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29 第二境界

元晞睡了一晚上,席景鹤便守了一晚上。

只是到了后半夜,元晞的病房有了吴清影过来守着,吴清影照顾元晞一夜未睡,连病房都没有出一步,却也完全没有给席景鹤一个可以趁机进去的时候,只能守在外面。

席景鹤的下属为此专门安排一个单人病房,方便他休息,他却在除了换衣服以外,压根儿都没有踏进这个病房半步。

他只是守着能够距离元晞最近的地方,等着她醒来。

仿佛只是距离她更近一米,也会觉得空气是清新的,内心是安宁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席景鹤一直觉得,这一年的时间来,自己变得无比暴躁,喜怒无常,身边所有人都怯懦于他的情绪变化,对待他小心翼翼。

他甚至失去了耐心,总是不愿意在一件事情上多花时间。

他变了,他知道。

这变化是为了什么,他也知道。

现在,她回来了,他缺了角的心脏就像是被弥补上了碎片,整个人焕然一新。

“我终于知道,原来我比我想象中的更爱你。”——席景鹤。

……

元晞的昏睡,是漫长的。

但对于她来说,这个时间却短暂到仿佛转瞬即逝。

在她的梦里世界,她脑子一片空白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星空变换,恒星爆炸归于黑洞,又有新生的星系,初生的光芒柔软美丽;万里山河的历经变迁,冷兵器时代气势浩荡的铮铮铁蹄,王朝帝国的衰落与升起;沧海桑田的多番变化,层叠山脉的蜕变剥换,洞天福地的形成与完善,生气龙脉的运转改变……

无数的画面同时变幻,她看得眼睛都花了,没有神光的双眸,却不自觉地将这些东西全部都记录在了自己的脑中。

悄然间,那层薄膜被轻轻戳破,一个崭新的世界在她的眼前推开了大门。

元晞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孤陋寡闻。

在得到了元家家族传承,以及比更多风水师都更早的到望气术之后,她以为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本质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可是,当她在那层障碍戳破,望气术顺利进阶第二境界之后,她才知道,自己之前看到的是多么表面的东西。

好似所有的世界都在她的眼前化为了本源,所有的风水命理知识都不再成为拘束,反而成为了她行使风水师之力的臂膀,她看到的世界将更宽更广。

在这个玄妙无比的瞬间,她也得以窥见那个最高的境界,那个被一国帝王百姓拜为大国师,承载一国国运,被寻常人称之为陆地神仙的境界。

翻手云,覆手雨,望过去,看未来。

人之生死,皆在一念之间。

断情绝念,成就无上自在。

是乃大自在,大逍遥。

仅仅是一瞬的感觉,只是感觉,玄之又玄,虚无缥缈的感觉,但是在这种感觉抽离之后,却立马给了她一种无比留恋的遗憾心情。

遗憾过后,她立即明白,所谓的望气术的第三境界,也是最高境界,到底是什么了。

一口断生死,一眼望未来,一指点过去。

世间万物了然于胸,不是神仙又是什么?

不过,这样的境界,真的可能达到吗?

元晞迷茫不解,却忽然一阵。

她以为一切都已经归于平静了,却不知道还有另一个开始。

世界一片寂静黑暗,绝望的情绪在虚空中蔓延。

元晞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压抑到让她喘不过气来,她惶恐的看着周围,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恐惧过。

因为,死亡的降临。

她仿佛听到了有人的哭泣,有人的呼喊,有人的悲鸣。

还有一只黑暗中,朝着她伸来的手。

画面一闪即逝,就此溃散,化为光点。

元晞隐约明白,这,或许就是一种预兆。

生死劫,生死劫……

总归要来,她会竭尽全力应对,也会把应当做的事情做好。

这一刻,元晞比想象中的要更加坦然面对。

只是,在许久以后,她才知道,那悲鸣哭泣的不是其他人。

正是她自己。

……

不知道是否有人体会过从无边寂静的黑暗世界中瞬间脱离,回归现实的感觉,脚踏实地的感觉,让终于醒来挣脱的元晞,大大松了口气。

清醒过来之后,她怔怔地看着周围一片白色,还以为自己仍然在那个虚幻世界。

直到鼻间嗅到一点消毒水的味道,她才反应过来这是医院。

坐起身来,元晞并没有觉得任何不适,反而好似大睡了一场之后,精神无比清醒,身体无比轻松,心情也随之愉悦。

只是,窗外刺眼的阳光,让她有些分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何年何月。

病房里面也没有其他人。

“元晞!”门口响起惊喜的声音。

元晞转头就看到了吴清影,见她惊喜地扑了过来,抱住自己,慢了半拍才缓缓道:“你是……”

话还没说完。

吴清影一脸紧张地握着元晞的肩膀,摇晃着她,情绪混乱:“你!元晞!你不记得我了吗?你知道我是谁吗元晞?”

