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35 岁月静好,漫漫长街

吴清影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竟然会是这样。

在得知他是计白的那一瞬间,她的脑子里面闪现过很多不靠谱的想法——他是不是故意接近自己?他是不是怀揣着别的目的?

可是,她又实在不愿意把那个穿着白衬衫,干净如初的他,想得这般复杂有心计。

而当计白一点一点叙述以前的事时,她的眼前也随之浮现出清晰甚至带着熟悉感的一幕,仿佛自己在走过时光的时候,静静地感受着那个男人的注视,接受着他的陪伴。

心中那份火气,已经不知不觉地消散而去了。

而她的耳边,还有他低声呢喃的话语——

“也许我身体残缺,配不上你,但我不想因为可能得不到,而放弃一开始就追求的权利。至少我表达过,我来过,你看到过我,那就够了。”计白浅浅笑着,眼中带着海洋般广袤的深情与宠溺,“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

吴清影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冷笑告诉他,没错,之前都是你的错觉,我并不喜欢你,的。

但是,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

因为,她做不到言不由衷。

狭长幽深的胡同中,两人的身影在昏黄的灯光下拉得很长很长,换了一个角度,却能看到他们身影的融合。

吴清影几乎是在烧烤派对过去了一半才进来,计白并没有与她同行。

三个女生撇开其他人,跑到屋内说起话来。

“你说什么,那个咖啡男就是计白?”苏萌一下子跳起来,“不会吧!这么有缘分!”

苏萌很显然非常的兴奋,双手攥成拳头,眼睛几乎在闪闪发光——不用想,她又在幻想那些小说中浪漫至极的情节,好似电影画面的一幕竟然发生在了自己的眼前,实在是不可思议!

吴清影白了她一眼:“你怎么不想想他是不是有别的目的呢?是不是明知道我是谁,故意接近我来着?或者是有其他的目的,从一开始就心怀不轨呢?”

苏萌说:“不可能吧,我觉得咖啡男不是那种人啊,他笑起来那么暖,一看就是好人,怎么可能这么有心计呢?”

“苏萌,我觉得你应该很容易被别人骗吧!”吴清影拉着苏萌的手,一本正经地说。

苏萌挑挑眉,一脸得意:“怎么可能,从小到大我都是骗别人的份儿!”

“其实,你也并没有这么想吧。”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元晞,突然悠悠来了一句。

吴清影一愣:“果然,还是什么都瞒不住你。”

元晞一笑:“不是瞒不住我,而是你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以你的性格,如果你觉得他有问题,那么现在也不会纠结这么多,而是会选择直接远离他。现在你在犹豫,只能说明你是不知道到底该选择那一边,理智,还是感情。”

吴清影骤然沉默下来。

元晞的话仿佛当头棒喝,让她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心底的真正想法。

的确,一边不想顺应长辈们的话去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可另一边,她是……是的,她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

她,吴清影,喜欢计白。

也许他们见面不多。

也许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

但是,吴清影在面对计白的时候,却永远有一种很熟悉,仿佛认识了很多年的感觉。

仿佛冥冥之中,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的相遇。

“你喜欢他吗?”似乎是感觉到了吴清影现在的心情,元晞一阵见血地问了一句。

吴清影语结:“我……”

“你喜欢他,这就够了。”

吴清影脸红:“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他了?”

苏萌戏谑道:“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好不好?现在就口是心非了,可是不好啊!”

“好了好了,既然你都已经心里有答案了,何必呢?”元晞劝说道,“你无非就是十分抵触家中长辈为自己安排未来这件事情,可在计白是你家中长辈选的前提下,是你先选的他。这样想,不就够了?”

吴清影若有所思。

话已至此,接下来就是吴清影自己的选择了。

三人这才从房间里面出去,但是很明显看得出来,吴清影似乎看开了不少,心情也很好,还吃了不少东西。

烧烤派对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

吴清影说有事最先离开。

苏萌自然是和她的男友方宇腻腻歪歪。

而元晞,听到席景鹤说自己打算离开的时候,也随之站起身来——“一起出去走走吧。”

席景鹤没有拒绝的理由,没有开车,踩着双脚,和元晞沿着胡同一路走了出去。

两人没有目的的随意乱转,只当做是散步消食,顺带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两人走在马路边的时候,席景鹤习惯性地拉着走在自己旁边的元晞,站到了自己的里边儿,高大的身子似乎为她挡住了所有的危险。

