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0章 芷汐的拳与步,且妖且艳!【打脸

纳兰分家内院。

得知云芷汐一行人已住下,纳兰如烟立即拉着他家大哥,借纳兰云浮的名义,邀约龙神王、蛇王子、无涯等人一聚。

不同于面对云芷汐时的小家子气,纳兰如烟表现得恰如一名世家小姐,端得是大气温婉得很。加上纳兰云浮敬佩蛇王子和龙神王的天赋,一番谈天说地下来,倒是宾主甚欢。

聊着聊着,纳兰如烟便知云芷汐已是婚嫁之人,心中顿时大喜!目光不由频频朝着蛇王子而去,秋波送得那叫一个欢呀。

要说云芷汐所带的这一行美男子,龙神王气场强大,通常都“黑凝”着一张脸,明显就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款,不好搞定得很。

铁木真倒也不错,但一说起炼器就是没完没了的,纳兰如烟听得不耐烦,便觉得这是个只会“打铁”的粗人。

无涯也是出色的,可惜是闷葫芦一个,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话来,一张脸冷若冰霜的,活像是别人欠了他一屁股玄晶似的,不好不好。

于是,纳兰如烟最满意的,就是这位蛇族王子了。虽然她不知道蛇族是什么种族,但是此人一身性感迷人的异域气息,光是看着就让人忍不住脸红,若是再对上那一双美如琥珀琉璃的眼眸,简直心跳加速得不能自已。

哎,要说咱这位蛇王子殿下,若是生在现代,那必然是男女老少,妇孺青壮通杀的,欧式最俊级别王子。

性感迷人,又懂体贴,还调兽宠,且阅风雅,说白了就是既能暖被窝,又能谈情说爱的梦中情人式人物。

哎哟哟……

纳兰如烟本就春心蠢动的姑娘情怀欸,瞬间就被蓬勃到了顶点。

某位不知情的,无时无刻散发着诱惑小姑娘气质的,那个罪魁祸首,还在谦和有礼的跟纳兰云浮聊说。

这个纳兰云浮在此期间,不知道被套了多少家底,还恍然不知的将蛇王子引为知己,恨不得拉这位帅哥去拜把子才好。

纳兰如烟被小少女情怀冲昏了头,当然也没注意两人的聊天内容,只晓得若是纳兰云浮跟蛇王子聊得好,她可不是可占人和嘛?

忍着一颗跳动的放心,纳兰如烟偷偷给纳兰云浮传音,纳兰云浮这位热烈交谈中的哥哥一听,再看看妹妹那含羞带怯的神情,当即差点一拍大腿!

“好啊!若是得了这么个妹夫,那不是妙极了么!”纳兰云浮心中一定,立即就当起了狗头军师。

可狗头军师素来不太靠谱,纳兰云浮也不例外,于是他劈头就问:“蛇兄,你觉得舍妹如何?”

“天赋不俗,天真活泼,当是个好妹妹。”蛇王子温厚的回答,言外之意却是,也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女娃罢了。

然而纳兰兄妹都很天真,便就天真的以为,蛇王子这是在夸奖纳兰如烟,也就是说还蛮喜欢纳兰如烟的。

于是乎,傻傻的狗头军师被打了鸡血,闻言瞬间就朗笑道:“蛇兄慧眼识珠也,我这妹妹……”狗头军师本着良好的口才,洋洋洒洒将纳兰如烟夸了一遍,直夸得唾沫横飞,口舌干哑了。

蛇王子一看不对啊!温和有礼的俊脸,慢慢生了推拒的冷漠,然而狗头军师不晓得看脸色啊!

于是!

狗头军师纳兰云浮一拍板就道:“不若蛇兄当我妹夫如何?”

一句话,全场俱静。

龙神王很不厚道的抿了朱色的血唇笑,胸膛隐隐散出可疑的震动,*不离十是在偷笑了。

铁木真和大牛面面相觑,无涯惊得一口琼浆含在嘴里,差点没喷出来,那便有辱他冷艳高贵的形象了。

张天茂、七大护院只管眼观鼻鼻观心的,细细的看着杯中琼浆是否有杂物。

至于当事人蛇王子,一张充满俊美风情的脸,直接染了一层白雪之色,隐约似乎还有一层天青色呢。

如此情形,但凡是个有墨水的军师,那必然要知道情况不妙,应当赶紧变更策略,好保住将帅才对。

可惜……

前头就说了,咱们纳兰哥哥是个除了修炼,处事糊涂的哥们,所以他全然不知的说道:“不错吧!舍妹来日还会去参加主家的大比,届时我族有可能因此得以迁去主家,再以蛇兄的人才,将来必能在中域有一番大作为!”

