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2】反驳

丫鬟收了秦嫣的银子便去请沉欢。

万氏皱眉看着沉欢,“她见你有什么好事?”

沉欢也觉得奇怪,秦嫣不可能对她还存有姐妹情谊。但,她不喜欢躲避,反正总是要正面对抗的。只是沉吟片刻,安抚万氏道:“没关系,楼下那么多人,她也不敢怎么着。表婶先坐着,我去去就来。”

万氏和沉欢也相处了一段日子了,自然知道她是懂得分寸的孩子,便应着,吩咐小心些。

沉欢披了雪狐短披风下了楼,看见秦嫣站在人来人往的花园中心一颗挂了冰花的桂花树下。

她走过去,秦嫣立刻蹙眉,用不高不低却正好能让路人听见的声音呵斥道:“四妹妹到了盛京怎么也不知道去拜……”

“怎么也不拜见三叔三婶是吗?”沉欢立刻截住她的话,淡淡一笑道:“我们当日住在乡下我母亲的祖屋时,大姐姐知道我家门槛有多高,进门几道梁吗?我父亲还是你的伯父,三叔的亲哥哥,秦府的嫡长子,你父亲作为弟弟,你们作为填房的晚辈居然多年不拜访,你们是不是习惯了目无尊长、无尊无卑?还有我大姐是嫡出长孙女,你似乎久居盛京也没有主动上门请安拜访过吧?你还有什么立场指责我呢?”

秦嫣没想到她居然猜透了她的意思,反而抢白了自己一通,就算她心机似海,也不由愣住,顿在那里半响说不出话来。

来往的人都看了过来。

沉欢用秦嫣一样不高不低的声音道:“二姐姐也用不着恼,妹妹纵然年幼也是知道分寸的,无论如何,自家的事情关起门来自家说,当着那么多外人的面说,谁也不好看。二姐姐以后可要注意些分寸才好,没得丢了秦府的脸不要紧,丢了三叔的脸,可让他在同僚面前如何做官呢?”

秦嫣本来选这个地方就是为了让沉欢下不来台的。周围都有好几个点了炉子的露天赏雪的位置坐着不少人,闻言都往这边看过来,大不多的是沉欢口中不知分寸的姐姐。

秦嫣顿时脸色涨得通红。眼下她自己被架到台上下不来了。她从来没有正面和沉欢当面锣对锣鼓对鼓的交过手,从前看她在秦府里对付吕氏和秦湘,以为不过是吕氏和秦湘段数太低,气势太弱,地位又不够沉欢强硬,沉欢是仗着自己是原配所出的嫡女才那捏住他们,没想到在同是嫡女的姐姐面前,竟然依旧霸气逼人,反倒让她失了底气!

在周围逼视她们的目光下,秦嫣紧抿着嘴打量沉欢,努力让自己语气平静地说:“竟然是我错了。”

知道秦嫣不过是想在嘴上得回颜面,沉欢也懒得在这里多费口舌,以免连累了自己和万夫人的名声,便礼节周到的福了福,“如果姐姐没有什么事,那妹妹我就告退了。”

说完,也不等秦嫣说话沉欢转身回楼。

万氏见她神色如常,也就不多问秦嫣的事情,而是将她拉进,在她耳边低声道:“你猜刚才有谁来打听秦嫣?”

“谁?”沉欢并不奇怪,秦嫣其实也算出挑,只不过在富家官家的小姐中年级偏大了些,有人打听她也很自然。

“辛夫人。”

沉欢这下挑眉了,“辛夫人?”

“对啊。辛大人如今是三品掌院学士,之前死了的四皇子母妃就是他的表侄女,死了儿子人都差点疯了。”

沉欢点头,“恩,听说了,听说还是个修媛。”

万氏低笑:“修媛如何,有个儿子还能撑撑,如今没了儿子就没有了指望,她娘家也没有什么力量了,不过一枚弃子。”

“那辛夫人打听秦嫣是否对她有意思?”

