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57章 生死别离

“是么?任小姐不记得我,我却还清楚记得任小姐呢,怎么,任小姐想要我将视频公诸于众吗?”

那男人阴恻恻的一笑,扬了扬手里的手机,任媛媛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抢,那男人却闪身避开,复又笑道:“任小姐急什么,这样重要的物证,我怎么可能不备份?”

任媛媛脸色煞白,几乎是咬牙切齿一般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峻”

“我的目的就是钱,任小姐当年虽然给了报酬,但是,我这十多年躲躲藏藏,人不人鬼不鬼的,可不能就这样算了,再者,有人已经盯住我了,任小姐也不想我被人发现吧?”

“你说有人盯住你了,是谁?鲫”

任媛媛蓦地攥紧了手,舌尖被咬的有些发疼,心跳,却是渐渐的失了控。

那人却又摇头:“这个我却是不清楚,不过任小姐放心,你给我这一笔钱,我定然彻底从郾城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辈子,也不会让人发现我的下落……”

任媛媛心跳的飞快,脑子也转动的飞快。

这人,显然是有备而来,不要说他手里到底有没有视频,这视频是真是假,她都赌不起,如果他恼羞成怒,把事情宣扬出去,她的名声就全完了……

她不敢想象,如果当年的事情被揭露出来,姜小七翻了案,后果会怎样。

可她知道,如今这般境地,赵慕安就如此的偏待姜小七,若真有那一日,岂不是赵家的门,姜小七也进得去了?

她含着血泪退了和慕安的婚事,就是认准了,她嫁不成赵慕安,姜小七也休想,更何况,她早已在私下绸缪一切……

难道,就这样给姜小七翻盘的机会不成?

“你要多少?”

任媛媛开口,随即却不等他回答就缓缓说道:“你别以为我拿了赵家的股权就发了财,那也只是股权而已,所以,别想着狮子大开口,若你识趣,我不介意让你今后衣食无忧,若你不识趣,大不了撕破脸,反正我和赵慕安已经退了婚,你觉得我还在意这些?”

“任小姐还真是好口才……”那人闻言倒是阴恻恻一笑:“不过我可不听这些,我孤身一人,无牵无挂,比不得任小姐名媛千金的身份,所以,撕破脸这样的事,我承受得起后果,任小姐却未必……”

任媛媛只感觉胸腔里翻涌着的那些憋闷和愤怒几乎快要将她最后的理智给冲垮了——

可是此刻,她却不得不忍下来,此刻她一个人,对方却是个高大结实的成年男子,她若真是翻脸,只有吃亏的份儿,不如就先应承下来,待日后再徐徐图之。

“算我流年不利,我认栽。”

任媛媛咬牙开口:“说个数儿吧!”

那人也不开口,只是伸了一个巴掌出来。

“五百万?”任媛媛微微松口气,那人却摇头:“这可不是十年前,十年前任小姐五十万打发我,如今怎么也不是这个数字了,毕竟,这可是杀人放火损阴德的事儿……”

那人说着,趋近任媛媛,狰狞一笑:“你说是不是任小姐?人家和我无冤无仇,我却让人家断子绝孙,可怜那三岁的小孩子……”

“你别再说了!”

任媛媛只觉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这小孩子,不知是缠绕了她多少年的梦靥,她实在不愿听人提起。

“你要五千万,我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纵然有赵家的股权,也得变卖了才有钱,你且等着……”

“任小姐别给我玩太极,我这样的人,就是阴沟里的老鼠,最是阴魂不散的……”

“我自然知道,你放心,该给你的,我一分都不会少,只是,拿了钱,该做的事儿……”

任媛媛伸手指着他手中手机:“把你手里这些玩意儿都给我毁了,以后,若让我知道还有一丝一毫留存于世,别怪我翻脸不客气!”

“这个任小姐放心,拿了钱,我自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就这样说定了,一周后,还是这个地方,你来拿钱。”

“任小姐说话可要算话,别想着玩什么花招,这么多年,哥们儿也不是吃素的。”

任媛媛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出了小巷。

这个人必须得消失,必须。

她任媛媛不会相信任何人,只会相信,死人。

**********************************************************

小七和慕安一起吃了晚饭,他送她回去酒店。

时间还早,一时之间,他也不想回去,小七就提议:“不如我们去看电影吧。”

年少时候,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约会的方式总是那么青涩,或者一起喝冷饮吃点心,或者一起看电影,或者就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时光慢悠悠的,度过一个下午,却一点都不觉得无聊。

只是那时候的小七,却一样都没有经历过。

慕安对她无有不应,他这段时间实在太忙,新公司筹建之中,千丝万缕的,不知道多少琐碎事儿,这也是千辛万苦才挤出来时间,高爱岩还在抱怨他呢。

就去电影院,这一会儿却没什么新上映的片子,选了个喜剧,赵慕安去买了爆米花和可乐,他们就像是每一对寻常的情侣一样。

只是,在人群中实在太过耀眼。

有小姑娘偷偷对着他们拍照,又发到微博上去,感慨万千,帅哥美女还是民间多。

不过片刻,转发量就破了一千。

这边两人却还不知道他们小小的红了一把,正兀自面对面坐着,闲适的聊着天。

电影也没多好看,国产的喜剧,那些梗实在太老太生硬,小七却自始至终都很欢乐。

看完电影出来,时间有些晚了,他送她回去,到了酒店,却谁都舍不得说出‘晚安’两个字。

晚风寒凉,他的大衣早已摘下来披在她的肩上,冬日的夜晚,星子也是高远渺茫的,路灯把他们纠缠的身影拉的很长,赵慕安吻她,缱绻悱恻,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

小七的唇色水润潋滟,微微的红肿着,呼吸的间隙,她的双手撑在他结实的胸口,长睫扑闪,像是翩飞的蝶翼。

他一时情动,复又低头吻下去,小七抬手挡住他的唇:“慕安……时间不早了……”

有情的人,总觉得时间过的太快,赵慕安低头,与她的额头抵在一起,不愿意分开:“小七,我想每分每秒都和你在一起……”

“怎么从前没发现你这么能说会道?”

小七忍不住的笑,却还是轻轻推开他,“早点回去休息,你明天不是还要出差吗?”

“没事儿,我不开车。”

“那也不行,不休息好,哪里有精神谈生意。”

小七将大衣摘下来,踮起脚给他披在身上,温声的叮嘱:“我明日要和傅先生去上香听经,大约要在那里逗留两三日,到时候你也该回来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好,那你也一切小心。”

赵慕安是全然相信姜小七的,纵然她是和傅战声一起出去,他却一个字都不多问。

“嗯,我们回来见,晚安慕安。”

“晚安,小七。”

他低头,轻轻吻在她的额上,小七莞尔一笑,也回他一个轻轻的吻。

他一直看着她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了,他方才转身开车回去。

这一路上,心口的甜,都未曾褪去半分。

他想,熬过去这段时间就好了,等到公司正常营运了,等到他能凭借自己的能力给她一个家的时候,他一定会把她娶回去。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出差三日之后回来,等到的不是她如花容颜和生动笑脸,等来的,却是她跌入冰冷的河水之中,尸骨无寻的噩耗。

那一天,是十二月二十六日,姜小七一身素服,与傅战声一行,驱车到位于郾城郊外三十里外的著名禅寺,找闻道大师,听经参禅——

题外话——小七不会死,结局还是甜的,票票票票,怨念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