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一章 除了死还是死

萨达姆迟迟没有传来消息,杨光他们避免外出暴露的可能,都呆在那间视野不错的房间里,这一呆就是两天。在敌后呆两天是什么感觉?那可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不仅要担惊受怕,他们还过的非常惨。

恩迪利的气温高,即使什么不做的市民都受不了要一天洗个澡,杨光自从祖国出发就没洗过,这当中他们经历过飞行、巷战、丛林战等等,汗水早把衣服洗过几遍,此时她感觉似有很多微生物在她身上滋生,并且发出气味。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刘猛虎的伤口在这几天的修养中好了许多。

“虎狼,恢复的不错,再过几天都可以拿枪了。”杨光给他换了次药,在他要穿衣服时阻止他。“这里气温高,衣服又全是细菌,你就给我光着。”

刘猛虎返头看肩膀上的伤,听从她的意见。

“你们什么时候去杀毛司尚?”在这两天的等待中,贝拉克也过的十分煎熬。他现在全身不适,脸上的灼伤被处理过,可是没有特效药他感觉不爽,有时太阳晒到会很疼。这些问题如果是以前,他肯定大呼小叫了,现在他想到自己被他们抓住,而他们会去杀了那个他最讨厌的人,他就一切都可以忍,但他们怎么还不行动呢?

杨光靠墙壁坐到里面,看到贝拉克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好奇问:“贝拉克,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毛司尚?”

“因为他让人讨厌!”贝拉克一说到他就咬牙。

“总有原因。”

“哼,原因多的去了。”贝拉克狠狠数落起来。“这个毛司尚傲慢的要死,只要有他在我爸爸就觉得我是个垃圾,总是说他有多好,我看再这么下去,我爸爸都会把位置让给他坐了!”

傲慢?是你拉近乎不成功吧?不过你确实像垃圾,至于传位应该不大可能。“毛司尚跟你爸非亲非故的,难道你爸爸没有比你更出色的兄弟?”

“他们都是垃圾!”

看他不屑的样,杨光笑了下,想起自己对别人说起两位哥哥时的情景。小时候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到她大哥跟二哥,因为她觉得自己才是最好的,应该像公文一样时刻被人捧着,好在她成熟的刚刚好,在离开学校后不久便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对了贝拉克,为什么这里都没有人来?视野挺好的,怎么会荒置?”

刚才还如孔雀的贝拉克听到这话低下头,似很难过的打量这间房子。“这是我妈妈的房间,她在二十年前就过世了,后来我爸爸找了后妈也搬了出去,所以这里便一直空着。”

怪不得他们能住得这么风平浪静。

也是,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现在伊尔肯定大规模的在找他们,谁能想到他们就住在他家呢?

杨光脑袋抵着墙壁,舔了舔干燥的唇,她结束话题后看向旁边的战友。他们都和自己差不多,怕后面会遇到情况,水和食物都在克制。

这样下去不行,要是这里万一被人发现,等待他们的将是场大战,他们必须得时刻准备着,以最好的状态迎敌。“狼头,我们得去找萨达姆问下情况,顺便补充食物和水。”她是军医,得照顾每位战友的身体。

望着楼外的靳成锐看向她,又斜了眼身边的韩冬和厉剑他们,批准了。“等天黑再去。”

“是!”

天黑后,杨光和韩冬、厉剑、徐骅四人去找萨达姆。

杨光拿着全体战友的水壶,轻手轻脚的不让它们相互碰撞发出声响,而韩冬和厉剑、徐骅三人警戒。

这是条安全楼梯,在有二十层的大楼内,大多人都是乘坐电梯,像这种通道大多数都是佣人在走,现在正是晚饭后不久,伺候伊尔他们吃完饭的佣人都去厨房忙了,因此这条道他们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毛司尚和那个穿着废墟迷彩的阿富汗人。

顺利到达后院,韩冬把信物留在窗口,便同杨光他们去乱葬岗看那个小女孩。

小女孩恢复的还不错,没有发烧,但有点轻微的感染。

杨光给她换了药和战友回去,刚好看到萨达姆在那里等。

看到他们的萨达姆激动的讲:“我正想去找你们,你们就来了。”

“怎么样?有收获吗?”杨光看他这兴奋样猜到一点,不过也没抱多大希望。友军明天下午才到,如果在这期间他们找不到工厂,就只能把这个事情交给美方了。

“我想有的。”萨达姆把一张纸偷偷摸摸的给她。“这是莫西从伊尔阁下办公室拿出来的,你们看看。”

杨光立即打开纸,看到一列清单,上面数字惊人。在十几种武器型号的下面有个地址,上面写着加希街一百号地狱天使一号仓库。

“加希街在哪里?”杨光问他。

“离这里有点远,开车要两小时。”

“你能画出地图吗?”

