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39 放手

元晞不由得回想自己一年来的经历,会心一笑,最后归结为三个字:“很有趣。”

祁静然怔怔地看着元晞唇边幽莲般的笑容:“你看起来,变了很多……但是,这样很好。”以前少年老成的模样,其实不如现在的开朗随意。

以前元晞给人的感觉,太沉静,太沧桑,因为她背负了太多,肩上的担子太过于沉重,不像是一个年少青春的女孩儿,反而暮霭沉沉,失去了年轻的活力。

现在,她的身上,焕发了新的光彩。

看起来……也更加动人了。

祁静然知道自己不会这么轻易的放下,但是也没有想到,在一年之后再见她的一刻,那股思念与情感好似潮水般汹涌,几乎要将他吞噬淹没。

甚至,比一年前,他时隔十年再见到她的时候,比起那种情绪,还要猛烈十分。

伴随他走过他现在所有人生的女孩儿,存在在他记忆中每一个角落的女孩儿,他以为一直可以陪伴在她身边的女孩儿。

现在,她就要走向别人了么?

“元晞……晞晞。”他低低喃道,突然上前一步,抱住了元晞。

元晞下意识想要避开,却被祁静然紧紧抱着,无法挣脱。

“祁静然!”她皱眉喊道。

虽然是朋友,但她现在既然选择和席景鹤在一起,那……

祁静然将头埋在她的肩膀,声音中情绪起伏不定,却是带着浅浅的哽咽:“让我……就让我抱一下……”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就在她的耳边轻轻的。

元晞一震,瞬间感受到了来自于祁静然情感中的那份痛苦和挣扎。

一刹那,她似乎明白了很多。

于是,她没有再挣扎,任由祁静然抱着。

抱歉,这就当做,是我们的告别吧。

她闭上眼睛,拍了拍祁静然的背。

许久之后,祁静然松开元晞的事情,看起来很正常,笑容也很正常。

“久违的朋友拥抱,是不是有点唐突了?”他开玩笑说道,一句话把刚才的举动归结为,朋友之间。

元晞没有点破,她也宁愿两人的感情能够在朋友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嗯,朋友,好久不见。”

“那,找个地方吃饭?据我所知,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餐厅。”

“好,那就由你请客吧。”

祁静然说:“不对啊,应该由你请客才是吧,一年前一句话都不说,不告而别。”

“好吧好吧,我请。”元晞无奈地耸耸肩。

祁静然大笑:“对了,听说你和阿鹤在一起了?”

元晞点点头,眉梢染上几分笑意:“嗯,他告诉你的。”

祁静然看到元晞的表情,便明白了许多。

想要释然,可无奈,心情总是沉重。

“是啊,他可是很开心呢,抱得美人归。”祁静然淡淡的说道,“我也没有想到,你最后居然会选择他。是啊,阿鹤看起来很冰冷漠然的一个人,实则却是最痴情的,爱得浓烈,也最是执着。”

或许,他就是输在了那份浓烈之上。

他的性格注定了他永远不会像席景鹤那般,直接而猛烈地表达自己的情感,几乎是侵略性地占据了元晞的生活。

元晞本来就是一个清冷的性子,换个说法,在感情上就是很被动的。

她与祁静然在一起,两人都是淡淡的,最后却是淡如水,便只是君子之交了。

席景鹤不同,他的存在太过于强烈,一瞬间将人包裹,逃也逃不开。

想当初,他不正是因为这样才和席景鹤成为朋友的吗?

而面对祁静然的话,元晞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但——的确,如果不是席景鹤的主动,或许她永远都不会伸出手,去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以前的她,只知道家族家族,留给自己的部分微乎其微,而席景鹤却以一种极为霸道的方式闯进了她的生活。

元晞的过去和人生,别人看来也许轰轰烈烈,但对于她自己来说,却是太过于平淡。

元晞对于席景鹤来说,是黑暗中的光亮,照亮了他的阴霾世界。

对于元晞来说,席景鹤何尝不是她平淡生命中的一抹璀璨光彩?

祁静然看到元晞的笑容,看到她全心全意地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心就像是针扎似的疼,连呼吸都沉重痛苦起来。

也许他现在在笑,看起来很平静,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祝福她的朋友。

但实际上,他的心情远没有表面上看着的那么平静。

“虽然阿鹤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但要是他以后欺负你了,记得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祁静然挑了挑眉,“这样想来,我做你的哥哥会不会更合适?”

