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3】花酒

第三天,秋盈就送来信说辛府派媒人去了秦府给秦嫣说媒,媒人正在秦府里呢,苏氏豁然大怒,正抓着人骂呢。

沉欢一笑,苏氏也有暴跳如雷的时候啊。想必辛府那位继室还不知道当年辛大人在苏府做下的事情吧?既然闹起来,那就让它更加热闹好了。

“烟翠,你去拦住媒婆,将当年辛大人对我的好二姐姐做的事情随便说下。”

烟翠闻言就乐了,“好,奴婢这就去。”

辛夫人听到媒婆黑着脸回来复述,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她本来就不是个吃素的人,嫁到辛府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搞定了辛府的妾室暖床的,现在还让她受这等气。原来那家人也是不干不净的东西!

她立刻带着一群婆子直接杀到秦府大门,叉着腰大骂秦嫣是娼妇,为了帮父亲升官勾引辛大人,那么小年纪就不惜牺牲自己的勾引老头,还装出白莲花一般的模样到处招摇。

辛府媒人走后,秦嫣还劝苏氏,毕竟同时官场的人,不要给秦松涛制造障碍。苏氏正在懊悔着,就被辛夫人一顿臭骂,骂得气得直掉眼泪。

她哪里见过这等泼妇,就连吕氏都没到这个等级,何况他品阶比自己夫君高,她也恨不得不顾一切的冲出去痛快的打一架,可她也丢不起这个脸。

秦嫣这下却也架不住了,再心思缜密,也没办法拉下脸彪悍地冲出去对抗。正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哭。

最后还是秦松涛闻讯赶回来,可也晚了,辛夫人也骂累了,打道回府了。

就算是这带住的是高官,也会有闲人来往,自然是有人听了去,这种新闻向来是火速飞传的。

这一下子大街小巷都在热烈的议论这件事。

秦松涛面对一对哭得凄惨的妻女,满肚子的火无法憋住。他的官威,他一直努力维护的形象,似乎顷刻间被人一拳击毁。

第二天,忽然有人上了道折子,将辛大人的嫖娼的事情给参了,还有证人,证人称怀了辛大人的孩子。

大沥律法严禁官员嫖娼,还弄出了孩子,这消息顿时在朝堂上引起一片哗然。

皇上闻言豁然大怒,立刻将革了辛大人的革职,命人严查。

到了下午秦松涛还在府衙忙碌着,吏部衙役来传说晋大人招他觐见。

秦松涛沉默片刻,便跟了去。

晋漕中阴沉着脸坐在大案台后面,闻声抬头冷眼看着秦松涛,冲着衙役挥挥手,房中的衙役全都退了出去。

秦松涛知道他为了什么事,可对于姓辛的作为,他已经无法忍受了,事情已经做下了,他不信一个没有作为的人会比他更有价值!

在晋漕中心中,一定也会有天枰,知道谁更值得扶持。

晋漕中盯着他看了半响,“你有什么可以解释的?”

秦松涛缓缓抬头,看着晋漕中,面色平静,语调平稳,“老师,在下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秦松涛!你仗着自己有几分才气,得了皇上的赏识,可你别忘了,老夫可以将你推上去,也可以将你拉下来!”

秦松涛面上浮上谦顺的微笑,心里却冰冷如寒。

“老师此言重了,松涛对老师一向敬重,唯老师马首是瞻。既能做老师的左右手,也能做老师身边的一条狗,老师还有什么不满意呢?”

晋漕中一怔,看着一向清高的秦松涛,微微蹙眉不语。

秦松涛谦逊的弯了弯腰,“老师用人也不是唯亲是用,而是要选有用的是吗?姓辛的品行低劣,多年来政绩无建树,还给老师惹麻烦,此等人留在老师身边,会令老师丢脸。”

晋漕中哼了一声,但似乎脾气不如刚才大了。

“你懂什么!他是勋国公的远亲,为了拔除凌凤也出了不少力。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也要顾忌到勋国公的颜面。得罪了勋国公,你我都不好过!”

秦松涛闻言低垂眼帘,“那老师希望学生怎么做?”

