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6】打压

沉欢这边置办宅子的事情已经有进展了。

卤大打听到辛大人的宅子和对面燕权慎的差不多大,价值应该差不多一万两。沉欢就吩咐他盯着,不准落到第二个人手上。按照时间计算,第二个人就是秦松涛。

她不知道前世是因为辛大人被罢官了,秦松涛拿了宅子,还是辛大人升官了,秦松涛接了宅子,总之,她是不会让秦松涛在这世那么舒坦的。

但,现在不是夺这个宅子的时候,就在卤大和鲁掌柜一起看好的几处宅子里选了一处。这个宅子靠近东大门外南柳胡同,叫做梨花胡同,是一处带着四个大小花园的四进院子,干净典雅,与燕权慎府邸相隔只有三个胡同,因为是高官的地段,相对比较安静,又靠近雍锦坊。

雍锦坊如今是沉欢用来接触高官夫人们的地方。

她刚签完买宅子的文书,凌凤就派人送信来了,信中告诉她,不日便到京师码头驻军报道了。

上次凌凤走后,沉欢也猜到他接下来的动作。他的心很大,他在盛京露面就是他要他踏出来的第一步。他能成功的去了京师码头,说明睿亲王府庇护着他。

他一旦露面,很多问题就会跟着来,说不定暗杀他的杀手也要再次出现。当然也有好处,不论生死,将事情袒露在世人面前,就算有人杀他,也会暴露行迹。

在天子脚下,盛京之地,杀人,总是有所顾忌的,何况睿亲王在前面挡着。因此,他露面就是必须的,总比暗里蜇伏好得多。

沉欢给来人回话,按规矩送了两句贺词,然后忙着自己的事情。

宅子置办好了,便搬了进去。这个宅子比余杭的还要大,她一个人住着就显得太空荡了,就写信让赵氏带着表哥表姐来住,反正二舅在任上也是住着官院,条件一定不会比这里好。

另外,二舅母来了,他们也可以事先接触下盛京的官家夫人和小姐们,为二舅入京做准备。现在大舅任着七品上殿中侍御史,虽然晋升不是很快,但这次查漕运事情,燕权慎将周志调去协查,等于将这个功劳分给周志一部分,也证明燕权慎将周志视为自己人了。

盛京属于她的势力也渐渐的显示出来了,所以,她打算等赵氏来了后,她出面举办宴席,将燕家、周家两位舅舅、许中梁他们都请来,办个入伙宴,正式的将自己的势力牢固起来。

可是,几天后,她没有等到赵氏,反而等到赵氏的信。

程智看着信一脸沉重念着:“舅太太说舅老爷这次升职告吹,据说是因为当年在豫州任职时涉及的调粮之案牵连,使得原来的官职都丢了,所以这次回不了京了,请姑娘见谅。”

沉欢闻言,浑身一怔,双手发凉。

前世周鼎也是以为升任时出了问题,让他意外升迁的事情搁浅,后来因为财力不足,无法翻身。可这世,她有财力了,还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周鼎的政绩是有优势的,何况当年调粮一案还有为神策府立过功,按理,不可能再受这件事的牵连,何况举荐他的是顶头上司,这人是有一定背景的,其岳父曾经做过礼部侍郎,就算离开了仕途,可还有很多门生,这次升迁本是板上钉钉的,为何会变成这样?

“先生,你怎么看这件事?”

程智琢磨了一会,“如果说有人从中作祟,那这个人肯定是秦松涛。”

“先生有何证据?”

程智摇头,“证据倒是没有,只是推断。按理上次我们借口秦松涛的名义在漕运的事情闹了闹,他按兵不动,装作不知道,让姑娘也没有办法将漕运的事情牵到他头上。可不代表他不忌恨。姑娘忘了,吏部侍郎正是沈奎,他是勋国公的女婿晋漕中的妹夫。都是一丘之貉,更是晋漕中的拥趸。这不难猜。”

沉欢哼了声,“我自然没忘,其实我就怀疑他。可二舅他们和秦松涛无冤无仇,不过因我,秦松涛记恨我就向我舅舅下手,舅舅因我的缘故丢了官,这让我心里生气!”

