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章 意外收获

在从厨房跑到主楼时,萨达姆跑得太快一下撞到正走来的管家,吓得他冒了身冷汗。

“你他妈在干什么!”穿着西服的管家冲他怒吼。

萨达姆不敢擦脸上的口水,口齿不清的讲:“大、大管家,我把手巾忘在上面了。”

大管家叫莫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大鼻子短脸,看起来有点像憨豆先生。他在这里做了二十多年的管家,可以说是踩着尸骨做到这个位置的,这里所有的佣人没有一个不怕他。

莫西整了整衣装,看他害怕的样哼了声。“要不是看在和你过世的父亲交情上,我早让你去填地了。”

“谢大管家仁慈。”

“还不快去把那条该死的毛巾拿下来,要是让阁下知道了,谁也救不了你。”

“是是是,我现在就去!”萨达姆拔腿就跑,似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他。

萨达姆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到走向厨房的莫西,松口气的拐进折角,在看到杨光他们后抱怨的讲:“我迟早会被你们害死。”

杨光摊手。“萨达姆,我们不会让你轻易死掉的。”

“我这条命反正是贝拉克少爷救的,死了就当还给他。好了,快说有什么事吧。”

“想让你照顾个人。”杨光让出位置,让他看到里边的小女孩。

看到她萨达姆倒抽口凉气。“我觉得我要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别这么沮丧,我们会帮你的。”

“你们怎么把她弄回来了?直接丢回乱葬岗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

杨光露出两排白牙很好说话的讲:“萨达姆,她还活着,如果你想要这么做,就自己把她扔去那里。”这个萨达姆不简单,虽然表面看起来唯唯诺诺,却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知道这个人是乱葬岗弄回来的,那么他也知道她是伊尔要射杀的对向。如果要是让人知道谁胆敢跟伊尔做对,还是趁早自杀要来得痛快些。

听到她的话,萨达姆紧皱起眉头,着急的搓手。“那你们现在想要怎么办?这里到处都是伊尔阁下的人,根本不可能藏得住这么大个人。”

“现在他们都在广场。”韩冬见杨光游说成功便插进来,直入主题。“我们需要你提供一处安全的地方,并且照顾她几天。”

“几天之后呢?”

“几天之后你就不需要再管了。”

“算了算了,我自己都还不知道能活多久,要是没死照顾她也没关系。”萨达姆破罐子破摔的讲:“在乱葬岗的附近有栋荒废掉的房子,我现在带你们去。”

又要回去?杨光有些不放心。“萨达姆,那里离这里太远,我怕你无法经常去看望她。”

“我知道条近路,从那里穿过去只要二十分钟。”萨达姆说着探头四处张望,没看到人就往另边跑。

杨光看向长官,见他点头便和厉剑两人负责警戒,韩冬和聂勋抬着小女孩跟上前面的萨达姆。

萨达姆带着他们左拐右拐,有时他徒手爬上两米高没有任何可垫脚的墙壁,像只灵活的猫。

尽管这里路况复杂,不时会有障碍物,但这些对战狼来说,都不是事儿。

在萨达姆的带领下,杨光远远的又看到乱葬岗,心里有点发悚。那里不知道埋葬着多少亡魂,萨达姆就不怕吗?想到这里,杨光偷偷他,见他跟没事人一样,心里忍不住嘀咕。

萨达姆走在最前头,他率先进入结着蜘蛛网的破旧房子,一点不怕的往里面走。

看到被风吹动的窗帘,杨光寒毛都坚起来了。“萨达姆,你要是害怕可以呆在外面。”

“我不怕,而且就算这次不进来,下次也还是要进来的。”萨达姆把蜘蛛网挥开,指着一张破床讲:“就这里吧,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可以照到床边,这样她伸手就能碰到阳光。”

“你好像对这里很熟?”

“以前偷偷来过几次。”萨达姆憨笑。“这里没有人敢来,我可以一个人在这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看他不像在说假话,杨光暗中鄙视自己。她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怕个啥。

把小女孩安置好,韩冬贡献了自己的防寒被,给这个瘦骨嶙峋的孩子贴一边盖一边还绰绰有余。

杨光又给她检查了遍才走。

在回去的路上,杨光叮嘱他。“萨达姆,如果你发现这个女孩有任何异常,请马上来找我。”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会在这里呆多久?”萨达姆停下来看着他们几个。

杨光对他的反问有些意外。她想着,这里的佣人已被训化成奴隶,他们就只知道做事,完成上面吩咐的工作,已经失去个人主见。这里大多佣人确实如此,可这个萨达姆不仅聪明,还主观意识强,他像颗被大石头压住仍在努力生长的小草,只是他学会了折腰来保存自己的生命。

“我们是美方友军,现在连同他们执行一起跨多国的军火与毒品案件。”靳成锐没有骗他,看着他沉稳的讲:“这是第一项,等任务结束后美方会在这里建立新的制度,不管是蒂瓦还是恩迪利,都将进入新时代。”

