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59章 替罪羊

任媛媛站起身来,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瞳仁里,忽然就溢出了泪来,她上前一步,竟是直接在小七面前跪了下来。

小七眸子紧紧一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任媛媛却抬起头,两道泪痕从她脸上滑过,流下湿湿亮亮的痕迹峻。

“十年前,我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天,如今,这一天真的来了,我却能松口气了。”

她的声音,在寂静冬夜里湍湍的流水声中,不甚清晰,却又字字入耳。

执着苦寻了那么久的真相,就这样浮出水面,小七心头却是一片的茫然鲫。

她站在那里,望着跪在地上的任媛媛,渐渐的,喉咙却是堵住了。

如果当年,她没有那样强硬的回击任媛媛的羞辱,是不是,幼弟就能逃过这一劫?

可是,这世上为什么又有这样狠心的人,与她做对的是姜小七,关姜一鸣什么事?

可她却一把火,烧毁了那个可憎的家,和她最惦记的人。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任媛媛,和你有过节的人是我,是我姜小七!你何必牵连无辜!”

“是啊,我为什么这么做?我那时候才十四岁,我怎么会想到去杀人?姜小七,我只是生气,生气慕安他喜欢的人是你,我只是想要一把火烧了大排档,让你们一家人搬的远远的,我从来没想过要害人……”

“你不要对我说这些话,任媛媛,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自有法律给死者一个公道……”

“不……姜小七!”

任媛媛忽然上前一步,紧紧抱住她的双腿,她哭的哀婉,却又无助:“你如今已经拥有了慕安,我却什么都没有了,事到如今,你还要将我踩死吗?”

“不是我要踩死你,任媛媛,这世上任何人做了错事,总会有报应的,只是早晚而已。”

“你要做什么?报警么?让我被关进监狱里去?让你受过的罪,我再重新受一遍?姜小七,我们都是女人,你又何苦这样为难我……”

小七觉得她这番话说的实在可笑,她不预再和她多说下去,挣开她的手,缓缓退开一步,寒风吹来河水的腥气,夹杂着点点的湿凉,扑在脸上。

远远的,有灯火隔岸明亮着,淡淡的一点,却无比的温馨。

“你做下这件事的时候,怎么不想一想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任媛媛,我姜小七,恩怨分明,是你做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你,不是你做的,我也不会冤枉你半分……”

“姜小七……”

任媛媛缓缓扶着跪的僵硬的双腿站起来,她脸色惨白,却唇角勾住一抹笑道:“我都已经给你下跪了,你还想怎样?你又装什么好人?你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养父,你不也对那一家人恨之入骨?如今,他们一门死绝,岂不是也趁了你的愿?”

“是,我承认我对他恨之入骨,可是小孩子又有什么错?他才三岁,却被烧成了焦炭!因为这一点私人恩怨,你罔顾了两条人命,任媛媛,事到如今,你还死不悔改?”

“你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像你这样的人,出身这样肮脏低贱,就算是去坐牢又怎样,反正你已经够脏了,可我怎么能和你比?姜小七,我如今一无所有了,你是不是还要逼死我?”

“我没时间和你说这些无病呻吟的鬼话,任小姐,我还是那句话,孰是孰非,我们让法律来裁决吧……”

“慕安……”

小七话音还未落,任媛媛忽然犹如看到了鬼魅一般直直盯着小七身后的某一处,“慕安……你怎么来了?”

小七下意识的回过头去,夜色深浓,身后,却空无一人。

而此时,忽然有一股重重的力量推在她的背上,及腰的围栏阻不住她的身子,小七的双手在空中虚无的抓了几下,只是一声尖叫,她整个人就被那湍急的河水吞没。

最后一眼,她回头看到的是任媛媛形如鬼魅,狰狞无比的一张脸。

“任媛媛……”

她来不及发出的呼喊,立时被冷风和水声吞噬掉。

任媛媛鸦色的乌发四散在风中,犹如恶鬼,而她双瞳森寒,几乎是咬牙切齿一般望着她,似笑非笑,眼中,却有泪痕缓缓滴下来。

“姜小七!是你逼

我的!你若是肯放我一马,我又怎么会被逼到这样的境地!”

