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34章 我就是讨厌任媛媛,我才不叫她嫂子(万字加更完)

从始至终,都笑意盎然,赵家上下,都觉得这未来少夫人好,孙姨和岑安更是连连夸赞,唯独赵景予,并未搭腔峻。

“我先送你回去吧。”

上了车子,赵慕安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对任媛媛说道。

“慕安,你还有事吗?”

“嗯,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

“那晚上可以来家里陪我吃饭吗?爸爸妈妈都很想见你。鲫”

她拜访了赵家的双亲,按理,慕安也要回访才是。

虽然任家之于赵家算是高攀了,但是任家也不是小门小户,她的父母在郾城,也算是名流了。

赵慕安作为她的未婚夫,又是晚辈,更该把礼节做足才是。

“后天吧,后天我专程过去一趟,今日时间太急了。”

任媛媛有些失望,却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点点头。

车子发动,平稳的开出了一截,出了赵家的大门,任媛媛终于没忍住,问了一句:“宁安妹妹不是也回来了吗?今天怎么没见她?”

任媛媛实则是紧张的,但却也并未太放在心上,毕竟,那可是陈年往事了,都过去十年了,宁安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子,也未必会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可是,她这个未来的嫂子第一次登门,小姑子明明说回来了,却没有见人影,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而公婆连一句的解释都没有,任媛媛就觉得自己好像被轻视了一样。

只是想到未来婆婆那有些跳脱的性子,一丁点都不稳重,不由得也释然,这样的婆婆,才会教出这样没规矩的小姑子来。

任媛媛多少也从任母那里听来了一些有关岑安的事情,她一个打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千金小姐,实则是有些瞧不上赵家这样的暴发户的。

当然,如今的赵家在郾城,算是新贵中的新贵,但数年前在北京城的一切,却鲜少有人知道了,也因此,任媛媛才会这样以为。

“宁安她昨天刚下飞机,国内的几个闺蜜就把她接走了,昨晚喝的烂醉,现在还没起床呢,改天再见吧。”

赵慕安轻描淡写的一句解释,显然根本没觉得她来拜访赵家双亲,赵宁安在楼上睡大觉不是什么事儿似的。

任媛媛脸上的笑,就有些摇摇欲坠了。

赵宁安颇为受宠,尤其是赵景予,格外宠爱这个老来女,几乎是言听计从的地步了,而赵宁安小时候和她就不对付,任媛媛不由得咬了咬嘴唇,今日一趟拜访,她这般聪慧,多少也看出了门道。

婆婆性子跳脱也是好事,心思单纯的人,最好结交,而未来公公,却和传说中一样,最是城府深,老辣世故,倒是个棘手的,还有这个娇宠着长大的小姑子……

任媛媛不由得太阳穴跳了跳,原本以为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情,却不料,竟然刚一开始就不是个良好的开端。

可她却又不能在慕安面前表露出来。

慕安性子淡漠,却偏生对妹妹和母亲最是在意,谁都不能说她们一个字的不好,她更是知道这一点。

只得笑了笑,道:“宁安还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呢,那我改天再来找她好了。”

任媛媛就是这一点好,不像其他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一样,丁点不如意就要闹出天大的动静来。

赵慕安最是喜静,平素本来就不爱说话,生活中遇到麻烦和争执,总是避开,他这样的性子,也只能容下任媛媛这样大度和心胸宽广的。

若换做其他女生,怕是早已不知闹了多少次了。

其实交往这七年来,赵慕安不是没有提过分手,任媛媛真的很好,很完美,可是很遗憾,她填不满赵慕安的这一颗心。

可是每一次分手,后来都在同学甚至导师的不理解和狂轰滥炸中,重归于好。

他是个讨厌麻烦的人,宁愿接受和任媛媛在一起的死水一样的宁静,也不愿被打扰。

感情中,一方陷的太深,总会失衡,这个道理谁都懂得,可能彻底解脱出来的人,却真的很少很少。

任媛媛其实知道,赵慕安对她的感情中,爱情的成分很少很少,可她却也满足了。

总归这七

年,是她在他身边,总归他这个人,都已经属于了她。

她不求其他了。

这边赵慕安的车子刚一出去,二层就探出一颗毛绒绒的小脑袋来,宁安穿着宽大的睡袍,赤脚踩着拖鞋,懒散的伸了个懒腰,冲着楼下喊:“妈,哥哥走了吗?”

岑安一张脸就拉了下来:“你成什么样子?你嫂子第一天登门……”

“打住打住,什么嫂子?我哥哥还没结婚呢!”

宁安漫不经心的下楼来,直接靠在老爸肩上撒娇:“爸爸人家要吃麻辣鸡,水煮鱼……”

稀里哗啦报了一大串子菜名,都是川菜,赵景予丝毫不耐烦都没有,直接吩咐厨房去做,又摸了摸宁安的头发,一脸的宠溺。

岑安怒火又转到了老公头上:“都是你惯的!”

“宁安哪里说错了?慕安和任小姐不过是刚订婚罢了,这不还没结婚的吗?”

“是啊是啊,再说了,我以后大嫂不一定是谁呢,我现在喊了任媛媛,岂不是对未来大嫂不公平!”

“你乱说什么?哪能直接指名道姓的?”岑安气女儿这样不规矩,却也没办法,赵景予实在是护的太厉害了,完全都把宁安给宠坏了!

赵宁安瘪瘪嘴:“怎么啦,我不喜欢她也不行啊?要我给她叫嫂子,门都没有!”