“也许吧。辛府这几年晋升不得力,虽然是三品大员,如今还没秦松涛风光呢。他这个妻子又是个填房,年纪倒是比辛大人年轻了十几岁,辛大人原配留下四个孩子,前面三个都是女儿,嫁得都不是很好,幺子老四没有婚配,辛大人也最宠,这位填房就不是很乐意,一心想赶紧给他弄个好拿捏的媳妇,将老头的心给收回来。”

老四?

沉欢想起去探哥哥时遇到的辛四公子,倒是和辛老头一个德行。

难道说这位辛夫人不知道当年辛老头非礼秦嫣的事情?居然想让秦嫣做四公子的妻子?如果是这样,秦嫣岂不是要气得鼻子都歪了,就连辛老头也该找个地洞钻进去吧?

沉欢沉吟半响,“我想我二姐他们来一定带了丫鬟进府,只是不知道她们的丫鬟会在那里等候。”

“她们这个品级的下人通常会在二门外的下人院子里,那边会有供应客人的下人的餐点,你想找谁吗?”

沉欢点头,“表婶有没有办法让人帮找下我三婶原来身边的丫鬟叫做秋盈的。我想找个僻静的地方见一面。”

万氏笑道:“这有很难,只要她进府了。”她扭头对带来的丫鬟低语两句,丫鬟便点头去办了。

沉欢拉住她,“要小心些。”

万氏老道的拍了拍她的手,“放心,我这丫鬟激灵得很,等会她寻个妥当的地方就回来告诉你。”

沉欢点头,“我是想需要知道三叔他们府里都有什么事发生。”

万氏深以为然,“明白。”

既然和聪明人说话,沉欢自然不用多说。

果然沉欢猜对了,苏氏将秋盈带了来。

万氏的丫鬟果然找了个妥帖的地方将秋盈带来,秋盈见到沉欢吃了一惊。

沉欢含笑道:“秋盈姐姐可好?”

秋盈忙俯下身子行礼,“奴婢见过四姑娘。”

沉欢忙把她拉了起来,“我们好久不见了,刚才见到三婶和二姐姐,想着秋盈姐姐也会在。二姐她们也没法带你进来,就托表婶帮带你来了。”

虽然三房和长房有嫌隙,可沉欢对府中下人一向很好,作为一个下人能让主子惦记着总会感激的。

“奴婢也惦记着四姑娘和大姑娘,可惜奴婢……。”秋盈叹了口气。

沉欢拍了拍她的手,“我懂的。是云裳托我说若是看到你就托带个话,说她很想你,若是得了空可以到府里玩玩,见下云裳和烟翠她们。”

“真的吗?”秋盈闻言欣喜万分,云裳升了一等丫鬟后,两人倒是常有时间一起说话了,云裳人极好,她们年纪也相仿,所以感情也极好。

沉欢笑着点头,“你来的时候若是不方便,可以捎信到我们米铺里,我让你接你来。这样时间会比较充裕,省得花得时间太长,你不便。”

见沉欢那么体贴,秋盈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了。

沉欢笑笑挥挥手,“快回去吧。”

见沉欢回来,万氏问道:“那丫头是秦松涛的丫鬟?”

沉欢点头:“是我三婶身边的大丫鬟。”

万氏想了想,“好像没有听说秦松涛有妾室,他也没有收房的丫鬟吗?”

沉欢勾唇一笑,“倒是没有。”

“那也难得。”

沉欢歪着头笑道:“表叔不也是吗?”

