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1章 老白花和小白花,东家有点兴奋!

可在云芷汐刚要跨出校场时,前路却再度被挡住?

“小……小姐在上,请受如烟三个磕头。”纳兰如烟竟然跪在了云芷汐跟前,并且是正儿八经的,一个不拉的磕了三个响头?!

纳兰分家之人全傻住了。

谁都没想到,他们家素来眼高性傲的大小姐,居然当众给人下跪磕头,而且听这意思,竟然是真的要去为奴为婢?

这……

纳兰振海在怔了一瞬之后,眼神之中透出了复杂之色,有一丝欣慰,有一丝心疼,有一丝感慨……

但最终他还是欣慰的更多,至少他这不懂事的女儿,终于明白一个理,那就是“愿赌服输”。

倒是云芷汐吓了一跳,她这辈子天材地宝运不错,但撞小人运也极好,尤其是这些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所以一看到纳兰如烟这样,她忽然有点儿心突突的,感觉十分不习惯。

“你起来吧,不过是个小小的玩笑,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云芷汐心中虽觉得怪,但人家这般“赤忱”,她倒不好咬着不放。

毕竟这是在纳兰分家,她又是初到中域,并不好处处结怨不是?

不想纳兰如烟似乎是个倔性子的,闻言却是直接道:“不,我愿赌服输。说实话,我是很嫉妒小姐,很嫉妒你的容貌,很嫉妒你有身边的这群人,现在我还嫉妒你的实力竟比我强很多。”

这些都是大实话。

“我自幼心高气傲,同一辈人除了我哥哥略能胜我,便是再没有人能打赢我。可是今天……”纳兰如烟苦笑了一声,“我用尽全力,我没有半点小看小姐的意思,可是我却在第一招就败了,之后垂死挣扎也是败得更惨而已。”

纳兰如烟说着,朝着云芷汐又是一拜:“输了就是输了,我虽不是大丈夫,但也知道愿赌服输的道理,我既然夸下海口,就要为我的行为负责。我……我输得起。”

她是心高气傲没错,但是她并不愚蠢,只是做事会冲动,会凭心气去横冲直撞。但是在方才,她清晰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那种死亡迫近的感觉,让她有一瞬间明白到,她的行为是多么无知可笑。她自以为很强,结果人家不知道比她强多少倍。

想她之前还一次次可笑的,去撩怒眼前这位女子,简直是……若非对方不跟她计较,她早该死几次了吧。

输了……

就是输了……

是她可笑。

“对不起,我错了。”纳兰如烟握紧手掌,抬头时目光一片清明的看向云芷汐,“老祖宗说过,错了并不可怕,只要能诚心悔改,不再走以前的老路。”

云芷汐这回真是怔住了。

这个剧情发展不对啊,她跟纳兰如烟比斗,不过是不胜其烦,不想再跟这个没长大的世家小姐纠缠。

可现在这情况,云芷汐看纳兰如烟这神色,倒不像是装的,像是真明白了什么。

愿赌服输,知错就认,纵然纳兰如烟身上有很多世家小姐的毛病,自以为是,孤芳自赏等等,可不得不说,她还是有点觉悟的。

“起来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云芷汐语气缓了缓。

然而云芷汐这话说完,纳兰如烟还没起来,纳兰云浮居然就接着跪在她面前?!

不仅如此,他还声音清朗道:“云姑娘,这事情我作为兄长也有错。为奴一说,就由我这做哥哥的,来为妹妹履行。今日之后,我纳兰云浮就是姑娘的奴才。”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毕竟纳兰云浮是族中的少主,他……他去给人当奴才,比纳兰如烟去,更让人难以接受。

“大哥……”纳兰如烟也没想到,纳兰云浮居然会这么做。

“我们纳兰分支虽只是支族,但诚信一字不可懈,妹妹年幼犯错,我作为兄长也有责任,况且此事闹成这样,也是我愚蠢所致。兄有过,如何能让妹妹一人承担?”纳兰云浮一字一句,说得十分认真。

“行了,我说这事过了就过了,你们一个小姐一个少爷的,真要给我当奴才,到底最后是谁服侍谁还真难说。都起来吧,磨磨唧唧烦不烦。”云芷汐不想事情一直扯下去,直接打断了这段这兄妹情深的一幕。

别说她不缺奴仆,就是真缺她也不会要纳兰分家这两个。收他们当奴?不说这纳兰分家会如何看,万一传到纳兰主家去呢?

