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8】议亲

凌凤穿着武将的服装领着兵卒在码头巡视。

吕玉堂上任,新官上任三把火,自然要将燕权慎的风将之前的人全都清理出来。于是他大力支持燕权慎彻查前任总舵主的事情,案件再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漕帮已经被抓了几个人去大理寺,其中包括常五两兄弟。

漕帮内部顿时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老舵主的旧人气焰低了许多,整个京师码头的船只将船只管理得井井有条。

这样,自然给驻军营省下许多功夫。

凌凤站在木楼前,遥看着江面,心情很好。

侍卫副队长庞龙忽然上楼来:“主子,秦姑娘来了。”

凌凤顿了顿,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果然一个纤秀的身影走来,她头上戴着帷帽,看不见她的模样,虽然是个女孩子,脚步却和男孩子一般稳当。

凌凤勾唇浅笑,半眯着眼睛扶着刀,等她走近。

沉欢走到他面前,转身扫了一眼已经完全不同的码头,笑道:“凌把总治愈有方啊。”

凌凤扬唇看向江面,“你怎么来了?”

沉欢回头看了一眼,庞龙他们都退到了楼下。

“凌公子做好事不留名,我沉欢却不能不懂事,我是特意登门致谢的。”

凌凤扫了一眼周围,将木屋房门推开,“进去吧。”

进了屋里,沉欢除下帷帽,凌凤亲自倒茶。

沉欢自顾自的坐下,道:“这次你帮了我这个忙,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若是他们有意压制,那肯定不容易再将我二舅的卷宗翻出来的。”

凌凤将茶杯地给她,掀起袍子潇洒落座,笑道:“礼部韩中青韩大人早年做过我师父,有些把柄在我手里。人在官场混,哪有不湿鞋的。我不过是吓唬吓唬他,他就自动去办了。”

沉欢端起茶杯,看他一眼。虽然他说得很清楚,沉欢可不会真的觉得会是轻松事。

轻叹口气,“韩中青毕竟是阁老。你……如今也只是个世家公子,若是树了敌就不值得了。”

凌凤凝视她半响,看的她耳根有些发红,忙低头喝茶。

凌凤微微一笑:“我就算没有了世子之位,在大沥也能说一不二。你放心。”

沉欢茶入口,闻言顿了顿,缓缓的将茶咽下,一片平静的抬眸,“我没有担心你。”

凌凤笑意深了,“其实是他欠了我一个人情。韩中青当初儿媳难产,他亲自入宫求皇上赐个太医出来,皇上自然是应允了,可谁想到恰巧遇到晋漕中儿子出天花,硬是半路将太医半路截了去,当时宫门已经宵禁,没有可能再请太医。正巧遇到我,我就带着府医和我母妃的身边的医女赶了过去,我们府医是久经沙场的,医女服侍过府中很多人生产,经验老道,但是架不住他儿媳妇血崩,孩子保住了,大人却没了。所以,韩中青对晋漕中心里有着怨气,这些年在阁内一直保持中立。加上左忠是荣亲王的人,这份面子,他一定会买的。”

沉欢这才松了口气,放下茶杯问:“那这件事晋漕中知道吗?”

凌凤笑道:“他自然不知。他若是知道早就不容韩中青了。”

沉欢沉默不语。

凌凤看着她,“你又在琢磨什么呢?”

沉欢抬头,探究的看着他,“我在想,若不是有这段缘故,你会有什么法子帮我呢?”

凌凤看了她许久,才把目光调开,“人在朝堂上,不可能都是清清白白的。就连宁逸飞都差点被秦嫣这样的女子沾染上,别人自然也会有各种各样的短处。何况,就算没有这段事情,韩中青也会掂量下分量,他也想抓住任何关系,让他多些砝码不是?”

“阁内首富退下来,晋漕中升上去的机会甚大。户部虽然长期被勋国公把控,但是新任户部尚书孙瑜刚正不阿,不偏不倚。兵部尚书钱启坤是我父亲的门生,家将出身。刑部陈达是勋国公的门生,工部骆伟宏虽然表面上左右逢源,墙头草一枚,可他实际上是倾向勋国公的。这个时候若果韩中青这个时候选择倾向勋国公的人,未必他们会好好的待他,他反而依靠勋国公敌对一面反而会获得更多的利益。他也很清楚必须让权势平衡,否则,一头太强了,他们就会被人清走了。”

凌凤笑着看她:“虽然我在战场上呆久了,可朝廷中的事情,我是清楚的。这些人都不是笨人,到了这么高的位置,他们早就没有心思花在江山社稷上了,只会想着如何让自己的权势不被削弱,屹立不倒罢了。”

窗外不远处号子声迭起,沉欢此刻心境竟然很安宁。

从第一次见过他到如今,他大部分时间都是低调的,虽然做过大将军,霸气外露,可他为人处世却是内敛的。尤其是这次回来,他居然能收掉全部的气焰,甘心做个小把总,可想他是个极有忍耐力的人。

不但如此,他心思缜密也是常人没有的。

她曾经以为,他的功绩多少有些睿亲王府的荣耀给予的,也有可能满身都是武夫的愚勇。如今她已经很清楚,他不是一个纯武夫。真正能使人成功的,是脑子,是才智,是冷静的审时度势。

她忽然抬头,似笑非笑的问道:“骆大人的女儿听闻是京师第一美人。想必府中该提亲了。”

凌凤被她忽然转移的话题弄得愕然了片刻,随即笑了,将身子凑向前,看着她,“首先,闹出这种事,那个什么骆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机会的。”

沉欢听他这话,白了白眼睛,马上夺过话头,“是你没机会吧,还说人家没机会。”

凌凤不由婉儿,撑着脑袋歪着头看她,“你吃醋了?”

