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41 看相

李景逸打发走了那交警之后,就敲着二郎腿,直勾勾地看着元晞,等待她的答案。看他的架势,是一定要元晞今儿给个说法了。

元晞拨了拨头发,有些无奈。

“我观相算命,看缘,你我可无缘分。世间这么多相师风水师,不少都是有真本事的,你何不去找他们?”元晞说道。

之前她即将迈入第二境界的时候,就已经能够从看相人的气运中,汲取收纳到一丝气运,帮助自己望气术的成长,再也不是以前的望气术成长无门。这个汲取并不会伤害有损对方,只是对对方有要求,换一种说法,就是有缘人。

这种能力,在如今她迈入第二境界之后,更是明显。

李景逸不是她的有缘人,自然她也不想再耗费这个精力。

元晞可不是那些在大街上拉着人就要算命的那些江湖骗子。

李景逸摸着下巴,挑眉看着元晞:“难道不是有缘人就不看?你看我们都遇到这么多次了,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还能遇见这么多次,也能说是没缘分?”

李景逸很想用以前经常使用的手段,比如说摸出一沓钱直接砸过去,有钱能使鬼推磨,多砸一点钱中能砸开口。可现在,他却直觉没有这么做,总觉得这么做了……自己恐怕无法善了了吧。

李景逸很幸运,他的直觉救了他一命,才没让他在元晞面前这么放肆。

元晞皱眉,饶是她心无波动,也被李景逸缠得有些烦。

对了,李景逸是……阿鹤的朋友。

她心里一动,蓦地心软了——

她猛地朝他看去,双眸微睁,似乎有光华运转流动,望气术一开,每个人的本质都在她的眼中毫无保留的展现。

而李景逸,在元晞看过来的刹那,心猛地一跳!

他瞬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场压住了自己,压力四面八方而来,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起来,额头竟然冒出了冷汗。

他此刻的感受,就像是面对着他最害怕的爷爷。

望气术的第一境界,以色看祸福富贫,色红则富,色紫则贵,色黑则祸。

而现在的望气术第二境界,不仅以色看,更以质论,气清主贵,肥浊者主富,端正者主文,偏斜者主出武贵。又所谓紫气如电、红气如霞、金气如纱、黄气如冠、白气如云、灰气如雾、黑气如烟、煞气如潮、死气如铁。

而李景逸头顶气运,清气有贵,气柱偏斜,正是武贵。只是这偏斜只是很淡的趋势,这代表着李景逸的未来,他只有走上这条路,才能够应了他的贵命。

他的气运华盖旋转浮动,闪电般的信息在其中浮现,也被元晞了然掌握。

“你出身富贵,从小不愁衣食,也不愁未来,还有什么不满的?”元晞一挑眉而道,眼中的望气术并没有散去。

李景逸扯着嘴角,笑得有些艰难:“这个,是人都能看出来的吧,你这还叫算命师吗?”

可他发现了元晞的不同凡响,不用多说,她眼神中蕴含的强大压力,他便已然深切体会到。这样的元晞,显然跟刚才差距很大。

元晞翘起嘴角:“那我要说什么?比如你的不甘心,你被你的长兄压住了光芒,你试图用这种方法来引起父母的注意,你不满父母对自己的不重视……这些?”

一部分是她看出来的,一部分却是她的推测。

李景逸她大概从吴清影那儿听到了一些,无非就是纨绔子弟之类的。

但是元晞看到了李景逸的未来之路,知道他并不是一个表里如一的真正纨绔子弟,他是有想法,也有能力的。而气运华盖中显示,他上有长兄,十分优秀。很显然,在他这样的家庭,父母长辈都会更加重视他的长兄,而不是他。

正如普遍的幼稚孩子们的做法,试图用一些可笑的行径引起父母的注意,李景逸做一个纨绔子弟,也是为了引起自己父母的注意。

李景逸听了元晞的话,体内的那股气突然泄去。

“你……说得没错。”他表情狰狞痛苦起来,“对!凭什么!我不比我大哥差,为什么父母长辈们的目光都在我大哥的身上而从来看不到我?难道我的一生就应该做一个碌碌无为的公子哥儿?挥霍着父母的钱,做大家眼中的纨绔子弟?我也有自己的理想和想法,可我爸妈却从未希望或者期待我能做出什么事业来!他们想的,只要我不惹事,安安心心做个纨绔子弟就行了!”

