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26章 情窦初开,君如明月我如尘

她怔怔看着他,“你,要小心。”

他似乎是笑了,唇角微微的扬:“放心。”

赵慕安转过身去,却没注意到那身材纤细高挑的女孩儿,却并没有离开,依旧紧紧的握着那一把匕首,站在树荫下,定定望着他的身影崾。

自小,爸爸就给他请了最好的师傅,他看起来瘦弱,功夫却不弱,只是这是第一次,给他实战的机会躏。

赵慕安倒是想要看一看,他的本事到底如何。

姜小七没有料到这个陌生的少年,身手竟然这样了得,那三个杀马特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时候,她还没有回过神来。

而那白色衬衣的少年,只是洒脱的拍了拍手,冷蔑一笑,就转过身去。

他离开的那一刻,方才察觉到那个女孩儿还在原处。

赵慕安以为她是害怕:“送你回去吧。”

姜小七缓缓的走过来,却是低着头,难堪的不愿意抬头望着他的眼睛。

豆蔻年华的女孩子,哪一个不希望自己能穿的漂漂亮亮,姜小七当然也不例外。

从前的她,未曾在意过自己的衣服漂不漂亮合不合身,头发整不整齐,因为她从不会去在乎别人的眼光。

可这一刻,她心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为什么她今天会穿最差劲的一件衣服?

虽然她的衣服都不好看,可是,若是穿的是另外的一件衬衣,她也不会这么难堪吧。

“别怕了,没事了。”

赵慕安看她一眼,“我们走吧。”

“刚才,谢谢你。”

姜小七平生第一次,有些局促。

“不用,我妹妹经常提起你,我知道你,你叫小七。”

“你妹妹?”

“对啊,那个经常去你家买好吃的的小女孩儿。”

莫名的,小七想到的就是那个总会对她微笑点头的女孩儿。

她生的很好看,皮肤白皙,脊背挺拔,小小的人儿就能看出和她们这些人的不一样,那是自小的家教使然。

可小七的心里,却渐渐的涌上了更多的难堪。

他知道她,那么,一定知道她的家庭吧……

她再不说话,默默的跟着他往巷子的尽头走。

香樟树投下大片大片的阴影,将月光切割成凌乱的碎片,她的身影在很远的地方和他的重叠,分开,分开,又重叠。

而那看不到尽头的黑暗里,十四岁少女的眼泪已经流了一脸,捏在掌心里的漂亮指甲,刺穿了粉嫩的皮肉,有鲜血,一点一点的沁出来,那是年少夭折了爱情的血泪。

赵慕安再一次见到姜小七的时候,已经到了深秋。

他打完篮球从学校出来,习惯性的一个人在校外那一条长长寂静的道路上缓慢的走。

而那一刻,骑着电单车的姜小七,再一次突兀的闯入了他的视线中。

那一次见面是深夜,他没有怎么瞧清楚她的模样,而这一次,却看的格外清晰。

她生的有着不同于这个年龄的美艳,是的,美艳,这样的词,并不适合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可他却找不到第二个词来替代。

