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36章 赵慕安你信不信我?我没有放火,你信不信我?

大排档失火没多久,案子结了,立刻就被推成平地改建成了茶餐厅,所有的证据都损毁消失,吴警官一个普通的民警,又能怎样?

他有这份心思,小七已经很感激了峻。

“小七啊,听叔叔一句话,算了吧,这么多年了,查不出来了,大家也忘记了这事了,你安安心心的啊,过你的日子吧……”

可她怎么能忘记呢?

她永远都不能忘,亲近她的幼弟,被烧成了焦炭,她不敢去想,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残酷的煎熬方才咽下那口气。

她怎么能算了呢鲫?

挂断了电话,小七再也没有心思看书,胡乱收拾了东西,有些茫然的向外走去。

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那些陈年往事,怎么都不能平静下来,出门的时候,更是晕头转向的,竟是没等到门开就直接往那玻璃上撞了去。

“小心!”

赵慕安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拉回来,小七还是懵然无知的样子,只是呆呆的站着,动也不动。

“没事儿吧?”

赵慕安这才看清楚,面前站着的女孩儿是谁。

褪去了浓妆,换了素服,却和记忆里那一抹淡淡的影子越来越重叠了。

“姜小七?”

他伸出手,在她眼前轻轻晃了晃。

小七回过神来,一眼看到是他,她忽然失控了,伸手抓紧他的手臂,不停呢喃:“赵慕安,你信吗?十年前的火不是我放的,继母和幼弟不是被我害死的,你信吗?你信吗?”

她仓皇之下,竟是直接喊出了他的名字。

原来,她早已知道了他是他。

“姜小七……”

赵慕安轻轻喃出她的名字,却已经失控的抬起手,握住了她细弱的手腕。

可她忽然回过神来,一下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低下头,长睫遮住眼底潋滟的光芒:“对不起,我认错了人……”

她转身就向门外冲去,赵慕安原地站了三秒钟,却也跟着追了出去。

图书馆外是一个小小的广场,只有中央一个喷泉花园,其余都是空地,人并不多,可小七却不见了。

赵慕安四处的找,阳光下,他渐渐的出了一头一脸的细汗,他到处走,他喊她的名字:姜小七,姜小七。

一声又一声。

小七躲在喷泉边的假山后面,蹲下来,将自己藏在那假山的凹处,她狠狠的咬住手背,哭的近乎抽噎了,却没有一丝儿的声音。

她想,她永远都无法忘记,她被带走那一天,人群中赵慕安的脸上,那嫌恶的神色。

她是骄傲的,可她所有的自卑,都给了当年那个少年。

更何况,他已经有了未婚妻任媛媛。

姜小七纵然再怎样在乎一个男人,却也不会去做小三,哪怕任媛媛这个女人,曾经对她做过那样不堪的事,可她就是要报复,也要报复的堂堂正正。

她知道,如果此时她对赵慕安说出十年前那一夜的内幕,赵慕安这样的性子,定然不会轻易揭过,可她却并不想对他说……

尤其看到他这样找她,喊她的名字,她仿佛就更不能说出口。

如果他彻底的忘记了她,该有多好?

至少,她不会觉得自己这么肮脏,这么丢脸。

他喊她名字的声音,渐渐的远去了,姜小七又一个人蹲了很久,方才走出去。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她有些迷茫的抬头看着如血天幕,有的时候,并非没有心灰意冷过,可却总还是含着血泪熬过去,告诉自己,熬过去吧,熬过去就好了。

可是,真的会好起来吗?

小七晚上不想去夜场,想要请个假,她状态不好,也没有一丁点应酬的心情,可经理却不答应,死活的哀求她,她的老客户来了,点着名要见小七,做生意的,谁愿意得罪客人?

小七也不是不知道,多少姐妹生理期还要去出台,加了冰的酒一杯一杯的灌下去,完全不把身体当回事儿,可这其中,又有多少的身不由己?

