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9】婚宴

当然,中间也有过不少出色的,可不知道为了什么明明媒人说对反尚未定亲,后来就说定亲了,何况这种事不是一两次了,次数多了,难免让人懊恼。苏氏甚至觉得像是有人故意的,好像是刻意要看他们笑话。

但这些话她自然是不能和秦嫣说的,她心气高,知道了自然会不痛快。女孩子家那里容得下这样的侮辱和愚弄呢。再说,她也没有证据。

“母亲也不用责怪父亲。”秦嫣扶着苏氏的手,慢慢的走在院子里。

“女儿猜想,父亲这段时间公事一定很忙。漕运的事情虽然和父亲没有什么关系,可真查起来想完全脱离干净也是不可能的。何况眼下内阁首辅即将告老,晋阁老升任的机会很大,父亲这时候当然要鞍前马后的效力,否则,父亲为官那么短时间,又怎么能脱颖而出呢?”

苏氏叹口气,“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是他唯一的女儿,他本该关心下你。你看他多久没问过你的事情了。”

秦松涛外面的事情,她虽然不过问,也略知一二。可她如今心里也只有丈夫和女儿了,何况秦嫣的婚姻是大事,如果家里有个女儿老大不小的总是没定亲,外人还不知道要怎么传呢。这些事自然又会扯到闺誉上去。秦松涛那么在乎名声,这会反而想不起了吗?

苏氏拍了拍秦嫣的手,“你也别急,这些日期我也没怎么带你出去走动。听说过几天就是赵阁老的三孙子大婚,也请了你父亲带家眷去,我就带你去贺喜,顺便见见盛京这些有脸的夫人们,她们看到你的模样,自然会打听的。”

秦嫣红着脸撒娇道,“母亲当女儿嫁不出去了是吧?”

苏氏笑着道:“胡说,我的女儿如此出色,怎么可能嫁不出去。”

秦嫣深以为然。

眼看就要大考了,秦钰绕道到了江西将在县学的周励接上,一起回了盛京,两人说是要用两个月的时间闭门学习。

这下子府中顿时热闹起来。府中有两个准备大考的书生,府中的女眷几乎每天都埋头在厨房研究精致的菜肴。

秦钰人又长高了许多,而且常和师尊游历,皮肤也黑了许多,说话中气十足,双眼绽放烁烁神采。整个人成熟内敛了不少。

两个大男孩如今已经十八了,作为府邸中唯一的女长者,赵氏不免要操心起秦钰和周励的婚事了。大舅母黄氏也常来唠唠嗑,她的儿子已经许了亲,对方是个五品官员嫡女,女儿秦莲年纪差不多,还小没到时间。

赵氏和黄氏一合计,是该操心秦钰和周励的婚事了,便又寻了燕权慎夫人王氏来做媒人,毕竟她家老爷官高,有面子些。三个女人凑在一起讨论着京中门第相当的人家中是否还有尚未婚配的姑娘。

万氏因为沉欢的缘故,来得府上次数多了,和赵氏、黄氏也都熟了。都是当夫人的人,说话也投机些。

万氏说起婚配的事情,便说,“左相赵大人的儿子娶亲正是好时机,这位赵公子在盛京中也是一等一的贵公子,这次女方虽然一般,但也是工部主事之女。”

沉欢和周琴在一边编制着璎珞,听到就问:“谁做的媒人呢?”

万氏知道沉欢通晓朝政,就转头看她回答:“还不是褚贵妃的母亲,勋国公的夫人做的媒。”

沉欢果然就停下手中的动作。以赵大人是首辅的身份,而且还是勋国公夫人做媒,怎么会将一个主事的女儿说给赵大人儿子呢?你能想象得到周琴嫁给晋漕中儿孙的情景吗?门第太悬殊了,难免让人感觉到奇怪。

难道说这个姑娘家里掌握了什么赵家的把柄?或是赵家欠了这家人什么情?

既然勋国公出面了,赵家也承了这个面子,起码说明赵府和勋国公有了扯不断的联系。那谁入阁,谁成为首辅,这点大家看了自然会明白。

沉欢不便在这里继续问这些事,她依旧低头继续打着璎珞。

万氏忽然看着沉欢,笑着道:“沉欢也该露面让各家夫人瞧瞧了。”

周琴立刻抿嘴笑着,“是了,都长大了,也该找婆家了。”

沉欢瞪她,“你是想提醒大家,你比我大,该帮你找了是吧?”

