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八章 死亡式统治

此时是下午的五点三十分,太阳还挂在天边上。

战狼准备再过四十分钟行动。

而此时敞亮,可以说是金碧辉煌的房间里,坐在奢侈由金子打造的座椅上的人看不出表情,他此时浅灰色的眼睛像是蜥蜴一样看着下面跪着的人,粗大修长没有皱纹的手轻击着金属扶手。

这个人的手边放着一杯茶,此时正散发着最后一点热度,丝丝缕缕青烟似被房里凝重的气息吹断。

在男人的左手边,第一个坐着的是毛司尚,他穿着高级西服,手里夹着燃烧着的顶级雪茄,面容淡漠,似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

毛司尚后面与右边,同样坐着几个人,他们不同的装容及服饰,显示他们是来自不同的国家,比起毛司尚,他们则要紧张许多,可能是上面那个男人心情不好的原因吧。

金椅上五官深邃俊朗的男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他在茶完全没有热量后缓缓开口,像个优雅的政客。“活没见人,死没见尸?”

跪在地上的男人瑟瑟发抖,趴在地上连话都不敢说。

房里的其他几个人都欲言又止,除了毛司尚静座旁观,另外还有一个皮肤黝黑,穿着废墟迷彩的强壮男人,放荡不羁的靠坐在椅上,他拿出根和毛司尚一样牌的雪茄点燃,像抽香烟似的抽起来,看起来像是把红酒当白酒的土包子。

金椅上的男人似乎耐心用尽,他看向大门叫人进来。“把他关起来,每天割他一块肉,贝拉克什么时候找到,什么时候让他去见上帝。”

两个人推门而入,把地上的人拖走,厚重的大门又碰的下关上,发出巨大的声响。这有失礼貌,但这里毕竟是土匪窝,可不是政府大楼,这些事情他们不在乎。

这时毛司尚旁边的人坐不住了。“伊尔,要不要我们去把那伙人揪出来给大少爷报仇?”

“不用。”伊尔看向对面那扇巨大的玻璃窗,望着渐渐沉下去的太阳残忍的讲:“没有找到贝拉克,这夜就永远别想来临!”

他说完哗的起身往外走。“今天恩迪利没有黑夜。把那些人拉到市中心,我要让他们知道不保护贝拉克的下场!”

恩迪利有个习俗,就是一定要把死者在太阳落山前入土,否则他的灵魂将会被上帝抛弃。

看他大步离开,毛司尚抽了口雪茄,把它放在烟灰缸里,由它自然燃尽。他起身跟着离开房间,依然对刚才的事态漠不关心。

他一走,穿着废墟迷彩服的男人追上去,熟络的叫他。“嗨尚,我们来不会就是参加他儿子的葬礼吧?”

“欧文,不要以为你的‘业绩’突出,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毛司尚走过走廊,从楼梯上去。“伊尔虽然有很多儿子,但不代表他就会不伤心。”

“我可看不出来他有多伤心。”欧文快跑两步,流氓似的挡到他前面。“尚,听说你在中方完蛋了?要不要来阿富汗帮我?我一定把你当做贵宾。”说着脸上洋溢起欢迎的笑。

毛司尚面无表情的推开他,继续往上走。“我们有大麻烦了欧文,现在还是先把眼前的难关度过去吧。”

“因为那些看起来像孩子的中方士兵?别开玩笑了尚,我见过的尸体比他们见过的人还多。”“喂尚,你不会要走回去吧?我们可住在十八层!”他们是从二楼出发的。

“你要走不动就搭电梯,我不会背你。”

“操,谁走不动了!”欧文追上去疑惑的问:“你觉得伊尔他什么时候能恢复过来?我们来可是因为GV的事,谁有空看他儿子的葬礼。”

“贝拉克的死活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伊尔的儿子,如果他不做点什么,他的死亡式统治就会受到置疑,甚至被这里的市民推翻。”

“市民?就是一帮垃圾,只有伊尔才会这么蠢,把食物分享给他们。”

“如果一点食物可以体验做皇上的感觉,似乎也挺不错的……”

杨光从门缝里看他们从楼梯里上去,坚起耳朵直到完全听不到才离开门边。“狼头,是毛司尚和一个穿着废墟迷彩的男人,听他们谈话语气,似乎是朋友。”

“不是朋友,同等级的同事而已。”靳成锐毫无情绪的讲:“那个人很有可能是阿富汗的负责人。”

只有那里出来的人,才会在这样的地方还穿着自以为很漂亮的废墟迷彩。

长官以前在阿富汗呆过,杨光对他的话没有怀疑。“那GV是什么?现在中方和阿富汗的军火负责人都来了,那其它地方的人肯定也来了。”

“继续说。”

得到长官的鼓励,杨光继续推理。“这个GV很可能是一种新式武器,不然伊尔也不用搞招唤大会。”

