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43章 这半年,赵慕安是姜小七唯一的客人(第一更)

他不爱她,所以,可以不留情面的直接控诉,他不爱她,所以连丁点的尊严都不留给她。

可她,却偏偏还是舍不得峻。

想要理由是吗?

“慕安,我不明白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第一,我从来不知道姜小七差点被人玷污的事,第二,我和蓉蓉我们几个经常去那一条长街散步,因为那里种满了香樟和玉兰,开花的时候很漂亮,学校的女生也经常去拍照,只是你不知道罢了。第三,我和姜小七是闹过那一次别扭,但是气头上说了那样的话,转眼我就已经忘记了,再说了,那时候年少无知,和那个男生也根本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关系,我会因为那样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对姜小七做那样无耻泯灭良知的事情?慕安,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是最清楚的一个?”

她说到最后,眼圈却已经微微的红了,只是强忍着不肯哭出来,那样一副委屈至极却又强忍着委屈的样子,真是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也要动容鲫。

赵慕安脸上紧绷冷硬的神色似乎稍稍松懈了一点,“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确实很清楚,但是和你在一起之前,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却并不清楚。”

“慕安,你不信我?你宁愿相信姜小七的一面之词,不愿意相信我的话?”

她的眼泪,终究还是缓缓的落了下来,任媛媛很少会哭,她的哭泣,也经常是为了那些遭受苦难或者生活挫折的弱者,这好像是为数不多的一次,她因为赵慕安而掉眼泪。

“并非如此,我会把事情弄个清楚明白,若冤枉了你,我自会代她给你道歉……”

“代她道歉?”任媛媛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心,能疼成这样的地步,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仿佛已经被千刀万剐了,可她却还活着,活生生的承受着那疼。

“你把她看作什么人?慕安,你又用什么身份代她向我道歉?为什么这样的话听着,好像我才是外人?”

任媛媛捂住嘴,再也忍不住的哭出声来。

赵慕安看着她哭起来,到底心中有些不忍:“你不要哭了,先回家去,事情总能水落石出,若她当真冤枉你,我也不会坐视不理。”

他站起身,见她依旧坐着哀哀哭泣,不由得蹙眉:“媛媛。”

他的语气,任何一丝细微的变化,她都能分辨出来里面的任何情绪。

她知道,若她再这样哭闹下去,他只会厌烦,对她,没有丁点的好处,不如就这样委屈的咽下这口气,等到事情了结,他才会对自己更加的心疼。

任媛媛打定主意,死死忍了哭泣,可那强忍眼泪的委屈,却仿佛更加的让人心疼,赵慕安瞧着她此刻鼻头通红的样子,狼狈又可怜,到底还是叹了一声:“我先送你回去吧。”

“我开车了。”

任媛媛抽抽鼻子,摇了摇头,“我自己回去就可以。”

她怎么会不想让他送,可这一会儿,她更想一个人静一静。

事情发展的,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期和想象,她需要时间,来绸缪和安排一切,必须要步步谨慎,不能有丝毫的错漏,因为原本,她在他心中的位子,就没有那样的重要。

赵慕安瞧着她低头缓缓走出去,有那么一个瞬间,他仿佛是有些懊悔了,怎么说,她是他的未婚妻,他这样直截了当的质问,她到底还是觉得委屈了吧。

可赵慕安到底还是没有追上去,也许,在他的潜意识中,任媛媛,终究还是在他心中无足轻重的吧。

他或许,当年根本就不该和她在一起,曾经想过,既然这辈子都找不到喜欢的人,那就这样将就好了,可他再次遇到姜小七之后,他方才顿悟,这世上的感情,最是不能将就。

任媛媛哭成这样,他却心硬如铁,姜小七的丁点委屈,他都不能容忍。

并非他天生冷漠,只是遇到的那个人,不是她罢了。

姜小七晚上化好妆换了衣服和崔琳一起去夜色,快到夜色大门处的时候,崔琳东张西望的,还嘀咕了一句:“怎么那天那个帅哥不来了啊。”

姜小七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个撞出来的大包已经不怎么明显了,她梳了刘海遮挡住,就几乎看不到了。

崔琳还很失望的样子呢,姜小七的心里,却也不是风过无痕。

待到

去了夜色,经理那边立时就眉开眼笑的迎了过来:“小七,你遇到贵人了。”

“怎么了?”

经理故作神秘的样子笑道:“有位客人,包了你这半年的台,你以后啊,只要伺候好那一位客人就行了。”

“什么客人啊,这么大手笔!”

崔琳都叹了一声,姜小七是个红人儿,陪酒的价格可是不菲呢。

“喏,在那边等着你呢,去吧。”

经理推了小七一下:“还长的很不赖呢。”

小七原本心里就已经有了眉目,听得经理这样说,更是料定了是他,果不其然,她辅一走过去,就看到了赵慕安正襟危坐的端坐在那里,安静的看着她。

夜色大厅里的灯光有些昏暗迷离,他的脸容瞧的并不是那么清楚,可只是那样一个轮廓,就让人觉得仿若玉山将倾一样的出尘和遗世独立。

这喧嚣和他是无关的,靡丽沉沦,和他也是无关的,纵然他身在这其中,却也似隔离开了一个新的世界一般。

小七深呼吸了几次,方才要自己换上得体的笑容,缓步过去。

她今晚穿的两件式套装,上面是小而贴身的无袖针织短上衣,露出一截纤细腰肢和圆润可爱的小小肚脐,而下面,却是鱼尾式的及膝包臀裙,搭配尖头的高跟鞋,女人味十足。

她走近,带来若有似无的香,赵慕安的眉毛却是渐渐皱紧了起来。

“赵先生。”

她宛若对待来夜色的每一个客人一样,露出淡淡的笑来,只是那淡淡之下,却又透着甚少流露的妩媚。

赵慕安的目光只是在她细的几乎一握的腰上一闪,随即却是将自己的西装递给了她:“把衣服披上。”

小七一愣,转而却是听话的接过了他的衣服披在了自己身上。

他出了钱,是她的客人,那么她自然会乖巧的言听计从。

赵慕安看她披了自己的外衣,将那玲珑妖娆的身段遮住了,他方才觉得刚才那有些不适的感觉,一点点的消散了开来。

“要喝一杯吗?”

小七见他不说话,主动开了口。

“我们出去走一走吧。”

她下意识的摇头:“我不出台的。”

是了,她从来都只是在夜色里上班,绝不会陪任何客人出去。

“只是走一走,我待会儿送你回来。”

他坚持,眸子温润如玉,小七想要拒绝的话,就怎么都没法说出口了。

明明知道,不该和他有太多的牵扯,明明知道,与他保持越来越远的距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可却仿佛,每走一步,都带着身不由己。

“慕安。”

她轻轻叹了一声:“别这样好吗?不要再来了,好吗?”

“好啊,你离开这里,不再回来上班,我自然就不再来。”

“慕安,你要我说多少遍?”

“可我只知道让我看着你继续在这种地方待下去,我做不到。”

“若你未婚妻知道了怎么办?”

“我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来插手。”

“未婚妻也是别人吗?”

“小七……”

“赵慕安,你花了钱,我就把你当客人应酬,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小七的容色淡了下来,她望着他,就仿佛他是她的每一个恩客一般,她是热的,却也是冷的,那冷,是浸透在了她的骨子里的。

两人一时之间都沉默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夜色里忽然热闹了起来,不远处起了喧嚣,却听那男人,口口声声喊着小七的名字——

题外话——我感觉真的要写不下去了,太凄凉了,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