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九章 我妈就是你妈

(以下略有血腥,心脏脆弱者慎!)

伊尔的民兵是由卢希亚人和卡伦金人组成,他们生性好战,有着极高的信念观,现在的他们就是伊尔说的都对,因此他们毫不留情的执行命令,将在蒂瓦抓捕的人拖到广场中间。

广场很大,呈圆形,上面绘着一朵漂亮的兰花,那个被叫做第二个太阳的东西,是由上千颗灯制作而成的圆状照明物,它发出的光可照射到几公里外,广场更是被它照得比白天还亮。

杨光此时所在的楼台,是一栋十五层的混泥土大楼,在广场的左上方,她在这里从十倍光学瞄准镜里看,能清晰看到下面围观的兴奋人群。

缓缓移动枪口,杨光看到坐在一个男人旁边的毛司尚,以及那个穿着废墟迷彩的阿富汗男人。

杨光来回搜索了几遍,都没找到疑似伊尔的人。“狼头,难道伊尔没有亲自参加?”

“毛司尚右边的男人。”

听到长官的话,杨光移动枪口,看到一个非常俊雅的中年男人。“这是贝拉克的爹?”是他哥还差不多。

“伊尔,全名斯图尔特·伊尔,十五岁有了他的第一个儿子,取名叫斯图尔特·贝拉克,意为天礼、宠爱及快乐。”靳成锐看着中情局最新传来的资料,解释她的疑惑。

“这样看来,贝拉克确实很得伊尔的喜爱。”杨光看着镜头里的人,笑着讲:“我现在扣下板机,是不是就可以回国了?”

“这里总共有上万名民兵、专业雇佣兵,以及可能加入战斗的年轻男子及妇女孩子,如果你想跟他同归于尽,可以这么做。”

杨光讪笑。“那我们还是看着吧。”

没有让他们看多久,在太阳最后一缕光芒也暗淡时,那些被拖到广场中心的人恐惧的大叫起来,他们有些挣扎的往外跑,有些紧紧护住孩子,刺耳的尖叫穿破云宵,连杨光他们都听得非常清楚。

这一下转变得太快,杨光听到似从遥远天空传来的枪声,她脸上的表情从平静到惊愕,还未等她回复过来,底下那些人便鲜血涌出,如断线风筝般倒在地方。

而这时围观的人整齐一致的喊着什么,似在遣责那些倒在地上的人,他们说着奇怪的话,杨光一个字没听懂,也一点不想懂。她身体里沸腾的血液像要冲破血管,它强烈的想要做些什么,她想扣下板机把那个伊尔击毙,她想赌气的把枪咂下去咂死几个也好,可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

人群喧嚣下的是哭声、是嘶吼、是求饶,那些身中数弹还没死的人,他们用沾满自己鲜血的手往前爬,没爬多远被民兵用刺刀刺死,血花溅到三四米外,有些围观的人身上都沾到一些,可他们全然不在意,挥着手要民兵们多刺几刀。

此时的广场就像一个大型屠宰场,水泥地面如放快镜头般瞬间被鲜血覆盖,无法凝固的血液让一些民兵滑倒,他们站起来又刺身边的尸体泄愤。

刹那间,那些鲜活的生命逝去,杨光闻到了浓烈的腥味,她以为这就是结束,谁知这才是开始。

民兵像收垃圾似的把尸体推走,把红色的区域变得更大,接着响起礼炮的声音。

杨光枪口一转,看到市民外围突然出现了一排炮弹手,他们个个扛着绿色的火箭弹,在伊尔身边的人发号施令下,一起把它们射向百米处的空坪。

看了眼远处升起的浓烟,杨光转回广场中心时又看到上面站了些人。

刚才那批有六十多个人,这一批有近百人,他们都是年青的男子,杨光甚至在里面看到那晚的六个大兵。

这些人都是贝拉克的人,伊尔想要做什么?

下面的欧文同样疑惑。

“尚,伊尔这是想做什么?杀一儆百的效果我想他已经达到了。”欧文在阿富汗见过这种场面,但如此近距离的看还是第一次,感觉真他妈的震憾。

毛司尚吐了口气,端起杯子想喝口水,最后他犹疑下又把它放下。此时他真的什么也吃不下喝不下,他怕最后都吐出来。如果在欧文这个家伙面前吐,一定会被他取笑。

听到他的问话,正了正声的毛司尚无所谓的讲:“伊尔可不是想要什么杀一儆百,他现在所奉行的是死亡式统治。”

“都死了,还统治个屁。我看他就是闲得慌,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商量一下GV的事。”欧文不屑,端起茶杯正想喝口茶,就听到“呯呯呯”重机枪的声音,接着不知从谁身上飞来的碎肉落在他的盖子上。

