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40 风和

弘延大师的出行可谓是简单无比,随行的只有一个小弟子,连行李都只有一个小小的背包,由他的弟子背着。而弘延大师自己,就穿着一身简单的僧袍,除了慈眉善目的菩萨笑容,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位佛法高僧的佛门大师。

其实这才是返璞归真,不拘于外表。

元晞说起的时候,弘延大师也是笑:“出家人,怎会在意这么多俗世之物,孑然一身,也就够了,带上弟子,都已经不太应该了。”

那小沙弥看起来性情还不是很沉稳,急急忙忙喊道:“师父!您可不能丢下我!”

“知道知道。”弘延大师笑眯眯地拍了拍最小弟子的脑袋。

元晞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一师一徒,觉得颇有意思。

原来沉稳如山的弘延大师身边,也会有这般跳脱的小弟子。

这会儿正是上午,幸好这一路上都不太堵,顺利地抵达了龙泉寺。

作为整个京城最古老的佛寺,龙泉寺地处幽静,占地面积极广,香火鼎盛,却也有些偏僻,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这会儿正是下午的时候,来往游人香客非常多。

元晞的车子还好溜达了一番,才找到了进去的路。

弘延大师没让任何人来接,自己走了进去。这龙泉寺的方丈就是他的师兄,弘延大师自己也曾经在龙泉寺住过好几年,一点也不陌生,寺中的人,差不多都认识他。

“那我,就送弘延大师到此了。”元晞站在车边,对着弘延大师双手合十道。

弘延大师说道:“还是进去坐坐吧,你都跑了小半天了,怎好意思让你直接离开?”

元晞笑着摇摇头:“大师今天刚到,肯定还要收拾一番,我明天再来见您。还有,我晚上约了男朋友吃饭。”

弘延大师一愣,大概没有想到会从元晞口中说出“男朋友”这个词,转眼一想,元晞这个年龄的女孩儿有个男朋友也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便转而一笑。

“也是,我这把年纪,就不占用你们年轻人的时间了。”弘延大师也没有挽留,与元晞道别,目送元晞离开。

路上,倒是秦四哥问起了这事儿。

“元姑娘你有男朋友啦?”他有些惊讶。

元晞嗯了一声:“那天你见过的,席景鹤。这事儿,别告诉我外公,暂时。”元晞知道,偶尔秦四哥会跟自家外公通电话,了解她最近的情况。

秦四哥哦了一声,他也是那种答应下来,就绝对不会食言的人。既然他应了元晞不会告诉给元老爷子,那他就肯定不会说,对于这一点,元晞还是非常相信的。

“那小伙子看着不错,嘿嘿。”秦四哥憨笑着。

在他眼中,席景鹤就是一个看着十分贵气的人,可这样的席景鹤,却一点儿也没有那些坏习性,反而会捋起袖子主动动手,把元晞照顾得好好的,他这个旁人看着也是觉得对这个男人的印象不错。

而且元姑娘这样仙气儿的人,跟那位站在一起也是着实相配。

听了秦四哥的话,元晞顿时觉得心情轻快起来。

没想到她居然也到了会因为别人夸赞自己的男朋友,而高兴的一天。

不过,晚上要和席景鹤吃饭的事情,元晞倒是的确没有欺瞒弘延大师,只是现在时间还早,距离两人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偏偏元晞接下来又没有什么事情做,便决定去找席景鹤。

她打了电话:“阿鹤,你在哪儿?”

她不自觉就喊出了亲昵至极的称呼,大概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对席景鹤的称呼已经变了,一切都太自然而然。

席景鹤却是眼中溢满了笑意:“嗯……我现在在一个会所,和朋友在一起。”

他目光一动,落在身旁祁静然身上,却见他垂着眸,神情淡淡。

“我现在过来找你?”

席景鹤坐起瞬间坐直了身子:“还是我来找你,你在哪儿,我来接你。”虽然他没做什么亏心事儿,可风和会所楼下的那些纸醉金迷,还是不要让元晞看到了为好。

元晞也懒得动弹,让秦四哥找了个就近的地儿把自己放下,坐在附近一家咖啡厅中等他。

席景鹤听到元晞报的地名:“过来只要几分钟,等我。”

挂了电话,他站起身来便对身边几人说道:“我先走了。”

“哟,嫂子来了?在哪儿呢?让我这个当弟弟的也见见呗!”周言诺好奇极了,就想看一看那位能把自家哥收服在手中的女英雄,到底是个什么样儿。

“会有机会的。”席景鹤悠悠而道,“景逸还没来?告诉他,改天请他吃饭。走了。”

席景鹤离开后。

周言诺瞅着祁静然的表情不太好,实在是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便忍不住问道:“然哥,我哥那女朋友,你认识不,见过没?”