纳兰云浮还想说什么,跪在他一旁的纳兰如烟却是一翻眼,突的晕倒了?!

纳兰云浮连忙抱住妹妹,纳兰振海等人也连忙上前。

“这是……”云芷汐一愕,便下意识的开启了心灵之眼。她担心这个纳兰如烟胡搅蛮缠,这会子装晕,然后一哭二闹三上吊,忽然非要懒着她不可。

不过用心灵之眼一看,云芷汐发现这纳兰如烟并无大碍,只是身体很虚弱,是过度透支玄劲所致,需要好好调养。

此时一旁的纳兰振海解释道:“云姑娘见笑了,如烟这孩子的身体不大好,每次战斗完就会虚弱几天,不妨事的。”

“哦。”云芷汐看了纳兰振海一眼,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便是直接提出要告辞。

但就在她话音落定时,她忽然抬眸看向远方的天空,她察觉到有强大的气息朝着这边来了。

与此同时,纳兰分家中的那位老翁主仆,“嗖”的一声,从院落中掠空而起!

“罗田寒,你什么意思?”纳兰老翁声音振振而出。

闻言,纳兰分家之人立即警惕而起。近来家族跟罗家关系很僵,这一点大家都是清楚的,如今这罗家老祖亲来,怕是庆情况不对了。

“哈哈哈……纳兰老哥别来无恙啊,老弟这是来给星小子提亲的,老哥可不要拒绝才好啊。”天空中随着笑说声而来的,是三名老头并一名老妪。

说话的是为首的靛青袍老者,此人正是罗家的老祖罗田寒,修为已达到了不凡的中介玄帝,实力相当可怕!

那名老妪,是罗田寒的老伴,是罗家的老祖奶,修为是低阶玄帝。但而另外两个老头,纳兰老翁却瞧着眼生得很,但他们的修为却是——中阶玄帝!

四帝!

很明显,来者不善!

“敢问这二位是?”纳兰老翁还算沉得住气,目光停顿在二位陌生玄帝身上问道。

罗田寒面色一怪,却是淡淡说道:“老哥何必着急,待你我成为亲家,自可知两位贵人出处。”

听罗田寒张口闭口的亲家,纳兰老翁讥讽一笑:“我看罗老弟并非想要结亲,而是想要来逼婚吧?”

两家的关系素来不咸不淡,尤其是罗家老祖奶晋阶成帝后,罗家更是隐隐有争强的趋势。但以往罗家顾虑纳兰主家,所以一直都隐忍着。

可自从罗奕星的姑姑拜入圣母白莲教,并且被教内一名长老亲收为徒之后,一切的形势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不想嫁女也行,交出吞灵诀。”一名陌生老头开口了,这人是个秃子,长得十分寒碜,声音也不大好听。

闻言,纳兰老翁一阵冷笑,他早就猜到了罗家的意图,此时听了这话并不觉得意外。只是他们纳兰家中有吞灵诀这等秘术,却是传嫡不传外的,那么罗家又是怎么得知他们有此秘术?

“所以二位不敢报上姓名,就是为了好干这等强抢的勾当?”纳兰老翁冷笑连连的说道,心中却是愁绪万千。

“呵呵……纳兰恒,你不必出酸刺,今日且告诉你,我们兄弟二人的名讳是漠北漠山。”寒碜的秃子一句话落。

纳兰恒脸色惨白!

纳兰振海等纳兰分家的长老级人物,也是纷纷脸色青白至极!

漠北漠山,简称“东部二魔”,乃是中域东部有名的散修兄弟,修为强横不说,更是手段残忍狠辣,在东部之中享誉盛名。

不过这二魔此前却消停了很久,有传言说他们被圣母白莲教“教化”了,看来……传言非虚了。

说实话,这二人在听说这吞灵诀的厉害时,可是大大的动了一把心!

想想看啊!大家都在打架,本来是势均力敌的,打着打着忽然有一方战斗力翻三倍!这优势,这爽劲,简直是阴人的最好秘术!

三倍实力啊!

谁能不眼红?怕是圣阶都要眼红了!