他眼神中流动着痛苦的光芒,也是他一直来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话。

没错,他不比大哥差到哪儿去,大哥毕业于京大,从小成绩优秀,那他不也是收到了斯坦福的offer,又怎么会差到哪儿去?

可为什么,家里人寄予重望的,不是自己,而总是大哥呢?

对他的话,从来只有那一句——

“不要惹事就行。”

可他们关心过自己的想法吗?关心过自己的未来吗?关心自己想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吗?

若不是遇到了席景鹤席爷,他还是那个不受重视的家中次子,而永远不会走到今天这样有分量的地位。

元晞默默,不说话,只是听着。

等到李景逸的一番话脱口而出,都发泄完了,她轻轻一笑。

“我看你面相,应当是小时顽皮,性子跳脱,喜爱玩耍的吧。”元晞直言而道。

李景逸皱眉:“那又如何?”

“你身有贵命,家中从政,你觉得你的性子,适合从政吗?”元晞用最直白浅显的语气说道。

李景逸默了默,却不愿意承认:“总不能用我小时候的性格来断定我的一生……”

“那你是要你父母放弃从小到大都沉稳懂事的哥哥,将家族的未来交到你一个从小到大都不让人省心的人身上?”元晞轻轻说道,“你的家族,应该是一步既错,满盘皆输吧,你认为,你的父母长辈们,能够承受得起这样的损失吗?”

李景逸眸光一动,一时无语。

“你大概认为你的父母不爱你,你的大哥也不爱你,但若是他们不爱你,你能有今天的肆无忌惮,一样不缺?看看那些贫穷的人,你比起他们,拥有的更多,但你并不珍惜,反而抱怨自己拥有的太少。”

“这样的你,你觉得我应该对你说什么呢?”

李景逸身子一颤,头,一点一点低了下去。

许久之后。

“……你说得没错。”李景逸苦笑,“是我贪心不足,想要的太多。”

若不是元晞的一番话,说得他醍醐灌顶,幡然醒悟,恐怕他还蒙蔽在那怨气之中,始终看不破,反而还在埋怨自己的父母与大哥吧。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的确是比大哥更聪明,学习起来也更加的轻松。

但是,当自己完成了学习任务,满大街地跑着玩儿,和朋友们四处去玩儿的时候,大哥坐在家中,一个不停的看书。

当他在国外放肆混浪、烦透了和圈子里的那些人虚伪交往的时候,大哥刚上大学,就已经跟着父母在外交际应酬,崭露头角。

而在他回国之后肆意玩耍,到处交友,还没有想过自己未来要做什么的时候,大哥一毕业就进入体制,从基层开始慢慢往上爬了。

在以前,他从未去承担过应该属于自己的责任,现在又何必去企图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呢?

大哥,是应该的。

父母他们,也没错。

元晞点点头:“嗯,你好好想想吧。所以,我还约了人,你……”她示意了一下。

李景逸恍里糊里的摇晃着脑袋,站起身来,走出去了。

元晞翻手看了看表。

席景鹤还没来?

李景逸走后两分钟,席景鹤就来了。

“刚刚会所出了点事,处理了一下,抱歉,晞晞。”席景鹤在元晞对面坐下,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有些厌恶的意味。

会所的那个女人,认不清现实,还敢闹到他面前来,也是不知天高地厚,烦透了。

服务生走过来递上菜单,他便随意点了一杯咖啡。

“晚上想吃点什么?”

“你呢?”

“没什么特别想吃的。”元晞不是那些矫揉造作的女人,说随意却实则有自己的想法,她是说随意,便真的随意,无所谓。

席景鹤也了解元晞:“附近有一家西餐,尝尝吗?”

元晞虽然不太喜欢,但也没有拒绝,便点点头:“好。”

“刚刚看到李景逸了吗?”元晞突然说。

席景鹤一愣:“你认识李景逸?”

“为他算了命,就是刚刚。”元晞一笑,简单说了一下,却也没有说得太详细,毕竟是李景逸的私事。

席景鹤道:“他的事,我也大概知道一点,只是没有发表过意见,毕竟要他自己看开,现在你能说得他相通,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元晞嗯了一声。

服务生走过来,端上来刚刚做好的热拿铁。

席景鹤喝了一口,犹豫了半天:“晞晞……你和祁静然见面了?”他抬了抬手,竭力作出一副自然的模样。

元晞却看出了他的别扭,轻轻笑了出来。

“你觉得我们会说些什么?”她带着笑意问。

------题外话------

开学差不多该忙完的忙完了,接下来正式脱离三千党,先说上一声,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