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0】睿亲王妃

秦松涛已经清楚漕运的案子就是沉欢自己挑起的,而她在盛京已经购置了宅子,加上周鼎在礼部就职,这些事情秦松涛迟早会知道的。

尽管眼下在这里和她们母女两见面出乎意料,但细想也是情理之中。

赵大人告老还乡,告老之前他是有举荐权的,这个关键时候,晋漕中一定会来,秦松涛自然会来。

秦嫣的眼神让人看着极为不舒服。

苏氏没有品级,没有引荐是不能自己上前向命妇见礼的,何况她是荣亲王妃。

苏氏的脑子已经嗡嗡作响了,脸一阵白一阵红。

秦嫣的脸也瞬间变得煞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荣亲王妃看着秦嫣无礼的目光,疑惑的看向沉欢。秦婉对秦嫣母女视而不见,毕竟这个女人竟然陷害甚至想嫁给自己的丈夫宁逸飞,在心里她是不想原谅秦嫣的。

鉴于沉欢和秦府三房的关系,万氏也不好出面,自然也站在一边没吭声。

沉欢大方的挑唇笑着,温声介绍道:“禀王妃,这位是我三婶,詹事府谢大人的夫人,这位是我二姐,曾经被国公夫人认为义女的秦嫣。”

然后她看向苏氏母女,充满敬意的介绍道:“这位是我姐夫宁逸飞的亲生母亲,尊敬的荣亲王妃。这位是御史中丞燕大人夫人。三婶和二姐快快行礼吧。”

苏氏一听护着沉欢的竟然是燕权慎的夫人,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秦嫣咬着唇死死的盯着看上去温柔谦逊的沉欢,满心燃起不平的火焰。

那日她陷害宁逸飞的事情,如今竟然变成了打击自己的耻辱!

秦婉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宁逸飞,成了诰命夫人,秦婉被二品夫人这样护着,而她呢?

究竟为什么天下的好人都让沉欢做了?天下的好处都让沉欢和秦婉得了!

秦嫣胸脯起伏,双眼渐渐往地上望去,似乎能将青石板盯出血来。

沉欢明明知道她和宁逸飞的那段事情,她居然还趾高气扬的称呼宁逸飞为姐夫,还让她们见礼,果然父亲说得不错,沉欢就是一条毒蛇,一头恶狼!能带着笑容,无声无息的恶狠狠的咬你一口!

荣亲王妃听到说对面两个打扮得光鲜亮丽的人就是秦松涛的妻女,一股怒气就从丹田噌的串了上来,原来当日算计逸飞的女子就在眼前!

没见人倒是没觉得气大,加上宁逸飞娶回来的秦婉很得她心,看着秦婉温婉素雅,就几乎忘记了秦家还有一个不知廉耻的秦嫣。

这会见到了,当年那股气顿时串了回来。

她斜着眼睛上下打量她,真不知道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有什么本钱陷害她的儿子?论相貌,比她出众的多得是,就拿秦府的秦婉和沉欢来比,也难比得过去。论修养,作为三房的敌人沉欢和秦婉见到她们母女也没有绷着脸,秦婉只是冷些脸,依旧端庄温婉,沉欢风轻云淡,豁达大方。她真不明白一个连外在情绪都掩饰不好人,怎么会那么自信的认为他们宁家会看上她!

荣亲王妃深深吸了口气,将气压了下去。傲睨着呆立的苏氏,微抬下巴道:“我还在想,是哪家明明穿着低品打扮的家眷如此没有教养,见人不打招呼不行礼。沉欢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原来是秦家的三夫人和二姑娘,既然是这样,也就难怪了。”

后面跟着的夫人小姐们都掩嘴笑着,也有人带了几分轻蔑的目光。

王妃几句话不见火气不带脏字,却把事情点破,苏氏的脸顿时如充血,憋着一口气不敢吐出来,生怕岔了气,背过气去。

秦嫣倏然抬头看着荣亲王妃,可她目光凛冽威严,逼得秦嫣不得不低下头。

沉欢忙劝道:“三婶年纪大了忘了规矩,可二姐怎么忘了规矩了啊,赶紧给王妃和夫人们行礼啊。”

秦嫣咬着牙,低下头,缓缓蹲了下去,“小女子秦嫣见过王妃娘娘,见过燕夫人。”

苏氏缓过气来,无奈赶紧低头见礼。

万氏回礼。

荣亲王妃不管两人仍然蹲着,拉着沉欢和秦婉的手,“赵家花园很不错的,你们两个应该都没有来过,走,我带你们进去瞧瞧。”

沉欢忙笑着说:“自然是没有福分见过的,王妃能带小女子去开开眼界,那小女子自然是感激不尽的。”

荣亲王妃笑着道:“别人是没有这个面子的。可你是婉儿的妹妹,你想看,我自然要带你去看的。”

她亲热不见外的语气,顿时抬高了沉欢的地位,其他夫人和小姐们顿时多了几分敬意。

还在弯腰行礼的秦嫣和苏氏只觉得心口一阵撕痛。

沉欢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拿大?她可以站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的说笑,而她们居然要低三下四的在她面前难堪?

她难道忘了她也是姓秦吗?