纳兰哥哥一番话,说得是慷慨激昂!他自得意洋洋的认为,这番话既有色诱,又有利诱,还有名诱,蛇王子这位自己的知己好友,断然是不会拒绝的。

怎料!

“抱歉,在下对令妹没有心动之情。”蛇王子瞬间没了聊天的心情,说罢就站起身告辞,摆足了真正的王子气势。

纳兰哥哥傻眼了!

纳兰如烟急红了脸了!

当下!

这位纳兰姑娘就拦住蛇王子,红着脸当场表白:“可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就算你现在不……不心动,没……没关系,我们处处不好么?”

喵了个咪的!

不得不说,这位如烟姑娘好生生猛!竟是当场表白不成,还有勇气和韧性争取组织再给一次机会。

奈何,蛇王子却是退了两步,与纳兰如烟保持距离道:“如烟姑娘的好意在下无福消受,在下心中已有佳人,你无法超越她。”

纳兰如烟:“……”

作为一个敢于表白的先进女子,纳兰如烟没想到会被拒绝得这么惨!

眼看蛇王子掠过她,竟是毫不怜香惜玉的离去,纳兰如烟脸色惨白!却是一返身尖叫怒道:“你喜欢那个毒妇!”

蛇王子闻言,脚步顿了一下,却没说一个字的扬长而去。

纳兰如烟咬紧苍白的唇,一副简直要崩溃的神态,一双眼眸却是喷出了火来!

“云!芷!汐!”纳兰如烟磨牙切齿的尖叫而出,声音震得整个纳兰家都听到了。

纳兰如烟从小就是族中的骄傲,天赋比之纳兰云浮还高一丝丝,别说在四方城,就是在整个中域南部,她也是一流的天才级人物。为此,她纳兰家的门槛,几乎差点被媒人踩烂,谁家英才不想娶她?

可她素来眼界高,心气也极高,不是看不上眼,就是还惦记着修炼,并不想分心去谈情说爱。

然而在妖雾林外一遇,她一眼就对龙神王和蛇王子倾心,只觉得这样的人,才配当她的夫君。便是千挑万选,最终一颗芳心落定在蛇王子身上。

她本以为只要她诚心,只要她愿意主动一些,凭借她纳兰一族的名头,凭借她漂亮的外表,再凭借她不俗的天赋,定然是不会被拒绝的,可是——

纳兰如烟不服!

作为一个有家世,有面貌,有真才实学的千金小姐,她不明白她有哪一点,不如那个嫁了人的毒妇!

为了证明她不比云芷汐差,她一咬牙决定……

“小妹别冲动。”纳兰云浮这个狗头军师,这时候总算有点靠谱,至少还晓得冲动是魔鬼。

然而!

纳兰如烟却一掠身,一脚踹了云芷汐的房门!她要跟云芷汐比斗!且看看谁更厉害!

这时候,把风的小白喵很机警的,先把云芷汐“喵叫”出来了,于是纳兰如烟进门,正好看到盘坐中的云芷汐。

“你跟我走,我要跟你比斗。”纳兰如烟脸沉如水,虽愤怒其实并没有脑残,虽然她一直表现得比较脑残。

但是纳兰如烟好歹是见过,妖雾林里云芷汐一招断了凶狼手,二招灭了他的命的一幕,虽说是靠了突击的优势,但她知道云芷汐本身的战斗力是不俗的。

不过就算如此,纳兰如烟依然挑战了!因为她有底蕴!