“如果是新式武器,伊尔会直接把武器寄到他们手中,很显然GV是个未出来的新东西。而需要各个国家负责人面对面商议的,一定非比寻常。”

“管它是什么,等我们把这里端了,这个什么GV就啥都不是了。”

杨光不太在意,她现在满脑子都在想着今晚的行动。

靳成锐看她检查子弹,在前不久绘制的大楼示意图旁边写下:GV。并给它画了个圈。

天边的太阳一点点落山,准备好的战狼小分队离开房间,顺着楼道下去。

杨光在昏暗的楼梯间凝视戒备,和厉剑两人倒退着走,一路退到后院。

据贝拉克所说,萨达姆是伊尔家的佣二代,可又不怎么受宠,那么他睡的地方肯定不是很好。

走在后院早丛里的杨光放缓了脚步,以防小草被自己踩得太重站不起来。

杨光透过野狼的十倍光学瞄准镜和夜视仪,清晰看到周围的一切。

这个后园里什么都没有种植,只有被修剪过的小草,旁边更是空无一物,连个杂物都没有。不过也是,没有花,要花匠和工具做什么?

他们进行的很顺利,没有碰到和看到一个人。

成功走过大楼后,杨光看到距离大楼不远有几栋白色的房子,里面灯火通明,许多人在进进出出忙碌着,沸腾的热水在灯光下冒起白烟,食物被队列整齐的女佣端走。

那里应该是伊尔的家仆。应该说是伺候他的奴隶。

要在这几百号人中找到萨达姆并且不被人发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至少他们不能直接过去喊谁是萨达姆。

杨光和队长他们蹲守角落,用瞄准镜观察他们,企图找出哪个他们要找的人。

注意后方的杨光等得久了,想应该把贝拉克弄醒,让他把萨达姆画出来。不过看他那混球的样,绘画技术肯定抽象到没人看得懂。

就在杨光想要是找不到要怎么办时,便听到有人大喊萨达姆。

听到这个名字,韩冬和厉剑他们都是一振,杨光也忍不住反过头看。

喊的人穿着西服,看起来似乎有点地位,但是跑来找佣人的,顶多也就是个管家。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小伙向那个管家跑去,脸上没什么表情的问他。“先生,请问需要我做什么?”

“那些新来的客人把饭桌搞得乱七八糟,现在女佣们忙不过来,你去把那里打扫干净。”

“是的先生。”萨达姆点头,目送他走远就立即往后院跑。因为他是下人,不可以从正门进。

萨达姆边跑边想,还不是怕那些难搞的家伙调戏女佣,才叫他这个大男人去擦桌子。那些女佣差不多有一半上过他的床,但是他没办法,谁让他是这里的管家,如果得罪他,他可能马上就会去见他的爸爸。

想到今晚即将发生的事,萨达姆不敢丝毫拖拉,可在他迅速冲进后院想直奔楼梯时,就被人大力按住并封住了嘴巴。

看到往这边跑的萨达姆,韩冬在他唰的跑进来就将他制服,并连同聂勋把人抬到角落。

杨光压抑着内心的狂喜,半蹲在他面前做了个噤声手势,语气温柔的讲:“别害怕萨达姆,我们是贝拉克的人。”

本来挣扎的萨达姆听到她的话停下来,防卫的看着他们。

杨光拍了拍队长的肩膀。

韩冬拿出手枪在他面前晃了晃,威胁他。“你要是敢叫,我就一枪嘣了你。”

萨达姆害怕的连连点头,在他一松开手就问她。“你们真是贝拉克少爷的人?”

“那当然,不然我们怎么知道你叫萨达姆?”

“这里很多人都知道我叫什么,我要怎么确认你们说的是真的?”

看来这小子不傻。

杨光一点不慌,笑着说:“贝拉克跟我们说过,你很怕虫子,他以前经常拿这个欺负你。”看他眼里的防备退去,杨光想这得谢谢那个大嘴巴贝拉克。

“这事只有贝拉克一个人知道。好了你们放开我吧,我不会跑的。”萨达姆没有喜悦,反而像是在认命。“说吧,你们找我,想让我做什么?”

“什么也不要你做,只是想跟你打听点事。”

“是关于今晚的事吗?”

“今晚?”杨光疑惑的问他。“今晚会有什么事?”

萨达姆似乎一想到今晚的事就害怕,他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才说。“今晚……应该是今天,伊尔阁下会去审问一批犯人。”

阁下?杨光听到这个称呼想他野心还真大。“审问犯人有什么不对吗?”

“不,不是审问!”萨达姆有点歇斯底里,抱着头讲:“是屠杀!”

“萨达姆,是刚才我们吓到你了吗?屠杀这个词可不怎么另人愉快。”

“我没有,不信你们去市中心的广场看!”

