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38章 姜小七,不要哭,我相信你……

任媛媛只是捂着脸,歪在沙发上哭个不住。

任母却站起身,有些焦躁的踱着步:“赵慕安可不能没良心,我好好一个大姑娘跟了他七年了,他可不能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不行,我得上赵家问个清楚,总不能就这样一直拖着,依我说,你干脆……”

任母眼睛忽地一亮,一把抓住女儿的手:“媛媛,你不如要个孩子吧,有了孩子,赵家难道还不要你进门吗?”

任媛媛的哭声一滞,转而却是一下推开母亲的手;“您要我做这样的事?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要用孩子来逼迫慕安娶我?我丢不起这样的脸!鲫”

“丢脸?丢脸重要,还是嫁进赵家重要?我这是给你出主意呢!”

任母恨铁不成钢的跺脚。

任媛媛不想听她念下去,干脆起身上楼。

任母恨的直拍桌子:“榆木疙瘩,我看你就是被那些破规矩给套牢了,什么淑女,什么贤良淑德,都是狗屁,嫁不进去,全是白搭!”

任媛媛进了卧室,把自己扔在床上,复又大哭了一场。

哭过之后,想要给赵慕安打一个电话,好好问问清楚,他是不是真的丁点都不爱她,是不是完全没办法喜欢上爱她。

如果他说是,她立刻就分手,立刻就退婚,她委屈了这么多年,也够了。

拨出去他号码那一刻,她却又飞快的摁断了。

还用问吗?

当你心中存了疑惑的时候,那个疑惑一定是真的。

她其实什么都知道,不是么?

难道,抢来的幸福,真的守不住?

任媛媛那一夜,又做了那个熟悉的噩梦。

梦里那个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孩子,空洞着一双眼睛望着她,不停的哀凄喊着:姐姐,姐姐,我好疼,我难受……

早晨起来,任媛媛只觉得头痛的厉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那高僧曾说,小孩子的怨灵最不好超度,难道念了这么久的往生咒,他还没有投胎转世?

如果被他缠一辈子,她不敢保证有一天她会不会在睡梦中把这个秘密给泄漏出去。

十年前的盛夏,她嫉恨之下,灵魂被魔鬼操控,用自己所有的零花钱,雇佣了一个混混儿去大排档纵火。

可是,可是她从未曾想过真的要他们一家死啊,她只是想要烧了大排档,让他们远远走开,永远不要回来,让那个姜小七,再也没有办法吸引慕安的注意力……

可是阴差阳错,她的目的达到了,可在大火下被吞噬掉的那两条无辜人命,却成了她数十年的困扰。

姜小七被抓走的时候,她几乎要吓死了,幸好她自己杀了养父,也担了她的罪名,不然要被抓走的岂不就是她任媛媛?她这一生,都要被毁了……

后来,她连着病了很久,直到那一个案子彻底的落幕,她才渐渐的回转过来。

姜小七,她已经是身在泥沼之中的人了,不在乎身上再多背负一些罪孽,而她,却不一样,她有着良好的出身,她自小就是个千金小姐,她的人生,怎么容得下这样的污点?

任媛媛下床,拿了手抄的往生咒出来,默默的又诵读了数十遍。

你快去投胎吧,不要再缠着我了,我并不是故意要害死你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任媛媛睁开眼睛,看到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一夜噩梦的煎熬,她看起来那样的憔悴,忍不住的抬起手,抚上眼睛下的青紫,想到这挥之不去的噩梦,想到慕安的冷漠……

她的路,到底该怎样走下去?