程智想了想:“事到如今,还未必是结果。我想还是见面谈下细节,才知道如何打算。”

沉欢点头,“索性让小黑直接将舅舅他们接来,在盛京反而有机会。”

她心里燃起一股怒火,前世也是因为秦松涛害得二舅丢了性命,害得二舅一家落寞,最后还牵连了大舅舅,这世她绝对不准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哪怕是丢了官,她也要他们一家活得潇洒,衣食无忧,还有表哥周励明年大考,也必须让他高中,就算二舅再不能为官,也不代表二舅家没有人能为官!

可这口气,她无论如何是咽不下去的!

程智见她脸色不好,就劝道:“姑娘也不必自责,这场仗本来就会殃及旁人,何况没有这件事,秦松涛也必定会下手的,姑娘的亲人中为官的有三个,大舅老爷,表老爷在盛京,关系复杂,他不敢贸然动,只有二舅老爷可以下手。”

沉欢闻言,静想片刻。倒是这个道理。

也正是如此,才能证明漕运和秦松涛一定有关系,之前不动,而是动了二舅官职,就代表他怀疑是她让燕权慎动手,所以拿周鼎的事情告诫她不要轻举妄动。

沉欢松了心情,既然他敢动,就好办!

沉欢这里张罗着周鼎一家入京的事情,凌凤已经到码头报到了。

驻军营参将只知道睿亲王府要插个人来做总把头,还特意将之前的人给腾到其他位置上去了,却不知道是谁。等到人说人来报到了,接到手上签名为凌凤的报到令时,吓傻了,再看到面前英俊潇洒的凌凤时,一下一看愣住了。

从此,大将军变成了总把头回到码头的事情瞬间传遍了盛京各处。

于是,各种猜测都出来了。

有人叹息认为他作为堂堂世子被撸掉了,应该很没面子,居然甘于做总把头,又对他有些暗讽。

也有佩服的,认为他有勇气面对,不愧为大将军。

总之,不论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关于凌凤的议论。

最后,居然有人打听出来凌凤没有住回王府,而是自己有宅子,于是乎,凌凤的府邸周围就开始热闹了。

凌凤身边有两个大谋士,一个叫做司马毅,一个叫做公孙擎,这两人都是宫中饱读诗书的学士,后来跟着凌凤征战了多年,之后两人一个人留在了北面,一个留在西面替他掌控着边疆事务,建立都郡。

如今这两人已经被召回,担当着凌凤凌府的大管家。司马毅善于财务,做了账房,公孙擎善于对外,做了外管事。凌凤身边有三十个暗卫,继续暗中保护着,由赤焰率领。

黑甲卫中调回来三十个重新编成侍卫队,他们三十人全都是黑甲卫最精锐的人,个个都是北方人,魁梧彪悍。正侍卫队长叫做胡彪,副队长叫做庞龙。

这些人本来就就是不凡之人,如今全都成了一个府邸的家将,显然是不怕暴露凌凤的身份和住址。他们井然有序的替凌凤打理着门庭,这让更多人多了很多遐想。

凌凤还特意将沉欢带过去一回,让大家都见见她,似乎是有交底的意思。

沉欢本来不知道,去了才觉得无比尴尬,可当面不好说什么。

可到了后面,府中内院事务的司马毅为了要请个厨子,就来请教沉欢。

沉欢也不好说什么,吩咐卤大给找个好的送去。

周鼎一家在晌午就到了。

沉欢奔出去迎接,周励因在读书没有跟来。周鼎先下了车,见他往日的潇洒没有了,一脸的愁容,让沉欢心里揪了揪。

沉欢唤了声二舅,他面前的笑着应了。

接着赵氏和周琴也下了车,两人脸色都不是很好,显然是为了这件事操了心。

沉欢忙上前挽着赵氏的隔壁,亲热的说:“总算到家了,住的地方全都准备好了,赶紧先歇歇。”

赵氏是极坚强的人,眼下虽然遭此厄运,她见到沉欢依旧是精神起来,打量了她。见她神色好极了,就点头说:“你都知道要准备来盛京住,何必在余杭买那么大的宅子,这才住多久啊,就要空置了。”