周琴脸一红,伸手捶她,“你是不愁了,才这样说的。”

沉欢立刻坐直身子,一脸严肃,“再胡说八道,不理你了。”

赵氏她们都笑了起来。

“是啊,都是大姑娘了。”

万氏意味深长的看着沉欢,“正好那日会有很多达官贵人夫人到场,沉欢真的不想去结识下?”

沉欢抬眸,想了想,“合适吗?”这话她倒是认真的,作为女子想要打入官场,必须从官太太们入手。

万氏和赵氏黄氏对视一眼,三人莞尔一笑。

“我是受邀的,你作为我的外侄女有什么不合适的?我想你姐姐说不定回去,至少她的婆婆荣亲王妃回去。”

沉欢眼睛一亮,这位荣亲王妃她还没见过呢,她也没有召见自己,不过看她对姐姐的态度来看还是个不错的人。

“那好啊,那我就去吧。”

万氏点头,“好,明日你坐我的车去,也不要说外侄女了,直接说我侄女就可以了。”

沉欢点头。

虽然是要退任的阁老,但他也是大沥唯一的丞相,更是大沥元老之一。他家办喜事自然是要大办的,何况还是赵大人临退最后一次喜事。赵府自然是卯足了劲大张旗鼓的搞一场婚宴。

盛京中五品以上的官员家全都下了喜帖,五品一下的虽然没有收到帖子,可大部分人都会拿着礼品上门贺喜。所以,这一日几乎是举城涌动了。

这股风码头上自然也是收到的。

一大早驻军的总参将到营里应卯就回了城。其他机敏参将千总等一商量都进了凌凤的账内:“今日赵大人大喜大宴,大家都去了,我们几个也不好不去。我们想公子肯定不屑参加这种热闹场景的,我们就想请公子代劳,帮我们费心替我们看着点。明日回来我们请公子喝酒。”

赵家宴席虽大,可最不关心这件事的就是凌凤。他更加不需要拍赵大人的马屁,也不方便在这么多人面前抢了新郎官的风头,何况今天正好轮到他当值,因而顺水推舟的事情,他很乐意。

凌凤笑笑,挥挥手。

赵家办喜事哪里轮到码头驻军这些参将参加,他们的贺礼丢在银子堆里恐怕都看不到,他们只不过希望遇到兵部的官员们,侍候好这些主,将来升迁必定有希望。

何况,他们猜想凌凤一定会要面子,被撸了世子之位,一定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露面,他们这样做,似乎还是维护他们的面子。

凌凤不管他们想什么,虽然他常年征战在沙场上,带的又都是自己府中培养出来的亲兵,但也不乏一些其他势力派来的人,这种混上下级人缘的事情,他一清二楚,这也是正常的欲念,他犯不着为难别人。

参将们欢天喜地的去了,凌凤扶着刀带着他贴身的护卫开始巡查。

沉欢到了燕府,万夫人已经打扮好了。一走出门,就看见沉欢梳着一对端正的双挂髻,一身烟水蓝的袄裙,素色百褶罗裙长及敷脚,披着一件白色雪狐的短披肩,兜着一只雪狐的护手,腕子上只套了一对翡翠镯,同质地的一对水滴耳环,脖子上只挂了一串东海珍珠,衬出雪肌如玉,幻化出几分瓷光,清秀中透出几分雍容大气。

万夫人非常满意的点头,“很不错,你的丫鬟们手段倒像是贵胄家出来的,这打扮看得十分好。”

沉欢笑着点头,“云裳和烟翠都被女官瑾如训导过,自然是有眼光的。”

万氏惊讶的张了张嘴,“瑾如?你说的是太皇太后身边的那个女官?”

“正是,我姐姐也跟过她学了几个月。”

“难怪,婉儿端庄大方,有一次和荣亲王妃见着,还说起过婉儿的品行绝对不亚于京城里那些大家闺秀呢。”

沉欢谦逊的笑着,“我们姐妹两都是乡下来的,还得请表婶多指教。”

万氏笑着对云裳说,“你们回去吧,等回来我会将你们姑娘送回府去的。”

云裳很烟翠道了谢,等着万氏拉着沉欢上车,并驶离燕府,才转身上了自家的马车去了。

万氏上了车就笑着道:“你们一对珍珠,谁能比得下去。等下到了赵府,我猜肯定会有许多夫人要盯着你看呢。”

沉欢脸微微一红,脸赶紧移向窗外。

万氏见状,不由莞尔轻笑,就捡着一些日常的话唠嗑,比如服侍装扮之类,没有说其他特别的。沉欢也只好顺着她的话说着,说着说着就听见一片喧哗声和爆竹声想着,想必是到了。

秦松涛带着秦嫣和苏氏落后沉欢半刻钟到了赵府。以秦松涛现在的品级,还没有资格让苏氏乘坐轿子,于是秦松涛骑着马,苏氏和秦嫣是坐着马车到的。

秦嫣也知道赵家公子娶的只是个主事的次女,她面上虽然挂着端庄大方的笑容,心底却在叹气。

在盛京这段时间,各府的小姐们也常有聚会。今天的新娘子她也见过,相貌虽然还算好,才学也算有几分,可是比起自己的容貌才情,还是差了好大一截,何况家世和赵家比起来实在差了十万八千里。凭什么她可以嫁到赵家这样的好人家呢?她为什么到如今都无人问津?