“好啊。”元晞笑眼弯弯,心底的那份担忧,也渐渐放下。

其实,对于祁静然来说,放手,怎么会容易?

但是。

既然是她的选择——

再见了,我年少时候的梦。

再见了,我的女孩儿。

再见了,元晞。

……

“你和阿然见面了?”聊着电话呢,席景鹤不知道怎么就扯到了这个上面去。

元晞嗯了一声:“刚才还一起吃了饭,才回来。”

席景鹤有些别扭:“晞晞你,离阿然远一点。”

那家伙的心思,他清楚的很,万一在背后搞点什么出来……好吧,虽然祁静然不是这样的人,元晞也绝对不会是会被轻易动摇的,但他还是担心怎么办?

元晞失笑:“你放心,静然今天说了,以后他就是我的哥哥,要是你欺负了我,他可是会找你算账的!”

席景鹤虽然不愿意相信阿然会就这么轻易放弃,却还是立马狗腿地表示自己得立场:“怎么会呢晞晞,我绝对不会给他算账的机会,因为我是绝对不会欺负你的。”

元晞突然看了一眼电话:“嗯,先挂了吧,我接一个电话。”

“等等!你要接多久,我再给你打过来。”今晚的通话分钟数可才不到十分钟,席景鹤可不愿意等到明天了。

“那,待会儿我打给你吧。”元晞说着,匆匆挂了席景鹤的电话。

而电话那头,席景鹤坐在书房中,面前还摆着堆积如山的文件,却是捏着电话,傻笑。

没错,就是傻笑。

杜和也是无奈,没有想到爷也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真是……哈哈!

“爷,这里还有几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席景鹤傻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他倒是没觉得有任何窘迫,从善如流地整理了一下衣领,表情恢复了冷淡矜贵:“哦?拿来我看看。”

杜和不敢有任何放肆怠慢,仍然执行着一个完美称职的秘书的角色,尽善尽美地处理着每一件事情。

席景鹤回归了工作。

虽然坐上了席家掌舵者的位置,但并不代表他以后就可以自由随意了。事实上,这个位置上要做的事情,多到无法想象。

就算是席家有专门的智囊团来处理这些事情,席景鹤作为幕后BOSS不用事事操心,但席家的摊子实在是铺得太大,各种需要最终定夺的事情汇总到一起,便成了一个庞大的工作量。

更何况,现在席景鹤总是要把大部分的时间留给元晞,堆积的事务自然是如山恐怖。

席景鹤在忙碌,而元晞接到了电话。

是弘延大师的。

元晞从外归来,到了京城,就给几个亲近的人打了电话,有爸妈的,外公的,周老的,弘延大师对她来说是值得尊敬的长者,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

只是现在,弘延大师打电话给她又是为了什么?

“大师?”

“哦,小晞啊!这大晚上的打电话给你,是不是打扰你了?”弘延大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慈祥,高僧风范。

元晞自然是笑道:“当然没有,大师可是有事?”

“嗯,之前听小晞你说,是在京城?”

元晞应道:“是啊,现在在京城读书。”

“读书?”弘延大师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元晞在除了是一位天才风水师以外,她还是一名年纪不过二十岁的在校大学生,真是……感叹。

元晞说:“对了,之前大师不是在外面游历?现在,回到江州了吗?”

弘延大师也在外面游历了一段时间,不过跟元晞的入世游历不同,大师是辗转了国内的许多佛寺,为了交流讲经。

而恰好在某地,两人遇上,还坐在一起畅谈喝茶了一番。

时隔现在,倒也有几个月了。

“我正是要说这事呢。”弘延大师说道,“我的最后一站便是京城。”

元晞有些惊喜:“那到时候可要见大师一面,不知大师何时到?我去接您?”

弘延大师笑:“也好,免得劳烦他人,到时候可就麻烦小晞你了。”

“我又不是他人,何谈麻烦。”元晞也高兴,弘延大师这是没把自己看作是外人,自然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弘延大师呵呵笑了起来。

弘延大师就在给元晞打了电话的第二天就抵达了京城,坐的是飞机。

元晞带着当司机的秦四哥来的,提前了十分钟到。

晚了飞机抵达时间五分钟,元晞就看到随着人流走出来,有些不起眼的那位老人,身边还跟着一个小沙弥。

现在和尚坐飞机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所以弘延大师也没有惹来多少奇怪的目光。

“大师!”元晞招了招手。

弘延大师看到了元晞,微微一笑,便快步走了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