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六章 欺负红狼

进入山林,韩冬带人检查四周,确认安全就按排厉剑、徐骅、陈航、高博四人值班,自己回到休息中心看到杨光正在替那个疑似贝拉克的伤患包扎伤口。

杨光把他像对待普通人一样,尽心尽力的替他止血,接着握住他脱臼的左手用英文讲:“我得替你把它接起来,会有点疼。”

脸上大片灼伤的卢希亚人痛苦挣扎,拒绝她的医治。

对这种病人就不该寻问他,直接做了再说!杨光把一团布塞他嘴里,握着他的手适力一拉,快、准、狠,轻松搞定。

“红狼,他怎么样?”韩冬走过来问她。

杨光拍拍手自信的讲:“放心吧,从三楼摔下来,命大的只有点骨折和摔伤,还有被火轻微的灼伤,其它没什么大事。”

“你确定?”韩冬看她一放手就倒下的男人。

杨光看了他眼,鄙视他。“就接个骨,疼成这样我也是第一次见,还好我早有防范塞住了他的嘴,不然非得把敌军叫来不可。”

听她这么说,韩冬点头,想等一下再审问这个俘虏。

现在城里确实有大批人在找贝拉克,他们都是些穿着军装的士兵,这些人早被伊尔收服,但他们仅是觉得那衣服好看,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士兵。他们被爆炸从睡梦中惊醒,想到可能是贝拉克得手,他们兴奋的跟着一个文官跑出去看,结果只看到许多兄弟的尸体,还有着火的大楼。

在没有找到他们的老大后,一个民兵拉起了警钟,顿时整个城市里的年青男人都拿枪出来找,而离爆炸处近的几栋楼的人全部被抓了起来。他们像强盗般把那些居民拖走,像动物一样关在笼子里,等找到老大再来处置他们,而如果没有找到,他们会被送到伊尔那里。

因为战狼,整个蒂瓦都沸腾起来,杰克带着他的兄弟正打算强行突围时,看到前方突然变亮的天空,和陆续撤离的卢希亚人,立即带着零蛋他们冲出掩体,大声呼叫直升机降落。

在他们跑到宽阔的马路上时,一架黑鹰直升机停在他们面前。

零蛋冲在前头,把背上的伤员放到机上就去帮助科尔文。

科尔文背着一个战友的遗体,他是海豹六队的老成员,还有一年就可以满役退伍了,但他最终永远的留在了部队里。

把所有伤员和大兵们的遗体搬上飞机,零蛋和科尔文最后两个跳上机舱。

他们一进来,黑鹰直升机便即刻离开地面,在子弹的砰击下越升越高,成功甩脱地面的攻击。

零蛋看着脚边熟悉的、陌生的战友尸体,还有靴子上不知沾着谁的脑浆,取下头盔看对面喘息的杰克,担忧的问:“长官,我们要不要去帮助一下靳?他们应该遇到了麻烦。”

杰克望向远处变亮的天空,没有批准。“我们得到的命令是营救战友。”

“他们刚才帮助过我们。”

“我们也帮助过他们。”

零蛋看着无情的长官,无能为力的叹了口气,像只斗败的公鸡。“长官,伊尔是我们的敌人,去帮助靳,他们就更多一分胜利。”

“伊尔是我们的敌人,但我们没有得到攻击他的命令大兵,回去后洗个澡,我们得去看望罗伊斯和亨利,还要为兄弟送行。”

黑鹰直升机最终越飞越远,它们渐渐的都离开战区,回到建立在马杜通和蒂瓦交界的军事基地里。

而这边离马比特城市不远的战狼,并没有零蛋他们想的那么狼狈,此时他们除了站岗的都安静的坐着,看着他们的军医手术。

杨光让刘猛虎趴在地上,让队长打着手里筒,然后将手术刀一一摆出来,动作从容镇定,看不出一丝紧张和其它情绪。

做好手术前准备,杨光把吗啡粉涂在他伤口,对他讲:“虎狼,吗啡粉只能缓解表层的疼痛,现在我需要从你的肩膀里面把子弹取出来,会有点疼,但你必须给我忍着。”