“不能。”萨达姆摇头。“我只去过一次,已经不记得要怎么走了。”

那么他们得去搞张恩迪利的路线图。杨光没有为难他。“萨达姆谢谢你,但我们还有件事要麻烦你。”杨光把水壶都给他。“我们需要些干净的水和食物,你能帮助我们吗?”

“我想我没有得选择。”萨达姆无奈,接过他们那一吊水壶时,它们发出“碰碰”的声音,示意里面已经空空如野了。

萨达姆不是不想帮助他们,是因为拿着这么多水壶被人看到就麻烦了,他得避开所有佣人去偷水偷食物。

杨光看他抱着水壶跑远,对韩冬讲:“队长,要是他命大能活下来,我们以后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韩冬点头。“在任务结束后,我们会把他的名字告诉友军的。”

在他们找萨达姆补充水和食物时,靳成锐他们也没闲着。

他把这栋大楼的示意图拿出来,又打开手腕电脑调出大楼的立体图,指着几个点对陈航、高博、聂勋和晨曦四人讲:“这是A区域,它是整个大楼最坚实的部位,在这里我画了A1、A2、A3、A4四个地方,由陈航你来负责。”“高博你负责B区,它是大楼的倒数第三层,这里我画了五个地方……”

靳成锐做了详细部署,连安装炸药的地方都给他们标了出来。

陈航、高博、聂勋和晨曦四人清楚自己的任务后,就带着刘猛虎的炸药出发。

他们在门口击了下拳便各自行动,奔赴自己负责的区域。

而此时房间里只剩下贝拉克、刘猛虎和靳成锐。

刘猛虎担心他们,把衣服穿回去,坐地上不说话也不动,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的枪。

贝拉克则很高兴,他以为他们是去杀毛司尚的,不时发出暗爽的声音。

靳成锐自在十楼的运动间看了场活色生香的春宫戏后,就清楚这门的隔音效果有多好,因此对贝拉克没那么多的限制。

抿着唇正在想事情的靳成锐,不时听到他发出的奇怪声音,冷冷的讲:“你要是再笑一下,我就把你敲晕。”

听到这话的贝拉克倏的闭嘴,防备恐惧的看着他。

他自己也觉得奇怪,明明他什么也没做,自己却这么怕他?

见他吓得不敢出声,靳成锐收回视线,走到了落地窗面前。

他现在这个位置是大楼的右边,看不到正在执行任务的部下,但他并不需要看到,此时他大脑里已经有了幅蓝图,甚至已经预料到他们在途中可能遇到的困难。

这种事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他不仅要知道如何利用有限的炸药摧毁这栋大楼,更重要的是他有着清晰的头脑及深谋远虑的计算,才可以大体的掌握分散各处的部下动向,以及在他们出事后迅速的做出正确的决策,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是大兵,而有些人却能站在塔尖上。

当然,要有那些大兵才会有塔尖。

萨达姆把水壶放到柴堆上,走进烧火房对里面的女佣讲:“普拉多,我来帮你烧火吧,这里实在太热了,你去洗个脸再来吧。”

突然听到声音的普拉多一惊,拍着胸口说:“萨达姆,你吓了我一跳。”

普拉多是个十八岁的可爱姑娘,一生下来就是孤儿的她没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她只想着好好做事就有饭吃,所以她觉得现在很幸福没什么不妥。

“好吧,那你可不准半途跑掉,要是被莫西知道这里没人,他会杀了我的。”普拉多和萨达姆的关系很好,两个人算是一起长大的,她信任他,不担心他会像其他佣人那样陷害她。

“放心去吧,不过你得快点回来,我还有事要做。”

“好的。”普拉多提着裙子跑了。

笑着看她走掉的萨达姆,立即把藏在外面的水壶抱进来,把它们一个个都加满水。

在非洲这个疾病肆意的地方,没有哪个正常人敢喝过滤水或是生水,都是饮用百分百沸腾过的开水,这也是为什么杨光要他帮忙的原因,不然他们找个水龙头就行了。

萨达姆把水壶灌满,又去厨房偷了些食物,他也不知道拿什么好,反正有什么他拿什么。

等他把这些事做完,普拉多刚好回来。她看起来明显收拾打扮过,可萨达姆只匆匆看了她眼,说等下再来就跑了。

他提着十个水壶和一袋食物,走得步履蹒跚,在走向主楼时他碰到个人。

“你拿的是什么?”毛司尚看到他手里的东西,甩下欧文走到他面前问。“这是谁要的?”