勉强应付了一会儿,小七觉得头疼的厉害,借口去洗手间,出来走廊窗子那里透风。

极远处的天幕下,黑色宾利车子缓缓停下来,有保镖谨慎的上前打开车门,小七看到一个身材并不怎么高大的男人,缓缓从车子里走出来。

只是初秋的天气,他却已经穿了厚重的大衣,刚一下车,就握拳重重咳嗽了一声,然后,似感应到了她在看他一样,一双鹰一样的眼眸立时就望了过来。

小七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连连往后退了两步。

傅战声收回目光,缓步向前,保镖和助理立时在他左右跟上,寸步不离。

傅战声年近四十,却已是郾城黑.道的无冕之王,整个郾城的娱乐业,明面上看似都和他无关,实则幕后老板半数以上都是他,这么多年,他坐拥金山银山,却也仇家无数。

傅战声惜命,保镖从不离左右,哪怕是回去他戒备森严的别墅家中,也无有一刻放松警惕。

也是如此,这么多年,多少人想要他的命,他却还是好端端的活着,只是这身子,却自个儿不争气了。

傅战声又重重咳嗽了一声,微微侧首:“小七那丫头呢,叫她过来见我。”

“是。”身侧的人,立时应声,只一个眼神,自有人去请小七过来。

小七过来的时候,傅战声刚刚抽完一支雪茄,身边的人弯着腰耐着性子劝:“……您就少抽点烟,瞧瞧咳嗽又厉害了,郑医生的话,您又忘记了……”

“行了,抽支烟也要罗里吧嗦,个老东西。”

他话音不耐,可面上却是带着一分笑的,身边人也就松了一口气,一抬头,看到小七站在门口,笑容更盛了几分:“小七姑娘过来了?傅先生正等着你呢。”

小七对他微微颔首,往屋子里走了几步,站定:“傅先生。”

欢场上打滚儿的人,谁没听过傅先生的大名,可小七却没有过多的情绪外露,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又不希望成头牌,也不想坐稳一把交际花的椅子,自然没心思去考虑这些。

脚下的地毯有点软了,屋子里也格外的燥热一点,小七穿着裙子都觉得有些燥,那傅先生却只是摘了大衣,里面还穿着西装。

“坐吧。”傅战声指了指面前的椅子,小七走过去坐下来,年纪轻轻的,却仍是很淡定的样子。

可傅战声却一眼瞧到她眼睛微微的肿着,似是之前哭过了。

倒是有趣,他可从来没听人说起过,小七也会哭。

“受委屈了?”

小七摇头,这才定定看了面前男人一眼,他气质温润,醇和,乍一看就像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儒商一般,可小七却忘不了方才他那一眼,那乍然一现的凌厉,昭然若揭了这个男人有多么深的城府和可怕的过往。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见她,却知道自己从来没惹过什么大麻烦,这段时间也没人盯上她,因此倒也不怕。

听得他问,只是摇摇头道:“是我自己的一点私事,傅先生放心,我会处理好,不会带到工作中来的。”

“你来夜色多久了?”

傅战声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扣了一下,转了话题。

小七不用思量,脱口而出:“三年零67天。”

“这么清楚?”

当然清楚,她每一天都在盘算着,离开的日子是不是更近了。

“我直说了,有新开的一个场子,需要个人过去负责姑娘们这一块,你愿意过去吗?”

傅战声这话一出口,小七倒是愣住了。

她知道,她们这个圈子里的女孩子,最好的出路无非两条,一则找一个好男人从了良——可这实在太难太难,杜十娘那样的名妓都落得那样的下场,何况她们呢?

二则,就是从小姐升级为妈妈桑,自己不用再操皮肉生意,坐享其成就罢了,可这样的好事,多半也轮不到她们。

她不明白为什么傅战声会看上她,这样想着,看向傅战声的眸子里也有了疑惑——

题外话——傅战声是个很重要的男性角色,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男二,说实话,我并没有想好要给小七一个什么样的男二,因为

,小七是个有个性,又执拗的女孩子,她有着这样的过往,不会轻易动了情劫的。

好像大家都在骂慕安,连票票也不给我了,我一定要去老赵家控诉老禽兽!都是你儿子连累我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