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二章 跳舞的炸弹

在杨光说这句话的时候,毛司尚和欧文从侧门出来,看到外面的一团糟和躺尸无数,想处理尸体的人又有得忙了。

“尚,你说我们要帮忙吗?”欧文看着子弹横飞的场面,轻松的问毛司尚。

毛司尚望着不断倒下的民兵方向,想了想说:“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要么马上离开这里,要么帮助伊尔把这些人干掉。”

“看来他们说得真没错。”欧文有些吃味的讲:“他们说你跟伊尔有一腿。”

“我对黑人没有兴趣。”说着撇了他眼。“对白人更没兴趣。”

“噢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刚好实在看不过去了,他们这什么鸟技术。”欧文说着夺过一个民兵手里的火箭筒,把他踹开就把它扛到肩膀。他没有蹲下,直接站着朝飞射出子弹的方向压下板机。

杨光看到朝他们直射来,像绿橄榄果的东西大吼:“火箭弹!”

韩冬、徐骅、厉剑、陈航、聂勋和杨光立即往外跑。

如镜头下的慢动作,他们一个个脸色大变,或狰狞或惊慌等等。

杨光蓄满力的双腿大力迈开,可挂在身上的水壶挂到了障碍物上,她拼命的扯拉都没有将它们扯下来。

徐骅抽出军刀割断尼龙绳,因为太过匆忙,握着绳子一端的手被军刀划了下,顿时鲜血直流,但他没有理会,握着断了一边的水壶绳摧着杨光快跑。

刚才他们已经耽搁了几秒,跑在前头的杨光没松手,拽着水壶绳想把陈航拉上前,即使只能前进那么一点也好,可他们又怎么跑得过炸弹呢。

那颗火箭弹准确的射进掩体后面,插进地面,接着大规模的爆炸。

掩体被打烂,墙壁被震碎,泥土飞出十几米高,冲击波将周围的玻璃都震碎。

跑出没多远的杨光感到被一股巨大的压力袭卷,耳朵失聪只听到“叽——”的声音,接着身体失控飞向高空又狠狠咂到地上。

她磕破了下巴,嘴里有股铁锈的味道,四肢一时麻木无法动弹,耳鸣声加大,枪甩在了前头,身上更是覆盖了一层尘土。

杨光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感到自己心跳“咚咚”的声音,还有自己粗重的呼吸声。

不能趴着,她得起来,不然那些民兵很快就会围攻上来。

眨了眨眼睛,杨光把眼帘上面的土抖掉,伸长手往前爬,捡起野狼撑着地艰难的坐起来。

她此时无法思考,视线里除了战友就是敌人。可等她拿起枪时,发现了一个问题。她的尾指无名指和中指,在刚才的摩擦下已无力套拉着,上面的肉更是翻过来,看起来惨不忍睹。

杨光只看了眼手指,没有管它们,拿起枪没有瞄准的盲打。

尽管她无法集中精力,手指受了伤,但怎么说也是个狙击手,子弹对她来说无比熟悉,她全靠感觉不能做到百发百中,百发九十中还是可以的。

有她的反击,民兵前进的速度顿时就慢了许多,却还在不要命的挺进。

慢慢的,厉剑和韩冬加入战斗,接着是陈航和聂勋,而徐骅是在最后面,他到现在还无法起来。

靳成锐和刘猛虎、高博、晨曦从电梯里出来时,透过玻璃窗看到那个穿废墟迷彩的男人扛着火箭弹。

在阿富汗呆过几年的他,对这身衣服并不陌生,此时他看到那人将火箭弹发射出去,心里一片冰凉,正要举枪瞄准他时,被刘猛虎推着前进。

从楼上下来的几个雇佣兵,以强行突进的方式朝他们靠拢,他们得快点出去,不然就成靶子了。

听到后面的枪声,欧文反头看到从里面冲出来的四人,正要拔枪就被子弹打中手臂。

靳成锐在前进中右手穿过左手腋下,朝欧文开了枪,被他反应敏捷的避开了要害部位。

现在不是义气用事的时候,他带着高博他们冲出重围,在无线电里呼叫韩冬他们。

“狼头,我们这边敌军太多,你们别过来。”韩冬脸上被石子刮了条大血痕,鼻孔也流着血,他听到长官的话马上告诉他情况。“我们都没事!不要过来!我们另外再找地方汇合!”

