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1】找茬

万氏自然是带着夫君的任务来的,就算沉欢聪明绝顶,她也只是个商女,如果没有强大的背景实力,他们公开和褚家对抗也是危险的。

但是对沉欢提议燕权慎夺取入阁机会来说,对燕家也不无好处,毕竟这个位置是谁都想坐上去,只是很难,要就是有人支持,要就是有契机。

可,人的权欲是自娘胎带来的,没有人能抗拒。

万氏看了沉欢许久,才不被察觉的点了点头。

“你表叔猜想就是他。因为韩大人做过凌风的老师。”

沉欢笑着点头:“正是。以韩大人的身份不是一般人能叫得动的,如今的凌风刚被惩罚,自然也动不了谁,所以你们也很疑惑,所以来找我证实下是吗?其实,表叔一定猜到,凌风能让韩大人亲自出手,一定不是做过老师这样简单,一定能想到其实韩大人和晋大人是不对付的对吗?”

万氏惊讶的看著她,“我的乖乖,我家老爷说你通朝政,我猜不过是因为和宁家有交情和你二位舅舅处略知知道一二,没想到你会知道得如此透彻。你表叔的确就是这样想的。”

沉欢也不掩饰自己的能干,既然都是一条船上的,不必要掩饰。

点头道:“表婶说得不错。如今内阁六人中,吏部晋漕中、刑部陈达、工部骆伟宏都是勋国公的人,如果内阁再添一个他们的人,这个朝廷的天平秤就真的倾斜了。如果表叔能入阁,睿亲王的势力便得到了平衡,和勋国公打个平手。这样也就达到了牵制的目的。”

沉欢话语已转,“再说了,表叔因为帮了我们没父没母的孩子的忙,而得罪了秦松涛,他难道不记恨吗?朝堂权势,不进则退。表婶和表叔是深知其中道理的,不是吗?”

万氏深深点头。

“勋国公的意思很清楚,他们要扶二皇子上位,其实不过是想从龙之功,荫惠自己罢了,哪里是为了社稷着想?原先赵大人也还算清廉正派,后来不也是跟着和稀泥吗?要是这朝堂高位乱了血脉,社稷也就不稳了。”

沉欢笑笑,没有言语。

万氏叹完,看著她也笑了起来:“看咱们干吗呢,明明是来逛园子的,却说起和我们女子不相干的朝政了。来来,我带你去见下几位夫人,这些都是我往日里常来往的,他们家的姑娘们也都是个个知书达理的。”

沉欢点头,“多谢表婶。”

园子的中心亭里,最尊贵的女子睿亲王妃和荣亲王妃端坐着,左右位置分别坐着四位二品命妇,都是沉欢不认得的。她们后面环绕着几个装扮高贵典雅的妙龄少女,个个如花似锦,娇柔百媚。

她们围着一张酸枝木的整茶台,秦婉正在为她们泡茶。

先不说秦婉姿态优美,就说这茶泡的方法不同,散发出来的香气也是不同。这样的茶艺在整个大沥都是数一数二的,更别说大家闺秀了。

等到秦婉用杯叉将茶杯递到各位贵妇面前,众人才恍然苏醒,一阵赞叹。

“真不愧是宫里出来的茶艺师,泡个茶都能泡得如此花哨。”一声轻轻的娇笑,说话的是一个绿衣贵女,跟着周遭的几个小姐顿时附和。

沉欢闻言脸一沉。

“她是工部尚书骆伟宏的嫡长女,骆熙。”万氏低声在沉欢耳边道。

洛熙?难道是因为她凌风和三皇子拔剑相向?