所以这一次,圣母白莲教也是心动了,否则不会出现这漠山漠北“二魔”。

到了这一步,纳兰振海忍不住躬身拜向云芷汐道:“云姑娘,这事情你也看到了。今日我族遭遇大难,还请姑娘帮我族度过此劫,我族日后定当全力相报!”

云芷汐闻言不语,她跟纳兰分家关系一般般,可没责任和义务为他们两肋插刀。

已苏醒的纳兰如烟见云芷汐不说话,以为后者是在气她之前的行为,当下就是虚弱拜道:“小姐,之前种种都是如烟的不是,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帮我一族渡过此难可好?如烟日后定为小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可不等云芷汐回答,却听上头那罗田寒又道:“纳兰老哥交出吞灵诀吧,旁的不说,你总该为你的子孙们着想。”

罗田寒这话自有假惺惺的成分,但他到底还顾忌纳兰主家,万一将来真出了什么变故,圣母白莲教人家惹不起,难保他们罗家要成替死鬼。所以罗田寒还是想着,做人留一线,不要把纳兰分家赶尽杀绝的好。

“哼——”不想纳兰恒一声冷笑,细缝的眼透出一抹锋利的光,狠狠的插在罗田寒的身上道,“但凡修炼之人,总要历经风霜,今日若叫你等夺得吞灵诀,日后我们这一支族就算存活下来,也不过是忍辱而生的没骨气之徒!”

纳兰恒的话铿锵有力,听得纳兰分家一众人心头一震!

武者!讲的是一股精气神,是一股锐势!今日面临威逼,如若交出他们这一族最宝贵的东西,无异于自甘被践踏!

活固然重要,但对于骄傲的武者,对于想要追求武道更强的武者来说,那股锐不可当的强者之心更重要!

纳兰恒是在给族中后辈上课,上一堂关系武道前景的课!

“敬酒不吃吃罚酒!”漠山脸色一沉的说道,他知纳兰恒在鼓舞士气,他可不会再给对方机会,“我且看你一会还有没有这么硬气。”漠山森寒的话落,浑身的气势起,剑拔弩已张!

纳兰恒主仆更是无惧,两人浑身气势一盛!

纳兰恒瞬间晋入中阶玄帝巅峰!他那忠仆的气势,也一举晋入中阶玄帝!

与此同时,纳兰恒发出一声长啸!

紧接着,纳兰主院之上,一具庞大的影子现!

“吼——”一头威风凛凛的雪白大虎,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白灵虎!”罗田寒惊声一呼,目光死死盯着这头大白虎。

难怪,难怪纳兰恒似乎有恃无恐,原来是还有这一张底牌。

漠山漠北两人面色微沉,便听罗田寒仔细道:“二位尊客要小心,最好立即放出傍身灵兽。纳兰分家这头白灵虎,已经是达到了万余年级别,相当于高阶玄帝,原传闻是随上一代纳兰分家老祖而死的。”

听完这话,漠山漠北扫了罗田寒一眼,似乎在责难他没有报实军情。但他们知道此事不是责难人的时候,便是立即各自召出傍身灵兽,竟也都是万年级别的帝阶灵兽!

“吼——”大白虎看到对方两头灵兽,立即毫不客气的扑上去!

战斗,瞬间展开!

纳兰分家上空,六名大帝,三头帝级灵兽,三头皇巅峰灵兽混战在一团。

轰隆隆!

帝阶战斗,引爆的是自然之力,毁灭性的空前可怕,一时间就将纳兰分家不少楼阁房舍毁成齑粉。

如此一来,纳兰分家中的子弟也遭难了。

“大家莫慌,王阶以上修为者,迅速保护好家族撤离!”纳兰振海急急稳定秩序,随后几乎低声下气的朝着云芷汐求道,“云姑娘,今日纳兰振海求求你帮我们这个忙吧,日后你若有所需,我们纳兰这一支分族,必为你效力!”

纳兰振海很清楚,他不过是个低阶玄皇,族中长老撑死了是半帝,根本就无力参与帝战。

而以上头的实力,他们纳兰分家的帝阶明显弱很多!如今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云芷汐出手了!