萨达姆被他吓了跳,差点把水壶扔掉。他看看左右,恭敬的回答。“先生,这是给几位小少爷的玩具和一些食物。”

伊尔最小的两个儿子今年才三岁。

毛司尚看了他会儿,让他走。

萨达姆哆嗦又镇定的走进后院便狂奔,把东西给他们后邀功似的讲:“每次来见你们都碰到人,不过都被我糊弄过去了。”

杨光把水壶全背身上,多问了句。“你这次又碰到谁了?该不会是二管家吧?”

“这次不是他们,是来过很多次的客人,好像是叫毛司尚?”

毛司尚?!

听到这个名字的杨光和韩冬他们脸色大变。

韩冬立即在无线电里讲:“狼头,见光了!”

杨光则对慌了神的萨达姆讲:“你马上离开这里,去佣人呆的地方!”说完就和队长往外跑,寻找掩体。

看他们跑远的萨达姆不知情况,但他直觉会发生什么大事,听从他们的话跑回烧水房。

而听到韩冬的话的靳成锐,一枪托把贝拉克撞晕就和刘猛虎出去。

靳成锐一边走一边讲:“黄鼠狼、北极狼、纽芬兰白狼和博士,你们立刻想办法到达地面,再强调遍,不管你们在做什么,立刻想办法到达地面!”

他的话刚结束,楼道里就响起“砰!”的一声巨响,天花板上都落下一层白粉。

刘猛虎看到从楼下上来的民兵,想反正都暴露了,便立即开了枪。

他这一枪不仅震到了别人,也震到了自己。他肩后处的伤好像裂开了,有什么东西流出来,弄得他那一块很痒。不过他现在才没空去管那么多。

看被他打得倒飞滚下去的民兵,靳成锐从容的打开十三楼的安全门,进去后雷利风行的讲:“换手枪,我们去左边和高博汇合。”刚才的枪声足够吸引敌人过来,但继续暴露行踪的话,会阻了高博的退路。

负责在倒数第三层安装炸药的高博,绕过几间房要把炸弹装到墙角时,听到队长急切的声音,接着他就收到长官的命令。

他看着手里的炸弹,把它粘到花瓶后面就迅速跑向另边。他这里是五个炸点,现在才装了四个,还差一个。他相信长官让他们这么做,一定是经过精密计算的,在敌方的阵营,自然是能缺就缺,这不能缺的就一定有他的作用。

高博往另个方向跑,他边跑边拿出炸药,同时拔出大腿上的手枪,在冲出走廊后看到从上下来的民兵,开了几枪就飞快折回。

听后边噼里啪啦的脚步声,肯定是有一大群人。高博没跟他们硬拼,迂回前进后他跑到最右边,攀住安全门翻到上面,等拿着枪的民兵一窝蜂的跑下去后,跳下来就又往回跑。

他把最后一个炸弹装好,把手枪插进枪套里,拿起九九式全自动步枪下楼。

现在他的位置离靳成锐还差四楼,一路往下狂奔的高博,听到下面传来的枪声知道下面有战友,愈发加快了脚步,并大喊:“狼头,我马上和你们汇合!”

对这种一窝蜂冲上来的民兵,刘猛虎打掉两个弹夹后,直接扔了颗手榴弹。

而对付走廊里面的敌军的靳成锐,听到高博的话后,从碎掉玻璃的门口上丢了颗烟雾弹进去,转向外面时对刘猛虎讲:“清理道路。”

“是!”刘猛虎手指一转把手枪收起来,拿起他的巴雷特,对从同伴尸体下冲上来的人就是一枪。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他一枪打掉半个人,在民兵后面的人总是被一阵腥风血雨袭击,搞得他们破口大骂,却谁也没有往后退。

可不退也没用,在有高博的加入下后,很快就把下面的人清理干净。

往下撤退的时候,靳成锐让晨曦报告位置。“往左边撤,我们正在下来……”

