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29章 天堂,地狱

她想要缩回手去,却又觉得实在丢脸。

而就在这一刻赵慕安终于握住了她的手。

身后传来大片的惊呼,任媛媛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骤然的落回了肚中,她扬起脸,对他绽出大大的笑:“慕安……”

少女的笑,和着眼泪一起落下来,在这一刻,赵慕安竟也觉得,这个女孩子,称得上讨喜可爱了鲫。

从那以后,每天中午,他们都会一起吃饭,除此之外的交集并不多,可却并不否认,全校学生都自然而然的以为二人在恋爱。

就连老师也会打趣赵慕安,哎呀,这冰山王子终于动了凡心了。

陆承颢比慕安高两级,二人在一个学校念书,知道消息后,倒是很吃惊,慕安怎么会喜欢任媛媛这样的女生?

在她眼里,除了她的姐姐雪耳那样真正的大家闺秀和赵家妹妹宁安那样鬼灵精怪的可人儿之外,其他的女生,都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庸俗!

任媛媛也不例外,陆承颢觉得,她和那些每天只想着怎么打扮怎么引男生注意,怎么攀比的千金小姐,没什么两样。

可慕安喜欢,他也不能说什么不好的话。

只是宁安却是个例外。

她第一次和哥哥还有这个传说中的‘未来嫂子’一起吃饭的时候,那粉嫩嫩的小人儿,无辜的睁大了眼睛望着任媛媛,天真无邪的问了一句:“你不是有男朋友吗?为什么……”

宁安指了指自己哥哥,一脸的不解望着任媛媛。

任媛媛满脸热络的笑,当下就挂不住了,却还不能变脸,勉强撑着道:“宁安你怕是误会什么了吧……”

宁安歪着头,想了想,大眼眨巴:“不会呀,那一次你带着你的两个闺蜜去找姜小七,还打了她一耳光,说她抢了你的男朋友……难道是我记错了吗?”

赵慕安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任媛媛却已经满头大汗了,她委屈不已,又气又恨,却说不出辩解的话,怎么偏偏那件事被宁安给看到了?

这丫头又傻乎乎的直接说出来,慕安万一把她想成那种不讲道理又粗暴的女生怎么办?关键是怎么解释,那个男朋友的问题呢?

她哪里和那人交往过?不过是那男生一直都是她的死忠追求者,她之前一直苦追赵慕安不得,一时冲动才答应了他,却也不过是无聊而已,可后来那男生却几次在她面前夸姜小七,她不喜欢那男生,却也不愿意他对别人献殷勤,所以才有了那样一件事……

任媛媛只觉得自己简直太冤枉了,委屈死了!

她那算什么交往呀?那男生,压根连备胎都不是!

再说了,他们连拉手都没有,不过十来天就分手了,算什么男朋友?

可这些话,又哪里能说出来呢?

任媛媛正在坐立难安焦头烂额,赵慕安却缓缓开了口:“宁安,你该去做功课了。”

赵宁安就望着自家哥哥慧黠的一笑,长长的‘哦’了一声,又似笑非笑的看了任媛媛一眼,转身跑开了。

赵慕安心里不由得有点头疼,现在的孩子们,也太早熟了吧?

他妹妹,这才念初中,讲话就这样子……

他想,该是和妈妈好好说一说,要严格管教妹妹了。

可是想到妈妈,赵慕安更是头疼了……

人家赵宁安至少年纪小,胡闹天真可以原谅,可是妈妈,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啊,疯起来比妹妹还可怕,可偏偏的,爸爸根本不管,还死命的纵容着……

指望妈妈,还不如指望自己来管教妹妹,赵慕安打定了主意。

他这边想着心事没说话,那边任媛媛却是惶恐的都快哭了。

慕安……他一定是生气了吧,是啊,他肯定是生气了,不然怎么会是这样一句话都不对她说的样子?

“慕安……”

“我们吃饭吧。”

“……”

任媛媛没有想到,赵慕安竟然连问都没有问这件事。

是因为他不相信,还是,他根本不在意呢?