这让她很堵心,何况,她一直为自己的资本而骄傲的,在余杭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闺秀,说到余杭城中的小姐,谁不对她首屈一指呢?

秦嫣一直以为是有着千里挑一的资本的,通晓琴棋书画,擅长歌舞诗赋,虽然不是最好,却也是得过瑾如赞誉的。何况她还有一个如此能干的父亲。她本以为进了京后,便拥有广阔的未来,以前不愉快的种种全都会消失。可如今她面对的却是残酷的现实,这段时间证明了,她在盛京根本不算出挑的姑娘。

可是,越是清楚自己的地位,越是渴望秦松涛赶快成功。

她多么渴望能借着父亲叱咤风云的势头,让自己登上高枝做凤凰。

可是,婚事一再受阻,她渐渐失去了耐心,她必须寻找到一条出路,让自己踏实下来,也能帮助秦松涛更加快的达成梦想。

她精致的妆容下,露出几分落寞。

秦松涛虽然得晋漕中得欣赏和扶持,加上和褚家裙带的一点关系,方在朝堂上得了几分面子。

但是,在宴席场合讲究的就是官品等级了。

秦松涛的等级低,并没有专门设位置供其坐歇,不过因为秦松涛如今打着晋漕中的门生缘故,加上来客的女眷很多认识苏氏的缘故,才有人见到他们就上来聊两句。

夫人们见了秦嫣不免就有人打听,苏氏将秦嫣拉出来,一一向夫人们介绍。这样下来,倒是化解了几分散座的卑微感。

万氏是堂堂二品诰命夫人,作为同来的侄女自然是可以和她一道直接去了正厅的,还可以与三品以上命妇贵女们端坐在室内赏花闻香吃茶。

沉欢打量着周围,竟然有许多人是她前世见过的,还有做女师时直接打过交道的。当然,里面自有善恶,只是如今这个场合,那些都已经成为往事云烟。

忽然听到一声:“沉欢?”

沉欢闻声心里一顿,抬眸就看见站在一边打扮得艳光四射的秦嫣,在她身边是苏氏。

苏氏是听说晋阁老的夫人在这里,就带着秦嫣前来拜见的,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贵气十足雍容地端坐在椅子上的沉欢。

秦嫣心里一阵不快、心情顿时复杂起来,又疑惑,又惊讶,更多的是不平。

沉欢算什么?不过是个没有父母的商女,在家里连个做官的直系长辈都没有的平民,她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她身边坐着穿着二品夫人打扮的人对她如此亲切的贵妇人都是谁?

这些情绪一起涌上头,使她的目光格外复杂。

沉欢瞬间镇定下来,站起来正准备向苏氏行礼,却见一裙华丽衣裙的夫人姑娘们涌了进来。

“沉欢,你倒是先来了啊。”秦婉惊喜的一眼看到了沉欢。

沉欢笑了,赶紧上前拉着她,“见过姐姐。”

秦婉笑着将她扶住,“你倒变得多礼了。快来见过荣亲王妃。”

沉欢忙走到她身后的亲王妃装扮的荣亲王妃面前,行了礼,“沉欢见过荣亲王妃。”

荣亲王妃伸手做了个手礼,“快免了。婉儿赶紧拉着你妹妹。”

秦婉笑着拉起她,“沉欢本该对王妃行大礼才对的,今日是赵公子的婚宴,也是不便。”

荣亲王妃点头,“是。我本来一直想让你过府好好的聊聊的。可惜一直忙着。今日见到沉欢,倒觉得比姐姐还要水灵几分。”

沉欢抿嘴一笑,端正地福了福:“王妃谬赞了,沉欢年纪小,还要姐姐多指教。”

站在一边没人理会的苏氏和秦嫣脸色一阵发白,这会她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秦嫣盯着三品诰命加身的秦婉,眼珠子几乎要烧了起来。

秦婉忙将跟着王妃身边的夫人和小姐们介绍了一遍。沉欢一一见礼后,忽然转身冲着苏氏福了福,“三婶好久不见了。二姐姐一向可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