可还不等云芷汐回答,纳兰振海却先一步出现,并且是拦住纳兰如烟,对着云芷汐抱歉道:“云姑娘别在意,小女年幼这是在胡说的,当不得真。”

“爹,我不是胡说。这种女人明明嫁了人,却丢下夫婿在外面招蜂引蝶,简直是恬不知耻!我今日就是要证明,我纳兰如烟比她强!那个看不上我的,是他有眼无珠!”纳兰如烟语气坚决,这番话倒是说得很有气概。

本来,云芷汐还没什么表示,可在听到那句“丢了夫婿”,却刺痛了她的心。容煌……若非情不得已,她怎么都不愿意离开他,她想他醒来之后肯定会难过。

这种事情将心比心,云芷汐可以体会得到。如果此时是她闭关沉睡,醒来发现容煌为了他娘而不得不离开,虽然理智上能理解,可情感上必然免不了失落和难过。

追进来的纳兰云浮,眼看云芷汐脸色不好看,立即拉着纳兰如烟道:“妹妹别闹了,人家蛇兄不喜欢,跟云姑娘并没有关系。”

纳兰振海一听这些话,瞬间脑补出一段故事,当即怒不可遏的骂道:“你一个女孩子家,竟如此不知自重,简直……简直气死我了”

“爹你让开!我的事不用你管!”纳兰如烟硬气一吼。

“啪!”

纳兰振海直接一巴掌拍下,打得纳兰如烟脸上一肿老高。

“你这没脸没皮的死丫头,立即给我滚!”纳兰振海气疯了。

纳兰云浮一看妹妹被打,很是兄妹情深的护住纳兰如烟道:“爹,这不关妹妹的事情,是我……是我糊涂。”

“说清楚!”纳兰振海一听话里有话,便是怒道。

纳兰云浮立即将事情的经过说来,很老实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一旁的云芷汐听明白之后,当即就有一种躺枪的憋屈感。

喵了个咪的!

蛇王子不喜欢纳兰如烟干她毛毛事?

难道纳兰如烟还想硬逼着蛇王子,喝她纳兰如烟这杯水不成?

别说她自认为跟蛇王子清风霁月,根本没有半点暧昧的情感。就是说那龙神王她也腰杆站的挺直,毕竟那是意外事件。她又没有给他们抛媚眼,又没有勾搭他们上她的床,简直是……

憋屈!

“你简直是糊涂啊糊涂!没本事你……你学人家当媒人,现在可是丢了你妹妹的脸面了,你们二人还不快快给云姑娘赔礼,回头再给那蛇王子赔礼!”纳兰振海听得想捶胸顿足。

他只觉得当年一味追求应试教育,只顾着让娃子们修炼的教育方式,真是错得离谱了,搞得现在两个孩子简直是,为人处世不堪入目。

“呵呵……海家主真是折煞芷汐了,我区区一阶女流,又是无名之辈,哪里当得起贵族尊贵的大小姐和大少爷赔礼道歉?倒是让某些人觉得碍眼得很。既然如此芷汐也不便再叨扰,只多谢海家主此前的盛情款待。”云芷汐站起身淡淡说道。

小白喵识趣的跳上她的肩膀,一人一兽便要离去。

“怎么?被我说中了,无话可说了,这就要夹着尾巴走了?”可纳兰如烟却不依不饶。

纳兰振海一听这话,气得怒目圆睁,直接要上去再教训女儿,但这一回云芷汐却阻止了他。

云芷汐走到纳兰如烟跟前,懒眸寒凉的说道:“你确定想跟我比斗?”

纳兰如烟盯着云芷汐,她看着后者似凝脂玉露的肌肤,明媚而生动的秋水瞳,两抹如画的青眉,淡扫除一种似娇却锐的风情,纳兰如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容貌确实更胜她一筹。

可她的心一紧,语气坚定不移道:“是,若是我赢了,你便将蛇哥哥留下。若是你赢了,我跪下给你磕三个响头,从此宁做你的奴婢!”

