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七章 打死你绰绰有余

伊尔的老巢在恩迪利,那里和蒂瓦、马通杜呈三角,靳成锐他们从蒂瓦去恩迪利比马通杜要近一点,但他们来的时候是坐直升机,现在却要徒步,他们以防敌军发现情况再折返回来,因此他们重新上路后没做停歇,一路直奔恩迪利,途中一遇到车子就跑到路边,等它们过去后再继续走。

而对他们的脚程,贝拉克只坚持了半个小时。开始他是想着马上就要去杀毛司尚,是这个信念一直在支撑他,可是走了会儿后他实在太累了,并且看他们样子,似乎是打算走着去恩迪利。

“你们该不会就这样走下去吧?”贝拉克哭丧着脸问他们。

抱着枪的杨光,懒懒的撇了他眼。“不然你觉得呢?”

“你们知道从这里到恩迪利有多远吗!”

“嗯,不知道。”

贝拉克抓狂。“你们这样走到天亮都走不到!为什么不劫辆车?这对你们来说很容易吧?!”

“可我不想这么干。”杨光仍旧不怎么在乎的样。她还在想着之前掉坑的事呢。有那么一次之后,她算是知道战友们有多“爱”她了,回去后她得好好“爱”回去才行。

“但是我走不动了!我受伤了!”贝拉克耍大爷脾气的不走了。

杨光没有停下来,慵懒的留下句。“贝拉克,如果你离开我们五米,我们就会把枪口都对准你,别怀疑我们的水平,打死你绰绰有余。”

被她这么一恐吓,贝拉克见他们都走了,没有一个人反头看他,内心激烈挣扎,最后他认命的跑上去。

余光看到他跟上来,杨光哼笑了下。果然没这胆识。

因为战狼他们,贝拉克走了人生中最长的一次路,他们走过荒芜人烟的马路,就那么一直走一直走,让他觉得永远都到不了尽头。

这对他来说是项不可能完成的事,可当他远远的看到熟悉的城市时,差点热泪盈眶。他很想抱住爸爸的腿,说他做了件天大的事。

现在时间还早,天还没亮,靳成锐望着那座与蒂瓦天壤之别的城市停了下来。

“贝拉克,你要怎么带我们进去。”靳成锐视线一转,谢着脸被烧伤的贝拉克。以他现在这个样子进去,肯定会引起轰动,更别说再带着他们。

被他锋利的眼神一看的贝拉克,莫名的紧张起来,哆嗦的讲:“我在这里有个自己人,他会帮我们。”

“可靠?”

“绝对可靠,我救过他的命!”

看他信誓旦旦的样,杨光他们连三成都没信。“我想这整栋城市都在你父亲的人的监控下,进去的时候最好也别让其他人看到。”

贝拉克突然想起什么,兴奋的手舞足蹈。“我小时候常偷跑出去玩,知道条小道,那里很少有人走,现在这个时候更加不可能有人在那里。”

“带路。”靳成锐有力两字,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杨光和韩冬他们相互看了眼,便跟着贝拉克走,原本抱在手里的枪也握在手中,手指扣在板机上。

贝拉克不知道他们的变化,似还把他们当成朋友,一路上都在说他小时候的事。

“我最讨厌我的后妈了,她总是对我管东管西,而且经常在我爸爸面前说我坏话。”“等我接手我爸爸的位置后,我第一枪就要打死她!”

贝拉克说到要杀他后妈时,很是稀松平常,似乎这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杨光听了想:就你这样,伊尔会让你接班,不是碰鬼就是撞邪。

“我知道我现在还不能这么做,虽然她很讨厌,我还是要叫她妈。”贝拉克今年三十二岁,可娇纵的性格像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他数落着家里的谁谁,并恶狠犯的诅咒他们。

听他不停说的杨光想他怎么不口渴,要是他等下要水喝,她的才不给他。

贝拉克很神奇的一直没有问他们要水,可能是凌晨的气候并不高的原因吧。

在贝拉克的带领下,战狼走上一条羊肠小道,他们所有人都一直保持高度警惕,根本无人再听他说话。

“我们马上就到了,看到前面了没有?从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就可以到我家。”贝拉克还在那里讲。

注意四周的杨光突然感到有人靠近,她抬枪看到前面出现的人,见他慌忙拿起枪,抢先一步将他击毙。

他们的枪除了刘猛虎的不能装消暗器之外,其它的都有装,所以杨光击毙的这个人只是软软的倒下,并未发出太大声音。

韩冬带着徐骅迅速跑上去,把人翻过来。

“狼头,是个民兵。”韩冬向靳成锐汇报。

靳成锐扫了眼民兵,看向贝拉克。

贝拉克一被他望着,不用他问就哆哆嗦嗦的讲:“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能是他们想从这里偷跑出去。”

“跑出去做什么?”靳成锐紧逼的问。“这里方圆五十里没有人烟,他要去哪里?”

