苍白的脸,和疼得面孔狰狞的厉剑,把手枪扔给陈航,让他负责警戒便走开了。

靳成锐是去联系杰克,很显然他们现在这样的情况,救切的需要支援。

因为能看到弹尾,杨光没有费多少时间就把子弹取出来,用了两个止血贴堵住伤口,就用绑带把他的腰紧紧捆起来,足足用了一卷纱布。

弄完的杨光脱力的坐到地上,望着被丢在地上有手指那么粗长的子弹,重重的吐了口气。“还差三毫米就穿进肺叶,青狼,你真是太幸运了。”

疼得满头大汗、脸色发青、嘴唇泛白的厉剑,虚弱的点头,笑着说:“我也这么觉得。”

听到他的话,大家一下都放松的笑起来。

杨光看到一直坐在不远的晨曦,注意到他脖子上丑得要死的绑带,连忙跑过去紧张的问他。“北极狼,你现在能说话吗?”

晨曦点头,艰难的吐出一个字。“能。”

“能不能吞咽?”

晨曦动了动喉结,再次点头。

杨光又吐了口浊气,她坐到他前面把纱布剪开,看到那道紧贴着脖子飞过的道痕,反头叫看着他们这边的高博。“博士,把我的医药箱拿过来。”

给晨曦做了清洗和消毒,杨光又给他上了药便重新包扎好。

当她忙完这些,靳成锐刚好回来,对他们讲:“城里的民兵已经追了出来,我马上撤离这里。”

“是!”

现在他们的弹药告罄,再遇到敌人真得上刺刀了。

杨光把水壶一个不落的找到,就背着轻了少了的背囊走在厉剑的身后。

出城的时候他们要架着徐骅,现在徐骅醒来了,他们又得架着厉剑,并且他们一下增加三个伤员,算是近年最大的一次人员伤亡了。

以防再遇敌人的靳成锐,让受伤的人走中间,但韩冬不认为他是伤员,在战狼里,伤员是属于做战困难的战友,他只是左手中了枪,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韩冬坚持要在前头,靳成锐没有反对,不过派了陈航和他一起,而高博和聂勋分别左右,杨光和刘猛虎负责垫后,同时走在最后的还有靳成锐。

他们一行人走进山里,一直到山顶才停下来。

此时已经是凌晨的十二点,恩迪利的那个巨大灯光不知何时熄灭,整个城市陷入一片黑暗中。

靳成锐在到一处平坦的位置时,让他们停下来休息,并在这里扎营。

高博和聂勋、陈航三人很快速的把帐营扎好,又砍来树枝做伪装。

杨光也没闲着,她强硬的让刘猛虎坐下来,给他检查后肩上的伤口。

结果不出她所料,那伤口不仅流血,还被扯拉得更大,看着想真揍他一顿。给他重新上药的杨光恶狠狠的讲:“你要是再给我乱来,你就自己包扎!”

刘猛虎不知悔改的点头,有些儿不在意。“嗯,没子弹了,乱来不了。”

杨光被他噎住,气呼呼的走开。

其实她让别人不要乱来,自己却更加的乱来。

走开的杨光摸了摸平坦的肚子,给自己检查了遍。刚才被摔了两次,尤其是被火箭弹打到根据地时,她差点以为自己就要交待那里了。

那个时候她仿佛感到浑身都被震碎了,不过她也很幸运,身体除了摔伤的疼痛,并没什么其它不适。

“在这里做什么?”

