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43 如静

尽管旁里还有其他的人,但最后却变成只是祁爷爷与元晞两人之间的交谈,旁边的人倒是全部都成为了陪衬,只是静静听着两人话题的跳跃。

祁爷爷不愧是人老心不老,思想一点儿也不僵化,甚至比元晞这样一个年轻人更加的跳跃,话题从以前的旧事,到历史文趣,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侃侃而谈。

祁静然和祁依依都听得很认真,眼中闪烁着兴致勃勃的光。

唯有张如静,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虽然面上还挂着僵硬的笑容,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的煎熬。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元晞和祁爷爷恍然反应过来,身边还坐着几个人。

“你们几个小辈儿就不必坐在这里陪我这个老头子了,有晞晞跟我说会儿话就行了。”祁爷爷笑着摆出不耐烦的样子,挥挥手示意让他们离开。

祁静然悠悠喝了口茶:“晞晞是我带来的,哪有离开的道理。”

祁爷爷也觉得有理的点点头。

而祁依依却咋咋呼呼起来:“我听得正起劲儿呢!虽然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还是不明觉厉,很有意思的!是吧如静!”

张如静表情一僵,又很快恢复,笑着点点头:“嗯,对啊,元姐姐的知识真是渊博呢,知道这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元晞看了一眼张如静,微微颔首。

大概是直觉吧,她对张如静的感官不是很好,不仅仅是因为她一望气术看到的,她与张如静之间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恶缘,更是因为张如静的面相、气运,都表明了她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单纯纯净女孩儿。

而祁爷爷却与有荣焉的点点头:“嗯,晞晞的确是优秀,小小年纪就已经熟读四书五经,还能有自己的见解,果然是天资聪慧,你外公没选错你,你很像你的外公。”

元晞自然是把最后这句话当成是赞同的——她的外公,可是她最崇拜的人,没有之一。

张如静却笑得很尴尬。

她本来只是随意奉承地说两句,虽知道祁爷爷却顺着她的话这样大肆夸赞这个女孩儿。

说实话,她也来过这么多次祁家,家中也与祁家有很深的渊源,但是她却从没有见过哪个人能够让祁爷爷这般夸赞。

虽然祁爷爷这个很和蔼,但却也很有分寸,不会多一分,也不会少一分。

祁依依和张如静最后还是没坐多久,就离开了。

祁依依死缠烂打,也抵不过自家爷爷真心想要赶人的心思。

毕竟,他与元晞要说的一些话,都是一些元晞外公的是,她们这些小女孩儿听去了可不太好。

祁依依开着车和张如静离开了祁爷爷的小院儿。

张如静欲言又止,犹豫了许久,才问道:“依依,那位元姐姐,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啊?我怎么从来没有在京城听说一个元家啊?”

祁依依没有多想:“应该不是京城这些家族里的吧,我依稀记得,这位元姐姐,似乎是江州人……”

“江州人?”张如静的脑海中很快回想了一下江州那边,位高权重的几个大家族。

元家皆不在列。

祁依依随口说起:“也许是一些江湖上的家族,你知道吗,那些很神秘的,我就听我奶奶说过,爷爷认识不少江湖奇人,元姐姐的外公好像就是一位奇人。”只是具体奇在哪里,她就不知道了。

张如静一挑眉,悄然地撇了撇嘴。

她还以为是个劲敌,结果只是一个不入流的。

等等!

张如静知道祁依依的性格,便大胆地问她:“依依啊,我看你刚刚看到祁爷爷对那位元姐姐很是喜欢呢,会不会,会不会是想让她当自己的孙媳妇儿?”

“你怎么会这么想?!”祁依依瞪大了眼睛,又回想了一下,“哎,你还别说,还真的有可能是哎,我爷爷刚才笑成那样,可别就是想让元姐姐和我二哥凑成一对呢。”

张如静咬着唇,状似无意地说:“那看来祁爷爷是真的不在意门当户对这回事儿呢,元姐姐如果只是普通出身的话,配你家二哥还是差了些,嘿嘿。”

祁依依只当张如静是开玩笑在说,也没有多想:“我爷爷本来就不在乎这些的,他以前就是说过,只是品质可以就行,我们祁家可是恋爱自由的!”

张如静叹了口气:“那可是太好了,我们家……”

“没关系啦,车到山前必有路嘛。”祁依依被扯开了话题,又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其实吧,我二哥也对那位元姐姐心里有意的。”

张如静心里一惊,面上却不显:“嗯?你怎么知道?你不是今天第一次见到那位元姐姐?”

祁依依一边开车,一边却八卦兮兮地说起了以前得一件事情:“其实吧,我二哥与那位元姐姐小时候就认识,也算是青梅竹马了。那时候我还很小,所以不记得什么事儿了,可后来我们家出了一件大事,我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

“你是说,你二哥十几岁的时候,偷偷溜出京城,结果却被绑架了的这件事?”张如静也不知道怎么,脑中灵光一闪,就想起了这么一件事情。

祁依依点点头:“对啊,你也知道的,那时候那件事儿可闹得大。”

岂止是大,简直就是非常大,整个京城几乎都要翻天了。

祁家的二公子被人绑架,还就是在京城周边,那可不是要变天的大事如何?

而张家作为祁家的附属,家中老爷子以前也是祁爷爷的下属,当然也是知道这件事的,还为此震动了一段时间。

所以张如静会知道,也不奇怪。

“难道……”

“没错,我哥溜出京城,就是为了刚刚那位元姐姐!”现在说起这件事,祁依依自然是一副戏谑的口吻,还啧啧嘴,“可惜啊,我二哥还没出京城的地界呢,就被人绑架了,花了大力气才找回来,从此之后我家再也不敢让他出京城一步了!”