沉欢不由打量她。

论模样的确是众贵女众长得最漂亮的,就连秦婉也难和她媲美,不过总觉得她的美太过华丽,看久了就会腻。

不知道当初凌风怎么会为了她动手呢?可凌风那日说和她并不熟。

沉欢正在胡思乱想,便有一个脆生生的女音插了进来。

“皇上当年以女官仪驾迎接秦姑娘入宫,就是因为要将茶文化带进宫里,宫里的娘娘和公主们都受过秦姑娘的教导,如今个个都泡得一手好茶。只怕尔等花哨却泡不出茶味吧,可别哪日进宫,连茶都不会泡,给你们几个丢脸啊。”说话的少女个头高挑,语言犀利,言语间护着秦婉。

洛熙脸色有些不好看,可作为贵女,保持端庄是必须的,何况还在两位亲王妃面前。

她用娟帕掩了掩唇,压住尴尬的不快。

沉欢好奇的看那个维护秦婉的少女,眼睛一亮,竟然是曹玉。想想也是,哥哥都回来准备大考了,相比书院里的各家公子也都散了回府,曹玉回来了也不奇怪。

“玉儿!”一个贵妇严肃的轻声呵斥道。

“她就是曹大人的夫人。”万氏马上说道。

沉欢忙仔细打量曹夫人,见她脸微圆,却不臃肿,富态得四平八稳,看上去一脸和气。曹天鉴是第一个帮助过自己的官员,对曹家人,沉欢是极有好感的。

曹玉无所谓的一屁股坐在秦婉的身边,“秦姑娘的茶泡得就是好,吃不到葡萄嫌酸,还好意思出来说话,有本事,你们来泡一杯看看。”

“曹玉这话说得太呛了,也不怪你,常年不在盛京。盛京泡茶向来都是男子的事情,我们自然是学不得的。不过曹玉听闻常年混在诰阳书院,整日里和公子哥混在一起,难免少了女子的气质,多了男人的风格。”一个嫣红华丽衣裙略微年长的女子飞快的嘲弄道。

虽然大沥并不是很保守,女子读书也是常识,但作为二品官员的小姐,终日里和公子们一起读书,也不是什么好事。对于曹家来说,这个不算什么,可对于少女的名声来说,似乎也不太好。所以,一般很少人知道曹玉用哥哥名义读书的事情,但常年一起玩的贵女们也会略知一二。

“曹玉学识渊博,行走万里,我甚是羡慕。找时间一定要向曹玉好好的讨教一二。”秦婉温婉笑笑,柔声道。

曹玉嘿嘿一笑,“恩,好啊。不过我教不了你什么,秦钰才是厉害的。”

秦婉看着曹玉笑了,“恩,那日让你们一起比试比试。”

曹玉脸一红,“胡说啦!”

沉欢闻言不由莞尔,曹玉真是喜欢哥哥了,不知道她的榆木脑袋哥哥是否看出来曹玉是女子,又或许等哥哥发现她是个女子时,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女儿家不能只会琴棋书画,还是要有些拿得出来真本事才好。何况你们的琴棋书画还不精通呢,等精通了,再来展示一二,我们定会抚掌叫好。”荣亲王妃也出言护着秦婉,毕竟自己的儿媳妇,怎么能容得人放肆。

“恩,我想也是。正好春闱后宫里为新三甲状元举办宫宴,你们就可以好好的展示了。”睿亲王妃也笑着说。

这话题一转,让众贵女们顿时兴奋了。这场会表面上是庆祝新状元及第,其实是三品以上官家贵女和贵公子们的一场公开相亲。这个时候还有贵女被选入宫,成为嫔妃或皇子妃,也有各家贵胄们相看对方的公子小姐。

去年女子才艺夺魁的正是洛熙,今年没有出现新的贵女,自然不知道还有谁能和她比。本来秦婉可以和她一较高下,可惜秦婉已婚,已婚女子是不参加比试的。

睿亲王妃的话帮洛熙寻回了面子,她即刻恢复了常态,微微一笑道:“是啊,众姐妹到时候可以百花齐放,各展风华了。”

夜幕渐渐降临,凌风骑着马带着一队人巡逻在河岸上。

落了夜幕,码头上却更加热闹了,各种吆喝叫卖声喊得更响了。河面上的船只也挂起了灯,来回穿梭。嘈杂的声音让人心也静不下来,但凉凉的风吹到脸上,柔软得如同河面绕梁的歌声,让人不至于太紧张。

庞龙率领同做兵卒打扮的十人紧随凌风身后,他们与其他兵卒的观察角度不同。他们密切的留意着各个藏身角落,因为对于他们来说,码头的秩序不重要,凌风的安全才是他们的真正职责。