拉着她的手一路进来,一路欣慰的点头,便听着沉欢介绍宅子。

沉欢引着他们一路进了内院。

“这里和余杭的宅子一样,给二舅你们收拾出一个独立的院子,就在东跨院,和我住的院子只隔了一个小花园。到时候表哥来了就在隔壁一个小院子里住,和我哥哥的院子挨着,两人出入方便,还可以讨论学业。二舅和二舅母看下够不够住,不够的话我让人改。”

赵氏笑着说,“又不是不回去了,事情有了结果我们就走,改它作甚。”

说着,已经到了沉欢为他们准备的院子。

周鼎走了进去,四下打量,一看惊讶的说:“这么大的地方,别说我们只有三个人住,就是十个八个都够了,哪里还要改啊,欢丫头真是那么客气,不当舅舅自己人嘛。”

赵氏闻言也忙进来一看,“哎呀,这么大的院子啊。”

沉欢笑着道:“只要二舅和二舅母满意就好啊。”

赵氏叹气,爱怜的摸着她的头发,“你这孩子真是的……”

院子正屋有两个丫鬟走出来,见到他们忙上前行礼,齐声唤着:“奴婢见过舅老爷,舅奶奶,表小姐,请舅老爷,舅奶奶,表小姐万安。”

赵氏忙请起,让周琴打赏了。

“我们带了人来,沉欢不用格外招待了。”周琴的话是怕给沉欢添麻烦。

沉欢笑着说,“你们也只带了几个随行的,哪里够用。我这人也不多,她们两个是算伶俐的,另外我还派了六个来,由她们两个安排,二舅和二舅母就不用操心了。”

赵氏拗不过,和周琴进去换了衣服出来,两个大丫鬟已经领着另外六个来,八人恭敬的站在门口等着见礼。

赵氏忙着打赏。

下人们早就打听到沉欢幼年失怙,与这二舅舅、二舅母如同亲生,个个都会存了巴结之心,如今见二舅奶奶还有打赏,没有人不欢喜的,自然尽心服侍。

沉欢怕他们舟车劳顿,这一天都陪着吃喝,不提丢官的事情。

当街头都在议论睿王世子回来的事情,宫里和各衙门自然也热闹起来了。

就连惠妃也得了皇上的特许出宫,睿亲王和荣亲王两府人好好的聚了聚。

公孙擎会将最近的各方动态都报给凌凤听。

见周边无人,他压低声音道:“主子,秦姑娘最近遇到些麻烦。”

正在吃早饭的凌凤抬头,“什么麻烦?”

“秦姑娘的二舅周鼎忽然被罢了官。”

凌凤皱眉,“查出原因了吗?”

“礼部侍郎沈奎和秦松涛走得很近,而且,秦松涛已经将漕运的案子怀疑到姑娘头上了,虽然没有证据,但显然这件事和秦松涛有关。”

凌凤沉默不语。

公孙擎见他不出声,好半响问,“主子要不要帮下姑娘?”

凌凤抬头,“先看她要怎么做。她向来有主见,我冒然插手,也许会影响她计划,你先留意这,将事情的进展随时报给我。”

公孙擎称是。

沉欢这里也在琢磨着周鼎的事情。

她花钱去打通关节,可似乎不是很顺利。

归根到底还是要打通吏部的关卡,但是各部都是侍郎做主,轻松套有了沈奎,就等于掐住了周鼎的脉搏,沉欢如今还是没有办法那他有何方法。

本来和燕权慎说下应该安排个职务不难,可是如此一来,秦松涛肯定知道是燕权慎将周鼎保下来,那秦松涛对燕权慎肯定会更加防备,甚至有可能利用晋漕中的势力打压燕权慎,这样一来,就会影响燕权慎入阁这一步的动作。

可沉欢必须要借这个机会往内阁放个人进去,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抓住秦松涛的动作,阻止他快速的晋升。燕权慎如果进了内阁,那朝中就有人能够站在她这边和晋漕中对抗。

燕权慎为了自己的前途,一定也会努力和晋漕中去斗,而她更加要开始真正的和秦松涛一拼。

眼下,也只有燕权慎适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