“进入个屁,从我父亲起你们就说要帮助我们,结果现在情况越来越恶劣!”萨达姆根本不信他们。“我不管你们要做什么,看在贝拉克少爷的份上我会帮你们,但别拿这些事来糊弄我。”

话被置疑,靳成锐微微蹙眉,但没生气。“新时代的来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保证它会有那么一天的时候。”靳成锐没再多说,只做了一个承诺。

萨达姆多看了他眼,接着不屑的转身继续往回走。鬼才信他们的话,他还是快点回去做事,免得被莫西发现。

杨光看前头的萨达姆,想他心里肯定还是抱着一点希望的。他一点都不蠢,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还这么说,因为他的那个贝拉克少爷再想夺权,都不置于把整个地狱天使弄垮。

“萨达姆,你听说过地狱天使吗?”杨光快走两步,和他并肩。

萨达姆不愿意看她,闷着头讲:“听伊尔阁下谈过几次,好像是个什么组织。”

“一个军火组织,伊尔的武器都是那里来的,你知道这个工厂在哪里吗?或是你觉得它可能会在什么地方。”

听到这个萨达姆突然停下来,看着她迟疑的问。“你说伊尔阁下的武器都是那里来的?”

“对。”

“如果阁下没有武器,他是不是就不会再杀人了?”萨达姆十分在意这事。新时代他只抱了零点一的希望,但如果没有武器来源,说不定阁下就会变得友善一点,而这一点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事。

萨达姆再聪明也就是些小聪明,佣人的生活让他没机会往更高的地方看,只想到不要死那么多人,却不知如果摧毁伊尔的武器来源,也就是新时代的来临之日。

杨光笑着讲:“没错,如果他没有武器,你们人多势众,说不定他都不敢指使你们做事了。”

“可是我不知道他们的工厂在哪里。”萨达姆脸上的喜悦还没一下就失去踪迹。“这个我可能帮不了你们。”

“没关系,我们会想办法找到它的。”

“嗯,那你们没什么事,我就回去工作了。”看到前面那栋金色的建筑,萨达姆深呼口气,和他们道别后便先跑了。

杨光看他跑远,扭头看长官和队长他们。

接下来是什么?

靳成锐看了他们眼,走后门。“回去。”

就这样回去?他们还一点收获都没有,难道真要和伊尔“同居”不成?杨光心里有十万个问号,不过她一个也没问。长官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理由。

可他们要想回去,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上到第十楼的杨光听到从上面下来的脚步声,几人迅速打开安全门进入十楼的走廊。

听到毛司尚的声音,杨光正想凑近点,就被队长拉着和厉剑他们躲进最近一个房间的桌子低下。

这间房是个健身室,里面的健身器材一应俱全,而且看起来像是常被人使用的样子。

杨光想到身材似乎也不错的伊尔,想他要不是那么变态,还是个不错的男人的。

正在她想这些有的没的时候,背上的压力加重。是厉剑,他现在几乎整个人都趴在她身上,而她被推挤的扑到长官怀里。她正要说搞什么鬼时,就听到一串细微的脚步声朝他们走来。

杨光看到门被人轻轻打开,身体一下紧崩起来,握着枪的手也收得紧紧的。

靳成锐握着她的手,让她别乱来。

紧张得小心脏乱跳的杨光,努力把自己缩得小小的,因为这张桌子要塞下他们五个人,也是够辛苦的。

门打开又迅速关上,进来的人没有开灯,听脚步声是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人是皮鞋,女人是高跟鞋,很好区分。

一男一女来这里不开灯,做什么?

杨光的猜测才刚起个头,就听到他们热切的接吻声和急促的呼吸声,像是饥渴几万年终于喝到水和呼吸到新鲜空气一样。

他们很热情,可以说是*,并且可能是外国人的原因,这叫声不是一般的大,如濒临死亡般。而他们不仅如此,还花样繁多,运动器材成为他们的情趣场地,真可以说是让战狼这群土包子大开眼界。

杨光非常郁闷,咋来这里还没两天,就接二连三看免费的十八禁呢?

更让杨光郁闷的是,厉剑好像有反应了。好吧,做为一个合格的医生,她要忍住打他一顿的冲动。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感觉耳朵要被叫聋的杨光,想咋还不结束呢?还不结束呢!

然而他们不仅没结束,反而愈演愈烈。

女人的尖叫连连,男的粗喘着鼻息,大叫着阿尔芭!阿尔芭!

听到这个名字的杨光娇躯一震。阿尔芭!被贝拉克诅咒无数遍的后妈?!

这可是超级无敌的重大事件啊!困为伊尔绝对不可能陪她来玩这种情趣。想想伊尔这个暴君的女人居然出轨了,杨光就想仰天大笑。任你风光无限,却不知红旗早已变绿帽呀!