“没问题,你来吧。”刘猛虎把围巾往上拉,嘴住,一脸视死如归的样,让杨光和韩冬他们忍俊不禁。

见他准备好,杨光戴上手套开始为他动手术,集中精力的她面无表情。

旁边休息的卢希亚人,见他们都看着那个医生和伤员,偷偷的往后爬,待爬进树影后面起身就跑。

“俘虏跑了!”刘猛虎是唯一一个看着外边的人,他开始注意力都在杨光的刀子上,想着会有多疼,后面感觉没他想像中的严重,眼神一下就看到那个偷偷摸摸跑掉的黑影。

听到他的吼声,杨光按住想要跳起来追的刘猛虎,在韩冬和晨曦追出去后继续手术。

“啊!——”被按住的刘猛虎突然像小女生似的尖叫出来,额头上唰唰冒出豆大的汗珠。

聂勋没有去追人,他帮着杨光紧紧的押住刘猛虎下半身,怕他跑去追俘虏或是疼得不手术了。

刘猛虎是真的疼得不想继续手术了,他大叫的想把杨光推开,却被一只如铁锤般坚实的手按住。

杨光没有看长官,在远处传来打斗的声音中,镇定的用镊子夹出子弹,再用事先准备好的鱼勾和鱼线把伤口缝合。

而疼痛似毒品蔓延骨髓的刘猛虎,似乎连吗啡都失去了作用,在杨光缝合时发出惨烈的叫声。

远处站岗的厉剑想:猛虎,再忍一忍就过去了。

徐骅想:这叫声真*。

陈航想:怎么和小女生似的,猛虎不是挺硬汉的吗?

高博想:果然真人不露像。

杨光替刘猛虎缝了八针,她看到不断冒出血液的躯体疼得抽搐,在剪断鱼线时也松了口气,但事情还没完,她把血迹擦干,涂上消炎药和吗啡,再用止血贴把伤口封住包扎好。

吗啡能很好的止痛,但是注射体内容易造成依赖性,因此杨光都是携带方便保存的外用粉沫,通常情况下它都能帮到很大的忙,动手术例外。

等把一切搞定,韩冬他们也押着人回来了。杨光看了下那个卢希亚人,疲惫的坐到地上,安慰呻吟的刘猛虎。“虎狼,子弹已经取出,伤口也缝合了,这是好事,别气丧的脸。”

刘猛虎想他刚才丢脸丢到家了,他需要静静,而且肩膀上的伤口实在太疼了,像被人挖了块肉去,不对,比挖块肉还要疼!

杨光脱掉沾满血的手套,把手术刀用纸巾擦干净再消毒放回去,便见面前多了条白色的帕子。

她顺着帕子抬头,看到居高临下望着自己的长官,立即扬起笑脸,夺过手帕就装口袋里,接着用衣袖胡乱擦了把脸上的汗。

这么干净的手帕,她才不想这么糟蹋了。

她脸上本来有点血迹,加上战斗中飞贱的泥士和不知哪里蹭上的污渍,现被她袖子这么一扫,顿时变成了大花脸。

靳成锐扬眉,从她口袋里把帕子拿出来,按住她脖子把她脸擦干净。

回来的韩冬看到被长官强行按住的杨光,都识趣的押着俘虏远远呆着,想现在的女孩就像在别人面前耀武扬威,回家就被爸爸?不对,下一刻就被长官压制的服服帖帖、老老实实。

靳成锐把她脸擦干净,把帕子塞到她手里就讲:“补上妆。”

“是!”

这个补上妆当然不是那个妆,是用黄绿黑油彩把脸涂脏一点。开始他们都没有上妆,是因为在城市作战,现在看来不尽然了。

看到过来的长官,韩冬起身迎上去,望着俘虏问:“狼头,开始审问吗?”