没死,对他们来说就是没事,更何况他们还有几个能战斗呢。

“换弹夹!”杨光把枪里最后一颗子弹打掉,大喊一句就迅速更换新的弹夹。

听到她的话,厉剑和陈航、聂勋三人掩护她。

反手只摸到最后一个弹夹的杨光脸色微变,最后装的时候又把弹夹掉到地上,真是懊恼极了。

用两个手指捏着弹夹,把它艰难的换上,杨光深吐了口气,看着前面冲上来的民兵想:来吧,操你大爷的,小爷我今天跟你们拼了。

靳成锐确实过不去韩冬那边,再加上有雇佣兵在,他们也不轻松。“饿狼,你那里有多少人。”

“有红狼、青狼、灰狼、黄鼠狼和北极狼。”

“你确定?”

“我确定。”

“那么现在你们往进来时的路撤,我们在那里汇合。”

“是!”

韩冬应下后,就让陈航和聂勋两人架着徐骅,并对杨光和厉剑两人大吼。“我们撤离!”

他们被刚才那枚火箭弹炸得,差不多都耳聋了,不吼听不到。

杨光和厉剑示意明白,又让他们先走。

韩冬拍了下他们两个的肩膀,带着他们撤离。

这时杨光刚好把枪里的子弹打完,她摸出身上最后一颗手榴弹扔给他们,扯拉近水壶抱起它们就和厉剑两人调头走。

在他们走后没几秒,身后传来爆炸及崩塌声。

杨光反头看到大楼的玻璃轰然坠落,紧接着一股火红色的热浪冲向天空,在惊天动地的坍塌声和人群尖叫声下,浓烟和漫天的粉尘瞬间覆盖上空,再迅速的向他们这边涌来。

她来不及思考,紧跟着队长的脚步朝来时的那条路跑去。

而在此之前,手臂中了枪的欧文立即按压住飙血的伤口,看着在民兵及雇佣兵的围堵下,还是顺利突围的几人,紧皱起眉问:“尚,他们是什么人?!”该死的,这一枪他一定会还回去的!

被民兵团团保护的毛司尚,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凝沉的讲:“中国特种兵。”

“操,什么特种兵,我现在就去收拾他们!”欧文讲的绝对不是气话,做为阿富汗的“业务员”,几乎每天都看到恐怖事件,自己当然也有一群厉害的手下,不然怎么在那里横行霸道?

他一手握住手臂上的枪伤,一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尚,帮我打下。”

“难道这么激烈的枪声还没吵醒他们吗?”

“他们睡过去后只有我的铃声才叫得醒他们。”

被这些人灭了巢的毛司尚,当然不会拒绝这个要求,他给欧文的人打了电话就和他往外走,去与他的人汇合。靳成锐不死,永远都是地狱天使的心病,所以他必须得死。

当他们走到马路上等待直升机时,脚下猛烈一震。

站立不稳的毛司尚扶住欧文,抬头看到那栋金色的漂亮建筑从下中上开始爆炸。

爆炸的威力不是很大,但是地基被炸毁,上方被炸断,失去平衡的大楼开始倒塌,没有倒的几层也是一层压一层,破坏力直达百分之九十八。

看到向他们这边飞溅来的钢筋和碎石,毛司尚和欧文迅速往后跑,在不远处上了直升机。

欧文本来是不将他们那些中国人看在眼里,可是看到倒塌的大楼后惊愕不已,坐到直升机上看着不断冒着浓烟的废墟,讶异的问:“伊尔呢?伊尔出来了没有?”