“莫西……!”最后女人颤抖的叫出这个名字,跌破杨光等人的眼镜。

萨达姆在扔下猪肉朝他们跑过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看到他了,也看到他冒失的撞到一个人,后来杨光问那人是谁,把他吓成那样。所以杨光他们知道这个莫西不过是个大管家,而且还是个长得很挫没伊尔帅的大管家。

可是管他呢,这可是个大事件。

杨光趁他们正忙着的时候,想拍一张照片,发现自己斜抱着的枪上的摄像头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从这个斜度,应该是有拍到他们一个角度的。

即然有证据就不用拍了,杨光怕他们发现,把摄像头关上。

这对奸夫淫妇呆了许久才走,杨光他们都蹲得脚麻了,但幸运的是没有被发现。

一等他们走远,厉剑就往后压,把聂勋和韩冬挤得撞桌板上。

聂勋更是嗷嗷的低叫。“老二要被你压断了!”

“谁让你看的,不知道把眼睛闭上。”韩冬在最后,他把聂勋踹出去,才从里面出来。

聂勋揉被他踹到的屁股,毫无悔改。“有的看干嘛不看,操,比日方的片子还带劲,可惜不能撸。”

杨光调侃的讲:“你可以像零蛋一样把子孙留到这个国家的。”

“那岂不是把它们推入火坑?!还是攒着回家再撸吧。”

有了杨光这句话,厉剑没那么尴尬了,可还是不说话。

“红狼,把东西拿来。”靳成锐声音仍旧冷清,似刚才的事没对他造成影响。

韩冬和厉剑、聂勋都忍不住看他下身,连杨光也不例外,结果当然是一脸失望。

靳成锐眉尾抽搐,想回去后要让他们看片看到精尽人亡,至于女孩就亲自收拾。

杨光把摄像头里的芯片拆出来给他,不确定的讲:“要不然再看看?我怕没拍到。”

“还想再看一次?”

呃……

“我想伊尔不会耳袭到分辨不出他们的声音。”靳成锐把芯片给聂勋。“拷贝一份。”

“是!”

聂勋在腕式电脑上进行芯片输出,把视频保留了一份。

然后他们又一次找到萨达姆。

一晚上见他们三次,萨达姆快要疯了。

杨光笑嘻嘻的讲:“萨达姆,想不想摧毁伊尔的军火工厂?”

“我想又有什么用?你们有事快说吧,我十一点会有人查床,在这个糟糕的时候,伊尔肯定会直接把不遵守纪律的人砍死。”萨达姆正准备收工,正要回去洗澡睡觉呢。忙了一天,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躺在床上。

“想就自然会有用。”“你去找莫西大管家,让他帮这个忙。”

“你在开玩笑吧?还是太阳已经升起来了?”萨达姆一幅你们是白痴的样看着他们。“莫西是绝不可能背叛伊尔的。”

哟,还知道他这么做是在背叛伊尔。杨光信心满满的讲:“去吧萨达姆,你找到他只要说:我知道你和阿尔芭的事,就可以了。”

“要是他杀了我怎么办?”

“那你就说这东西你还有无数份。”杨光把芯片给他。

看到这玩意儿,萨达姆也不知道是什么,但看他们一个个认真严肃的样,最终点头。“我明天去找他,大不了一条命的事。”

萨达姆拿着芯片匆匆回了宿舍。

杨光笑着想:有了这个东西,你的命恐怕还硬着。

莫西在这里做这么久的管家,肯定有他的厉害之处,萨达姆现在有了他的把柄,还怕日子过得不顺?

在这个插曲后,杨光他们顺利回到十三楼的房间,徐骅、陈航、高博、晨曦、刘猛虎五人看到他们都松了口气。

现在是晚上的十一点,醒来的贝拉克没再被敲晕,这次他是睡过去的。

高博等他们坐下来,跑过去问情况。

靳成锐拆下手腕电脑,把薄如指甲的键盘弹出来,便把前不久中情局传来的信息打开,做到每个信息都与他们共享。

这里他虽然是指挥官,但同时他们也都是单兵,如果被敌军冲散后,他们就是自己的指挥官,因此必须清楚每一个有用或者没用的信息。

“这是恩迪利的卫星地图,现在我们在这里……”

做完初步部署,靳成锐把地图传给他们每个人,又将这次联合作战的情况告诉他们。

“美方这次在蒂瓦牺牲惨重,他们正在处理内部事情,友军可能还要等几天才会到,我们要在此之前找到地狱天使的工厂,再与美方联手击毙伊尔以及毛司尚等人。”

“然后?”

“然后我们回国。”靳成锐看向女孩。“军火工厂以及毒品,会由美军接手处理,同时他们还会接手这里,建立新的政府。”

“怎么感觉是在为别人做嫁衣。”杨光有点不高兴了。他们深入敌后的看了两次十八禁,怎么到头来好处全让美方给占了?

看她闷闷不乐的脸,靳成锐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美方一直坚持在做这件事,再者,这个混乱的国家想要建立起新的制度不是件容易的事,做为与美交好的中方,我们会在他们快要完善时安排人员进入核心位置。”

“嗯,这样还差不多。”杨光满意了。等美方把这个乱七八糟的国家规整好,他们再派人来参政,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谁让美方牛逼呢。

“别高兴的太早,要想参政的前提是,我们得完成任务。”

“狼头,一定会的,大不了再多看几次十八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