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4】反攻

睿亲王的目光隐含着深意,隐约燃起一股火苗。

他的儿子不可能是孬种,为了杀了个区区皇子而躲起来的。

睿亲王转身都到书台提笔疾书。

“凌佟!”他高声呼着,门外一个俊朗的少年立刻进来,到他跟前弯腰道,“睿亲王爷有何吩咐?”

睿亲王将手上的文书递给他,“明天一早,你把这个送到兵部,让他们立刻办理,让凌凤上任!你告诉他们,若有谁敢怠慢,老子拿鞭子抽人!”

凌佟笑着点头,“小的遵命!”

凌凤微微一笑,“父亲,难道儿子

还需要用您的威风压人不成?”

睿亲王哼了一声,“你小子也别狂妄,告诉你,皇上若是知道你回来了,你的世子之位一定保不住。你还是担心自己罢了。”

“世子之位算什么,不过一个名头罢了。”凌凤抱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睿亲王抬脚踹在他屁股上,“臭小子!世子位是老子打江山打下来,你敢瞧不上!”

凌凤灵巧的腰一闪,避开他的脚,哈哈大笑起来,“做不做世子,我还不是您的儿子。”

“哎呀,你们父子一见面就打起来。”宁氏笑着进来。

凌凤笑着道,“还是母亲温柔。”

睿亲王妃宠溺的拉着他,“别理你父王,我们吃饭去。”

韩氏和亲生儿子、王府二公子亲自候在饭厅门口,见到他们过来,韩氏笑着上前向宁氏行妾礼,睿亲王妃抬了抬手,端庄的笑着,“往日里都不拘这种虚礼,今儿你倒是讲究起来了。”

韩氏掩嘴笑着,“王妃这是怪妾身平日里礼不到吧?”

睿亲王妃笑笑。

“大哥,你可真够逍遥的,害我们全府的人都跟着担心你。”凌傲笑着说。

凌凤抱拳,“的确是让父亲和母亲担忧了,也多谢你照顾他们。”

“哪里话,我是王府儿子,自然要照顾的。”

“都站在门口干什么。”睿亲王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韩氏立刻就转身迎了上去,娇媚笑着扶着睿亲王,“我们在迎接世子归府啊。王爷您看姐姐,世子一回来就眉开眼笑了。”

凌凤含笑沉眸,扶着母亲,“走吧。”

一家人刚落座,凌佟就快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凌凤,冲着睿亲王抱拳低声道,“王爷,宫里来旨意了。”

一屋子人除了凌凤皆怔,神色各异。

睿亲王妃紧张的抓住凌凤的手,凌凤安慰的轻轻拍了拍,低声道,“没事。”

睿亲王爷的脸色虽然沉了沉,因原本就有心理准备,很快就恢复正常,率先站起来,走了出去。凌凤扶着母妃紧跟其后。

韩氏和儿子凌傲对视一眼,脸上浮出淡淡的会心一笑,也随着出去。

传旨的是皇上身边的首领太监,旨意是全府中都已经猜到的,也不过是叱责了一番,定的罪却是误杀,于是剥夺了承袭王位的世子之位以示惩戒。

韩氏和凌傲面色有些难看,但剥掉了世子之位代表了凌傲有了机会,也算是好事。

睿亲王妃和睿亲王都是松了口气,只要人不会受到惩罚,等于还有机会,就凭凌凤功绩和能力,不愁不再立功,重获世子之位。

夜深了,冬天到了,窗外没有了虫鸣声,一切都很宁静。

沉欢还在看账本,周正宇在盛京周围的大县都看好了铺子,准备一下子再开几间,他们需要调配下现银。

门外忽然听到烟翠和人说话的声音。

“烟翠,谁来了?”

烟翠掀了帘子进来,看着她笑着低声道,“他来了,他说有话和姑娘说。”

沉欢一顿,想了想,放下笔,淡淡道,“让他进来吧。”

凌凤走进来,看着面色平淡的沉欢。

她指了指书案对面的椅子:“坐吧。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凌凤勾唇浅笑,坐下并没说话,就着橘红色的烛火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方道:“我可以单独和你说话吗?”

沉欢避开他灼热的眼神,看了一眼烟翠,“你去安排些点心来。”

烟翠含笑退了下去。

沉欢挑眉看他,瞪着他说话。

凌凤笑意深了,“我是来请辞的。”

沉欢扁了扁嘴,请辞?

世子大人需要向她区区商女请辞?本来他装模作样跑到她身边做个护卫就可能抱着某种目的的,她还没找他算账呢,这会来找堵吗?

沉欢靠向椅背,双手环臂,看着他:“哦?你谋到什么高就了?”

凌凤咧嘴笑道:“盛京码头驻军营下一个小总把头。”

沉欢身子一顿,坐直了,定定的看他半响,目光幽深而沉凝,良久才说话:“码头驻军营?睿亲王如今被漕运的事情缠上,你自己为何跳进去?”

她本想说你既然在盛京露面了,为什么先不去将杀人的事情洗清,又踩进漕运里,不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吗?可话到她嘴边就咽了下去。

关她什么事呢?她担心他有什么立场?

