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52章 此生无缘,要我错过这么好的家人

她这般模样,岑安却觉得有些抱歉了,自己这样莽撞的找来,也怨不得人家紧张成了这样子。

“姜小姐,你别紧张,我来找你,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而已,你放心,我不会难为你的,好吗?”

“是啊,小七姐姐,你别担心,我妈妈人很好的,她一定会喜欢你的!峻”

岑安听着,不由得嗔怪的看了女儿一眼,却是对着小七温柔一笑:“姜小姐,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一谈吗?”

姜小七不知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儿,若他母亲是那样盛气凌人如任媛媛的,或者蛮不讲理直接辱骂她赶她走的,她或许并不觉得太难过鲫。

但是偏偏,她那样的温柔,有礼,交谈之间,言语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看轻和不屑,竟是真真切切的把她当成一个普通人一样来对待。

她却反而,心里更加的难过起来。

“赵太太,您这边请。”

姜小七收拾了一下心情,礼貌一笑,请了岑安和宁安各自坐下来。

她问了她们喝什么,自去泡茶。

宁安看向母亲:“妈,怎么样?”

岑安佯装生气的瞪一眼女儿:“你给我少说一点话。”

“知道啦。”赵宁安做了一个鬼脸,规规矩矩的坐好,宛然一副淑女的样子了。

小七端了茶过来,大大方方开口:“寒舍鄙陋,茶也不是上品,赵太太赵小姐可不要嫌弃。”

赵宁安立时笑道:“小七姐姐你说的什么呀,怎么会嫌弃呢。”

岑安也微微点头:“姜小姐太客气了,本来就是我们母女打扰了,快请坐下。”

小七坐下来,三人一时之间沉默了片刻,还是岑安先打破了平静:“姜小七,想必你也知道我来找你的意图了吧。”

小七轻轻点头:“赵太太是为了慕安吧。”

她在未见到慕安母亲的时候,心思并没那么坚决,但在见到这个温和良善的女人之后,她却再也不能犹疑了。

她不能伤害一个这么好的母亲,其实她自己也很明白,换成她自己,也无法接受一个如她这样的儿媳妇的。

这是再合理不过的事儿,她心知肚明,也绝不会有丝毫的怨愤。

相反,他的母亲这般待她,她心里,已经很安慰,很满足了。

瞧瞧,人总是这样,不被当人看的久了,稍稍一点尊重就受宠若惊。

但被捧着捧惯了,却是再不把别人的好意放在心上的。

“姜小姐,说真的,我真是不知该怎么开口的好……”

岑安来时想,若那姜小七真的如欢场上那些女人一样,一眼瞧着就不是个好的,满肚子的算计,满腹的心思,她定然也会刺的她知难而退。

可她这个人向来就是别人礼敬她三分,她恨不得还人家十分的性子,这姜小七这般知礼识趣,又实在是生的太漂亮,让人看了就心中喜欢,她却又不忍心开口说那些话了。

“您有话只管说,我没事儿的……”

姜小七对岑安一笑:“赵太太,其实您想说什么,我也大约知道的,您放心吧,我这几天就要离开了,我不会再缠着慕安的……”

“姜小姐……”

“我并非不喜欢他,也并非对他无意了,我只是想要暂时的静一静,好好想一想,我也知道,我和他身份实在不配,纵然慕安真的不介意,但我却介意,我也知道,您大约也是因为如此,才来找我,我明白您的苦心,我也知道您都是为了慕安好,赵太太,您请放心,我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拖累慕安的。”

岑安实在未料到她心思灵透到了这样的地步,又是这般的可爱可怜,一时之间,更是心里一酸,不由得难受起来:“你这孩子……这样光明磊落,倒显得我这人这样小肚鸡肠……”

“赵太太您千万别这样说……”

小七瞧着她眼圈微红的样子,似是真的有些愧疚难安,不由得更是难受:“您这样和蔼可亲的长辈,我心里实在很敬重,我自然知道您是一片拳拳爱子之心,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您失望伤心的,赵太太,也许,我和慕安,就是此生无缘吧。”