“纳兰伯父为何不求小侄?只要伯父答应将如烟妹妹许配给我,一切不就没事了么?”这时候一道虚伪的嗓音插入。

罗奕星带着罗家几位长老,以及两名头戴纱幔的女子,不知何时竟已来到了这里。

“呸!我纳兰如烟嫁鸡嫁狗,嫁什么都绝不会嫁给你这无耻下流的胚子!”纳兰如烟大怒,她从来看罗奕星不顺眼。

但她此时虚弱,这般大怒没有半点气势,反而有种娇嗔的感觉,反看得罗奕星心头一热,更是肆无忌惮的扫了纳兰如烟一眼,余光却是看着一旁的云芷汐,眼底的淫邪之意分明。

却听一抹柔如春水的声音,仿佛春风般柔软展开道:“如烟侄女莫恼,女人嘛总是要嫁人的,奕星的天赋不错,你二人结成修侣有何不好?哎……原本我罗家也没大动干戈的意思,不过是想结成好好的亲家,你却为了个人意气,将家族陷入这种境地,实在是不应该。”

说话间,却见罗家阵营中,有一女解开面纱而出。

清水芙蓉色,眉眼温婉情,堪堪一名娇柔弱女子也。

此女,就是罗奕星的姑姑罗轻轻,拜入圣母白莲家的那位“美人”。

“振海大哥哥,何必要闹成这样呢,两家本作亲家有什么不好啦。今日闹得兵戎相见,血溅百步的,可有半点意思?”罗轻轻声软微甜,听得人骨头都要软。尤其那一声“振海大哥哥”欸,把纳兰振海一张老脸都叫红了……

云芷汐看得眼神一亮,只觉此女穿着一身洁白的轻纱长裙,细腰如柳枝儿般柔软,好似一朵纯洁的小白花,别提多招人了。

尤其是人家还有小白花的本领呢,三言两语间错的可都是纳兰家,他们罗家和圣母白莲家插手,都是“不得已”的呢。

错来错去,都怪纳兰如烟不识好歹,拖累了整一个纳兰分家。

到了这里,云芷汐有点同情纳兰如烟了。

“休要胡搅蛮缠!你罗家的心思,分明是吞灵诀,还结亲?你当我脑子糊了么!”纳兰振海怒道。

小白花罗轻轻一愣,仿佛被吓呆了一般,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瞬间流淌出眼泪来到:“振海大哥哥怎么能这样,小妹一番心思你还不明白么?昔日……”

“闭嘴!”纳兰振海简直气歪了嘴,因为他看到随着罗轻轻的话出口,四周的族人都用一双带色的眼神看他,尤其是他那一双儿女。

“贱婢——你还敢来!”这时候,纳兰分家中爆出一名半帝,一掌就朝着罗轻轻拍下去!口中更是恶毒,“罗家荡妇,四方城皆知,你给我滚出去,别污了我族门庭!”

从这口气一听,感觉有点像是被红杏出墙的怨夫?

“姑姑小心!”罗奕星惊了一跳,却听罗轻轻柔柔一笑,而在她的身后,一头粉色的大蜘蛛出!

这是一头,万年的红粉蜘蛛!帝级灵兽!

面对纳兰家那半帝,红粉蜘蛛吐出一道粘稠的丝!竟时间瞬间将对方困住!

纳兰振海眼皮一跳,立即挥刀出手,同时喝道:“大家都给我上,老祖宗说的对,我们绝不忍辱而生!大不了拼死一战!我们姓纳兰!我们的主家,定会为我们报仇雪恨!”

“我们姓纳兰!”纳兰分家一片长啸齐齐而出!

纳兰一族,乃是中域的古老世家。他们这一分支的祖辈,也许是因为犯事被贬谪到了四方城,但无论如何!他们没有被夺了姓氏,那么他们就是纳兰一族!

纳兰姓的荣光,足以支撑他们而战!

“咯咯……昔日就听说纳兰族人铁骨铮铮,今日得见果然非凡得很。但何须这般冲动,我们可是一点没有要杀人的意思,大家有什么话,如何不能好好商量?”这一声柔如秋波,荡涤入所有人的心。

闻声看去,可见发出声音的,是那尚且带着面纱的女子。她的声音不如罗轻轻那般软甜,却有种让人听了,仿佛听到妻子谆谆叮嘱时,让人心生温暖的音色。

听得云芷汐忍不住开启天眼,穿过这女人的面纱,去看看这人的真面目。这一看,哎哟!