“呸。”沉欢猛然站起来,“我该走了。”

凌凤忽然一把拉住她的手,低声道:“放心,我心里没有任何人。”

沉欢心底一跳,用力摔开他的手,“告诉我这个干吗?”说着转身就往门口走。

凌凤环臂靠着桌子,扬声道:“你是不该来这里。一个大姑娘家的,抛头露面跑到码头来作甚?”

沉欢扭头白了他一眼,见他灿烂一笑,心底莫名的暖了暖,明明是来谢人家,自己倒弄得生气了,显得小气。

自己也笑了笑,“不和你胡掰了。你自己注意些,刚被人撸了世子,也没点担心,真是的。”

凌凤咧嘴一笑:“放心,世子是我不想当,我要相当,谁也拿不走。”

沉欢看着他,想了想,点头,“也是。”

她刚想推门,凌凤忽然低声道:“慢着。我先看下。”他先走出门外,朝梯子下看了看,庞龙朝他点头,他才转身拿过她的帷帽亲自给她戴上,“走吧。”

沉欢上了车,看了一眼懒懒的依靠在车里的赤冰,忍了好半响,才道:“赤冰,你帮我查个人。”

赤冰睁开眼睛,“谁?”

“骆家小姐。”

赤冰皱眉,“骆家哪个小姐?”

沉欢无奈,“就是凌凤为了她杀了皇子的那个。”

赤冰恍然大悟,冷冷的挑眉,“查什么?”

“查下她当时是否在场,和凌凤和死了的皇子关系如何,再查下骆家其他姑娘的议亲倾向。”

赤冰环臂抱胸,半眯眼眸看她,“你让我查着一圈,还不如你直接问主子。他更加清楚。”

沉欢脸微沉。

凌凤更加清楚?那说明他和那个骆小姐的确是有交往的?

赤冰鼻孔朝天,“好吧,我帮你查。”

沉欢看她一眼,“我不是因为你主子,是因为我想知道究竟他们害凌凤的时候有没有漏洞。”

赤冰一副你很白痴的表情看她,“我主子自然知道,否则,他会让人害了吗?”

“你主子厉害,你干嘛还跟着我们?”甘珠气不过,接过话头。

“明知故问。”赤冰面无表情的将目光抛向窗外。

沉欢叹口气,“我也觉得赤冰你在我身边浪费了。凌凤身边应该很需要人。”

赤冰眼睛转过来盯着她好半响,忍了忍,没吭声。

周鼎的大事已经尘埃落定,而且居然直接进了六部,这让周鼎一家欣喜之余又得重新安排了。

按照赵氏的意思,在沉欢这里住了那么久,如今周鼎有了正式的官职,就该另外买宅子了。

其实沉欢是不肯的。她非常像想前世那样和二舅二舅母一起住。一来彼此有个照应,二来也是报答他们的恩情。

可是赵氏执意不肯,担心影响了沉欢。

沉欢撒娇强留,最后只好妥协,不过赵氏坚决要他们的人嚼用月利都要由他们自己出,就等于接了沉欢的地方住。

沉欢也是到二舅母是个要强的性子,若是他们一家接受秦家的供养,将来对二舅的名声也是不利的。

将来表哥还要娶妻,爱占便宜这种名声是不好听的。

所以,她想了好久,最终想出个办法来。

将现在赵氏他们住的院子另外开了个门对外,就像是周家自己的院子独立进出。

这样一来,其实就像是两个宅子,不过是多了个内门,方便两家来往罢了。

这样一来倒是十分完美了。周鼎和赵氏也觉得沉欢一个女娃子独自住着不方便,能互相照应着也是好的。

秦府那边,苏氏为秦嫣的婚事真是愁白了头。

秦嫣已经十七岁了,盛京的姑娘少有过了十六没有定亲的。秦嫣心里也十分着急,可她一向善于掩饰,反而来劝母亲。

“这种事也急不来,也许我命里该遇到人没出现罢了。”

苏氏叹气:“算命先生说过的,你命里早就动了姻缘,怎么会没有人出现?你父亲也是,一天到晚也不见人,也不帮人托人递话,如果他真心传个话出去,难道还没有人上门来不成?”

秦嫣眼界一向高,不肯低嫁。这点苏氏是理解的。

可是秦松涛这样不闻不问的,这让她无法接受。

虽然说媒人是有来的,可总是难以有合适的。一面他们要顾忌对方在朝堂上的立场,一面要能对秦松涛未来有作用,再有要家世相当,人品容貌样样都得端正,加上秦嫣过往的事情,这件事变得非常困难。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xiaobing819819和漫客栈各投了2张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