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47章 当面给赵家难堪

她必须,必须要让慕安看清楚姜小七到底是个多肮脏下贱的女人,若是他执意和她扯上关系,那么毁掉的,就是他的锦绣前程和赵家所有的名声!

一个全郾城都知道的婊.子,再想攀附赵慕安,任媛媛想,赵景予怕是会头一个要了她的命峻!

她打定了主意,倒是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哭声停住,任媛媛抹了眼泪,先把徐老爷子和舅舅一行打发走,这才叫了任太太上楼回去自己的房间,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和盘讲了出来。

“妈,发生这样的事,还不是因为外面的女人太贱,慕安这样单纯清冷的性子,怎么可能主动找那些女人?鲫”

任太太也点头:“这倒是,慕安不是那样的人。”

“依我说,这些话,我一个小辈不好和赵伯母说,倒是您,私底下也该约了赵伯母出去喝喝茶……”

任媛媛并未说的很透彻,任太太却是立时明白了过来。

媛媛若是出面,慕安想必会恼羞成怒更不喜媛媛,若是他自个儿母亲教训他,难道他还不听吗?

再者说,若是赵家人知道了自家儿子和个出来卖的女人纠缠不清,哪里还用他们来出面,赵景予那样爱面子的人,大约分分钟就把那贱人给干脆利落的解决了吧。

“唉,慕安这孩子,我一向都觉得他懂事又让人省心,谁想到竟是被个下贱女人给蒙蔽了,我这做长辈的,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踏上歧途,少不得要去做个坏人了!”

任太太摸了摸女儿的头发,唇角一扬,缓声说着,可心里,却是不免生出了几分的幸灾乐祸来。

这整个郾城的女人,谁不羡慕岑安?

赵景予这样的男人,却偏偏对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里一样的疼,外面的花花绿绿竟是看都不多看一眼,可这岑安,却又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又是小家小户的出身,在她们这些名媛太太眼里,多少就觉得不够淑女。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紧?人家的日子照旧过的没有一点烦恼。

丈夫疼爱,女儿活泼,儿子又这般的英俊优秀,不知多少人羡慕的牙根都酸了。

任太太嘴上不肯承认,心里却没少嫉恨。

这一次,他们儿子挑出这样的事儿来,她倒是要好好看一看,那岑安还怎么有脸在郾城混了!

任媛媛唇角微抿,笑的仪态万千:“只是希望赵伯母不要生气的好,虽然我们是一片好心,可这样的事儿,说出去怎么也有些丢人呢。”

“谁说不是呢。”

任太太心里一时欢喜一时又难受,说到底,赵家丢脸,她们任家也吃亏不是?

毕竟,慕安可是媛媛的未婚妻呢。

******************************************************************

小七一夜没睡好,上午就又补了眠,却不料这一觉睡的沉,午饭也错过了,睁开眼只感觉外面太阳昏黄黄的,看了时间不由得讶异,都下午五点了……

手机上好多个未接电话,自然都是赵慕安的。

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有那样神奇的力量,要你只是看着他的名字,心里就能甜蜜到泛滥的地步来。

小七躺在床上,头发散着,懒懒的不想起来,就那样给他回电话。

那端只是响了一下,立时就接了起来。

想必他一直都在关注着手机吧。

“怎么不接电话?在干什么?”

他温声的询问,醇厚悦耳的声音沿着听筒传过来,只让人感觉仿佛是羽毛抚着她的耳廓一般,酥麻的让人不由得身上发颤。

“我刚睡醒,还在床上躺着呢……”

小七的声音还带着一点惺忪,却格外的柔软动人。

赵慕安不由得轻笑,合上笔电走到窗子前,拉开窗帘,夕阳涌进来,暖暖的舒服。

他忍不住的抬手去触那金色的阳光:“那你赶紧起来梳洗一下,我等下过去接你吃饭。”

“嗯。”

她的声音

轻轻的,小女孩儿一样透着浓浓鼻音,赵慕安觉得自己的心软的几乎滴出水来,好一会儿,他才轻轻开口:“那我先挂了?”