“神经病!”不等云芷汐回答,一道带着怒意的沙哑嗓音插入。

接着,蛇王子一把拉住云芷汐道:“阿妹我们走,别理这种神经病。”他只觉得今儿是被狗咬了,除了觉得恶心,他又不能去反咬狗一口,真是憋屈得让人无语。

“阿哥等等。”云芷汐却抽手拿住蛇王子的肩膀,同时目光看向纳兰如烟,“我可以跟你比,但我阿哥的自由不归我管,我若输了,我给你这个。”

说罢,云芷汐摊开掌心,其上多了一枚帝皇果。

“帝皇果!”纳兰如烟和纳兰云浮惊叫声出,一旁的纳兰振海眼皮也是一跳。

帝皇果,帝阶都要动容的存在,更何况他们这些人。

纳兰振海不再阻拦,他其实也希望纳兰如烟能赢,因为那样的额话,他这宝贝女儿升皇便只是时间的问题。

接着,纳兰振海把人带去了家中的校场。

为了不产生负面影响,纳兰振海下令不许任何无关的人来观战。同时他还跟云芷汐和纳兰如烟约法三章,主要一条就是战斗点到为止即可,决不能互伤性命。

云芷汐是烦不胜烦,倒是没想杀人。

纳兰如烟是很不服气,外加嫉妒恨,其实也没有杀心。

所以,两人对条约都没有意见。

此时在围观群众里,纳兰云浮十分抱歉的,去给脸色难得难看的蛇王子道歉:“蛇兄对不住,之前是我莽撞了,但我并没有恶意。”

蛇王子神色冷淡,根本不想理会纳兰云浮,只觉得纳兰两兄妹恶心得很。

纳兰云浮脸色黯然,心中愧疚得很,只好煎熬着看比斗,却为失去一个知音而神伤,也为场上的妹妹而担心。

此时,场上两女的战斗已拉开。

纳兰如烟知道云芷汐的厉害,在战斗的开始,她就心神一沉,心中默念口诀,四周灵气如万燕归巢般的,朝着她的身体狂聚!

紧接着,纳兰如烟一身的气势,竟然翻三倍的强了起来!

看到纳兰如烟这阵仗,云芷汐倒是惊讶了一下:“难怪这么有底气,原来是还有这种能耐?看起来也并没有吞服丹药,难道是纳兰家的秘术?”

云芷汐猜得不错,纳兰如烟确实用的是纳兰家秘术——吞灵诀。

这种吞灵诀,最大的优点就是,在战斗中能提升武者三倍的战斗力!越是高阶的武者用这秘术,越是能显得这秘术的强大。

罗家就是觊觎这吞灵诀,才会一门心思想要求取纳兰如烟,因为作为这支纳兰分家的嫡小姐,她必然是研习了这套秘术的。

不过云芷汐的疑惑和观察没能持续太久,因为纳兰如烟已经杀向了她!

“天林箭雨!”纳兰如烟的气势膨胀到最高,手中多出一匹青缎。这青缎是她的武器,这是一件下品帝兵,更是一件水木双系的不凡武器,可助纳兰如烟战力再翻倍。

纳兰如烟本人,是水木双重属性,她本身的战斗力和天赋,以她这个年纪来说,其实确实很不错。

因知道云芷汐强大,纳兰如烟一上来就是爆发最强一招,一手青缎如天蔓成囚笼,一道道细弱毛丝的箭雨,带着钢针一般的锐不可当,以及漫天盖地的大围剿趋势,朝着云芷汐封杀而下。

“哼,本小姐一招便可败了你!”纳兰如烟对自己的这一招很有信心,因为就算是族中的皇阶长老,也吃不下她这一攻。

轰!

天罗地网,处处含杀!

恐怖的灵气波荡,在被纳兰如烟轰出的瞬间,直把整一个校场震动!

“小姐!”张天茂惊呼了一声,明显有些担心,一旁七大护卫也是心中一跳。连并那大牛和铁木真,也是觉得不对劲,这怕是要出事了。

“不必担心。”倒是无涯眼光毒辣,见大牛脸色惨白,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再看龙神王和蛇王子,根本就是老神在在。

于是乎,当强大的水木系灵气散去之后,场内却没有半点云芷汐的踪迹。

纳兰云浮心中一跳,忽有些不安的躁动:“她……她不会被杀了吧?”

纳兰如烟一怔,却是眉眼一展,得意的笑道:“看看,还当是个什么极品,不过是一招败我的货色!蛇……”

“果真是,一招败我。”可此时,云芷汐的声音,却从纳兰如烟身后响起。

纳兰如烟吓了一跳,却只觉得颈上一凉,云芷汐不知何时握着一柄匕首,从背后横在了她的颈上。

“你……”纳兰如烟无法想象!