看着从白色杯盖上滑落的肉块,欧文用盖子挡住杯子上方继续喝。

毛司尚看了他眼,然后望着手边被震得跳舞的杯子。

他们在吃完饭后,听伊尔说晚上有好戏,碍于是他亲自邀请,他们都来了。可是六个国家的负责人,现在一致觉得这里实在太无聊了,因为机枪的声音实在太大,吵得他们都快要聋掉,并且这也没什么看头,他们只想趁着来恩迪利的时间好好渡个假。

重机枪在短短一分钟内,把近百人打得千疮百孔,流淌出的血液把那朵兰花的深槽灌满,前排围观的人也大多沾了血迹。

此时的广场看起来像人间炼狱,杨光看着下面无分辩认的躯体,和还存留生命迹象的人狰狞的面孔,他们像从地狱爬出的怨鬼,却什么也做不了的呻吟着,最终被第二波的扫射结束痛苦。

杨光发现她强大的心脏无法继续承受,她抱着野狼滑到地上,靠在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水泥板上,却依然觉得冰冷。

韩冬他们此时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听萨达姆说,这些人都是蒂瓦城市的,他们是贝拉克的手下,有些是战争附近的无辜居民,只因贝拉克是在那里出的事,就搭上自己的性命。

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他们,如果他们不来这里,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如果他们不抓住贝拉克,也许情况就没有这么糟。

“狼头,要不然我们把贝拉克放了?”韩冬问静站着的长官。

看着下面的靳成锐眼里一片冰冷平静,他听到韩冬的话看了他眼。“伊尔只是在强调他的地位,并且就算现在把贝拉克放了也来不及了。”

韩冬低头,看到下面的尸体已经被清理干净,那些民兵又带上来一批人。

看到怯懦大哭的女孩,聂勋惊震。

是那个被杨光击毙母亲的女孩。

聂勋看向蹲在地上的杨光,希望她不要起来。“红狼,你要是不舒服就去里面休息一下,这里吵。”他蹲下来,想把她弄走。

本来想吐的杨光在地上坐了会儿,可能是地心引力的问题,她心跳平息许多,听到聂勋的话甩了甩头重新起来。“白狼我没事,别把我当成娇弱的小女生。”

还想说什么的聂勋见她已经趴到护拦上,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杨光刚重新调整好枪口,便看到抱着一个妇人大哭的孩子,顿时怔在原地,如被人点了穴。

那个孩子才六七岁大,她亲眼目睹母亲的死都只是尖叫,此时她像看到恶魔般哭得泣不成声。

杨光怔了三秒,气血上涌的瞄准座位中间的伊尔。她再忍下去就要疯了!

在她扣下板机时,枪管被人握住往上拉。

杨光抽了下见抽不回,扔下枪拔出手枪就要往楼下跑,结果也被人从后面拦腰抱住。

杨光激烈的大吼。“你放开我!我要去救她!”

靳成锐紧锢住她腰把人往里面带,以免她太大声惊动下面的人。

挥舞手脚的杨光如发疯的凶猛豹子,对靳成锐又推又踹。“你混蛋放开我!如果我们不能替他们做些什么,还当这个兵有屁用!”

“你开枪就能解决问题了?你出去能做什么?”靳成锐把她按在墙壁上,这样他才能把这头暴走的小兽压制住。“你此时的冲动如果能解决问题,我们可以陪你,战狼没有一个怕死的,但谁也不能白死。”

“去你妈的,就跟我说道理,我要去杀了那个狗娘养的伊尔!”杨光愤激的根本不听他劝。

靳成锐皱眉,直接扣住她下巴亲上去。

心跳剧烈,肺叶涨大的杨光正要火山暴发,被他这么一亲,那些怒火一时间都积在火山口,出不去又平息不了。

靳成锐舔了舔她柔软的唇,低声缓语的讲:“我妈就是你妈,以后骂人时想一下。”

“滚开!”

“你去吧,我陪你。”

靳成锐松开她,拔出手枪检查了下弹夹便看着她。“要把防弹背心脱掉吗?反正都是死,没有它我们能跑得更快些。”

愤愤瞪着他的杨光,双手捏成拳,鼻孔呼呼喷着气。见他不像开玩笑,咬牙切齿的转头坐到地上,郁卒的快要吐血了。

“你说的没错,我们当兵就是要为人民做些什么,这样眼睁睁的旁观像个没用的软蛋。”靳成锐半蹲她面前。

杨光转过身。“你给我滚开。”

“大兵,既然气消了我们来算算帐。”

“……”

看他们两个坐在地上聊什么,韩冬和厉剑、聂勋三人松了口气。暴风雨总算是平息了。

广场上面的事也已经结束,最后那些人是被小口径子弹扫射打死的。为什么是小口径子弹呢?因为它的子弹小,通常情况下一两枪不可能把人打死或无法战斗,伊尔就是想欣赏那些中弹者痛苦、绝望挣扎的一幕,同时也是给恩迪利及蒂瓦城市的居民一个警醒:别触犯他的威严,否则下场会很惨。

毛司尚看完全场后,脸色不怎么好,对伊尔笑容满面的寻问说了句:“让我大开眼界。”