胡彪和庞龙从三十多个黑甲卫亲兵中挑出来的十人编进了凌风手下,因此可以贴身护卫他的安全。另外暗卫由赤焰带领,一部分暗中保护,一部分为凌凤执行暗里任务。两个队伍各自守着自己的职责,互不干涉。

当然,胡彪他们编进队伍是睿亲王亲自下令安排,为的是不让人抓凌凤的把柄。

现在码头上歌舞楼里正在肆意的喧闹,风尘气息让男人们掩盖不住兴奋高昂。路过的兵卒有人忍不住张望过去,凌凤转头扫了一眼,心猿意马的兵卒赶紧正色冷颜,不敢有歪心思。

凌凤冷声交代庞龙:“谁敢在巡视的时候三心二意,罚蹲马步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的马步,人都要晕了。

这下再也没有人敢胡思乱想了,风尘之声也自动阻挡在耳膜外。

忽然,凌凤抬头,看着一座小木楼。

胡彪见状刚想问,凌凤已经恢复目光直视前方,御马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胡彪,你领着队伍继续前巡,庞龙带着两人随我来。”说着,马步一错,已经从队伍中移步出来,庞龙和另外两人也迅速跟了出来,这一动作,从吩咐到行动完毕,整个队伍没有停一秒,秩序不曾乱半分。

凌风退到路边树下,借着树影掩护,迅速到了自己的营帐小楼边,然后对着对面楼道:“你们看那个楼。”

那个木楼和他们的小楼没有太大的区别,露台上晾着两件男衫,证明是男子的住处。

庞龙立刻皱眉:“这楼住着是漕帮副舵主雷正雄。但这个衫子不是他常穿的风格。”

雷正雄是唯一没有被拉下马的原漕帮人马,此人和吕玉堂有些关系,在这次总舵主下马的事情上,还帮助驻军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因此,他被留用了。毕竟漕帮内部关系错综复杂,不可能全部将骨干都清理掉。

但此人和驻军打交道最多,正好住在凌凤对面,所以,他的穿衣风格庞龙他们都很秦楚。

何况作为凌凤的护卫,拥有极强的观察力和过目不忘的本领,这点自然是瞒不过他们的。

庞龙眯着眼仔细的看了看,“看衣料的柔软度至少是一等杭稠。这种绸缎遇汗就黏在身上,雷正雄他们不爱穿。再看襟边,没有其他花俏的面料,但在这么柔软得杭稠上服服帖帖,说明做工极好。这样的衫子看上去普通,估摸着没有二三十两银子是制不出来的。”

凌风环臂抱胸,道:“漕帮的人都恨不得将银子直接做成衣服穿,唯恐别人说他们没有气势没有钱,不会有人花了银子还要将衣服弄得如此低调。你看那雷正雄之前的磨样,十个手指头恨不得带了八个金戒子,只是这段时间才低调了些。所以,此人定不是漕帮的人,但会在雷正雄这里晾衣服,定和他很熟。”

庞龙压低了身子,低声道:“不管什么来历,先把衣服弄下来看看。”说着,猫腰潜了过去。

到了楼底,在腰上取了几根棉带子缠起来的绳子,拆开来竟然是很长的细绳子,在地上捡了颗石子绑在一头,往衣服上一丢,再一拉,很轻易的就将轻柔的稠衫卷飞下来。

凌凤闻了闻衣服,还有几分湿润,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他眉头一皱:“苒香?”

庞龙不知道什么是苒香,忙问,“主子发现了什么?”

凌凤将衣服递给庞龙,道:“吩咐胡彪他们,马上抽两个人去雷正雄住的周围仔细查看,看是否有人落水,是什么人。然后让赤焰安排两个暗卫守在雷正雄的楼边,看看有什么人出来。若有人出来,不要惊动,悄悄的跟着。”

“是!”

