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22章 夫妻甜蜜日常四

如果赵景予知道她牵头让杂志社来采访他这个‘叔叔’!她真的再也不用从床上下来了好吗!

“你们,别这样啊……我叔叔,最不喜欢接受采访了……”

岑安话都没敢说完,因为,大家正阴沉沉的看着她:“岑安,你叔叔会不给你这个面子吗?你想让大家都失望吗?你想看着杂志社关门吗?鲎”

…褴…

杂志社虽然销量逐渐的下降,可是也没到关门的地步好吗!摔!

晚上下班回家,赵景予打电话回来说会晚一点再回家,让岑安先吃饭。

孙姨做了一大桌的好吃的,岑安却根本没有胃口,筷子在盘子里戳来戳去,挑了几根青菜就再也吃不下了。

待会儿赵景予回来了,她可怎么说呀。

可是她又向来不会拒绝别人,同事们都待她这样好,刚入职的时候,部门主管手把手的带着她实习,工作出了小差错的时候,同事加班帮她修照片画插图……

这点点滴滴,岑安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现在要她拒绝同事们的要求,她真的做不到啊。

可是……

如果赵景予知道了要以她叔叔的身份来做采访,她恐怕都要活不成了啊!

岑安想想都觉得头大,她到底要怎么开口啊……

赵景予的车子刚进别墅,就看到了自己小妻子殷勤迎出来的身影。

虽然忙了一下午真的有点累,但看到她,仿佛所有的疲惫都消失无踪了一样,赵景予连自己都不知道,他此刻唇角微扬,是在笑着。

从前的他,是最不爱笑的,可如今的他,赵成和姜墨他们都说,他比从前看起来温和了很多。

温和,这样的词,赵景予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用在他的身上。

可这天底下的事,谁又敢说的绝对呢?

“老公……”

岑安自己觉得自己笑的脸都酸了:“你累不累?孙姨做了好多好吃的……”

“不累,你吃了吗?”

赵景予直接拉住妻子的小手,暖暖的,软软的,真的很舒服。

岑安摇头:“你没有回来,我一个人吃饭都没有胃口。”

这样的回答,虽然让他有点心疼,可更多的却还是开心。

“以后不能再这样了,我要是有事回来的晚,难道你要一直饿肚子吗?”

岑安赶紧点头:“嗯嗯,我听你的。”

赵景予格外的满意,自己的小妻子什么时候这么听话过?

进了房子,岑安先换了拖鞋,赶紧又帮着赵景予拿拖鞋,还要蹲下来给他解鞋带……

赵景予赶紧阻拦她,这样的事儿,他是从来不会让她做的。

可岑安今日却是执意如此:“老公,你辛辛苦苦上班挣钱养家,我只能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了,你就让我给你换鞋吧。”

赵景予开始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了,这可不像是岑安的性子,再说了,他也从来没见她有这样乖巧伶俐的时候呢。

“你只要乖乖听话就行了,这样的事儿,不是你做的。”

可他还是不愿意要她给自己换鞋,到底还是坚持着自己换了拖鞋,又摘掉了外衣,洗了手,这才拉着岑安去餐厅。

这一餐饭吃的,岑安格外的殷勤,又是夹菜又是盛汤的,让孙姨在一边看的偷偷直笑。

吃完了饭,岑安今儿提都不提去散步的事儿,竟然主动说了要上楼给他放水洗澡。

赵景予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可却还是没有问出口,他倒是想看看,这小丫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岑安给赵景予放好了洗澡水,又将他的干净衣服都找出来放在床上,“老公,水温刚刚好,你赶紧去洗澡吧。”

赵景予一边慢条斯理的解着衬衫扣子,一边淡淡抬眉看她一眼:“我们一起洗吧。”

神马!

岑安一下睁大了眼睛,她虽然有心讨好他,可却还是有底线的好吗?!

“怎么?不愿意吗?那就算了。”

赵景予说着,脱掉衬衫,又解了皮带,就准备去浴室。

这么容易就放过她了吗?

那么待会儿她还怎么提出那么可怕的请求啊?

可是,真的要答应吗?

如果答应了,她肯定又是以昏睡过去做结束的……

可是真的不答应吗?

好像他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岑安轻轻咬住了下嘴唇,却根本没察觉到赵景予都没有动,而且还在悄悄的打量着她的表情。

若在往日,赵景予只要提起一起洗澡,岑安一定会炸毛,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可今日……

她非但没有逃跑,甚至还在矛盾……

赵景予忍不住的想,看来今天的事儿还真是不小,让这小女人连自己的底线都忘记了,他倒是越来越好奇了呢。

“那,那你不准胡来……”

岑安咬着嘴唇,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其实,自己这句话说的一点力道都没有,估计她自个儿也知道,她说了也是白说。

果然,赵景予只是唇角微微勾起:“安安,你好象越来越笨了……”

好吧,她就是很笨啊,不然,怎么会把自己逼到这样的死胡同里来呢?

浴缸里放满了水,两个人进去,水就漫了一地,岑安知道自己逃不过,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坏,连一点准备都没有,直接就把她身子往前一推,要她趴在了浴缸的边缘上……

岑安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熟悉的眩晕渐渐的袭来,要她整个人都有点头晕脑胀了。

她浑浑噩噩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好了多少次,可他还不停下来,岑安意识都快迷离了,赵景予方才停下,给她洗干净了身子,用一条大浴巾把她包了起来,然后抱起来,回去卧室。

若在往日,她一定挨着枕头就睡着了,可今晚,她却努力强撑着直打架的眼皮,等着他冲完澡再出来。

赵景予擦了擦还在滴水的头发,瞧她困的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倒是发了慈悲,没让她给自己擦头发。

可岑安却强撑着坐起来:“老公……”

她睡眼惺忪,却双颊绯红的样子,说不出的诱人,赵景予擦头发的动作顿了一下,目光缓缓定格在她的胸前。

他吻出的那一个痕迹,还清晰可见,说不出的嫣然动人,他刚下去的绮思,却又忍不住要冒头了。

“老公,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赵景予心里忍不住的一笑,可面上却未带出分毫,转过身,给她一个询问的眼神:“你说?”

岑安吞了吞唾沫,到底还是说不出口,可是这会儿不说,明天怎么给大家答复啊!

“怎么了?”

赵景予瞧着她为难的样子,不由得又追问了一句,这小女人八成是闯的祸不小,不然,也不会吓成这样子。

岑安咬咬牙,算了,豁出去了,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怎么都是个死,大不了,大不了就三天不下床呗!

“我同事们以为你是我叔叔,让我求你答应杂志社给你做专访……”

“哦,你同事以为我是你叔叔,那你怎么说的?”

赵景予将湿漉漉的毛巾随手扔在一边,他走到床前坐下来,面上神色看不出喜怒,可岑安却知道,他定然是有些生气了的。

她头压的更低了,好半天才嘟哝了一句:“我,我当时不知道怎么说,就没有解释……”

赵景予微微颔首:“原来如此。”

“老公……”

“我不接受采访。”

赵景予有心要她记住这次教训,省的将来他又被当成她的叔叔哥哥伯伯什么的了。

再说了,他是她老公,这件事就这么难见光吗?

“老公……”

岑安没想到赵景予这么干脆利落就拒绝了,一时间傻傻待在那里,竟是连话都说不出——

题外话——28号了啊亲们……月票啊,客户端投啊,一变三啊,喊的嗓子都哑了都不理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