“没有。”

“那……”

“管他去死。”毛司尚看着从广场方向涌来的大批人,他们此时个个手里拿起了枪,连一些妇女都不例外。他不反对伊尔的死亡式统治,但是他也不喜欢让妇人和孩子参与战斗,因为这是男人们之间的事。

靳成锐在路口和韩冬他们汇合后,没有做停留,让高博和晨曦接替陈航和聂勋手里的徐骅,几人一路向外奔跑,不时改变道路,想彻底甩掉那些民兵。

在狂奔中,杨光想到什么,大喊的讲:“狼头,萨达姆给了一个地址,应该是这里的工厂!”

她还没恢复过来,所以说得特别大声。

靳成锐看到她一只耳朵在流血,越过厉剑抱住她。

被长官突然抱住的杨光更加懵了,她呆呆的看着他,被他带着跑。

“饿狼跟我说了,别担心这些,我们先找个地方看看灰狼。”

“啊?”

靳成锐在她耳边耐心的重复了遍。

杨光哦的点头,看到还不见醒的徐骅,又担心起来。

韩冬看了下长官和军医,反头想看还有没有人追时,远远的看到向他们飞来的直升机,惊惧的大喊:“有直升机!”

“都趴下!”靳成锐沉着的下令,带着杨光隐蔽好。

有草丛的掩护,直升机上的人不会轻易发现他们。

只是,这架为欧文专座的直升机,上面不仅配有夜视仪还有热成像仪,所以欧文很快就找到了他们。

靳成锐看着飞过头顶的直升机,见它在前方不远调转头,提醒他们。“全体注意,敌人已经发现我们。”

被长官护着的杨光听到这话,心里着急的要死。她已经弹尽粮绝了,相信其他战友也都差不多。

看着不断飞近的直升机,靳成锐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都离开原地,移动起来!”“虎狼,汇报火力情况!”

“还有三颗子弹,一颗火箭弹。”刘猛虎是负责背重火力武器的,前不久他把所有的炸弹都贡献给了那栋大楼,此时手里除了巴雷特的三颗子弹,就还有包里的一枚火箭弹。

“把火箭弹给黄鼠狼,黄鼠狼负责引开敌人注意力,将敌军直升机击落,其余人分散跑。”

“是!”

刘猛虎停下来拿背囊里的火箭筒,他刚蹲下就受到直升机的火力攻击。

是把加特林机枪,它的射速快,威力大,每分钟能打出三千发子弹,无疑是机枪里的战斗机。

被子弹扫射的刘猛虎抱着背囊往旁边滚,子弹追着他打多久他就滚了多久。

分散跑的韩冬和厉剑见刘猛虎受到攻击,他们半蹲向直升机开枪掩护,而架着徐骅的高博和晨曦放下他,也加入战斗。

高博的子弹还剩下最后一个弹夹,他打完后拿了徐骅的继续打。

而在他们向直升机开枪,企图掩护刘猛虎和击落直升机时,晨曦趴到地上冷静的进行校准。他有点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意思,看起来像冷静过头了。

他趴下发现瞄准困难,便坐起把徐骅拉过来,然后把狙击枪的前支架打开放在他的身上。这样前面垫高的他,能轻松瞄准那架直升机。

受到四方八面攻击的直升机驾驶员,也是一名职业雇佣兵,他听到不断打在机身上发出“咚咚”和“叽叽”的划声后,控制直升机打了个转,并愉快的讲:“姑娘们,要玩旋转木马吗?”