竟是一名风韵倾城的成熟妇人,结合她那一身丰软的身材,活脱脱是一颗熟透的水蜜桃,只是一掐仿佛都能掐出甜蜜的汁液来。

啧啧……

又是一个美人呀!

但就在这一刻!云芷汐的天眼,对上了一双清媚的眼眸,那是一双蕴含无限柔软的眼,仿佛一看就能让人心软。

罗轻轻的师父白晨霜,圣母白莲教第十一长老,此时察觉到了云芷汐的“窥视”。只是天眼乃是虚渺的存在,白晨霜就是察觉了,也无法确定视线的终端。

云芷汐迅速的收回天眼,心底却凝重了一丝,这是一个高阶玄帝!而且是天生媚骨!这种女人有叫男人赴汤蹈火,怎么死都愿意的本事!

最可怕的是,云芷汐察觉对方居然连女的都能媚!因为她刚才就有些心软,这种媚并非是刻意而为,它已经变成了一种,跗骨在对方身上的天然魅力。

云芷汐瞬间感觉有点不妙,而似乎为了验证她的感觉,白晨霜掀开了面纱!

一双眼如烟雨秋潭,含着万千柔情,仿佛普化众生的圣母,带着柔软的情怀,煨贴了所有人的心。

云芷汐精神力一凛,目光散出而看,果然看到在场的,但凡是公的物种,脸上都浮现出一种轻飘飘的迷离之色。

就是张天茂、七大护卫等人,明显也脸颊发红,显然被“魅”得不轻。不不不,应该说被“感化柔化”。

“此女妖异。”蛇王子沙哑的嗓音,以及龙神王沉稳的嗓音,却同时传入云芷汐耳中。

“咦?”云芷汐微讶,这两个“公的”,怎么没有被诱惑呀?

要知道就是纳兰如烟,此时都处在迷蒙状态,云芷汐不过是先有警惕,才没有中招罢了,不然也难说得很,但这两人……

“这位兄台,可愿出来见我白晨霜一面?”白晨霜的目光,却掠过所有人,最终定格在纳兰分家的一处院落内。

“嗖!”

本是在闭关中的九婴,掠起间落在了云芷汐身边,然后目露凶光的瞪着白晨霜:“哪里来的骚蹄子!主人,让我吃了她!”

九婴很暴躁!他娘的,要不是刚好突破了,它好不容易得到的神魂丹,差点就没物尽其用。

“你……”白晨霜没想到九婴这么粗糙,开口就是“吃”,那保养有道的粉嫩脸颊,瞬间飞起了两抹红云。看得那些本来雄赳赳气昂昂的纳兰分家人,更是魂飞天外去了……

“吃了不怕肚子疼?”云芷汐幽幽道了一句,对面这朵水灵灵的老白花,显然是想歪了,九婴说的“吃”,那可是真吃,她还当什么呢。

“不管!肚子疼了再说!”九婴说话声里明显带了磨牙声,性格暴戾的这位凶兽大哥,闭关中被扰了出来,一身的闭关气火爆得很,它牙齿好痒!

见九婴凶暴的眼神,白晨霜脸上的红一沉,似乎才意识在不对劲,但她眸底却有光微微一闪!

与此同时!一道道惨叫声陡然起!

场内许多人,就连张天茂和七大护卫,都是面色惨白的发出了惨叫声,表情万分的痛苦,眼中明显还有迷离之色!

同一时刻!

地面“咚”的一声,砸入两道身影!

与此同时!

白晨霜柔如秋波的声音,飘飘而出间,就在云芷汐的身旁“慈爱”道:“小妹妹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题外话------

东家想辣手摧花!求月票来助威嗷嗷!哎哟,本座觉得圣母白莲教真好听呢……哈哈哈哈……

感谢:13658773333【1月票1五星】、zhongqin1981【1月票】、昨夜胭脂冷【2月票】、心上的心【1月票】、ztx0926cs【3月票】、创世巫女【1月票】、xu893335968【1月票】、13210028620【2月票】、13875912437【3月票】、quhuajing【5月票】、

zjraddh【1月票】、shidanyun【2月票】、苦菜花【1月票】、cattysong1970【1月票】、雨晴003【1月票】、13396800279【1月票】、haiyanwan【1月票1月票】、silverswallow【1五星1花1钻】、weiwei8611【1月票】、15543637359【1月票】、hcl996688【3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