伊尔笑得很大声很变态,根本没有丧子之痛。“尚,只有这样他们才会不敢雷池半步。”

跟着他回去的欧文切了声。“伊尔,如果都老实了就不好玩了。”

“不会的,那些自称正义的勇士,总是时不时的给我找事干。”

“伊尔,我们手头上可都有事,还是尽快来谈谈有关GV的事吧。”

“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们几个回去休息一晚,GV的事我们明天再谈……”

随着伊尔和他的士兵离开,围观的人却不能走,他们要在这里祈祷贝拉克快点被找到,否则他们不可以回家睡觉。

除了围观的,另外就是清理尸体的,他们把一具具尸体扔上拖车,然后把他们扔去乱葬岗。

回到阳台边上的杨光,看到他们把小女孩的尸体倒拖起来扔到板车上时,将她从头到脚看了几遍。“狼头,我们跟着这辆车如何。”

“你想做什么?”

杨光做了个耸肩的动作。“从来没有去过,想去看看它是什么样的。”

靳成锐看她清澈水汪汪的眼睛,微微颔首。

韩冬见他点头,带队走在前面。她这么说,一定有她的道理。

他们撤离的很轻松,因为这个城市的人都在广场那里。

战狼一行人跑出楼房,跟着那几辆拖车跑到这座城市的边沿,看到他们把尸体扔进一个挖好的土坑里,等装不下后他们会用铁锹把坑填起来。

这是当地的习俗,只要是他们自己人,就一定要入土。

杨光看着他们把人埋好,等他们走后便跑到土堆前,把枪挂脖子上找来根棍子开始挖。

聂勋一头雾水。“红狼,挖人家坟不好吧?”

“少废话,快过来帮忙。”杨光连眼神都没给他个。

聂勋看长官,见他不发话,就也跟着挖起来。

“红狼,你得给我们一个理由。”靳成锐在聂勋动手时问她。“你觉得这里还有活口?”

“没有理由,因为我也不确定。”

“饿狼、青狼。”

“到。”

“一起挖。”

“是!”

他们几个负责挖,靳成锐注视四周,以防有民兵折返。

杨光是盯着他们埋的,大体知道方位。她和战友没挖多久就看到裸露出来的尸体,然后在这些死人堆里把小女孩找出来。

看到她,聂勋明白杨光为什么要这么干了。“红狼,你觉得她还能活着吗?”在那样密集的扫射下,存活的机率几乎为零。

杨光摸女孩脖子,压抑着欣喜讲:“不是还能活着吗,是她还活着。”

“真的?那快把她弄出去,这个坑可不怎么另人喜欢。”聂勋抬着小女孩双腿,和杨光一起把她抬到外边。

韩冬和厉剑两人把坑又重新填回去。

把小女孩放地上,杨光把她衣服脱掉,看到她身上总共有四个弹孔。

这些血骷髅在如炭般的黑色皮肤上并不明显,可还是挺吓人的。

杨光看了眼子弹所在的位置,便打开医药箱准备手术。

这些小口径子弹所造成的破坏力也比较小,加之小女孩躲在那个妇人怀里,杨光才决定跟过来看看,没想真让她想法成真了。

小女孩看起来有点营养不良,同时取出四颗子弹是绝对不可能的。杨光决定先把那两颗离要害部位极近的取出来,另外两颗等条件许可再取。

把一袋极为珍贵的0型血浆给她挂上,杨光没有用强光手电筒,直接在夜视仪的绿色视野下进行这次手术。

此时他们在空旷无人的黑夜里,如果使用电筒,远处几公里的人都有可能看到。

聂勋看她这样的条件也能做这么危险的手术,紧张的手心都冒汗了。

韩冬和厉剑把坑填了后就在旁边警戒,一点也不担心。她能在漠河完成陈航的手术,他们便已经知道她有多牛逼了。

这次杨光果然没有让他们意外,取出一颗子弹给她包扎好,就马不停蹄的取第二颗。

两颗子弹,在没有灯光下,再加上包扎,她只用了四分三十秒。可以说是手术一切顺利,没有碰到任何困难。

杨光又给她另外两处枪伤简单处理了下,便困扰起来。“狼头,我们该把她怎么办?”他们都是“借住”在伊尔家里,这个小女孩是一定不能和他们呆一起的,一个是不便行动,二个是她身上血腥味太重,有毛司尚和那个穿着废墟迷彩等雇佣兵在,肯定不用多久就会被他们发现。

靳成锐看着因为疼痛而不时抽搐的小孩,叫韩冬和厉剑做个简易担架,并讲:“我们去找萨达姆。”

这里好像只有他可以帮这个忙了。

杨光在担架好了后,协助队长他们把小女孩移到担架上,就反回城市里。

而忙碌的萨达姆正在准备宵夜,他扛着一匡猪肉走过窗户时,看到放在上面的草编五角星,顿时脸都绿了。

他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才偷偷把它藏起来,接着把那匡猪肉扔到厨房就往外面跑。

------题外话------

希望没有吓到亲爱的们>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