听到晨曦正在撤离,靳成锐告诉他自己的位置,可他还没说完,“哒哒哒”的声音不绝耳的响起,同时无数子弹从走廊外的窗户射进来,它们把整面落地窗击得粉碎,玻璃渣子咂在趴下的三人身上,而打进地板和墙壁的金属弹头,激起粉尘和碎石满天飞。

高博刚才反应匆忙,从楼梯上滚了下去,靳成锐和刘猛虎弯着腰迅速跑下去,拉起他就往下跑。

他们下楼,直升机跟着下降,机门后的人拿着加特林机枪,不停歇的向他们倾泄着子弹。

靳成锐他们一连下了三层楼,子弹便像死神一样步步紧追着他们。

高博很想操骂,但他没这个时间。

他们再怎么跑也跑不过直升机,靳成锐在到晨曦那层时要他们进安全门。

刘猛虎和高博飞扑进门里,靳成锐紧跟其后,一进入门里就把门关上,带着他们往中间跑。

晨曦只有三个炸点,但他负责的是十层。十层是伊尔住的地方,所以速度有点慢,不过在长官呼叫他时,他已经全部安装完毕。

他听从长官的命令往左边跑,那头的声音却戛然而止,他着急的呼叫也没回应,便不再管那么多,据起枪就往左边冲,刚好看到狼狈滚进来的刘猛虎和高博,接着是长官。

“你们进门的方式真特别。”晨曦握着枪,笑侃他们两个。

高博把落进脖子里的玻璃渣弄掉就讲:“换成你被加特林机枪追着屁股打,你也会这样的。”

“看来我们捅了马蜂窝。”听到加特林机枪,晨曦向他们挥手。“我知道条下去地面的路,跟我来。”

他们几人跑到回廊的正前方,高博见晨曦按了下去的电梯,惊讶的讲:“北极狼,我们可不是贵宾!”

“谁说电梯只有贵宾才可以坐?”晨曦看也没看电梯,在它打开时轻松一枪,把乘座电梯上来的人给嘣掉。

这个人是说要帮伊尔报杀子之仇的某国负责人,他以为在伊尔这里不可能受到攻击,没有随身带枪,才想乘坐电梯回房间拿。说来他也倒霉,因为他进电梯的时候正和伊尔在商量事情,伊尔怕他中途遇到麻烦就让他乘坐自己的专用电梯,所以他才会毫无防备的让晨曦给干掉。

不过就算他有防备也没用。没武器搞个毛线,除了死还是死。

晨曦把倒在电梯外面的人拖出去,让长官进去自己才进,在电梯门要关上时,和高博两人扫射掉一排冲向他们的民兵。

电梯往下降,靳成锐马上问陈航和聂勋两人的情况。

陈航负责A区的左面,聂勋负责右面,在听到韩冬的话时他们正在按装炸弹。

聂勋的已经装完,但他要从右面跑到左面,途中遇到从楼里大批涌出来的民兵,是第一个打响战役的人。

听到外边的枪声,陈航手里还有两个没装好,他此时正在地下停车场,跑出去还有一定路程,来不及的他把两个炸弹绑一起,把它按到石柱上就握着枪往外跑。

越接近门口枪声就越激烈,陈航将一个挡住路的民兵击毙,和激战中的聂勋汇合后,同他一起边打边退。可渐渐的涌出来的敌人越来越多,他们不得不改变方向,往侧边跑去,同时寻找有效的掩体。

不过事情好像并不怎么顺利。

陈航和聂勋两人听到了直升机和机枪的声音,以为离他们还有一定距离,但当他们从侧面穿过时,差点没被倾泄的弹壳给咂死。

抱头跑过去的陈航翻到一个石砌景观的后面,看对着窗户狂射的直升机,拍了拍后一步的聂勋,示意他掩护自己。

聂勋趴在陈航身边,架枪对付追上来的民兵,没多久打完夹子弹的他低下头迅速更换弹夹,又接着射扫。

而陈航在枪上装了个榴弹发射器,对准离自己只是十几米高的直升机油门开了一枪,便拍了下聂勋,和他一起迅速后撤。

碰的一声爆炸,火花在他们两个身后绽放,接着直升机剧烈震动,没几秒就旋转着坠落,发出更大的爆炸。

追上来的民兵没料到天上会掉礼物,前面一波人被直升机压死几个,后在大爆炸时被冲击波震得飞出十几米远。

陈航和聂勋虽然跑得快,却也被掀翻过去。

耳鸣目眩的陈航爬起来,弯腰去扶地上的聂勋时一声巨大的枪声在夜里响起。

陈航感到一道又急又快的利物从他头上穿过,甚至让他感到了灼热。

这枪声他一点不陌生,因为刘猛虎的枪声和他的一样。

侥幸躲过这枪的陈航立即扑到,拖着要起来的聂勋往旁边爬,躲在一颗风景树下心跳如雷的四下搜索敌人。

他们中间是燃烧的直升机残骸,对面是惊慌失措在大喊大叫的佣人,重火力远攻手在哪里?!