因为吞灵诀,她可是在瞬间爆发了三倍的战斗力,完全就能跟低阶玄皇一战了。再加上手中的青缎,纵是凶狼她也敢一战!可是眼前这个毒妇,不就是个高阶玄王而已么?

怎么会!怎么可能躲得过她的大招?

纳兰如烟想不明白,但是这并不妨碍她的战斗,她忽而浑身一缩,竟仿若一条流鱼儿,瞬间脱离了云芷汐的桎梏。

这身法,有意思。

“你败了。”云芷汐淡淡说道,一手收起了匕首。

“你想太多了!”纳兰如烟却怎么可能轻易言败,脱身之后她就反手出击,强悍的水木属性玄劲,“霍霍”的招呼向云芷汐。

浓郁的水木属性攻击波,引得纳兰分家整族震动,让不少人以为家族是招来强敌了,正是纷纷奔出想问,才知是校场正在上演一场封闭式比斗。

纳兰振海看到这形势,不由得为自己的女儿感到骄傲,他可以清晰的察觉到,女儿此时的势力,可以与他一较高下了。

不得不说,纳兰如烟这攻击确实很彪悍,云芷汐也被吓了一跳,要不是她身法快,恐怕还要被对方轰中。

“哼——只会逃的鼠辈!”纳兰如烟讥讽道,出手愈发凌厉,只逼得云芷汐无处可退。

云芷汐双目一锐,身上战意起!一头金凤虚影咆哮而出!那高贵桀骜之势,让人忍不住臣服膜拜。

云芷汐身上镀了一层金光,那便是金凰神功的护身甲膜!

金光之中,红衣少女恍如神女,一身高贵的气息自然而散,姿容娇艳,沉鱼落雁!直看得人都傻掉了,别说鱼啊雁啊的……

“这是……”纳兰如烟目光一花,竟有些失神的沉吟起来。

不仅是纳兰如烟,在这纳兰分家的深庭之中,那位帝阶老翁也是一惊:“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金凰神功》?她莫不是……莫不是有凤族血脉?”

一旁站在老翁身边的,纳兰分家老祖的忠仆,同样是一名帝阶强者,此时同样被震惊得无以复加:“不……不可能吧……传说中的那个孤高自傲的凤群,怎么会去东域那种贫贱之地?”

“这也难说,也许就是有呢?也许就正好被这个丫头得了凤族传承呢?”老翁连连反问道。

老仆默然无言以对。

“看来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留住他们了,我觉得若是有他们在,我们这一支族才能躲过一劫。”老翁幽幽说道。

那边,云芷汐并没有趁着纳兰如烟失魂而攻击,她无需也不屑于对纳兰如烟这么做。

“回魂了,我要攻击了。”不仅如此,云芷汐还善意的提醒道。

“谁怕谁!放马过来!”纳兰如烟喝声一出,手中青缎漫漫如青云萦于其身,倒是令她看起来美丽了几分。

青缎汇聚了浩瀚的水木系灵气波荡,可是纳兰如烟卯足了劲的全力一击!

“青云断天!”纳兰如烟娇喝一声,便有一层层凌厉的云层,含着刀光剑影满天而出!声势浩浩,杀威震震!

面对纳兰如烟全力一击,云芷汐也没怎么小觑,却见她一拳出!

那一拳,看似柔软,却蕴含完全道意!藏着最深的力之道,力自心生,力自万物而生,力是相对而生!

拳!力!

一拳重锤而出!

简单,返璞归真的招式。

手上火拳,脚下太极步。

此时的红衣的少女,便如天边的一抹朝霞,既美艳诱人,又生动活泼,一举一动拿捏人心,让人忍不住为她的风华绝倒。

拳如玉,美且润。行如流云,一步一抬如红莲绽放,且妖且艳,且艳且娇,且娇且烈。这是集合了美感与杀伤力的一击。

一众围观群众,不分雄雌,俱都看得一眼痴迷。

“好美……”纳兰云浮看傻了眼,一时都忘却了台上还有他妹妹,只觉得少女美如骄阳,既生机盎然,又美得惊心动魄!