靳成锐用眼角瞧了俘虏,便犀利的眺望喧哗的城市。“没有必要。”

“啊?”韩冬不解。

“这里的人早已习惯战争,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加之他们还没停歇,说明他们在找人。”只有足够重要的人消失,他们才会放弃毒品带来的快乐,从床上起来。

这么说,这个俘虏就是贝拉克?韩冬看着长官,想知道他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狼头,既然这样他留着也没用,不如干脆杀了?”杨光在白净的脸画了几道有防蚊驱虫功效的油彩,提仪的讲:“带着他只会成为我们的累赘。”

听到她的话,被晨曦看着的卢希亚人慌张起来,他急忙讲:“你们杀了我就永远别想见到伊尔!”

杨光意外的看他。“你居然听得懂我说的话。”

“那当然,我专门学了几个月。”他学中文是因为伊尔也会讲中文,每次毛司尚和伊尔聊天时,他们就啥也听不懂,可把他们一群人气坏了。

“你听得懂也没用,而且我们不是要去见伊尔,我们是来杀毛司尚的。”

“毛司尚?”贝拉克一顿,接着哈哈大笑。“毛司尚现在就在伊尔那里,如果你们是来杀他的,我可以帮你们。”

“我们知道伊尔在哪里,不需要你的帮助。”杨光一脸不在意,拔出长官送的兰博刀,她两指夹着它滑过刀身,接着弹了下泛着白光的刀尖,使它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刀吟声。

看到那锋利的刀,贝拉克害怕的往后退,大叫的讲:“你们知道他在哪里也没用,没有人带着你们,你们一进入他的地盘就会被发现,然后会马上被他们杀掉!”

瞧他窝囊的样子,杨光想这人是怎么成为伊尔心腹的?能够让这种人成为心腹,看来那个伊尔也不过如此。

所畏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杨光这种想法没错,不过她漏想了一件事,那就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这个贝拉克是伊尔的大儿子,也是最没用的一个,所以才会引起整座城市的成年男子都在寻找他,因为如果他出了事,伊尔会断了他们的粮食,甚至把他们全杀了。

杨光晃着刀蹲到他面前,友好的问。“这么说,你是愿意带我们进去了?”

“只要你们杀了毛司尚,我可以带你们进去。”反正那是他老爸的地盘,你们进去之后就别想活着出来。

贝拉克答应的痛快,杨光和靳成锐还有韩冬他们心里自也会有翻计量。

“这个我说了不算,得我们狼头说了才算。”杨光把长官推出来,增加信服力。

靳成锐平静的说了句:“毛司尚是我们的目标,这个即使没有你,我们也会把他解决掉。”说着看向韩冬。“叫其他人过来,准备出发。”

“是!”

贝拉克看他们在脸上涂上颜料,还有那个刚刚动过手术的大块头也坐起来,心里窃喜,想那个毛司尚终于可以消失了。他抛弃身上的疼痛,找他们聊天。

“你们是中方的军人吗?”

杨光他们各忙各的,没理他。

他再三追问。“不管你们是哪里的人,是干什么的,只要是毛司尚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

还是没有人回应他。

他又说了几句,终于知道他们是什么都不会跟他说后,才闭上嘴巴,在他们准备完毕后,跟着他们启程。

杨光他们当然不会告诉他:我是中方特种兵。所以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启程后他们把毛司尚夹在中间,没有绑住他手或押制,只说了句:你跑出我们视线五米外,就会有无数子弹向你飞去。吓得贝拉克连这样的念头都不敢有。

走在贝拉克后面的是刘猛虎,他肩膀上有伤,也被归纳为不可做战一员,他现在就抱着他的巴雷特重狙,装备由徐骅和厉剑他们几个轮流背,因为里面的东西实在太他妈沉了。

刘猛虎看他们拿的辛苦,很想说自己来,但他看了看前头的女孩,乖乖的闭着嘴什么没说。

他们这次极少交谈,一路沉默的往前走,连杨光都没有出来调剂,让他们变得欢乐和更有干劲。

杨光一直都在回想自己击毙那个妇人的情景,已及被自己吓坏的孩子。那个时候她听到刘猛虎中枪了,急着跑下去,刚好看到那个妇人拿枪对着刘猛虎,所以她想也没想开枪射杀了她。

