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42章 他不爱她,所以才可以毫不留情的伤害她

任媛媛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太阳穴那里仿佛被扎入了一根铁钉一样,疼的锥心。

她不由得抬手按住太阳穴,重重压了几下,可那眩晕的感觉却还是没有退去。

姜小七,怎么会是姜小七峻!

她就这么阴魂不散,十年了,为什么还要缠着她的慕安鲫!

任媛媛翻来覆去的看这那几张照片,最初还只是面对面的站着,接下来却有慕安抓住她手臂的,再然后,却是慕安抱着她,那么紧。

任媛媛只觉得锥心的冷意袭遍了全身,她手脚冰凉,呆呆的坐在车厢里,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好像是做了一场梦,到了醒来的时候,却不愿意醒来。

因为那梦,实在太美太美。

可直到这一刻,她才顿悟,原来她一直都不能有百分百的安全感是因为什么,一直到订婚了,她却还是觉得不能彻底安心,又是因为什么。

这么多年来,她其实一直都在害怕,害怕那个人,再一次的出现。

只是她自己,竟然都不知道。

手指僵硬而又冰冷,几乎是僵直的,将那些来往的微信尽数删除掉,却把照片存在了她一个加密的邮箱中。

赵慕安为什么忽然要见她?还是在见了姜小七之后?

任媛媛细细的将所有过往都捋了一遍,她和姜小七的恩怨——

十年前,她和蓉蓉一起去大排档,打过她一个耳光。

后来,她气未能平,找了小混混去恐吓姜小七。

最后一次,就是大排档的纵火案。

姜小七不可能知道火是她放的,这么多年了,人证物证早就无处可寻,当年被她雇佣放火的人,她早就给了足够的钱打发了,如今更是早不知道去了哪里。

而她打姜小七耳光的事,当年也已经被赵宁安给捅了出来,那么,只有那一桩。

任媛媛细细的想,最可能的就是那一夜,姜小七看到了她,毕竟,她是真的在那一条街上出现过。

任媛媛安静的坐了十分钟,方才缓缓拨通了一个电话。

她走进餐厅的时候,步子放慢了下来。

赵慕安就坐在餐厅最里面靠窗的角落里,他穿一件白色的衬衫,闲漠的安静坐在那里,面前有一杯咖啡,他偶尔会端起来喝一口。

而更多的时间,他的目光投向窗子外,秋日的阳光洒下来,把他的黑发都染成了金色,任媛媛只觉得心越缩越紧,竟是忍不住的想要落泪。

他没有看到她,就那样安安静静的坐着,不知你们还记不记得日本的电影《情书》,柏原崇被誉为世纪末最后一个美少年,可任媛媛却觉得,赵慕安比他还要美好。

她心里酸的在哆嗦个不住,他抱着姜小七的照片,来来回回的在她脑海里晃动,她快要被嫉妒的疯了。

怎么能就这样把他拱手让人?

这么多年了,纵然她抢了她的人,可是,她的青春,她的年华,她的时光,她的奉献又算什么?

就算没有她,姜小七你配得上慕安吗?

你那样的出身,你犯下的罪行,赵家可能接受你吗?

她没有错,她只是在拼力追求她的幸福和所爱而已,她没有错,错的是命运,是命运的弄巧成拙。

这世上没有人,会把攥在手心里的珍宝,拱手让人。

没有人。

任媛媛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脸上所有负面的情绪全都掩饰下去,换上最璀璨的笑容,缓缓向赵慕安走去。

“慕安。”

她对他嫣然一笑,倾身坐下来,赵慕安只是微微颔首:“喝点什么?”

任媛媛微微偏了头,“嗯……还是喝果汁吧。”

赵慕安叫来侍应生,点了果汁。

“怎么忽然想起约我出来吃饭了?我都以为你忙的把我忘记了。”

似嗔非嗔的抱怨,声调柔和一如往昔,多少男生倾慕她,可真是完美的天使。

可赵慕安满心

里所想的,却全都是小七的那些话。

他私底下找了人在暗查那件事,而任媛媛这边,他却是要亲口问一问。

他可以容许身边的人犯错,人,孰能无错?

