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51章 岑安和姜小七的会面

姜小七醒来之后,想了很久,从包包里翻出来傅海留给她的那一张名片,她按照那号码打了过去。

“麻烦您转告傅战声傅先生,若他仍考虑我去那个位子的话,我明日就可以过去。”

“好的姜小姐,我会转告傅先生的。峻”

小七挂断了电话,静静坐了一会儿,给赵慕安发了一条简讯。

慕安,不要为了我和家里人争吵,伤了他们的心,这样做,并不值得鲫。

也不要为了我,放弃了你自己的梦想和未来更好的人生,这样,也不值得。

不管怎样,相信我,我会活的好好的,开开心心的活下去。

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怨你恨你,你也要好好儿的。

慕安,我永远记得我十二岁那一年的初秋,就像我永远都会记得,你曾在我最灰暗的人生里出现过一样。

希望你好,永远都好好的,哪怕我们不能在一起。

小七按了发送。

却迟迟都没有收到送达报告。

她也未曾再多想,直接取了手机卡出来,想要掰断的,却还是拉开抽屉,轻轻放在了抽屉最底层。

***********************************************************

赵成将一沓厚厚纸张递到赵景予面前。

“先生,姜小七这些年的生平,都在这里了。”

赵景予点点头,随手拿起来翻了几下,目光却是定在了那一沓卷宗上。

杀人,纵火?

一家三口,养父,继母,幼弟……

全部身死!

赵景予的长眉倏然一皱:“赵成,这些事情,不能让太太知道一丝半毫,听到没有!”

赵成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太太这样的性子,定然会被姜小七这样的过往给吓住,不知道又要为少爷担心成什么样子。

先生不肯让太太知道,也是担心她的反应,怕她又整夜整夜睡的不踏实,想起来就掉眼泪。

说起来,这些年了,太太年纪越大,却越来越像是个小孩子了。

“是,先生,您放心吧。”

“这个姜小七,倒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赵景予抬手扣了扣桌案,长眉一蹙:“只是,这案子也结的太急了一点,不过七天就定了罪,啧。”

赵成颔首道:“当年,少爷曾拜托我帮忙查过这件事,当时我只以为是少爷的同学而已,就顺手让人去查了,她用刀捅死养父是真,但纵火一案,却是疑点重重。”

“姜小七为什么要杀死她的养父?”

“据当年的邻居说,好像因为她养父娶了后妻又生了幼弟之后,待她越来越不好,动辄打骂,应该是因此生恨了吧。”

赵景予倒是笑了:“赵成,你不觉得很可疑吗?”

赵成不解,赵景予又指着卷宗上某处说道:“你看,杀人时间是午夜一点,地点在姜小七的房间,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半夜出现在养女的房间里,却被刺死了,你不觉得这也太明显了吗?”

赵成一愣,转而却是恍然:“先生,您是说,这个养父不安好心?”

“岂止是不安好心?”赵景予又指着尸体鉴定那一处道:“你看这刀刺出的方向,鲜血迸溅的范围,不是很容易判断出吗?当时场景应该是养父在姜小七身上,姜小七从下往上刺出的这一刀,因此刀子在遇到皮肉骨头的阻力之时,才会割伤了她的食指和拇指……”

赵成闻言不由得大惊:“先生,您的意思是……那养父是因为在强,侵犯姜小七,姜小七出于自卫,才会杀死了他……”

赵景予微微颔首:“若我想的没错,正是如此。”

赵成不由得唏嘘:“那也真是可怜,说起来,她当时才12岁……”

赵景予也沉默不语了。

他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这一次,慕安大约是动真格了。

可是这个姜小七,就算是有再多的冤屈,也着实不是良

配。

更何况她如今流落风尘……

只是慕安,那孩子和他母亲,不,实则也和他自己一样,是个执拗的死心眼,当年,他不也是非岑安不可?

他是过来人,知道这一次,慕安很难会回头,可是,赵家,真的没有办法接受姜小七的过去。

纵然,她杀人是因为这些缘由。

可这么多年了,也没人会替她翻案,更没人相信,杀人纵火,都和她无关。

赵景予往后靠在椅背上,闭了眼睛,似是假寐。

赵成站在那里不说话,却也不退出去,这么多年了,他早已知道赵景予的性子。

他这样,那就说明他是遇到了什么难以抉择的事。

足足过了十来分钟,赵景予方才睁开眼,他将面前的一沓东西重又放回牛皮纸袋中,递给赵成:“好好放起来吧,这些事,就不要再提了。”

赵成应下,接过袋子。

“找个时间,去和那个姜小七见一面,如果她想要离开那个圈子,帮她一把,还有,给她一笔钱,话说的好听一点,别伤了她。”

赵景予想,他大约是被自己妻子给耳濡目染的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年轻时棱角都磨了下去,人也变的柔和了很多。

也是,家里上上下下一片和.谐,佣人们都是从前的老人,心甘情愿从北京跟到郾城来,个个都是一心一意的跟着赵家,这样的氛围内,人又怎么会一点触动和变化都没有?

若非如此,他若还是从前那样的性子,大约这个姜小七,现如今已经在这世上消失了。

可赵成还未曾去抽空见姜小七。

岑安却与宁安一起,先见到了她。

那时,姜小七已经准备去临市傅战声所说的那个新的会所任职,郾城的一切都收拾妥当了,崔琳不想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而且,她这段时间遇到了心仪的男人,正是打的火热,更舍不得走。

姜小七干脆把公寓留给了崔琳,她的房间也保留了下来,商议好不再让新的租客搬进来。

小七又交了一整年的房租,行李全都打包完毕,只等着搬家公司过来,帮她搬走。

赵宁安出现的时候,小七愣了很久,方才将面前这个明快漂亮的少女和昔日那个娇憨可爱,又带着婴儿肥的小姑娘,联系在一起。

“是你啊。”

她想起是宁安,就不由自主的笑了。

原就生的漂亮极致的女孩儿,笑起来更是灿若玫瑰,而她赤子心性,面对不讨厌并且算是喜欢的人,更是笑的真挚。

岑安从前以为,苏岩那样漂亮美艳的,已经再找不出第二个,可如今见了姜小七,她也不由得在心里叹一声,这种模样的姑娘,也怨不得慕安铁了心的放不下。

这些日子,慕安被丈夫拘在家中不得自由,这孩子却梗着脖子不肯说一句软话,她几次去问,他都咬定了一句,他不会放弃姜小七。

这也是为什么,岑安会来见姜小七的缘故。

她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才会让慕安连任媛媛这样的好姑娘都要辜负。

“是我啊,多年不见了,小七姐姐,别来无恙?”

赵宁安伸出手来,笑容满满。

小七迟疑了一下,却还是伸出手去,却只是蜻蜓点水的碰了一下,就飞快的移开了。

她骨子里,还是介意自己的身份的。

她担心,宁安会嫌她不干净。

“小七姐姐,这是我妈妈。”

小七却并不介意,直接将岑安介绍给了姜小七。

小七一愣,宁安的妈妈,不就是慕安的……妈妈?

她,为什么要来见她?

脑子里飞快的转,却依旧是乱糟糟的,只是茫然的点头,打招呼,却是渐渐的紧张起来,紧张到话都不知道如何去说了。

她这般模样,岑安却觉得有些抱歉了,自己这样莽撞的找来,也怨不得人家紧张成了这样子——

题外话——见父母喽,不过小七嫁豪门这种事

,是不会发生的……暂时不想这么狗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