她的外套有些松松垮垮的,很大,仿佛是男款的一样,她的牛仔裤却有点短了,露出一截纤细的小腿。

她的左边眼角下有一道小小的伤疤,殷红的,新生的伤疤,很刺眼。

赵慕安想,如果这伤疤在宁安的身上,她一定哭的惊天动地去找爸爸了。

可她却好像根本就不在意这伤疤似的。

她车子骑得很慢,后面有一大摞空的外卖盒子。

赵慕安就远远的跟着她往前走,忽然那车子停了下来,他手指尖旋转的篮球,滴溜溜的也掉在了地上。

小七单脚踩在地上厚厚的落叶上,一只手在口袋里摸了一会儿,却是摸出了一包烟来。

赵慕安的眉宇微微一皱。

他长到十四周岁,还未曾正儿八

经的抽过烟呢。

学校的男孩子有躲在厕所里偷偷抽烟的,他也曾好奇尝过一下,却被呛的连连咳嗽个不住。

再没碰过第二次。

可这女孩儿,抽烟的姿势却是那样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

她手指间夹着烟,扬起脸看着天空,天空被秋日的树枝切割的七零八落,露出湛蓝的天幕,她就笑了一笑,那笑,却透着冷蔑和讽刺。

昨天夜里,她睡的正沉的时候,忽然被门锁扭动的声音惊醒。

而后,却是有人蹑手蹑脚走进来的声音。

黑暗里,她拱起脊背,戒备的瞪大了眼睛,手指悄然无声的握住了枕下的刀子。

有窸窣的脱衣声,然后是男人的粗喘,再然后,那一双油腻腻的大手就落在了她的胸口。

她反手就把手里的小刀挥了出去。

刀子扎在了养父的肩膀上,见了血,他失声惨叫,下意识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指甲划破了她的眼角。

继母闻声而来,哭着叫着骂她打她,养父骂骂咧咧的一个劲儿嚷着是她勾.引的他。

她不说话,只是握着那一把沾血的刀子森然的冷笑。

她的模样,吓坏了那两个混蛋,她看着他们摔门离开,再无声息。

她握着刀子在床上坐了一夜,一夜都没有合上眼。

姜小七想,她总有一天会杀了那个男人,总有一天。

“女孩子不要抽烟的好。”

熟悉的男声,忽然从背后响起,姜小七只感觉自己全身过电了一样陡地颤抖了起来。

她回头,想要扔掉手里的烟,却已经来不及。

这是白日,她更能清楚看到他的面貌。

可是看的越清楚,心里就越想逃。

他如同毫无瑕疵的一块玉,而她,却只是被人踩在污泥中的烂石头。

“好像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姜小七冷冷一笑,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蒂直接粗鲁的扔在地上,踏上电单车就要离开。

“喂……”

赵慕安开口叫住她,姜小七想要不管不顾的离开的,可身子却仿佛被定住了一样不能动弹。

“你等一下。”

她看着他忽然转身往巷口跑去,几分钟后满头大汗的跑回来,手里却多了一片创口贴。

姜小七心里酸疼的厉害,眼眶涨涨的疼起来,疼的她只想大哭,只想不管不顾的趴在他的肩上,大哭一场。

他把创口贴贴在她眼角的伤处,没有再开口说话。

姜小七强忍着,逼着自己冷漠的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发动电车离开了。

那是赵慕安倒数第二次见到姜小七。

他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深冬,一场震惊全市的灭门血案的现场。

大排档老板被人杀死在家中,而与此同时,那一天深夜,老板娘和三岁的儿子,在熟睡之中,被大火吞噬了性命。

姜小七是杀人凶手,大排档老板,也就是她的养父胸口插着的那一把匕首上,凌乱的,全是她的指纹。

姜小七头发凌乱,面色煞白,被警察一左一右的架着,指认杀人现场。

赵慕安站在人群里,木然的看着她指认杀人的现场。

一个半月前。

姜小七从她的书桌里发现了一条蛇。

姜小七课间去洗手间的时候,被人淋了一头脏水。

姜小七偷同学的钱被人赃俱获。

姜小七勾搭男教师的传闻全校不胫而走。

姜小七被学校里的混混儿女生围在厕所里狠狠殴打了一顿,因为她是全校的耻辱。

而与此同时,大排档每晚都有混混儿来捣乱,那些人叫嚣的原因,全是因为姜小七。

她开始每天都要被养父毒打,勒令再不许去学校。

姜小七被学校停了课,养父像是使畜生一样逼着她一天到晚不停的送外卖。

初雪那一天,她从电单车上摔下来,是赵慕安送她去了医院——

题外话——猪猪的这个文全部结束之后的下一篇文,将会涉及到校园暴力,因为,我真心对此深恶痛绝。

小七,幼薇,都是受害者之一,她们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只希望尽我绵薄之力,让大家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最后两天,拜求大家的月票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