晋漕中缓和了语气:“我理解你受到羞辱的心情,他是一定会得到些惩罚的,我已经奏请皇上,将他降级到五品。但你揭了这等丑事,得罪了勋国公,你得去辛府登门致歉。”

秦松涛倏然抬头,脸上谦顺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

“松涛,关起门来说自家话,论前途,你定会比他强百倍。你又何必在乎和他置气一时呢?能到你入了阁,他辛府老小都要将你奉若神明,那个时候你想什么时候报仇不行呢?再说了,儿女情长本来就会阻挡仕途,你只是为了妻子和女儿的颜面就做出如此不顾后果的事情,也是糊涂了啊。”

秦松涛脸上一凛,半响,拱手道:“谢老师教诲。”

晋漕中见他受教,这才脸色松了。

门一动,沈奎探了个脑袋进来。

晋漕中叫道:“沈奎,带松涛去散散心吧,男人也不能一心只扑倒朝堂上。”

沈奎心领神会的点头,“好的。”便上来拖秦松涛,两人出了门,他便问:“你想去哪里散心?今天老弟陪你。”

秦松涛抬头看着天上的艳阳,冬日的暖阳本该很舒服的,可他觉得浑身冰凉。

“喝酒吧。”他脱口而出。

“好。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喝酒去,保管你心暖暖的。”

秦松涛听出他语调暧昧,下意识的有些不情愿,可他又能去哪里呢?

如果苏氏和秦嫣知道他居然要去给姓辛的道歉,她们会原谅他吗?

他下了那么大决心,豁出去要好好的惩罚姓辛的,反而最受伤害的居然是自己。

他满脑子空白,还没想明白,两人已经到了大门,灰色的马车过来,沈奎将他拉上马车,他也就索性任其自然了,还有什么事会比刚才那些闹心事更糟呢?

马车行驶了好一会,离开了府衙,穿过官邸云集的东区,到了北区一处僻静小巷,几栋独立的院落都是绿瓦白墙,里面偶尔也有二层小楼,隐约中传来一些叮咚琴声,还有女子柔柔的吟唱声。

马车在一个黑门小院停了下来,门口有个小丫鬟,一见马车立刻喜开颜笑的迎了上来,“哎呀,沈大人,你都十多天没来了啊。”

沈奎笑着道:“今天这位秦大人才是你们要服侍好的重点。”

小丫鬟眼睛一亮,忙往里让,另外早有人进去通报了。

秦松涛微微蹙眉,低声道:“我还是回去。”

沈奎一把抓住要转身走的秦松涛笑了起来,“这不是妓院,叫做清官,这里的女孩子都是有才艺的,可不是勾栏院那些女人啊。”他忽然靠过来耳语,“这院子只住了两个女孩子,一个还是处呢。”

秦松涛眉头皱得更深了,刚想脱开他的手,便有人轻柔的笑着过来。

一绿一粉的两个若莫十七八岁的女子袅袅婷婷的走来。

粉色女子容貌妩媚些,绿衣女子面容清秀,眉目清澈,看上去不像风尘中人。

刚才集聚在秦松涛心里的那点不快也散了些。

“沈大人,今天还带了一位同僚来啊。小女子潘瑶见过二位大人。”潘瑶笑盈盈的行了礼。

“绿柳见过二位大人。”穿着一身绿色单薄的袄裙的绿柳端端正正的行了礼。

“我是带秦大人来喝酒的,赶紧的,将最好的酒菜端上来。绿柳,你可得好好的哄好我们秦大人哦。”沈奎说着挽住潘瑶的腰肢,说完在她脸上狠狠一掐,潘瑶娇唤着,两人顿时粘在一团。

秦松涛眉毛又皱起来。

绿柳轻柔的道:“大人还是快进屋吧,外面怪冷的。”

秦松涛淡漠的看了一眼绿柳,大冷天的,还穿着敞领,露出一截玉颈,曲线优美的宛伸进衣襟中。

他淡淡的收回目光,点头。

绿柳欣喜的福了福,在前面引路。

屋里早有几个小丫鬟端茶递水,也有人去张罗酒菜,很快,满满一桌的酒菜上齐了。

沈奎一边搂着潘瑶的腰,就着她的手喝酒,一边对秦松涛挤眉弄眼,“我说老兄啊,人生在世须尽欢啊。你整天清心寡欲的就像个和尚有何乐趣呢?”

绿柳看秦松涛一眼,柔柔一笑,“不如我弹琴给秦大人听可好?”

秦松涛点头。

绿柳的琴艺果然不错,一曲下来,秦松涛神色好了许多。接过绿柳递过来的酒,抿了半口,看了她一眼。

绿柳是那种一眼看过去很普通,但是细看很精致的那种,比较耐看。

被秦松涛看得耳根微微有些红,这让秦松涛有些诧异。这里的女子不是常招待男人吗?需要羞涩吗?