“随便啊,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玩的。”

“我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玩的,我的宝贝都快要被他们打出无数个坑了!”“现在我开始旋转,你们快点把他们都干掉。”

欧文的手臂已经简单包扎过,现在他看着下面零散的反击,像拿着玩具枪朝他们打的中国特种兵,不屑的讲:“尚,这就是把你逼得离开中方的人?太逊了吧?”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玩火*。我劝你还是快点把他们干掉。”毛司尚在直升机旋转时握住扶手,看着不断吐着火舌的加特林机枪。“开枪的那小子枪法是哪个白痴教的?子弹多也不是这么白费的。”

“噢,很不幸,他的枪法是我教的。”欧文说着看向机门的部下,大声喊:“比伯,别玩了,快把他们统统都干掉。”

比伯听到欧文的话,心里更加紧崩起来,因为他从直升机开始旋转后就没玩了,他努力把枪口瞄准那些娇小的中国人,可是无论他怎么扫射,有时明明把他们附近的草皮都打飞了,那人还是活蹦乱跳的跑开,真是气死他了。

又过了十几秒,欧文见下面的人一个没少,发怒的讲:“比伯,你听到我的话了吗?快点解决掉他们我们就直接回去了。”

“收到长官,我这就开始收拾他们。”打中一个人的比伯信心增加,他随着直升机的旋转将子弹射向不同方位的人,很快他又打中一个,只是好像没有死,余光见他又爬起来继续射击,心想等下一圈就打爆他的头。

可欧文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满意,要是换成以前,他们不用一分钟便能把他们都搞定,这都过去几分钟了。他生气的正要开口说换人时,就见比伯无声滑下来,倒在他们的脚边。

看到他眉心的枪子,欧文大吼:“快把他拉开,佐伊补上!”

被点到名的佐伊在同伴把比伯拉进来时,迅速站到加特林机枪后面,拿着机枪朝地面猛烈扫射。

而在他们惊震的时候,满地打滚的刘猛虎已从背囊里摸出火箭筒和火箭弹,把它们组装好就抛给不远的陈航。

陈航扛着火箭筒被子弹追着往山上跑,中途摔了好几跤才惊险的暂时摆脱危险。

后面的晨曦看到陈航成功的跑开,收起枪和没有子弹的高博架着徐骅往外跑。

旋转的直升机增加了他的难度,在经过良久的瞄准及几颗子弹的试手后,他把最后一颗子弹打了出去,将机枪后面的人击毙,为战友换来短暂的安全,现在没有一颗子弹的他们三人,只能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树林里。

可看到是他们其中一个打死比伯的驾驶员停止旋转,向他们追去并讲:“长官,就是那三个中的其中一个打死比伯的。”

“想逃?我倒要看是他们跑得快,还是我的子弹快。”比伯真是欧文一手教出来的,对他的死他不可能一点感觉没有,此时他拿起M200狙击枪,透过玻璃窗瞄准下面奋力奔跑的三人。“把直升机飞低一点,我要让他们知道被死神追赶和战友一个个倒下的滋味。”

被高博和晨曦架着跑的徐骅被颠簸的醒来,他看到离他们不过十几米的树林,又反头看后面的情况。

一转头,他看到朝他们直逼来的直升机,仿佛看见里面的人正拿枪对着他们,手臂猛力一压将高博和晨曦两人压倒。

在高博、晨曦脚下踉跄,要摔得很惨时,一颗子弹嗖的从晨曦的脖子处擦过。

顿时,摔在地上的晨曦颈项血流如柱,徐骅用力捂住他冒血的地方大叫:“博士快拿止血贴过来!”“快点!”

晨曦感到呼吸困难,他紧紧抓住徐骅的衣服张大嘴喘息,可他每次呼吸都十分的疼,除了疼他还感到滚烫子弹从他脖子擦过的热度。

欧文本来是瞄准他脑袋的,见打偏还要再开枪,发现他们一下出了射击范围立即拍着驾驶室的隔板怒吼。“你他妈的在搞什么!快给我回去!”

“长官,十点方向有个扛着火箭弹的家伙,我想我们应该先把他解决掉。”

听到他的话,欧文看向十点钟方向,看到那个矮个子正半跪地上,把一枚火箭弹瞄准他们,咬牙切齿的讲:“佐伊,把他给我打成筛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