“因为我是凌凤。”他平静的看着沉欢,脸上浮现出亲切和蔼:“对不起,沉欢,我不是想骗你,但我有苦衷。虽然你已经猜到我是凌凤,但我依旧要认真的、正式的告诉你,我就是凌凤。”

只有两个人的房间中更加静了。

沉欢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人,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就算她早就识破了他的身份,他也应该知道自己猜到了,可他如此郑重的在自己面前说出自己的名字,让她满肚子对他的埋汰瞬间消失了。

从见到他的第一次的情景开始到她意外救下他,到这段日子的朝夕相处,一幕幕的飞快的浮现在眼前。

她和他的缘分太巧了吗?

沉欢心里依旧有一些不忿,故意道:“你有什么证据?”

凌凤笑着低头从怀里摸出一块印玺放在她面前,“这是我的私印。”

沉欢拾起来上面刻着:“睿亲王府世子凤印”,再看印玺的印泥。

面色一沉,发现漕运云字的印玺时,他就知道是官印的印油。

只是片刻,沉欢已经恢复平静,虽然和他相处了不是一两日了,之前他带着面具也见了那么多次,还一直帮助她,但也不代表她应该在他面前失去情绪控制能力。

凌凤看着她的脸色变换,身子往前倾了倾,双手放在书案上,认真的看着她:“我本来不想骗你的,可我相信你一定会认出我来。而且可能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我主动告诉你,就是想表明,我对你是真诚的。”

话顿了顿,看着她:“虽然,你还是不了解我是谁,但,我是凌凤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我总要面对的。”

沉欢眼神跳了跳,不了解他是谁?

他那双亮如星辰,闪得让她心跳加速。

她低下眼帘,看着面前台上烛火摇曳,平静的说:“那祝贺你,你可以摆脱逃亡的日子了。”接着,扬唇,目光抬起,似笑非笑:“你既然能有勇气在天子脚下露面,应当知道当日杀人之事有蹊跷吧?暗算之人,你打算如何揪出来?你可猜到是谁?”

凌凤盯着她半响,失笑摇头:“你还真的时刻不忘打探消息。”

沉欢弯唇垂眸。

凌凤道:“我也想知道谁在陷害我。当日皇弟用语言挑衅我,我根本没有理会,也没有拔剑刺他。”他然停住话,盯着沉欢,“那个什么争夺女人的事情可不是事实。”

沉欢飞快的抬眸,迅速看他一眼,扁了扁嘴,脱口而出:“这个不用解释。”

凌凤挑眉,继续道:“不过皇弟他语言过激,我身边的侍卫瞪了他一眼,他抓住把柄,拔剑刺向我,侍卫不能拔剑和皇子对峙,我只好拔剑和他过了两招,谁知道他忽然就站住不动了,我正刺出去的剑收不及,刺到他的左肩。”

沉欢神色认真了。

“因我本无心伤他,没有出力,本就伤口不深,本欲避开,将剑往外挑,拉了个口子罢了。时候太医到了,说无大碍,我就放松了警惕,谁知回了宫三日便死了。刑部和大理寺一起勘察,说是没有发现被杀痕迹,因此,我就成了罪魁祸首。”

沉欢皱了皱眉,“太牵强了。皇上的目的很不清楚。”

凌凤勾唇一笑,“所以,他们不过是关了我,并没有把我怎么样。所以说,我也和你一样,我有仇要报,只是,你知道仇人是谁,我还没查出我仇人是谁罢了。”

沉欢点头,“那你去军营还是为了从漕运入手查。”

“没错。”凌凤简短的地说,然后站起来:“明日我还会来,跟大家正式告个别。你若有事,可以到我住的地方找我。”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他现在宅子的地址。

沉欢接过看了一眼,“你不回王府?”

凌凤摇头,“在王府里缩手缩脚的。”

沉欢点头,“知道了。”

凌凤走了一步,住脚,回头瞥她:“还有,没事你别到处瞎跑,别以为自己还是小孩子。”

沉欢瞪他,她倒没有在意最后一个一句话的含义,脑子里在想他居然悄然布置好一切,就连住的地方都安排好了。

不过,这对一个皇族直系嫡世子来说,经过那么多年的培养,这点门道倒是不算什么,如果他什么都不做,只是潜伏在她身边小打小闹她反而会怀疑了。

她站起来,含笑道:“祝你好运。”

------题外话------

很抱歉,上周我天天到晚上11点后才回家,昨天又被拉着开了好几场会,又是晚上11点后才回家。我知道解释是苍白的,可我还是要感谢各位没有丢掉收藏的亲。

我是单亲妈妈,我的孩子是我自己抚养,孩子上大学了,我得赚更多的钱才能支撑孩子。大家都是VIP付费会员,给大家交代是应该的。虽然码文得到的钱很微不足道,但我不是为了钱写文,而是喜欢写故事。所以,我会对我的文负责,我不会为了完结而草草了结。

但是实在因为新工作太忙,我会努力保证更新,但可能偶尔连上线请假的时间都没有,大家可以先存着,过几天再看。

再次感谢没有弃文而去的亲,我会用好故事报答大家的!谢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