看他一脸悲愤激动的样不像是说假的,杨光看向后边的长官。

靳成锐上前,沉寂淡漠的讲:“萨达姆,这些事你并不能改变不是吗?那就做些你能改变的。”

萨达姆抬头望着他,他挣扎了会儿才问:“我能为贝拉克少爷做些什么?”

“他想知道关于他父亲最近的情况,还有毛司尚那些人为什么会来这里聚集。”

在靳成锐和萨达姆“愉快”的聊天时,被留在房间里的高博坐在落地窗边,无聊的低头往外看时,发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他走到不同的位置,把外面能看到的范围都看了遍,又望着远处灯光特别明亮的地方,惊讶的问:“这是怎么回事?我看到许多市民都在往那边涌去。”

徐骅、陈航、晨曦和刘猛虎听到他的话都过去,看到下面如蝗虫般的人向一个地方汇聚,同样迷惑不解。

陈航讲:“你不是博士吗?现在你快告诉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我要知道就不会问你们了。”高博扭头看着房里的贝拉克。“恐怕只有他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缓缓醒来的贝拉克,刚睁开一点眼睛看到又向自己咂来的枪托,连忙喊:“我不叫我不叫,别再咂我了!”再咂都要被他们咂死了。

高博收起枪,拍了拍他脸,把他拖到窗边。“说,这是怎么回事?我想这里的隔音效果应该还可以,你要是敢叫,我就送颗子弹给你。”

贝拉克此时满脸都是血,他现在什么都没想,只想活命。命都没了,想再多都没用。

他看到远处亮如白昼的地方,和都跑去那里的人,心里暗喜,想爸爸还是在呼他的吧?

“别给我装哑巴,快说。”陈航等得着急,控制力道的撞了下他脑袋。

贝拉克现在最怕被人打脑袋了,他抱住头给他们解释。“那里是恩迪利的市中心,所有重大事件大多在那里宣布或处理……”

“那个亮着的灯叫第二个太阳,它代表光明,在这个几乎所有人都吸食毒品的城市里,一般天黑都是上床享受的时间,但只要那个灯亮起来他们就不可以睡,必须到大灯前集合。以前有些人吸了大麻不想起来,直接被伊尔阁下的人砍死在床上。”萨达姆频频看楼梯,说完就讲:“我得上去做事了,如果大管家发现我偷懒,一定会把我活活抽死不可。”

“你去吧,以后你只要看到这个标识,就来这里等我们。”靳成锐把折成五角星的草给他看。

萨达姆连连点头,接着他旋风一般的冲上楼。

看他跑掉,杨光和韩冬他们看向靳成锐。

靳成锐没有思考太久。“我们去那里看看。”

“是!”

由于这里的人都去了市中心的广场,靳成锐他们没有受到什么阻碍。

杨光跟着队长他们一路奔袭,朝那个亮如白昼的地方前进,在汗水不断滴落浸入眼睛时,她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它一下一下咚咚的剧烈跳动着。

是因为体力吗?不是。她现在状态好着。那么是什么?

杨光脑袋里不停的想着这个问题,直到去到那个所畏的市中心广场。

他们还没跑近就听到远远传来的人声鼎沸,有人们的大叫大喊声,也有冲锋枪“哒哒哒”扫射的声音,不时还会传来炮弹的声音和震动。

在离那里只有几百米的距离时,靳成锐换了路线,往小巷子里走。

杨光紧跟在他身后,在像迷宫一样的巷子里面穿梭,然后撬了一扇门的锁,据枪迅速冲进去直奔楼上。

这栋楼不知道有多少层,杨光一直跑一直跑,汗水在不停的往外冒,它们有些滴落地上,有些被衣服吸收掉。

越往上跑,杨光的心跳就越剧烈,持续的上楼让她气喘,可她不想休歇,只想快点到顶楼,再快一点。

头上砰的一声响,是队长打开了天台的铁门。

杨光冲上去被夜里的暖风一吹,有瞬间的呼吸困难。她缓了一步,接着垂直前进快到天台边沿时趴下来。

韩冬看她满头大汗,抓着她衣领问:“红狼,你怎么样?”

杨光甩甩头,吞咽了下,摇头。“我没事儿。”说着她匍匐前进,伸手勾住护栏边沿把自己移上前些。

当她在能震翻天的人声中探出头往下看时,她想她找到原因了,为什么心跳剧烈,还有萨达姆为之恐惧的事。

什么叫屠杀?这个词在新世纪后就很少出现,而有时用它描写的报道,也只是黑手党或犯罪份子杀了几个或十几个警察、人质等等,这些在杨光看来不能用屠杀来形容,因为屠杀是大规模的杀害,像几十年前的入侵战役,所以她才会在萨达姆说出这个词的时候发出置疑,可现在……

她亲眼看到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屠杀事件。

然而她能够做什么?她什么也不能做,做不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