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54章 想要做亲吻她鬓发的夜风……

“你连你的家人都不顾了吗?”

赵慕安的脸上,到底还是有了痛楚的神色,他沉默了下来。

任媛媛觉得死灰一片的心底,又有了希望,她上前一步,抓了他的衣袖哀求:“慕安,你想想啊,想想我们的七年,想想我们在一起的时光……鲫”

他却那么快的甩开了她的手,甚至往后退了一步:“对不起,媛媛,我如今能给你的,只有这三个字。峻”

“慕安,你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吗?”

“我只知道,我爸爸当年为了和我妈妈在一起,不惜散尽家财做一个穷光蛋,我想,他会理解我的。”

“好,好,真好。”

任媛媛轻轻笑了,她神色恍惚,只是不停的淌着眼泪,怔怔望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

十年啊,爱了十年的人,却到最后,她在他心中,怕是连那人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媛媛,你是个好姑娘,只是,不要再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任媛媛只是不停的摇头:“赵慕安,赵慕安,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到底多么的残忍!你也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失去的,将会是什么……”

她最后看他一眼,忽然狠狠擦掉眼泪,咬着下唇无声的一笑:“退婚,是你提出来的,我们任家,在郾城有头有脸,丢不起这样的人,赵慕安,你总要给任家一个说法!”

“好,任何要求,只要我做得到。”

“我记住你这句话了。”

任媛媛的目光,缓缓的从他脸上移开,她转过身去,一步一步的向外走。

房子外,是秋日最好的时光,她却周身冰凉,宛若坠入了冰窟。

年少时看倚天屠龙记,总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周芷若会那样的恨张无忌,不惜亲手撕了嫁衣,走入魔道。

而今,她终于是懂了。

这世上,没有女人能够忍受一个男人,光明正大的告诉她,他爱的是另一个人。

任媛媛恍恍惚惚的向外走,泪痕已干,可心上却被硬生生的撕开了一条血淋淋的口子。

这世上的人多是如此,她只看到自己七年无怨无悔的付出收获这样的回报,心有不甘。

却不会去想,当初明明慕安不喜欢她她却苦苦纠缠,有今日结果已经是必然。

可她们这样的人,从来不会认为这是自己的错,她们,总是在穷途末路的时候,将所有怨恨,都加诸在了那最无辜的人头上。

————————————————————————————————————————

那一年的秋末。

天色近黄昏的时候,下了一点小雨。

小七把一束洁白雏菊放在了一个小小的墓碑前。

墓碑上有孩子的照片,但却看的不那么清楚了,蒙了一层灰尘。

小七蹲下来,轻轻用手帕将那灰尘擦干净,那一张可爱小脸,就显露了出来。

孩子在笑,笑的眼睛弯弯,小七也忍不住笑了,笑着笑着,泪却掉了下来。

“你不要生姐姐的气……你等着,姐姐会把坏人抓出来,给你报仇的……”

他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可姜小七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冰冷肮脏的家中,唯有这个三岁的孩子,会抱着她的腿一声一声喊着姐姐,姐姐。

就因为此,她也要找到那个杀人的真凶,为他报仇。

快要离开墓园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小七一看号码,立时接了起来:“吴警官?”

“小七,我一直让你找的那个人,有线索了!”

当年姜小七被警察带走之后,很快就结了案,只有吴警官一个人,认为案子疑点太多,一直不肯搁下不管,也因此格外关注与这个案子有关的人和事。

而小七被送到少管所之后,吴警官手下线报曾说,有人打听过姜小七的事,还似是而非的问过,‘案子真的结了’这样的话。

吴警官当时就上了心,只可惜,当时另有大案发生,他抽不出身来盯住那个人,再然后,那人却已经离开了郾城

,消失无踪。

经年累月之后,吴警官最后残存在记忆中的,也只是他耳后黄豆大一颗痦子,和右手臂上粗糙的猛虎刺青。

三年,一千多个日夜的煎熬……

姜小七只感觉自己握着手机的手指都在颤抖,掌心里满是湿黏,鼻腔里也酸痛的难受,眼眶里胀痛一片,她一开口,声音都哑了:“吴警官……您告诉我,他在哪……”

“我也没有料到他竟然又回来郾城了,只是,我在夜色外面和他擦肩而过,只看到了他耳后那个痦子,并不能确定就是他,小七,你不妨多留意一下,或者让你那些姐妹帮忙留意一下……”

“好,吴警官,我知道怎么做了,谢谢您……”

小七声音颤抖着挂了电话,冷风中,她静默的站立着,远处的地平线把最后的一抹残阳吞噬干净,天色陡然地暗了下来。

守墓园的老人房间里亮着灯,像是山野里摇晃的一只红灯笼,小七的心中,却是生出了点点的暖意来。

她不在乎一身污浊,也不在乎此生失去一切,如果人活着要留下遗憾,她宁愿这遗憾是她自己的,也不愿,亏欠那个幼小善良的生命。

小七走出墓园,守墓的老人慈爱的喊住她:“姑娘,别看刚才天晴了一会儿,这马上还要下雨的,你穿的单薄,这把伞拿着吧……”

小七站住脚步,回过头来接过了伞,乖巧的对着老人轻笑:“爷爷,多谢您,我改天再给您送回来。”

老人家却只是摆摆手,看着她走下了蜿蜒的山路,这才转身回去自己的房间。

这么多年了,他见过了人世间所有的惨痛。

可是,很多人的悲痛随着时间都化解开了,唯独这个女孩儿,七年了,每年的今天,她都会来。

到底是怎样的执念?

到底,又是怎样的遗憾。

“阿琳……”

小七给崔琳打电话:“……对,你帮我留意一下这段时间来夜色的客人,让相熟的姐妹也帮我留意一下,我会在郾城逗留一个月,你那边有任何消息,立刻告诉我,拜托你了……”

“我们这么多年好姐妹,这么客气干什么,放心吧。”

小七挂了电话,山下有车子在等着她。

是傅海给她配的车子和司机。

她走上车,司机问她:“姜小姐,这会儿去哪?”

“回酒店吧。”

她有些疲惫的说着,随即系了安全带靠在了车座上闭眼休息。

司机应了一声,发动车子往山下驶去。

到酒店门外,傅海的电话却打了过来,小七虽累,但傅战声找她,她却不能不去。

这一番折腾出来,再回到酒店,已经将近午夜。

赵慕安的黑色路虎一直安静的守在那里,待她的车子停下时,他也跳下车来,径直往她身边走去。

司机和助手立刻拦住了他,赵慕安也不动手,沉沉夜色里,只是轻声唤:“姜小七。”

她不愿意回头,脚步停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小七。”

他又喊,声音仿佛被风一吹就散了。

她的心真疼,真疼啊。

“你们先回去吧。”

姜小七低声吩咐司机和助手,见他们走远了,这才转过身来,隔着一段不太近的距离,她看他,他也在看她。

他瘦了一些,依旧是白色的衬衫,却换了深灰色的风衣。

她一如往昔,明媚娇艳,黑色的包臀长裙,外面是宽松的粗毛线开衫一直长到膝盖,尖头的细跟鞋,露出莹白的一截脚踝,头发慵懒的绾了一下,被风吹的鬓发散了,就那样亲吻着她的耳畔。

他忽然好羡慕那夜风,也羡慕此刻这挥洒而下的灯光。

“你瘦了。”

小七轻轻开了口,笑着,眼圈却微微的红了。

赵慕安也笑,却快步的走过去,然后,展开了双臂——

题外话——其实慕

安和小七的根本都不虐,因为慕安从没爱过别人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