祁静然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而是转移了话题:“你之前追求的那个女孩儿呢?有消息吗?”

“没呢,我这两天都没见到她。”果然,周言诺一想起她,便一下子萎靡了,“哎,元晞啊元晞……”

祁静然眉一挑:“什么?她的名字叫元晞?”

“对啊,元晞……”周言诺却一下子兴奋起来,有一种小孩子急于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炫耀的一种兴奋,“怎么样,她的名字好听吧?元始之初,白露未晞……哈哈!”

眉飞色舞的模样,倒是颇为好笑。

祁静然抿着笑摇摇头,已经不想说这其中的巧合了。

周言诺搞不懂然哥为什么会笑,便一直追问“为什么为什么”。

而此时,席景鹤走到楼下,却看到经理走了过来。

“老板,有人闹事。”那经理一脸为难地说道。

席景鹤皱眉:“这种小事还要找我?”

“是方家的大公子,为了芙蕖正在闹呢。”经理也很是无奈。

他自己是最不想有问题就找老板的,这只会显露出他能力的不足,但这次事件实在是特殊,对方是方家小公子,政界二把手的方总幺子,偏偏喜欢上了他们这里的一个一等姑娘。

说得好听是姑娘,说得不好听的,也就是个妓子,只是卖艺不卖身,摆出清高的模样,偏生那位方家小公子就是吃这一套,来了几次之后,就被这位芙蕖姑娘给迷上了,一个劲儿地要带她出这风和会所。

方家小公子想得也是简单,以为这整个京城都是他方家说了算,殊不知这风和会所背后站着的席爷,可是连他爹都不敢惹的!

也是无法无天惯了,这方小公子,也是京城中的知名一霸。

席景鹤知道,经理上去是绝对镇不住那小子的,只得耽搁几分钟,过去一趟了。

他走到“三生迷醉”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一团乱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席爷来了!”

全场寂静。

谁都知道,这风和有个席爷,神秘得很,据说能量也很大,可大家却又说不出来历,只是很畏惧这位。在风和玩了这么久,今儿得以一见,一个个也是睁大了眼睛,好奇得很。

包括坐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的那姑娘,穿着一身青花瓷旗袍,清纯至极的美丽外表之下,却是妖娆的身段,说不出的迷人,最是挠人心弦,难怪能够在风和众多的姑娘中,坐上一线的位置。

芙蕖也没有想到,今天这事儿居然会找来了席爷,小身子一颤,却是颤巍巍地望向那人群分开的方向,尊贵男子缓步而来,如王驾到。

“你就是席爷?”方家小公子就并没有想象中的跋扈,双眸看起来也算是清明,只是他的一只手紧紧抓着芙蕖不放,也牢牢盯着席景鹤。

不过,到底还是段数太低。

席景鹤的目光一看向他,他便承受不住压力,挪开了目光。

“收敛一点的好,别闹得太难看。”席景鹤没多说,只是冷冷丢下一句。

他不需要自降身段,来处理这种小事,就算是方家小公子,他只要放下这句话,就够了。

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那芙蕖却突然扑向他,美人落泪最值得怜惜,更何况是人如其名般清莲濯濯的女子。

席景鹤这边显然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

而元晞,却还在咖啡厅等着。

某人开车路过,无意中扫到,顿时一惊,兴奋地靠边停了车,冲进了咖啡厅。

元晞拧眉看着眼前这人。

“李景逸?”她还记得对方的名字。

李景逸咧嘴一笑:“哟,没想到,您还记着我名字的呢,大师。”

这会儿,外面冲进来一个交警。

“同志,是你的车吗?不知道这里不能停车的吗?”这个交警明显就在附近执勤,看到这般放肆的李景逸,直接就追进来了。

李景逸看都没看他一眼,车钥匙丢了出去:“要拖车就拖吧,我有事儿,别耽误我。”

说罢,他一屁股在元晞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大师,今儿个,您可必须得给我算一卦了。”他吊儿郎当地翘着脚,一副纨绔公子哥儿的做派。

元晞不想搭理他:“我在等人。”

“人不是没来吗?这会儿功夫,给我算算,正好打发打发时间。”李景逸说得倒是轻巧写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