想到这一个多月来,他

是经常和她一起吃饭,可除此之外,却和普通同学,没有什么两样。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赵慕安的女朋友,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赵慕安从来都没有表白过。

不,不要说表白,他们之间,连丁点的暧昧,好像都未曾有过。

时光就这样寂静无声的向前,暑假到来的时候,赵慕安到底还是对任媛媛摊了牌。

他没有想过要和她交往,以后,他也不会再继续陪她去餐厅吃饭了。

任媛媛当下就哭了出来,可赵慕安,却再没有多说,转身就离开了。

他们再在学校里遇到,就没有了任何的交集。

任媛媛渐渐也恢复如常,所有人都以为,这一页已经彻底的翻了过去。

一年一年,转眼到了高考前夕。

原本他们这些孩子,并不需要走高考这一条独木桥,可赵景予却觉得高考是人生难得的一次历练,赵慕安必须要去尝试一下,也是因此,他才放弃了出国念书的机会,选择了高考。

只是很多人都没想到,任媛媛也放弃了出国留学,选择了一样的路。

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候,任媛媛忽然在家割腕自杀。

任家双亲求到赵慕安的面前,求他去看自己女儿一眼。

赵慕安到医院的时候,任媛媛已经被抢救了过来,左手手腕上裹着厚厚的纱布,点滴鲜血触目惊心,她一张小脸苍白如纸,却在看到赵慕安那一刻,溢出淡淡的笑来。

“慕安……”

少女的眼泪缓缓落下来时,任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也要为之动容。

“从分手到现在,我没有一天能忘记你,慕安,分开太痛苦了,比死还痛苦,你知道吗?”

赵慕安的表情,到底还是有了一丝丝的松动:“媛媛,你不该做这样的事,想想你爸妈……”

任媛媛只是摇头:“慕安,谢谢你来看我,你回去吧,越是看到你,我越是会觉得难过,好像,连继续留在这世上呼吸,都是负累……”

赵慕安继承了他父亲的天性冷漠,却到底,也继承了岑安的心软和侠义。

任媛媛为了他走到这一步,他自认,他是罪魁祸首。

想到在外面哭的昏天暗地的一对父母,赵慕安终究还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你好好养伤,落下的功课,我会帮你补习。”

任媛媛的眸子骤然的亮了:“慕安?”

“如果你想做我的女朋友,那就必须和我考上同一所大学。”

两个月后,赵慕安和任媛媛,都收到了国内TOP1的B大的录取通知书。

任媛媛本来功课就很不错,有了赵慕安的话,最后一个月,她简直是拼了。

赵慕安倒是也没有食言,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当下,他就公开了和任媛媛的关系。

而那个时候,姜小七在少管所,已经度过了整整两年零四个月。

她终于可以从那里面出来,却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以去。

一个人在烈日下站了很久,直到快要被阳光炙烤的融化,她仿佛被什么力量给牵引,竟是一步一步走回市区,到了昔日养父的家。

那里,早已改头换面,取而代之的,是一家特别漂亮的西点餐厅。

姜小七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唯独觉得愧对的,只有三岁的小弟。

那个会黏着她,喊着姐姐姐姐的可爱孩子,会在养父打他的时候,抱着养父的胳膊不让他打的善良孩子。

可他却死了。

姜小七不知道那大火到底是因何而起,也许是*,也许,只是意外。

可她却早已发誓,她总要把真相找出来。

不为了她的冤屈,也为了她枉死的小弟。

她站在街道边的香樟树下,三三两两的学生从校门里涌出来。

有欢天喜地拿着录取通知书的,也有早就要出国留学回来与同学老师告别的,而最瞩目的,仍是那个人——

题外话——九月第一天,

大家都开学了吧?或者妈妈们的宝宝也要上学了吧?猪哥的宝宝也送去早教啦,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好像没有很多人想要看慕安和小七的,那么我会尽快把这一段跳过,然后开始林漠的故事,很虐,很虐,虐身,虐心,所以,慎入!

再者,还是老一套,不要忘记了票票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