*******************************************************************

第四天晚上,赵慕安终于等到了姜小七的出现。

她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儿走在一起,穿了一条黑色的裙子,长发披散下来,脸上的妆不算浓,唇却抹的嫣红,她不怎么爱笑,和从前记忆里一样,冷冷淡淡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却不怎么抽,隔了许久,才慵懒的抬起手抽上一口。

纤细的女士香烟,在她胭脂色的唇间轻轻含着,烟雾袅娜之间,她的目光若有似无的看过来,却

又飘渺的散去。

却隐隐的,仿佛有淡漠的一丝笑,滑过。

她走过他的身边,未停脚步。

她身畔的女孩子好奇的看着他,还伸手拽了她的手臂,示意她也看。

她却只是目光看着前方,嫣红的唇,一点点冷淡成冷凝的弧线。

她走过去,身上的香,却久久不散。

他却仿佛又看到了十年前那个细瘦高挑的少女,单脚踩在落叶上,抬头望着天幕,抽一口烟的样子。

“姜小七。”

他终于还是开口叫住了她。

她没回应,她身边的女孩儿却是好奇不已,一个劲儿的回头看她。

“姜小七。”

他的声音更高了一点,她终于停了步子。

崔琳拉一拉她的衣袖:“小七,那男人是谁呀,可真好看。”

姜小七对崔琳一笑:“你先进去吧,我待会儿去找你。”

崔琳了悟的点点头,却又多看了赵慕安几眼,这才转身离开,这样好看的男人,小七怎么不理人家,若有这样的人看上她……

唉,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她这样子,十次有八次都没人理会,要不是和小七关系好,在夜色早就混不下去了。

“先生,您要找乐子的话,里面请,我若是没有其他客人,自然也能去伺候先生您。”

姜小七身材高挑,又穿了高跟鞋,站在赵慕安面前,竟是不相上下的样子,她平视着他,唇角的笑,是职业的冷漠。

“姜小七,你不要在去这里了!”

赵慕安似乎有些恼了,眉毛紧紧的皱着,他伸手一指夜色偌大的招牌,另一手拽了她的手臂就要把她往车子上拉。

“先生……”

“你知道我是赵慕安!”

赵慕安狠狠咬牙,眸色在深邃的夜里,像是狂躁的兽,姜小七,她是姜小七,既然她是,他绝不能容忍她再继续留在这里!

姜小七坠着身子不肯跟他走,挑了唇角冷笑:“可真是好笑,我上班也碍了您的眼了?您凭什么管我?!给我放手!”

“姜小七!”

赵慕安气急,却又怕再用力会伤到她,直恨得磨牙:“你就这么愿意自甘堕落!”

“我堕落我的,干卿何事?”

小七脸上的冷笑带了讽刺:“我劝你还是放手,省的惹了一身***,您这样尊贵的身份……”

“姜小七!我相信你。”

他的声音忽然就低了下来,姜小七一愣,他却又望着她漂亮的眼睛,喃喃重复了一句:“姜小七,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没有放火,我相信你。”

她像是傻了,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他,有大颗的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掉下来,渐渐的,把她的妆容都冲的乱七八糟了。

她却不能发出声音来,只是哭的全身颤抖,却仍是发泄不出来,整个人抖的厉害,渐渐的就再也站不住,只能被他攥着手臂,撑着身子。

“姜小七……”

他轻轻的叹,那叹息,像是一记重锤,忽然间就把她坚硬的心房给敲开了一道裂缝。

数十年的屈辱,忍受的冷嘲热讽和异样的目光,履历上永远抹不去的肮脏的一笔,被彻底毁掉的人生。

她咬着牙,全都熬过来了,却偏生他一句话,她泪如雨下。

十年了,这是第一次,她从别人口中真真切切的听到一句:我相信你。

她哭的整个人都几乎瘫软了,他更紧的抱住了她,却只是抱着。

她知道,他自小就是这样的正人君子,他们是多么格格不入的两个人啊,可她却偏偏的喜欢上了他。

“别哭,小七,别哭了。”他不知道她这些年怎么过的,可他知道,她定然吃了很多的苦头,而从今以后,他不会再让她吃苦了——

题外话——求月票啊,唉,我很忐忑,我也知道小七的背景太差,我也不想狗血的给她一个优渥的出身,但是我想,赵禽兽和岑安这样的父母,不会轻视小七的

,绝不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