“恩迪利有个传统,不可以在城市里卖淫,所以在这里的两公里外有个地下酒吧,专门做这档子生意。”

“看来你知道的挺多的。”徐骅调侃的讲:“不过这规定还是第一次听,新鲜。”

“这是我们恩迪利的传统!”贝拉克很生气,因为他觉得他在侮辱他的祖国。

徐骅收到队长的眼神,耸了耸肩没再说话。

韩冬让陈航和高博两人把人处理一下,确定他们短时间内找不到尸体才继续前进。

这次他们安全没再碰到意外的走进恩迪利。

杨光从未见过住着人还这么安静的城市,她看着干净的道路,一栋栋被规划很好的楼房,以为自己走进了海市蜃楼。这里与蒂瓦简直是反义对比,它干净的像刚刚建立,它安静的像随着夜在沉睡,路灯明亮将人的影子拉长,连垃圾桶里都很干净。

这是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吗?

“贝拉克,这里与我们想像的有很大区别。”杨光忍不住问他。“在这里长大的你,怎么能在蒂瓦呆下去?”

贝拉克重重的叹了口气。“还不是我睡了爸爸的女人,被他赶出去的呗。”

活该!

贝拉克看着熟悉的景象,眼睛无意看了他们下。哼,等你们把毛司尚杀了,我就把你们交给爸爸,到时我立了这么大功,肯定又可以回来这里了。想着以后的美好生活,他忍不住笑起来。

靳成锐低睨了他眼,问他那个朋友的地址。

“他就在我家里,他是我爸爸佣人的儿子,现在应该快起来打扫院子了。”

“他叫什么名字。”

“萨达姆。”贝拉克急不可耐的往前走,见他们没跟上就摧他们。“快走啊,等天亮他们就会都起来了。”

靳成锐颔首,走时看了眼韩冬。

韩冬不动声色走在贝拉克的后面。

贝拉克丝毫感觉不到危险,还在说:“萨达姆从小怕虫子,小时候没少被我捉弄,开始他很讨厌我,但是被我救过一次后,就对我死心塌地了,不时还会将我爸爸的情况偷偷告诉我,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他。”

杨光看那栋金色的建筑离他们越来越近,又看前面故意想让他们放松警惕而喋喋不休的贝拦克,想伊尔最大的失败,就是生了这么个儿子吧?

他们都不说话,贝拉克不确定的再次问他们。“你们会帮我杀了毛司尚吧?”

韩冬微微一笑。“当然。”说完用枪托毫不手软的撞击他脑袋。

贝拉克眼冒金星的看着他,指着他还想说什么便软棉棉的倒下,被韩冬接住。

几人把贝拉克抬到角落里,看着他们的长官。

靳成锐看了下时间。

现在是凌晨四点十三分,离天亮还有一个多小时。

靳成锐看了下安静的街道,又望着金色的建筑,冷沉果决的讲:“青狼和黄鼠狼从后门潜进去,在机房找到这栋大楼的示意图,以及寻找一处无人居住的房间。”

“是!”厉剑和陈航低声应着,便拧开ASP战术警棍的手柄,反转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在手掌中找到鱼钩把它掰直,用它轻轻松松的把电子锁给弄开。

他们缓缓打开门,无声无息的进去。

杨光看他们把门关好,坐在阴影里戒备的等待起来。

这场战役从下午五点三十分之后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她相当疲惫,不仅是她,韩冬他们都一样,但现在他们还不能休息。

韩冬在地上坐了会儿,就对靳成锐讲:“狼头,要不要我带两个人去转一转?”

了解这里的路线,对他们只有好处。

靳成锐叮嘱他们:“五点钟之前必须回来。”

“是。”

韩冬起身,点了徐骅和高博的名字。

杨光在队长说要去转转就一直看着他,在他点人时更是眼巴的瞅着他,希望他能把自己带上。

韩冬从一开始就收到她的信号,可是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带她,因为虎狼需要她在身边。他似没看到她的视线,带着徐骅和高博出发,在黑暗的阴影处前行。

等他们走远,杨光认命的垂下头,检查弹药来消磨时间。

被留下的聂勋他们,警戒的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厉剑和陈航进去的时间也越来越长,韩冬和徐骅、高干也还没有回来。杨光不时的看表,觉得这短短的几十分钟特别难熬。

刘猛虎正想安慰她,看到那扇门再次打开,立即撞了撞她手臂。

看到厉剑他们出来,杨光惊喜的站起。

厉剑和陈航小跑到靳成锐面前,把相机交给他。“狼头,这是大楼的示意图。”

靳成锐打开照片,看了几秒后问他们:“可有找到空余的房间?”