“好,待会儿见。”

他的笑容更盛了,“好,待会儿见。”

说完了,彼此却都没有挂断电话,只是静默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不知多久,那夕阳也沉了下来,赵慕安这才开口:“小七,你有什么愿望吗?”

小七翻了翻身,换了一个更舒服的睡姿,屋子外,崔琳起了床,正在洗漱,窸窸窣窣的声音传进来,却更显得此刻岁月静好的安稳。

她不知觉的眼底就有了笑容:“我从小就听同学说,迪士尼乐园特别的好玩,可惜我一次都没有去过。”

“你都是大人了,还想去小孩子的地方啊?”

“或许是因为自小,就没有开心的玩耍过的缘故吧。”

赵慕安没有再说话,心里却酸酸的难受,他的小七,这么好的小七,却有着那样惨痛的人生过往……

他想给她最好的,把他的整个世界都捧给她……

“我要起来洗澡了,挂了啊。”

小七的声音传来,他轻轻应了一声,等着她挂了电话,这才放下手机。

出了书房,去盥洗室洗了澡,换了干净衣服出来下楼,正要出门去,却被管家给叫住了。

管家低着头,不敢抬起头看他,声音也有些发颤:“少爷,先生让您现在立刻去书房一趟。”

赵慕安不由得抬腕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小七这会儿一定在等着她。

“我有很要紧的事要出去一下……”

“少爷,先生很生气,您现在必须过去一趟了。”

“伯伯,您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赵慕安不由得有些吃惊,什么事能惊动的父亲都动了大怒?

“少爷,我只知道下午时候,任太太过来拜访先生太太了,这才刚离开半个小时。”

赵慕安到此时倒是定下心来,如果任家说穿了,那正好他也给家里人摊牌。

原本,还想再等等荀况查回来消息之后再说,如今看来,倒是得提前了。

“那好,我这就过去。”

赵慕安打发了管家,原想给小七发一条简讯,却又怕她胡思乱想,干脆决定,等见完父亲之后再去见她。

给她发了一条简讯,说是临时有事,要她稍等一会儿。

小七只回了一个‘好’字。

赵慕安转身复又上楼,去了二层赵景予的书房。

敲门之后,父亲的声音有些低沉威仪的传来,赵慕安推开门进去,这才讶异的发现母亲也在书房里坐着,不知怎么了,正低着头抹眼泪,而父亲坐在母亲的身边,正一手揽着她,轻声的劝着。

“妈,您这是怎么了?”

赵慕安甚少看到母亲掉眼泪,也是因为母亲的日子,真算得上是毫无烦恼了,也是因此,他才有些慌乱无措起来。

他和妹妹都与母亲的感情极好,他虽然性子疏冷,但对母亲心里还是亲近的,只是不会像妹妹那样,整日爱腻歪着撒娇罢了。

岑安却只是掉眼泪,扭过身子不肯理他。

赵景予却冷了脸,“你还有脸问,让人家闹到家里来,当着面给你母亲难堪!”

“爸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赵慕安心知必定和任家有关,只是,他此刻却不好贸然开口,毕竟,还不知道任太太到底说了什么,把母亲给气成这样子。

“发生什么事?你若是不喜欢任家那位,你就光明正大的去分手退婚,你既然一日是人家的未婚妻,那就该立身端正,别做什么丢人现眼的事让人家拿到你的把柄!”

赵景予是真的很生气,他对慕安向来放心,从不多管他的事。

也许就是手放的太松了,对他太放心了,这孩子才‘一鸣惊人’,直接做了这样让赵家没脸的事来!——

题外话——任家这一招,很粗糙,但很有效,是吗?

赵景予定然会阻止儿子的,那么任家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小剧场已经发在微博上了,希望大家有月票的还能投一些给猪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