长官冷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杨光吓了跳,唰的转身笑着讲:“狼头,像我们这种满腹诗意、优雅细致的人,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当然是来赏月挥散豪情壮志的。”

“给我滚回去呆着。”

“是!”杨光唰的立正,一遛烟似的跑回帐营。

靳成锐看了眼只有个月牙弯的月光,也跟着回去,坐到他们几个中间,跟他们说明情况:“刚才我联系了海豹六队的杰克,他表示最早可以在今天的凌晨四点出发,到这里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四十分,大家可以在此之前补充体力和休息。”

在战狼的小分队都精疲力尽,得到片刻安宁时,远在马通杜基地的杰克却忙碌起来。

他在看望过亨利与送走牺牲的战友后,就马不停蹄的向上级汇报情况,并请求前去援助战狼。

战狼现在和他们是盟友,谁也不想他们在这里出事,更何况他们似乎与总统好像有点关系。

海豹六队在马通杜基地的总指挥官盖尔和该基地总挥官商量后,还是让他暂时回去等消息。据消息回传,战狼把蒂瓦搞得鸡犬不宁,又抓住了伊尔的儿子,此时他们如果出手,就要做好接手这里的准备。

在蒂瓦和恩迪利建立新的制度是他们几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事,可是一直没成功,这次事情来得太突然,让他们有点措手不及,但他们没用多久时间就准备好了,即使还差一点,不过也没多大关系,相信以美方强有力的军队及武器,能解决所有突发事件。

所以当杰克接到战狼指挥官的支援信号时,行动计划很快获得批准,只是前往恩迪利,他们要做下准备,因此起启的时间会有拖延。

杨光看着布满星星的天空想:希望快点结束这一切,这里实在太糟糕了。

**

毛司尚跑进树林彻底罢脱战狼后,他拿出手机打给伊尔,同时向城里返回。

他在伊尔那里有一定的地位,如果伊尔真的死了,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手恩迪利,然后他会让战狼逃无可逃。

想着接下来的事,毛司尚听到电话那头的茫音,在看到追出城的民兵时走得更快。

那些民兵也发现了他,大声呼叫他的名字,似很高兴能看到他。

正在毛司尚大步流星快走到他们面前时,远处八百米的树林里,一把体态修长的狙正对着他,而狙后的人看着十字图标里的目标在要被人围住时,用力扣下板机。

子弹带着旋风击进目标的脑袋,顿时血溅了周围的人一脸。

看到瞄准镜里倒下的毛司尚,胡汶丰在那些民兵惊慌朝空旷四周扫射时,收起狙往山林深处撤。

他一直跑,未曾回头,画着迷彩的脸只有那双鹰隼般的眼睛特别明亮,如夜里孤傲的丛林狼,不受任何约束。

毛司尚一死,在这世上将不会有谁认识他,他可以换个身份开始平静的生活。

杨光他们被远处传来的枪声惊醒,用观察镜看到远处的民兵已经停止射击,抬着一个人往城里跑,而有些人则朝着火的直升机那里去了。

看到被人抬着的毛司尚,杨光惊讶的讲:“狼头,毛司尚死了。”

“嗯。”靳成锐看着山下的动静,没什么情绪。

杨光和韩冬他们好奇的望向他。

靳成锐没有解释,转身走进帐营里。“还有三个小时,抓紧时间休息。”

胡汶丰是个是非黑白分明的人,当时之所以开除军籍,是因为他为了给战友报仇,违反军令开了枪,以至于他打死歹徒的时候将人质也射杀了。

他当时计算过,子弹从人质的肩膀穿过去刚好是歹徒的心脏,他那一枪直接穿透将歹徒打死,人质重伤,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唯一漏算的是人质有血友病,平时碰破点皮就流血不止,现在子弹从他身体穿过,狂飙的血怎么也止不住,还没等送到医院就死了。

这件事胡汶丰犯了两个错误,一个是没有指令私自开枪,二个是打死人质。当时死了好几个陆战队员,并且有个战友在歹徒脚边急需救治,他这么做从情感上来讲没错,可是从理性上来讲它就是错的,因此他带着争议被强制开除军籍,离开了部队。

靳成锐在路边园救援行动后,就让人查过他的资料,看到他的事迹后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曾碰到过他,因为毛司尚已经放弃他,而胡汶丰绝对会找他报仇。

胡汶丰是那种非对非错性格的人,他对谁产生感情就可以为谁卖命。靳成锐不知道毛司尚是怎么获得他的信任,但现在这种信任已不复存在,他相信胡汶丰在杀掉毛司尚后,会去过他想要的生活,谁让他那么的高傲与不和群?因此没必要把他牵出来。

靳成锐这么做有点冒险,胡汶丰先是为毛司尚做事,后又杀了金丁以及那么多的武警,理因将他抓住接受审判,他现在这么做无疑是在包庇他,更是给祖国留了颗定时炸弹,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突然抽风跑去杀人或跟了哪个黑手党?