忘了一个是她二姐,一个是她三婶吗?

秦嫣的双腿有些发颤了。

直到这时,荣亲王妃才看向她们,“怎么你们还在呢?若无其他事,那就烦请让让吧,挡着我们进园子的道了。”

苏氏咬牙退开,秦嫣直起腰,看了一眼荣亲王妃,再瞪了一眼沉欢,举着沉重的步子退开两步。

沉欢平静的看着秦嫣,唇角挂着一如既往沉静的淡笑。

荣亲王妃道:“走吧,我们逛园子去,今儿品级不够的还进不去呢。”

众人附和着笑语晏晏,一路虽然寒冷,却为了婚宴刻意熏了牡丹,冬日牡丹盛开,格外的喜庆艳丽。

偶遇秦嫣是意外之事,荣亲王妃对秦嫣的挤兑却在意料之中。

荣亲王妃就凭着她的母亲国公夫人的那个性子,她也定不是个容易被拿捏的软柿子。何况她是大沥皇朝极少不让丈夫纳妾的夫人,一个得亲王敬重的王妃,自然有两手的。

且不管秦松涛将来如何,如今眼下她们母女被人这样拿捏羞辱,能完全忍下这口气,那也太憋屈了!

而苏氏和秦嫣对视一眼,很快握拳恢复了神色。

这种情况下,哭泣避退都是不理智的,越是这样,反而越是引起人注意。女人,该心软时心软,可该强硬的时候也必须强硬。

何况,苏氏和秦嫣一直都是那么骄傲的人。

所以,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苏氏领着秦嫣走开了,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依旧有人看到这一幕。

现在是工部侍郎的辛大人填房夫人目光一直尾随着苏氏二人,不动声色的问道:“方才进来的是不是秦松涛的夫人和小姐?”

一旁的女客道:“是秦夫人没错。不过那位小姐没见过,应该是他们的姑娘。”

辛夫人望着远处坐在晋夫人下首的苏氏母女,点了点头。

后花园了都是女眷。男宾们都在前院呆着。

贵妇贵女们都三三两两的游玩或坐着聊天。

荣亲王妃因为出了口恶气,心情倒是非常明朗,带和秦婉和沉欢两姐妹往人群深处去,自然各位贵妇和贵女忙上前行礼。

被荣亲王妃高看的自然各位贵妇人也会刮目相看。

万氏跟在后面,也觉得特别有面子。

便有人向万氏打听沉欢的身份,万氏自豪的说是她的侄女,荣亲王妃二媳妇的亲妹妹。

走了一段,荣亲王妃忽然放慢步子。

沉欢的目光忽然就落在不远处亭子里的一群人身上。

这群人中间,端坐着一个和荣亲王妃一样一品大妆的贵妇人,满身的华贵且不论,就说她微笑说话时,一派尊贵姿态就让人无法正视。

虽然都一样的品级,但也比荣亲王妃看上去尊贵好几个等级,而且笑起来爽朗,显得格外有气势。

这样随和中透着威严的人,以沉欢两世经历来看,也很少有人能拥有。

荣亲王妃扭头看她,意味深长的道:“那位就是我儿子的姑姑,睿亲王妃。”

凌凤的亲生母亲?

沉欢心里一动,再仔细看过去。

心里产生一种恍惚的感觉。只是为了赵家办宴席,睿亲王妃都亲自过来了吗?

荣亲王妃自然明白,解释道:“她定是为了凌凤过来的。作为母亲,时刻为着儿子着想也是对的。我们这位大姑奶奶自小就习武,性子爽朗。但是,如果有人暗中想做什么,陷害她儿子,他们也难以保证能做到护他周全。所以为了保住凌凤,一向与文官划清界限的睿亲王府也要降低身份亲近文臣了。”

沉欢低垂眼帘不语。

荣亲王妃看着她,笑道:“我带婉儿过去见礼,你和燕夫人逛逛吧。如果你想觐见我家大姑奶奶,你就过来,我给你引荐。”

沉欢感激的福了福:“多谢王妃。”

秦婉扶着荣亲王妃,担心的看了一眼沉欢,沉欢冲她笑笑,让她放心。

见她们走远了,万氏才问:“你在想什么?”

沉欢抬头:“我在想,如果凌凤在内阁有拥护他的力量,那情况肯定不同。晋漕中不可能一手遮天,勋国公也会年迈。只要有个人插进去,楮氏也会如履薄冰,小心翼翼。这对朝廷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

万氏正色看她,逐将她拉到僻静之地,低声问:“其实今天我带你出来,就是有事问你。”

沉欢平静的接受她的目光。如果说她不够格说动燕权慎来夺这个位置,那么凌凤总是够资格吧?

万氏被她的目光击败,又压低了声音:“我想问下,帮你舅舅复官的是谁?”

沉欢平静的道:“凌凤。”

她一直认为万氏带她来是有目的的,如今已经说到凌凤的头上,她还有什么好回避的。本来双方合作就要交底的。

燕权慎不是不想夺这个位置,而是担心力量不够,夺不到还得罪人。

凌凤正在凝聚力量反攻,用他来推动燕权慎夺权入阁,岂不是最好的理由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