“你——”

岑安真的有些生气了,坐在那里不再说话,不搭理这父女俩。

赵景予赶紧捅捅女儿,赵宁安却第一次任性的不肯过去道歉,岑安的眼圈终于忍不住的红了起来,赵景予这下也慌了,赶紧斥责女儿:“看你把妈妈气的,赶紧道歉!”

“妈……”

赵宁安最怕岑安来这一招了,她和哥哥都完全招架不住好吗?

老爸都怕这一招,更别提他们兄妹了!

“对不起嘛……”

“可是我真的不喜欢她啊……”

“你连人家都没见过,怎么就知道不喜欢?媛媛还给你带了礼物呢……”

“我才不稀罕呢!”

“你!赵宁安,你也太不懂事了,你都22岁了,人家媛媛就比你大两岁,你看看人家多懂事,多乖巧!”

“行啊,她懂事,她乖巧,那你让她做你女儿吧,反正我就是讨厌她!我不喜欢她!哥哥要是和她结婚,那我就再不回来了!”

其实赵宁安对任媛媛也只是不喜欢而已,并没到这样的地步,只是她性子被赵景予养的实在是太任性,岑安这样夸赞任媛媛,宁安就受不住了,才会说出这些胡言乱语来。

如果哥哥真的要娶任媛媛,她自然也得接受,哪里能因为一个外人,兄妹反目?

宁安才没这么傻。

她要真的不回家了,任媛媛不高兴死才怪!

“宁安。”

赵景予却发现了女儿的异样,她虽然娇惯任性,却并不是无理取闹的性子,今日这种种行为,都不正常,赵景予决定问个清楚。

“你说你讨厌任小姐,总得有个理由吧?告诉爸爸,让爸爸听听有没有道理。”

赵景予把女儿拉到身边坐下来,温声说道。

岑安也有些后悔刚才指责女儿太厉害,也顺势说道:“那你就告诉爸妈,到底媛媛怎么让你讨厌了?”

赵宁安低头,一下一下对着手指。

这个动作,简直和岑安一模一样,赵景予心都要化了,一把将女儿揽过来:“算了,不喜欢就不喜欢,总不能因为个外人,委屈我的宝贝女儿!”

赵宁安都要哭了,“爸……你这样娇惯我,我会嫁不出去的……”

“嫁不出去爸爸养你一辈子,难道我连个女儿都养不起!”

赵景予这话一出口,岑安又差点蹦起来,可赵宁安却已经开了口:“我小时候就认识任媛媛。”

“嗯,那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欺负过你?”

宁安摇摇头:“她没有欺负我,可我看见她欺负别的女生,她因为自己男朋友的事,带着女伴去

打那女生的耳光,可是没多久,她却成了哥哥的女朋友,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哥哥会忽然和她在一起,可我想起她打人的样子,就觉得心里膈应的慌,爸爸,你没见到那时候的任媛媛,真的,真的很讨厌!”

“你哥哥知道这些吗?”

宁安点点头:“哥哥是知道的。”

慕安知道,却仍是和任媛媛一步一步走到了今日,赵景予不由得蹙紧了眉,他是个开明的父亲,并不愿过多的干涉孩子的事情,可是如果这个女孩子真的不是表面看起来这样温和亲善的话,那就不行了。

他可以接受一个有缺点的儿媳妇,却不能接受一个伪装的完美的儿媳妇。

可是,宁安说的这些,也毕竟是十年前的事了,青春期叛逆,谁没犯过错?也许,任媛媛已经彻底改变了也未可知。

他总不能因为人家小时候打过架,就否认了这个人的全部吧?

说出去,赵家也要丢脸。

岑安显然也是这样想的:“宁安,你说的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媛媛还是个小孩子呢,谁没犯过错?你也和男生打过架呀?”

“那怎么一样啊!我是因为那男生欺负女孩子才揍他的,可她,却是因为自己男朋友夸了那女生一句,就去打人家耳光啊!”

赵宁安急的不行,她其实也知道自己想的太多了,连雪耳姐姐都说,人总会长大的,或许任媛媛现在就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儿呢?

可是不知怎么了,她就是没办法对她生出好感来。

哥哥和她感情好,有些话,也对她说过,她曾问哥哥,是不是很爱任媛媛,不然为什么要订婚。

哥哥却说,他总要结婚的,任媛媛很省心,他觉得那就这样吧。

这样的答案,显然说明了哥哥对任媛媛没什么感情,可饶是如此,她却还是把哥哥这个人给弄到手了,宁安总觉得不甘心,哥哥本来性子就冷,若是能找到一个心爱的女孩儿,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话越来越少,笑容也越来越少了。

宁安每每想到哥哥说那句话时无所谓,却又透着几分落寞的样子,心就疼的厉害。

她那时候年纪小,却记得很清楚,哥哥和她说过姜小七好几次,说起她的时候,眼睛里都带着笑,可是后来姜小七被抓走之后,哥哥突兀的病了一场,痊愈之后,却是性子更冷了,而且,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个名字——

题外话——记错时间了,是今天加更,不是明天加更,一万字奉上,继续求票票,绿茶婊毕竟不是天才,做不到滴水不漏,放心吧。

慕安会成长起来的,给他点时间,毕竟我们是旁观者,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慕安却一无所知呀,对不对?

理一理时间线,慕安小七认识时,慕安读高一,十四岁,小七十二岁,读初中,小七十二岁被抓走,慕安高三毕业十六岁时和任媛媛在一起,所以,他回国时,和小七分别十年,和任媛媛相恋七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