赵府这边宴席也结束了。有品级身份的女眷被邀请留下来,在戏园子里继续看戏。

沉欢在万氏的介绍下,与素来常来往的几个夫人们聊天,很快就熟络了。

沉欢不卑不亢,谈吐得体,不会因为夫人们身份高,而不表露自己的意见,但表达上又总是温柔谦和,博得了大家的赞誉,都说她端庄大方。

大家都知道她是余杭来的,也听说了宁逸飞和秦婉的事情,夫人们倒是好奇的问他们在余杭的情况。

沉欢只是将自己在余杭有些田产的事情说了,在盛京的产业只字未提。不过她们秦家长房是皇宫里茶叶的皇商,加上凌麟铺子的风波这点是避不掉的。她也大方的答应各位夫人到铺子里缝制衣裳可给优惠。另外顺便说秋米还有些,分送给各家品尝下。

她很自信她们的米不同于北方,北方的米香软,南方的米细腻香甜,何况她送给他们品尝的是为了做她们府里生意的,自然会送最好的米。府中中馈向来是夫人们掌控,这样一来,她也开发了了好几单潜在的生意。

看完一出戏,沉欢借口去净手,走在半路朝半空轻声道:“赤冰可在?”

黑色纤细的身影从树上落下,“何事?”

“你去打听下,这赵家的婚事是怎么回事?最好找他们府里下人打听,他们往往会知道真相的。”

赤冰点头。

她问这些只会帮助凌风,赤冰没有理由不做。

等沉欢回了戏园子,夫人们都被拉去摸牌了。万氏招手让她坐下,“怎么去了那么久。”

“园子太大,迷了路。”

万氏忽然问:“对了,我忘了问你,你和凌凤是怎么认识的?他好像特别关照你们。”

沉欢心里一顿,看了她一眼,道:“他和宁逸飞去余杭时见过我们。”

“哦,是了,他们表兄弟感情甚好,想必是宁逸飞的缘故。”万夫人见她目光不躲闪,满意的点头。

她们坐在楼的西面雅座里,东面是睿亲王妃、荣亲王妃坐着,北面是勋国公夫人和一些宗室女眷。

苏氏和秦嫣此刻也在北面的雅座里,只是这里只有十张椅子,都被勋国公府上和晋漕中府上的夫人小姐们坐满了,所以她们和晋漕中手下门生的女眷们一样,只能站在一旁服侍着。

苏氏和秦嫣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待遇,从前在豫州,都是坐着,甚至坐在好的位置,那会站在一边服侍人呢?

但她们没有任何办法,不在此忍着,那么在这里露脸的机会就会平白给人抢了去。所以不管如何,苏氏就算是余杭最受人尊敬的秦府三奶奶,也得拉下颜面给勋国公老小执壶倒茶。

秦嫣也要忘记自己是心高气傲的秦家二小姐,要给勋国公和晋漕中府上的姑娘们递本子点戏。

秦嫣觉得心里很屈辱。

她抬眼望到对面,沉欢正优雅的挑起一颗葡萄放进嘴里,二品夫人万氏亲自将其他瓜果推到她面前。这一幕更是揪心揪肺,让她痛得咬牙。‘

想她曾经是秦府可以横着走的二小姐,沉欢和秦婉是寄人篱下在吕氏手下小心翼翼讨口饭吃的丧妇之女。

可眼下呢?她要服侍人,沉欢却高傲的和二品夫人同吃同饮,究竟凭什么!

一定是沉欢使了什么手段欺骗了燕夫人,一定是的!

一股怒火合着热血涌了上来。荣亲王妃那样侮辱自己,令她羞愤,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是沉欢!

如果不是沉欢说出她的身份来,她怎么会被荣亲王妃这样当面羞辱?

“秦嫣,你发什么呆啊,赶紧将戏本子给我!”晋漕中的大女儿当着女眷们的面说话。

秦嫣咬着唇,依旧温柔谦虚的将手上的戏本子递过去。

“大姑娘,我去净房,一会就回来。”

晋大姑娘正忙着和人聊天,接过戏本子就没搭理她。

秦嫣等了片刻,白着脸悄声退了出去。

她走出门就拉住一个丫鬟,塞了一两银子道:“你去燕夫人的包间里和里面的秦四姑娘说声,说我在楼下等她,有话和她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