任媛媛扑在栏杆上,眼睁睁看着小七的身影在河水之中浮沉,她在无力的挣扎,不停的从水面上探出身子,却又被河水吞噬,而最后,渐渐的,随着湍急的水流,那一道纤细迤逦的身影,到底还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紧紧的抓着栏杆,木质的碎屑扎进她掌心柔嫩的皮肉里,扎出血来,她却不觉得疼,只是低低的笑,笑到最后却是颤抖着哭出声来:“姜小七,你知道了我这个最大的秘密,你只有死,你不死,死的人就会是我了……”

“姜小七,你这样的人,反正已经洗不干净了,就算是死了,有慕安惦记着你,你也值得了,可我这一生,却还只是刚刚开始……”

“姜小七,你安心吧,我会日日给你念往生咒,好让你来生,投胎在一个清清白白的人家,有一个干干净净的出身,也好过你这辈子,一身污垢,永远都上不得台面。”

任媛媛一个人在河边站了很久,远远的,她听到有男人的脚步声靠近,她方才立刻抹了眼泪,悄无声息的从另一侧离开了。

徐成志有些茫然的在河边站了一会儿,奇怪了,有人告诉他姜小七独自一个人往这边来了,怎么却不见人了?

他又等了一会儿,恨咧咧的骂了一句娘,转身就要走,却有嘈杂的脚步声混着呼喊传来。

“姜小姐……”

“小七姑娘……”

似乎,也是在找姜小七?

傅海带了人过来,一眼看到徐成志鬼鬼祟祟的站在那里,脸色腾时就变了。

徐成志那天晚上在夜色闹事被赵慕安揍的鼻青脸肿这样的事,自然是瞒不过傅先生的。

傅海心里暗道一声不妙,却还是克制着上前:“徐先生,这么晚了,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徐成志没见到姜小七,正一肚子怨气,闻言也没有好声气道:“怎么,这地方又不是什么皇宫禁地,我还不能来了?”

“您自然能来,只是,这深更半夜的,徐先生一个人站在河边,倒是让我觉得有些吃惊罢了。”

徐成志打着姜小七的主意,却是见不得光的,自然不愿意让人知道他的意图,支吾了一句,就要离开。

傅海却拦住他:“我们在寺中找姜小姐,各处找遍都不见人,只有这河边,听一个小沙弥说,曾见到姜小姐往河边来,徐先生在这里这么久,有没有见过我们小七姑娘?”

“什么姜小姐小七姑娘的,我没见过!”

徐成志不耐烦的摆摆手:“别耽误老子的时间,我还有事呢,给我让一边去!”

“傅先生,您快来看,这可是姜小七的东西?”

忽然有人疾声呼喊,傅海连忙过去,却见那木质围栏上挂着一片衣角,仿佛是从衣服上挂下来的,粗略看去,很是肖似姜小七今天穿的裙子颜色和布料。

傅海只觉得脑子里嗡地一阵响,整个人猝然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

难道,小七姑娘被这男人给推入河中害死了?

刚才他们过来时,这个徐成志确实看起来鬼鬼祟祟有些心虚的样子……

“说!姜小姐在哪里!”

傅海脸色骤然一变,一步上前攥住了徐成志的衣领,几乎将他整个人都给拎了起来。

徐成志本就是个纸老虎,当下就骇的浑身直抖:“我,我怎么知道?我本来是想来找她的,可到了这里等了半天也没见人……”

“没见人?你是把人给推到河里去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在打姜小姐的主意,定然是看她一个人在寺里闲逛,你就起了歪心思……走!跟我去见傅先生!”

傅海大怒,几乎目佌欲裂,拎着徐成志就要带他去见傅战声——

题外话——你们说还要继续写下一个故事吗?怎么感觉大家都没兴趣了似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