两女相争,最美胜之。

咳咳……

误了误了,是最强胜之。

虽然纳兰如烟没小看云芷汐,虽然她用了全力在战,虽然她真的挺强,武器也不错,秘术也不错,战技也不凡,可惜……

兼修六种属性,自出道以来只被容煌压着的云芷汐,完全展现出了更妖孽的本事。

于是,纳兰如烟的攻击不能伤到云芷汐半分。反而,云芷汐的拳法,一次次打在了纳兰如烟的防御上。

风卷云涌间!

云芷汐踏青云而起,一拳悍然砸落!

“咔——”只听一声细响,纳兰如烟的防御破!便有悍悍拳头碎入!

恐怖的拳压,让纳兰如烟只觉得胸口一痛!就看见一只莹玉般的拳,堪堪要砸在她的胸口上!

这一击一旦落下,纳兰如烟必心脉尽毁,然后——死得不能再死!纵是神仙也无药可医她。

纳兰振海看出了这一击的厉害,他瞬间着急喊道:“云姑娘手下留情——”

他声落,云芷汐的拳顿,她整个人便如定格的照片,就这么纹丝不动的停在空中,停在纳兰如烟的跟前。

风,拂过纳兰如烟散落的发,有几缕飘在了她的脸上。她的脸色苍白,姣好的面容挂着满满的害怕,一身冷汗直冒。

纳兰如烟第一次清晰的,感受到死亡的气息离她那么近,那么近……

云芷汐收回了拳头,凉凉的道了一句:“你败了。”

纳兰如烟疲软而落,被纳兰云浮堪堪扶住。

“我们走。”云芷汐觉得,照着之前那老翁给出的消息,她手下留情也算还了这人情。她也不要那什么拜帖,这个四方城她不乐意呆了。

蛇王子等人闻言,直接执行了云芷汐这句话。

“云姑娘,且……且等等吧,那冰雪城的拜帖不是还没到么?”纳兰振海一惊,连忙去站在云芷汐跟前。他可不能让他们这群人走啊,这……

“多谢海家主的一片好意,可惜芷汐承受不起,劳烦海家主跟老爷爷道一声,这拜帖芷汐不要了,我们先告辞。”云芷汐一个拜礼下,再是不愿多说的迈步走。

可就在此时,又有一道身影挡住了她。

云芷汐眉头一皱,这还没完没了了?

“云姑娘,这件事是我不对,是我这个做哥哥的鲁莽和糊涂,我愿意代替妹妹磕头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们。我们其实真的,并没有任何的恶意。”纳兰云浮急急的说着,就要朝着云芷汐跪下!

纳兰云浮这一跪可不凡了,他好歹是纳兰分家的少主,代表的可是整一支纳兰分家!

云芷汐自然不会受他的礼,便是抬手一托,直接遏制了他的动作道:“云浮兄台折煞我了,这件事就此揭过,不过萍水之交尔尔,我等还是先告辞了。”

纳兰云浮听得她语气淡然,并未有生气的波动,却也没有任何情感。他抬眸一看,见她一脸清淡如水,莹润如瓷如玉的肌肤,在阳光下微微散出一层滑润的淡金色光,显得高贵而拒人千里。

本来云芷汐跟这支纳兰族人,也没什么多好的交情,又如此屡屡被找茬,她没翻脸都算她有素质了,还想她笑脸迎人?傻了吧。

当下,云芷汐带了人就走,根本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

而此时,在那四方城郊处,正有几道强大的气势从罗家大院腾起,并朝着纳兰分家所在之地掠来!

------题外话------

嗷!今天刚开始码字时,上来看见咱居然上了月票榜,瞬间鸡血满满的去战斗!“嚯嚯”写到六千字,上来一看,菊花不保了!本座顿时就蔫吧了……好比被热血激昂时,被人泼了一碰冷水!于是只来得及写八千字……【你们你们……快保我回去啊!呜呜……】

感谢:紫色蔓陀罗【1月票】、gujianhua12345【2月票】、嘻星辰【1月票】、18074896695【1月票】、13590356916【4月票】、liruanruan【1月票】、雨晴003【8月票】、sky123456789【1五星】、jerry1018【1钻钻】、

成天在线【1五星】、13396800279【1月票】、dan6511162【1月票1五星】、艾雨88【4月票】、eunicetian【1月票】、qutao【6月票】、原乡人001【2月票】、花儿微笑【1五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