好似还没有看过吴清影这般慌里慌张的样子,元晞很恶劣地弯起了嘴角。

决定逗一逗她,元晞立马放空了表情——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演戏天赋,元晞也有些敬佩自己。

“你……我叫元晞?”她一脸狐疑。

吴清影确定元晞是失忆了,悲伤得不成样,自责道:“都怪我,是我当初求你救我外公,却为了我的外公,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吴清影向来清冷高傲,她虽然对待元晞等人随和,但是她的出身背景注定她眼界的不同,人都是有层次的,这种划分来自于天生,吴清影只是因为和某些人打不了交道,才显出几分高冷范儿。

事实上,对待朋友,她的真诚超越任何一个人。

也许是因为朋友少,所以无论谁,她都表现得很珍惜。

对待元晞,更是如此。

——感受到这份心情,元晞一下子安静了。

“好了,骗你的。”元晞无奈道,拍了拍趴在自己胸前的发顶。

吴清影泪眼婆娑地抬起头望着她,尚且有些没反应过来,鼻头还红红的,特别可爱。

愣了片刻之后。

“好啊!你!元晞!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恶劣了!”她恼羞成怒,腾地站起来,气鼓鼓地瞪着元晞。

元晞轻轻笑着,一下子击破了吴清影的恼怒。

比起小小玩笑,无疑朋友的醒来让她更加高兴。

女生总是这样,前一秒还在生气,后一秒就和好了。

吴清影很快坐在元晞的病床边,絮絮叨叨地说起话来,这才让一直都没有摸清情况的元晞明白过来。

她自我感觉好像只是睡了一觉,但实际上她都已经昏睡三天了,不过医生告知她的身体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疲劳过度而已。

期间,盛老爷子已经清醒过来了,身体状况非常好,明天就可以出院。

这几天,苏萌也过来看过她,早上刚走,待会儿就给她打电话。

而且,方爸也给元晞来了一个电话,吴清影帮着接了,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并没有告诉他元晞在医院的实情。

说完这一切之后,吴清影突然想起了什么,激动地扯着元晞的手——

“对了,我昨天可是看到了一个人!”

“谁?”

“席景鹤!是叫这个名字吧,我都快忘了。”吴清影挑起眉毛,“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吗?你昏迷的这三天,他可是都在病房外面守着的!”

元晞表情一滞,顿时说不出话来,心底只有情绪在不断地翻滚。

吴清影没注意到元晞的不对劲,只是继续说到自己的见闻:“本来昨天只是无意看见他的,发现他在病房没人的时候,守在你旁边,觉得奇怪,才打听了一下,原来他这三天来都守在这里。”

元晞抿了抿唇,感觉到自己不自在。

不是不舒服的不自在,而是觉得淡淡羞赧,瞬间变多了几分不自然。

很快她被自己的情绪变化给惊了一下,却又在面上表现得很是平常,让刻意注意她表情的吴清影,完全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看来那位席爷,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了。”吴清影有些遗憾,其实席景鹤这般优秀,很配元晞来者呢,正好又这般痴情,可惜元晞无意,又不能强求。

元晞疑惑语气微挑:“席爷?”

“对,席爷,京城目前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一号大人物,我也是才知道,此席爷就是席景鹤呢。”她说的是之前见过的席景鹤。

况且,能让背景身家都能在京城排得上金字塔顶端的吴清影都开口说的“大人物”,自然不是一般的大人物。

“不过这位挺神秘的,也传的神乎其神的,李家的小儿子,也是因为搭上了这位,原本是个二世祖,却一下子让人刮目相看,不得不重视。”吴清影若有所思,“虽然不知道这位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但是连我爸这些都很尊重,简单不了。”

不过吴清影只是随口说到这些,很快便扯到了其他地方。

元晞的目光却不自觉飘向门口,似乎透过那道门,看到了一道淡淡的身影投在雪白墙壁上,影子的斑驳,却是那个男人对自己倾注的所有,感情,与等待。

------题外话------

断更,短短一个星期时间内断了两次,首先,不管什么原因,我都应该道个歉,说声对不起。

解释一下——因为我没在家,而是在云南。月初的时候和家人们来了一次,自驾游普者黑,月末现在又是跟朋友来的大理丽江,临时决定的,却因为是早早就答应过朋友来一次云南不能爽约,但是我却没脸再请假了,干脆没说,第一次断更就是出发的时候,第二次则是昨天,这几天基本上是一天换一家客栈,行程拉得紧,昨天还是绷不住断了,今天双廊下雨,没出门窝在客栈总算是码出一章早早更了。

解释不是因为辩解或是其他,而是希望目前追文的亲们,能够等几天的时间,这几天还是会更新,但稳定和多更要31号回家之后,这几天就当养养吧,尽管字数不多^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