当时看到她死掉,刘猛虎有明显的变化,她不傻,而且肚子里的小家伙也让她变得极为敏感。

难道当时她做错了?可如果她不把她击毙,死的可能是自己的战友。那是把KS—23霰弹枪,意为23毫米特种卡宾枪,是口径和杀伤力最大的霰弹枪,只要它打中,不是死也得残,当时她根本没来得及思考,只想把危险解除。

或许她可以更冷静一点,喝止那个妇人,让她放下枪?这样那个孩子就不用亲眼看到那幕。

杨光想了许多,很多种可能,可是如果再让她重来一次,她肯定还会选择把她击毙。这样可能有点冷血,但她实在不敢拿战友的性命来赌。

她沉默的有点不同寻常,走在她旁边的厉剑担心的问:“红狼,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杨光皱眉看他,抿着嘴摇了摇头。这里除了长官,她认识厉剑最久,可是这个问题,她觉得他并不能帮助自己。

她这样子,和刚认识她的时候很像,像被什么困扰,不过以前她是气愤地找途径发泄,现在她变得成熟了。

“你想说的时候可以找我……”

“有情况!往路两边跑!”

厉剑的话还没说完,前面韩冬的声音就在无线电里响起,接着他们远远的看到两道车光。

杨光他们立即跑出路边十五米左右,然后趴在地上,这样路上的人就发现不了他们。

在他们藏好后不久,五辆大卡车浩浩荡荡的开过去。

看到卡车里装满了人,想是去马比特街道援助的敌军。

“我想我们应该加快……”厉剑转头跟杨光说话,没看到人吓了跳,马上四下找。刚才他正和她说话,所以和她跑的是一边。“红狼红狼,你在哪里?”

杨光跑得有点急,没看到下面是个坡,踩着草皮直接一路滑到了坡下面。

带人找来的韩冬和厉剑他们看着她笑。“嗨红狼,下面的风景怎么样?”

“我觉得糟糕透了,快拉我上去。”杨光伸长手,想要他们拉自己把。

可他们难得逮着这个机会,还不好好戏弄戏弄她一下,怎么对得起以往被她欺负的瞥屈劲啊。

徐骅笑嘻嘻的讲:“红狼,你不是无所不能么?自己上来呗。”

“噢亲爱的灰狼,我可没有说过这样自大的话,现在我就没办法上去。”杨光心里咬牙想:看老娘上去后不弄死你们。可她表面却是一幅诚恳求助的可怜模样。

“嘿嘿,红狼,要我拉你上来吗?”

“你真的会拉我上去吗?”

“当然……不会,哈哈。”

闹了一阵子,聂勋也心痒痒,蹲到坡上笑眯眯的讲:“红狼,只要你叫我句勋哥,我就拉你上来。”

聂勋可以说是蠢得要死,这调戏和戏弄不一样性质,他身后还站着个人呢,别以为他不怎么说话就可以无视他。

“纽纷兰白狼,我和红狼好像没有你这么高贵血统的亲戚。”从后面凉飕飕飘来的话,让聂勋后颈一寒。

看聂勋见到鬼的样,杨光笑得特别灿烂。“白狼,你要当真我可就叫了啊。”

“别,祖宗!我这就拉你上来!”

------题外话------

又是一个重大任务,但这次除了战友情还有许多东西,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体会到呢?如果没有也没关系,后面你们会感受到的。

——

重生之金枝庶叶/银色月光

蛰伏两年,再次出发!双处、绝宠,不容错过!

一个庶女的奋斗史!一个调教外表腹黑内里逗比夫君,养呆萌小包子的故事!

520xs.com/books/732166/6878296。html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