“这个巷子里的姑娘不是接待普通客人的,都是官居三四品以上的人。何况这里的姑娘一旦开了苞便只会跟着一个男人。”沈奎说着在潘瑶脸上抹了一把,“是不是啊,瑶儿?”

潘瑶笑眯眯的点头,“那是的,我就是沈官人的。”

沈奎大笑起来。

秦松涛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柳绿,她依旧挂着柔柔的微笑,执壶给他倒满救,柔声道:“这个酒是小女子自己酿的,不会醉人的,秦大人尽管放心喝。”

秦松涛看着她衣袖下露出的白皙手臂,她有些偏瘦,没有苏氏的丰润和富贵气质,就像一朵兰花,静静的开放。但细看她的鼻梁下巴,却有几分和苏氏相似。

沈奎见他直勾勾的盯着柳绿,咧嘴笑了,“我说潘瑶,看来你这里又要找一个鲜嫩的清官才行了,绿柳很快也要开处了。”

潘瑶抿嘴一笑,“那才好呢,我们绿柳妹妹性情是这条街最好的。但她眼光极高啊。”

“姐姐。”绿柳娇喃的瞪了她一眼,有些脸红的飞快看了一眼秦松涛,“二位大人坐坐,我去准备些水果。”

这边继续暧昧着,那边沉欢已经得了信。

听完小黑的汇报,沉欢柳眉一挑,有些不太相信。秦松涛连个暖床丫鬟都没有,居然会去这种地方?

“你可查清楚了?真是烟花之地?”

小黑用力点头,“真是的。那个巷子住着起码六户这样的清倌。大沥不准朝臣*,但是没有规定不可寻个和同僚聚会饮酒的地方。这些女子都是以开私人酒馆为名,不过听说个个都是才女,琴棋书画必定精通,才能在这里混得下去呢。”

云裳忽然低声道,“奴婢出去一会。”

沉欢看她一眼,“由她自己决定,不逼她。”

云裳点头,“奴婢晓得,也逼不来,还是她自己要做打算。”

沉欢点头。

云裳说过秋盈一直很苦闷。苏氏虽然待她还算好,但是不像沉欢这样大方。尤其到了盛京后,苏氏就变得焦躁起来。对她们年纪大的丫鬟也开始疑神疑鬼,只要秦松涛对她们多看半眼,苏氏就会将脸板起来好几天,她们丫鬟们都大气不敢出。

下人们都私下议论,三爷没有子嗣,只有秦嫣,这对一个官家老爷来说,实在是没面子的。不知道秦松涛是如何能淡定的,所以也有人猜想他在外面是否有其他秘密妾室。

可时间一久,这种谣言也就没人说了。

但秋盈她们几个一等大丫鬟,其中有两个是苏氏陪嫁,陪嫁通常意义上就是要给男主人收房的。秋盈和秋葵都已经18岁了,按理今年就要放出去了,这样出去也就嫁个小厮,或寻个小人家嫁了。可她们在秦府风光惯了,在外面小户人家面前都赶上小姐了,哪里还会过得惯苦日子。

眼看收房无望,面临着未来凄惨的日子,加上秋盈母亲的情况,她都快愁死了。

云裳就劝她还是要有个好人家,就算不做主母,做个妾也是可以的。起码可以多些银两,让母亲过得好些。说完云裳还叹口气,“我们丫鬟也就这个命了。”

秋盈见她这样,就戳她,“你还敢叹气。新月嫁给了大掌柜丈夫,浅玉听说姑娘也给说了一个分销长房粮铺的大商户人家做长媳。你们两个未来一定是非常好的,跟着那么好的主子。”

沉欢倒是不想用什么手段,尤其这类的她是不屑的。

但是,如果秋盈认为这是她想要的,沉欢也乐意顺水推舟,她倒是很想看看道貌岸然的秦松涛被剥掉伪善的皮后,他会变成什么样。

秦松涛一连喝了三壶酒,虽然是甜米酒,也架不住过量。

沈奎早就搂着潘瑶滚床单去了。

柳绿看了看外面天色已黑,微红着脸,柔声问道:“大人是留宿等酒醒了,还是回府?”

秦松涛瞅着她半响,缓缓伸手在她粉嫩带红的脸上轻轻的摸着。

柳绿顿时脸羞得通红。

------题外话------

上章订购早的有新内容。有新粉的亲们,如果订阅章节看到章节名写着未完,这章一定会加字和内容。所以第二天一定要回去看哦。么么哒。

凌晨没有了,周末再赶回原来的进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