不过管他呢,在感性与理性的选择中,靳成锐更偏向前者。

晚上几个人轮班,以三十分钟为一班,好让每个人都能在短暂的安宁中睡上一会儿。

在酣睡中的三十分钟特别容易过,醒来的徐骅、聂勋两人准备和杨光出去,却见她睡得四平八稳,好像睡得很熟的样子,就不忍心叫她。

每次战役她都在照顾他们,总是以一个老兵的身份自居,实事她确实是老兵,可是再怎么老,她也只有十九岁,并且十九岁的生日还没有到。

徐骅想了下,打算和聂勋两个人去值班。平常都是两个人,此时是因为还在敌军的势力范围内,才增加一个值班人员的。

靳成锐感到什么睁开眼睛,他看到轻手轻脚出去的两人,又看熟睡的女孩,正准备起身就见她唰的跳起来,抽出军刀往外走,像是在梦游般。

靳成锐挑眉,还是起身跟出去。

本来是自己值的班别人代替,这种事在任务中经常出现,所以这次杨光睡前再三想她只能睡三十分钟,只能睡三十分钟,然后她真到三十分钟时醒了。她怕睡过头,跳起来刚好看到徐骅出去的背影,所以拿起刀就冲了出去。

她很累,做为体力输男人一筹的女生,做为一线军医这个稀罕职业,她可以选择休息,但她同时也知道战友们也很累,也迫切的需要休息,所以她要和他们一样,因为这里只有战友,没有男人和女人。

杨光走出帐营被暖风一吹全醒了,她和陈航、高博、韩冬交了班,就同徐骅、聂勋两人分工,最后决定她负责前面的区域,徐骅和聂勋负责后面的。

等他们两个走掉后,杨光找了块石头,坐下便把军刀插进地里,集中精力注意周围的动向。

靳成锐走到她身边,看她一夫当关的气势,想了想坐到她那块石头上。“这里我来看着,你进去睡。”

杨光挑起一边精致的眉毛看他,然后又恢复原来的姿势。“狼头,这里最应该休息的人是你。”“你给我进去睡。”

“等什么时候你们几个让我省心了,我自然会去休息。”

我们什么时候不让你省心了?杨光刚要问,就想到前不久自己扔的那颗炸弹,默默的闭上嘴。

她闭嘴,靳成锐也沉默,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最后杨光受不了这份安静,疑惑的讲:“狼头,你觉得我们杀了伊尔吗?”

“不确定,等杰克他们来后,我们再去城里确认。”

“可是我怎么感觉,这个伊尔不像是地狱天使的首领?”

靳成锐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不怎么在意的讲:“说说看。”

“从毛司尚和那个穿废墟迷彩服男人的交谈中,感觉他们在谈论起伊尔时,像是在谈论一个上司或同事,完全不像是在说大BOSS。我相信能把地狱天使做到世界各地的人,一定是个让他们都无比仰视的人。”

“也许地狱天使没有我们想像中的大。”

“也许比我们想像中的更大。”杨光跟他唱反调。“我就是这么觉得,虽然我也希望这里就是我们想要的。”

这里不仅是陈航直觉奇异的准,女人的直觉也是非常可怕的。

------题外话------

今天是抗战胜利日,让我们向先辈致敬吧,香瓜也向已过世的外公致敬。(敬礼!)

PS:香瓜愉快的看大阅兵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