正在这时,陈航听到无线电里长官的声音,他马上汇报了情况。“狼头,我们已经到了地面,暂时还算安全。”

“简报。”靳成锐冷冽的声音,一如以往。

“我们炸了架直升机,但被重火力远攻手盯上了,不知对方位置。”

简报,就是简要报告。陈航说完往外探头,想把那个人找出来,可他一伸头就招来一颗子弹。

那枚子弹穿过树叶打断一根细小的树枝,陈航反应快,迅速把头收了回来。

在他旁边被大爆炸震得厉害的聂勋慢慢恢复听力,他抬头正好看到陈航躲回来,而那颗子弹把树枝打得粉碎。他们不能再呆在这里,民兵很快就会补上来。

聂勋反头看后面,想叫陈航往后面撤时,看到十来个民兵从后面大吼大叫的冲来。“后面后面!”

听到聂勋的话,陈航反过身朝他们发射了颗榴弹。

在他们那边的榴弹炸开了花火时,无线电里响起军医好听的声音。

“黄鼠狼、北极狼,我们掩护你们,迂回往我们这边撤。”杨光和韩冬他们已经跑到大楼的百米外,并找到坚硬的掩体,在那里建立了临时根据地。

杨光这里也一样受到袭击,但是民兵跑过来还有一段距离,做为单兵中的尖兵的韩冬和厉剑他们,会让敌人一直在路上。

负责掩护的韩冬和徐骅,把对他们构成危险的敌军击毙,杨光和厉剑这两名狙击手,在看到陈航和聂勋冲出大楼时负责接应他们。

杨光在他们无法往他们这里撤时,就把枪口对向追他们的民兵,在直升机坠毁时心想好样的,就应该这么干,可她没高兴多久便听到巴雷特重狙的声音,知道碰上雇佣兵了。

她和厉剑即刻寻找那名重枪手,最终在他开第二枪时找到他的方位,才跟陈航他们说。

那是个膀阔腰圆的肌肉男,虎背熊腰的他,那把一米多长的重狙在他手里都显得娇小。

杨光把枪口瞄准他心脏,对厉剑讲:“青狼,你打头我打心。”

“收到。”厉剑调动枪口,瞄准那人的后脑勺。

在他们两人同时扣下板机时,那个人似是感到危机,闪身躲进了旁边的墙壁后面,让他们打了个空。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陈航和聂勋在他躲避的时候,向后院的民兵扔了颗手榴弹,在爆炸的掩护下冲向杨光。

看到向自己这里狂奔的战友,韩冬和徐骅两人全力掩护他们,而杨光和厉剑在掩护的同时寻找那名重火力手。

眼见陈航和聂勋两人从面前跑过去,拿着巴雷特的男人握着枪转身,瞄准其中一个。

被瞄准的是陈航,他没有看到那把枪,心里却十分清楚自己被瞄准了,但他没有去管它,和聂勋拼尽全力往前跑,向他的战友跑去。

杨光摒弃周围的枪声,忽略有可能向自己飞来的子弹,把枪口移向那个男人,想也没想扣下板机。

当杨光把子弹打出去时,那个男人也已经扣下板机,只是杨光的比他快那么零点几秒。

野狼的子弹从那个重火力手的太阳穴穿过去。

扣下板机的重火力手在四溅的血花下往后倒,手里的巴雷特跟着往上带,使从枪管钻出的子弹改变了一点方向。

弹道可以说是失之毫米差之千里。

陈航在子弹从身边飞过时,和聂勋两人同时跳进杨光他们建立的根据地里,靠在坚硬的障碍物后面粗重喘息。

看到战友平安到达,杨光松了口气,在看到不远炸开花的地面,同厉剑调侃。“他们的火箭弹发射技术,实在有待提高。”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厚爱,让香瓜再度上榜,虽然不知道能呆多久,但香瓜还是很开心了,所以今天大更大更!

PS:上次元气大伤,让香瓜多养养以后不定期会有惊喜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