她说的这样轻,可那声音里却已经含了浓浓鼻音。

岑安忍不住觉得心酸,伸手轻轻拍拍她的手背:“你是个好孩子,姜小姐,你真的是个好姑娘,我,是我们赵家对不住你……”

“赵太太,您别这样说,我这一辈子,不知见过了多少人,像您这样对我的长辈,却是头一次见,就凭您把我当个人看,您没轻视我鄙视我,我也不会连累了慕安……”

岑安再也忍不住,只觉得自己就如神话故事里拆散牛郎织女的王母娘娘一样可恶,当下就掉了眼泪:“……你以后遇到难事,只管来找我,但凡我做得到的,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小七含泪点头:“您放心,我若真是遇到事,定然要去叨扰您的。”

“那就好,咱们可说好了。”

“妈……”

宁安实在忍不住了:“身份差距就这么重要吗?我真的觉得小七姐姐好好……”

姜小七含着泪,却微微笑了。

她想,遇到赵太太和赵宁安这样的人,真是她一辈子的好运气。

但她却真的没福气,这样好的人,却一辈子都不可能是亲密的家人了。

她平生做任何事从不后悔,可这一刻,却不免后悔起来。

当初的自己,跌跌撞撞数年,想要洗脱冤屈,却走投无路,后来,因为别人无心一句话,她咬牙堕入欢场,这么几年煎熬下来,为的是什么,她很清楚,可这世上的人,却不会理解,他们自来看的,都只是结果。

若在从前,她从不会后悔自己选择。

可是现在……

她后悔,却不怨恨,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是苦还是甜,哪怕和着血泪,也得自己咬牙吞下去。

她从不自怨自艾,也绝不会怨天尤人。

这就是姜小七,纵然身在泥潭,却仍能开出最高贵的花朵,却不似有些人,自小生在锦绣堆,却是满腹坏水。

******************************************

荀况回来之时,赵慕安已经被拘在家中整整十日。

这十日,他见不到任何人,也无法和外界有任何的联络,他不知道小七怎么样了,他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气他了恨他了。

佣人们不敢透露一个字眼,还是宁安有一天偷偷的告诉了他。

姜小七走了。

荀况见到赵慕安的时候,几乎不敢认了。

他瘦了,也憔悴了太多,整个人,竟是浑然找不到一丁点昔日公子如玉的风采来。

“少爷,我已经查清楚了。”

荀况不知道走访了多少人,花了多少心血,方才找到当年涉事的混混之一。

他如今过的潦倒,荀况不过是略微施了一点恩惠,他立时就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当年的事全都说了出来。

只是,他实在记不得当年那个小姑娘是谁,长的什么模样了。

只是隐约有个模糊的印象,好似一张圆圆脸,鼻子翘翘的,生的很可爱的样子。

荀况将早就备着的任媛媛中学时的毕业照片拿出来,那混混却摇了头:“有点像,但并不是这样子,没有这个漂亮。”

却指了她旁边一个小姑娘:“仿佛是这个,我记得她长的并不怎么漂亮。”

荀况倒是真的吃了一惊,那是戚蓉蓉,任媛媛读书时最好的朋友之一了。

说起来,当年任媛媛去打姜小七,这戚蓉蓉也是罪魁祸首,后来,还被姜小七泼了一脸的汤水,狼狈不堪。

难道就是因此,她才生了恨意,做出了这样的事来?

“你确定他是这般说的?”

荀况点头:“少爷,他确实指了戚蓉蓉……”

见赵慕安神色不虞,荀况又道:“少爷,您说会不会是任小姐指使的,这戚蓉蓉只是替罪羊?”——

题外话——岑安和小七真的很好啊,我现在好心疼小七这样的身份,唉,可是这些,暂时是无法洗白的,小七肯定会受点委屈,这是逃不掉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