元晞不由得抬头看了他一眼。

只是一个小动作,可她却动容了。

京城的*点钟,自然还没有寂静下来,仍然是灯火通明,路上的行人也不少,情侣也更多,一对一对地走在路上,亲昵而腻歪。

此时,席景鹤的心情很平静。

他突然伸出手,将元晞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紧紧包裹着。

元晞没有拒绝,任由他拉着。

席景鹤微微一笑。

在周围一片嘈杂喧闹之中,两人却仿佛处于一个独立安静的世界,没有任何的外界打扰,也没有任何的喧嚣尘埃。

有的,只是两人的身影,在一起渐行渐远。

“小的时候,我从来不知道父亲代表着什么。”席景鹤突然开口说道,却娓娓道来了自己幼年的故事,那些带着黑暗的记忆,心酸,与痛苦。

他决定,将这一切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元晞的面前。

“母亲对于我来说,是温柔、美好、漂亮的,会抚摸着我的头给我唱歌,会给我做好吃的东西。但是父亲,却是威严、恐怖和黑暗。我很小的时候,大概四五岁?我的父亲就把我扔到一个岛上。那是席家训练死士的岛,没有最残酷,只有更残酷。而父亲这样对我的原因,就因为我是他的儿子,也是席家继承人。”

席景鹤突然感受到掌心的那只小手紧了紧。

他偏过头,却看着元晞垂着眸,嘴角紧紧抿着。

在这一瞬间,他感受到,原来她也是关心自己的——

微微一笑,便继续道:“我的父亲用老鹰养小鹰的方法,哦,应该比老鹰还要残酷一下吧,至少我小的时候,他从未关心过我,也没有在意过我,他的期望只是寄托于我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席家继承人,他要的是王者,不需要感情。”

“是啊,席家的主人,不需要感情。”

他轻轻叹道,却也随之露出恶魔的笑容。

“只是,我的父亲不知道,他的想法是养一头狮子,等到自己有了归隐心思的那一天,就将小狮子推到自己的王座,功成身退。他的想法很美好,却不知道,狮子也是王者,对待老狮王的办法,只有打败他,吃掉他。”

元晞听着的时候,没有插话。

她清楚,席景鹤现在是在对自己倾诉,她只需要静静听着,便好。

“我的生命充满了各种争斗,与我的父亲,与我的家族,与我的敌人,与那些觊觎我利益的每一个人,我能够做的,就是拿起长剑,劈斩而下,斩破一切荆棘和阻碍我的东西,勇敢无畏的前行。”

“我以为我是一艘船,在风浪永不停息的大海上起伏搏斗,一生都在搏斗,却不知道,原来世界上也有温暖平静的港湾,可是让我安心休息的地方。”

说到这里,他的话语突然一顿。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已经走到了一个像是广场的地方,也不是过节,但这种热闹的地方年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张灯结彩。又因为这里有一个很漂亮的音乐喷泉,所以到处都是喧闹欢笑的人们,更多的则是孩子,他们无忧无虑的笑容飘荡在这个广场的上方。

而在这个时候,席景鹤看着自己面前的元晞,一言一语道——

“我以前从未奢望,但是我现在希望,能够拉着你的走,安安静静地走过这漫漫长街。”

“我,可以吗?”

元晞抬起眼,撞上席景鹤的目光,星空般的浩淼,将自己包裹容纳。

这一瞬间,她想过很多。

最后,归于一句话,也是她劝吴清影的那句话——

喜欢他吗?喜欢他,那就够了。

“我喜欢你吗?”元晞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席景鹤的心在这一瞬间被提起。

这不是他第一次向元晞告白,但这一次却是他真正倾注了所有的诚恳与认真,无比渴望得到她的回应。

元晞的问题,让他一懵。

席景鹤还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元晞已经自问自答了。

“喜欢你吗?”她嘴角一弯,“是的,这就够了。”

家族,生死劫……何必考虑这么多?

她是元家的家主,身上背负着元家的荣耀,她不会忘记。

但是,她能够抓住的东西,她也不会放弃。

席景鹤,和,她的爱情。

也许可以期待?

也许,可以美好?

------题外话------

感情问题总算是解决一半了,不过晞晞和阿鹤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期待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