可她不能允许,犯了错却死不承认。

赵慕安微微垂了眼帘,有一下没一下的搅拌着早已冷透的咖啡:“今天没事儿,想和你聊聊天。”

来了。

任媛媛只觉得心头重重的一缩,却依旧是面色不改,甜甜一笑道:“想聊什么,今日我定然奉陪到底。”

“我见到姜小七了。”

他忽然抬头,那一向清俊的容颜骤然的肃了起来,而那总是渺无波澜的双瞳,竟是一瞬间就绽出了凌厉的光芒,直直的望向坐在她对面的任媛媛。

若她毫无防备,怕是要被他这突然的一句,弄的惊慌失措,露出马脚。

可她早已做了心理准备,只是,饶是如此,她也禁不住的心脏砰砰乱跳了几下,却强撑着,让脸上的笑意,一点点的淡了下去。

“算起来,也有十年了吧。”

她的目光缓缓飘远,似乎是沉浸在回忆和往事之中,单手托了腮,微微的眯着眼,呢喃:“说来,当年她被送去少管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也不知道这些年……”

“她过的很不好。”

赵慕安简短的几个字,就打断了任媛媛的追忆。

她的脸上就流淌出同情和悲悯的神色来,这样的神色,出国这六年,他不知道看了多少次,早已烂熟于心了。

却没有一次,像这一次这样,感觉这么的刺眼。

“慕安,你是不是想要帮她?”任媛媛定定的看着他,神色温柔至极:“若你想要帮她,也算我一份,毕竟,我和宁安当年,都很喜欢去她家里吃饭,也算是相熟。”

她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的诚挚认真,有那么一个瞬间,赵慕安的心中甚至升起了疑惑,是不是,小七她自己也记错了?

毕竟,这么多年了……

一个人如果做过那样的亏心事,在他提起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还可以这样淡定和若无其事吗?

若非她是真的城府极深,那么就是根本只是子虚乌有。

他心里存了犹疑,可嘴上却已经问了出来:“你说宁安和她相熟,我相信,但是你,和她之间,是有过恩怨的吧?”

任媛媛无法形容她此刻心里的滋味,是,她是曾经做了对不起姜小七的事情,可是,赵慕安如今是她的未婚夫啊。

因为别的女人一句话,他就直接来质问她了,这七年来,她到底算什么?

就算是养一条狗,跟在他身边七年,也总有了感情!

放在膝上的手指,已经紧攥到快要把掌心戳破,她不知道她怎么才能控制住自己心底翻涌的委屈和愤怒,没让自己立时爆发出来。

“当时年少无知,是曾经和她有过几句口角,可是,那也不过是小孩子斗嘴一样,我何至于还念念不忘呢?”

“但是小七说,她差点被三个混混侵犯那一夜,她看到了你。”

赵慕安不等她开口,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第一,那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学校早已放学,你不可能一个人出现在那一条偏僻的街上,你家人也不允许。第二,那条街在我们学校后面,旁边就是小七所念的民办中学,学校很乱,我们学校的女生从来不去那里。第三,宁安曾经和我说过,你因为当时的男朋友打了小七一个耳光,而小七也回击了,你当时恼羞成怒,放话让她等着。”

赵慕安说完,目光定定的凝注在任媛媛的脸上:“你让我怎么信服,那夜的事和你无关?”

任媛媛心里一片的冰凉,失望到了极致,委屈到了极致,反而整个人格外的清醒理智下来。

他不爱她,所以,可以不留情面的直接控诉,他不爱她,所以连丁点的尊严都不留给她——

题外话——慕安啊,你的心不能偏成这样子啊是不是~~~

昨天好不容易涨了一点月票,话说,为什么我被你们虐的这么惨?一日天堂一日地狱的,要得心脏病了都……

祈祷今天不要是下地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