“他敢!”万氏挑眉,续而笑了,“其实他才不是为了我呢,还不是为了他的官运。皇上喜欢生活清廉的人,皇上常张扬荣亲王对荣亲王妃的一往情深,大沥朝臣想爬得快点的都效仿荣亲王。”

沉欢哦了一声。

心里暗道原来如此,难怪秦松涛一直不好女色,一点不像他老子秦功勋。

沉欢看了四五出戏,就和万氏一起出了府。

凌凤这边可没沉欢那么舒服,此刻已经半夜,他还在小楼上盯着江面等着庞龙他们回来。

庞龙他们已经按指令去行动了,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时辰,江面的漕船来往了百来只,这会儿,艄公们也累了,号子声也渐渐稀疏。

“主子。”庞龙轻声的叫着,飞快的一步上来,兴奋道:“查到些东西。”

“说。”凌凤顾不得迎着冷风,低声道。

“那小楼一直没有人下来,但是位于楼五十米处有人落水的痕迹,岸上到小楼还有一滩水迹,脚印是朝着小楼来的。”

凌凤点头:“来人深更半夜顺着河边小路来,定是为了掩人耳目,所以落水不是假的。”

他朝小楼上看了眼,衣服这会已经不在了。

眼看天就要亮了,如果来寻他们的人暗中有目的,天亮前必定会回去,可眼下衣服不见了,可见人已经走了,但凌凤布下的人却没有看见。

能够在河岸落水的,想必没有武功底子。一个穿着气这样质地衣服的人,又刻意低调,说明是个行为很缜密的人。

那么一个文人半夜三更来找雷正雄是为什么呢?

“我才雷正雄房间里可能有暗道。”

庞龙一怔,忽然恍悟,“同意!属下找机会去查下。”

沉欢一早起来,就写了封信交给小黑,“去码头将信送给凌公子。”

赤冰回来没有查到赵家联姻的什么问题,可沉欢还是觉得里面有什么问题。不过赤冰却带来了辛夫人果然向苏氏提亲的事情,这倒让沉欢张了张嘴。

好半响,不解的摇头,“辛夫人难道不知道那段过往?”

赤冰耸了耸肩,“可能不知道吧。不过苏氏的脸色可难看了,可辛大人也算是第一个向她秦嫣提亲的三品官员,怎么都得忍着,就只是说考虑下便借故走了。”

沉欢奇怪的看着赤冰,“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连第几个三品官都知道?”

赤冰高抬下巴,“和我没关系。”说着转身就走了。

沉欢环臂抱胸看着她的背影,扬了扬眉。

她说了和赤冰有关系吗?

正想着,小黑回来了,也带回来一封信,沉欢拆了看,说是他怀疑还有另外一股人在暗中操纵漕帮,此人应该不是勋国公。

事情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复杂。

可如今只要不影响她,就暂且可以放放。

沉欢将一枚成色极好的玉镯给了云裳,吩咐她主动去见下秋盈,用云裳的名义送给秋盈,另外带她去给她母亲扯上些上好的布料,去雍锦坊做上两身衣裳,就说沉欢自己记得秋盈母亲的生辰就要到了,是主子的一点心意。

云裳是决定聪明的人,很快的就将秋盈约见了,还将一番话说得秋盈直掉眼泪,说她对不起母亲,母亲重病在家好久了,父亲是个酒鬼,也照顾不了母亲。哥哥嫂嫂不孝,母亲便过得很惨。云裳立刻说回来禀报四姑娘,看有没有办法帮忙。秋盈也只是当云裳安慰她罢了。

沉欢得了这个消息自然高兴,马上亲自写了封信回到余杭,吩咐留在那里照顾秦莲的人去看望秋盈的母亲,如果需要就接到农庄里,安排人服侍着,总之用农庄老人养老的待遇照顾着。

秋盈闻讯感动万分,连夜偷偷的溜出府,求见沉欢。

沉欢听见云裳来报,只是淡淡一笑,“你告诉她这只是举手之劳。我念及曾经一个屋檐下的姐妹情谊。若有难处就让她来找你,你尽力帮她解决就是。”

云裳不解问:“姑娘这样做不是为了让她效力吗?”

沉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我是给她一条出路而已。”

云裳想了想,低声道,“姑娘是猜她一定有求于姑娘?”

“看她怎么想了。你让她回去吧,就说我不方便见她。”

云裳照着吩咐去了,安慰了秋盈两句,秋盈带着满怀的疑惑回了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