张如静默默地没有说话,眼中却是情绪变化。

她倒是没有想到,那个元晞,居然还和祁静然之间有这么一茬故事。

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难道,她必须得改变目标?

张如静的眼底,极快地闪过一抹与她的外表不符的深沉与阴霾之色。

……

元晞一直在祁爷爷那里呆着吃了晚饭才回家,也是祁静然亲自开车送的她。

“爷爷刚才说要介绍给你的那人,你觉得怎么样晞晞?”

祁静然说的那事儿,其实是祁爷爷一心想要帮元晞,而决定介绍给她的一个人,最近正在困扰一桩风水上的事儿,也问了祁爷爷是否认识风水大师,如今祁爷爷正好可以在中间牵桥搭线。

祁爷爷也是元家旧友了,自然知道老元心底一直以来的想法,就是想要让元家重振威名。

而这个过程,要在京城打开市场便是非常重要的。

祁爷爷也是担忧目前尚且没有听到元晞的名字在京城传开,元晞只不过是个小姑娘,却不得不担负家族这样的重任,他一个做长辈的也是看不下去了,自然决定要好好帮助晚辈一番,拉一把也不是什么费力气的事儿。

——其实这其中,也跟盛家那事儿没有传出去有关。

盛老爷子病危的消息从未传开过,自然也就没有人知道,曾经有一个元晞,为盛老爷子逆天续命。

若是这个消息传出去,那些惧怕死亡的高官富商们,恐怕会把元晞的门槛踩烂,元家大门会瞬间变得门庭若市。

没有谁不想多活十年,没有谁想要奔赴死亡。

其中也不会存在什么怀疑的问题,因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可是盛家!

盛家什么地位,在京城中自然不用多说,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姑娘说话呢?

只是,盛家一直没有公布过此事,想象中的那些后续事情,自然也就不可能了。

元晞当然不会强求,但如今祁爷爷决定要介绍给她的人,她也没有决定不接手。

……

祁家老爷子的一个电话,对方自然不敢怠慢,极快地联系了元晞,并且非常客气地告知了元晞一个地址和时间,希望元晞能够到时候赏脸光临。

元晞从这个电话中却听出了一点别的意思。

莫非,对方只是请了一个风水师?

对方告知的地点和时间,正是在两天后,京城著名的西山别墅区,占地最广最奢华的一栋城堡般的别墅。

元晞也是这才知道,原来祁爷爷给她介绍的这个人,正是内地首富,早年以矿业起家,后来涉及房地产、零售、酒店甚至是金融等多个产业的巨无霸海山集团的董事长袁海山。

袁海山如今年纪不过五十出头,能够与祁爷爷这般的大人物认识,正是因为他也算是红顶商人出身,只是在政界混不下去,后来发现自己更加适合经商,便靠着手中的关系捞了第一桶金,后来彻底进入商界,却也脱离了京城真正的顶级权贵圈子。

但他很聪明的是,抓住了与家中深交多年的祁家,而这位袁海山董事长逝去的老父亲,甚至还做过祁爷爷的老师。

有了这一层关系,袁海山虽然后来退出了权贵圈子,成为了彻底的商人,但他的关系却一直走得很好,才能够有后来如此顺利的发展,最后成长为不必再担忧的国内首富,举世皆知。

而袁海山会问祁爷爷,也就是顺口提起的那一句,谁知道老爷子把话放在了心上,还介绍了一位风水师过来。

以袁家的财力,想要找到风水大师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毕竟现世道的风水师,包括元晞,都不可能做到完全的隐世不出,他们争的不仅是利益,还争的是名声。

能够被内地首富袁海山奉为座上客的风水师——这说出去便是一个不得了的名头,只要脱不了世俗,不打算彻底隐世不出的风水师,就不可能能够脱离这份名利的诱惑。

于是,在元晞抵达袁海山的别墅时,看到的便是济济一堂的风水师,水平有高有低,有纯粹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也有深藏不漏的风水大师。略略一数,不算上他们带来的弟子,也有大概二十多人。

领着她进来的那位,虽然诧异元晞这么一个年轻小姑娘也是风水师,却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只因为她背后站着的是祁家老爷子,祁老请来的人,任谁也不敢得罪。

而在元晞跨入这个会客厅的刹那,几乎是所有人都朝着元晞看来。

不外乎是因为元晞的年轻,和她是个女人。

放眼望去,这些风水师,无论是真材实料还是江湖骗子,都是清一色的老男人,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出头了,元晞站在这些人中间,简直就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不想显眼都不行。

数十人的目光洗礼,对谁都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压力,但元晞却显得非常的淡定。

“难道是袁家的小姐?”

“袁家的大小姐到这里来做什么?你没有听到刚才请她进来的那人,口中叫的是元师傅吗?”

“不会吧,风水师?现在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也来跟我们抢饭碗啦?”

他们说话的时候都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元晞听得很清楚。

只是她没有在意。

在风水一道,因为年龄和性别遭到质疑,已经不是第一次,她早就习惯了。

元晞示意送自己进来的那人不必跟着自己,而她则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没有雨任何人交流。

坐下后,元晞略略扫了一眼四周,清凉如水的目光却瞬间收囊所有。

以元晞如今望气术第二境界的水准,一眼望去,几乎所有人的实力都在她眼中无所遁形。

虽然她现在是才入望气术第二境界,但世间能够步入望气术第二境界的风水师,唯有几人,皆是风水界一等一的风水大师。元晞就算不比他们经验丰富,却比面前这大部分没有望气术、或者是那几位深藏不漏的望气术第一境界风水大师,要高出一截。

元晞虽然年轻,但若论实力,在这些人中,可是实打实的第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