“有,在十三楼的最右边有一间,那里好像久无人居住,都积了层老厚的灰。”

“嗯,很好。”靳成锐确认这些信息,在无线电里问韩冬他们在哪里。

“狼头,我们马上就回来。”听到长官的话,韩冬带着徐骅和高博迅速反回原地。

等人员到齐,厉剑和陈航在前面带路,韩冬和徐骅垫后。

他们一行人进入后门,又将门恢复好,便一路快速又不弄出声响的上楼。

从上到下,他们几个人防卫森严的前进,各个角落都顾及到,现在这个时候要是出来几个人,会被他们瞬间放倒,但这样他们就不能呆在这栋大楼了。

幸运的是,一直到十三楼右侧,他们都没有碰到人。

陈航再次利用那根掰直的鱼勾把门锁弄开,望着楼上向他们挥手。

杨光跟着刘猛虎率先进去,在高博和晨曦架着贝拉克进来时上去搭了把手。

等他们都进去,厉剑示意陈航先进,他最后要关门时检查了一下地面,确认没有留下脚印才关上门,并且锁好。

做为一名特战队员,他们习惯性隐藏自己的足迹,因此早在进入恩迪利时他们就一直在注意这个事,现在这个好习惯会让他们更加安全。

这是间空房间,很大,大约四百坪左右,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靳成锐扫视了遍房间,叫他们到折角里面再休息。

杨光走进去,看到落地窗外的景色,她想等太阳出来一定更漂亮。

这个房间的视野不错,不知道为何荒置,杨光懒得再想,解下背囊坐到地上,拿出水壶喝了口水就想睡觉。

此时的他们都十分需要休息,韩冬叫了两个人值班,便让其余人休息。

杨光刚合上眼睛想到什么,迅速窜到刘猛虎面前。“虎狼你转过去,我给你看下伤口。”

“没事,我刚才又没有碰它,你快睡觉吧。”刘猛虎浓眉狠皱,觉得这完全是一点小伤。

“现在的温度已经在回升,你这伤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发炎感染,短时间内别想再开枪。”杨光态度生硬,似他不给看就要叫人来帮忙。

刘猛虎和她僵持了阵,最后妥协,转过身让她看。

这一路没有剧烈运动,伤口恢复的很好,血已经完全止住了。

杨光给他换了次药,包扎好就拿出防寒被盖着肚子睡起来。

虽然不冷,但她可得自己把自己照顾好。

聂勋他们都是和衣躺着睡的,刘猛虎看她盖被子有点惊讶,想了想便趴在自己的背囊上。女孩很难搞懂,尤其是她。

没会儿,靳成锐等他们都睡着,拿出相机跟笔和纸靠墙坐下,照着相片画起来。

站岗的韩冬和徐骅看他不睡,欲言又止的看了会儿,就一左一右的看着门,以防有人来。

房间里一下变得和外面一样,安静得只有浅浅的呼吸声。

在靳成锐把示意图画出来时,太阳刚好升起。

金色的光芒从林立的城市中穿透过来,落在熟睡的战友脸上。

靳成锐摸了摸身边女孩的脸,见她不是很热,便把掉在地上的被子给她拉上,也靠着墙闭上眼睛。

韩冬和徐骅见他终于睡了,和厉剑、陈航交班时都没说话,几人比划下手就交换位置。

他们这里似乎真的很安全,轮过几次班的他们,没有听到外面响起过脚步声。

在到中午的时候,大家差不多都醒来了,包括靳成锐在内。毕竟他们来这里是要摧毁天狱天使,而不是来他的本部睡觉。

刘猛虎也醒了,他预感自己好像要发烧了,想找杨光要点退烧和消炎药,可抬头发现她还在睡,并且还睡得很熟。

“你要什么?”靳成锐坐在杨光身边,主动问忤在那里的刘猛虎。

刘猛虎挠挠头。“想要点退烧药和消炎药,我不急,等她睡醒了再拿是一样的。”

靳成锐没说话,从她的医药箱里找到药扔给他。

接住的刘猛虎,拿着药就蹭到陈航那一边。

醒来的陈航他们也没事做,吃了块饼干补充好体力后,开始清点装备,重新归置好,以便在战斗时能顺利拿到它们。

靳成锐坐在窗户边,看着下面街道上的人来人往,没有进一步行动。

杨光一直睡到下午三点才醒,一坐起来就听到肚子传来饥饿的声音。她看到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便装做什么没发生的坐起来,从背囊里拿出食物。

她的食物在美方友军基地时吃过一些,不过她良好的习惯,让她在那里又补充了些,所以现在她的食物足可以支撑三天。

在她吃东西的时候,贝拉克幽幽转醒,可他还未完全睁开眼睛就又被人敲晕过去。

战狼之所以没杀他,是因为他是伊尔的心腹,后面可能还有用,而敲晕他自然是不让他乱叫,也不让任何人知道他回了恩迪利,否则他们的行踪就会暴露。

看到脑袋歪一边的贝拉克,杨光吃完东西就问:“长官,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等天黑。”

“啊?”

“天黑后我们去找萨达姆。”

杨光看他平静沉然的神色,知道他心里已经有了计划,便不再多问,收起被子靠在背囊上,被太阳晒得又昏昏欲睡起来。

而听到长官的话的韩冬继续轮班,让他们接着睡,因为接下来的作息要颠倒过来了。

到了晚上,拥有夜视仪的战狼,可以看到敌军看不到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要选择晚上行动的最大原因。

留下徐骅、陈航、高博、晨曦四人看守贝拉克和照顾刘猛虎,靳成锐和韩冬、杨光、厉剑、聂勋四人离开房间,去找贝拉克说的那个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