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9章 母亲的消息,九婴的狗尾巴门派!

当纳兰振海并云芷汐众人,载笑载言的进了纳兰分家时,那送妹回屋的纳兰云浮已在门口相迎,连那纳兰庆和郭伯明都是热情赶来。

“姑娘,各位小哥,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你们了。”因不能指望郭伯明这个闷葫芦,纳兰庆当然要熟稔些的上前问候。

“我也是急着办事,本还不好意思立即上门叨扰,没想到街上遇到了,便跟着海家主厚脸皮来了。”云芷汐笑语嫣然,听得纳兰庆一肚子腹诽,只觉得这个娇若桃花的小丫头,心眼贼多贼多的,光看她现在这派头,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个多良善的。

可心中虽腹诽,纳兰庆面上也是笑得慈和道:“哈哈哈,只能说这便是缘分。就凭借这缘分,姑娘但凡有什么事,趁着我们家主也在这儿,不妨说出来听听,兴许我们还能尽绵薄之力。”

一旁的纳兰振海闻言,也是点头热情的应道:“不错,姑娘这是要办什么事?有需要用到的地方,可只管开口。”

纳兰振海这会子巴不得能帮云芷汐等人,好让他们留下来。要知道这帮人若是留在他纳兰分家,那么家中一旦出事,他们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这不平白多了强大助力么!实在是好极了。

云芷汐立即表现出一副盛情难却的模样,又是轻叹了一声道:“海家主仗义,我若是再推却便是小家子气了,我便直说了吧。”

说着,云芷汐语气一顿,才接着认真道:“之前我便问过纳兰前辈,是想要打听这中域中,可是有专习隐息刺杀之术的势力?”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回头我查一下典籍,便可以清楚有没有这样的势力。”纳兰振海一口应承,并且是保证道,“小姑娘放心,若中域真有这样的势力,我必能跟你说明。”

纳兰振海敢这么说,那还真的是有底气的。因为他们虽然是纳兰分支,可族中的典藏等软件设施,却是比寻常小势力要丰厚得多。是以,云芷汐这回还真是问对人了!

不过这时候,在纳兰振海身边的一名枯瘦长老,却是突发一句道:“专习隐息暗杀之术,我记得中域曾经有这样的门派,似乎是叫暗门,曾经辉煌一时。”

云芷汐闻言,一双秋水剪瞳瞬间盯紧了这位纳兰家长老,心跳更是下意识的快了几分。

“还请前辈赐教。”难得有了一丝线索,云芷汐对着这位长老直接一揖到地,口气中的诚恳殷切之意浓郁。

不想这位长老闻言,却是面色一苦道:“具体我却是不知,曾经听闻一些流言罢了,详情恐怕还是要请家主查典籍看看。”

云芷汐紧绷的心微微一叹,似有些失望,但也知道是自己太着急了,便是点头说道:“那就有劳海家主。”

不等纳兰振海回答,却有一道微微沧桑,十分温和的声音落入道:“不必查了,我来说吧。”

九婴和龙神王闻声,立即是警惕了起来,他们察觉到这声音的主人,修为似乎不一般,好像是个帝阶的强者。

也就在此时,一名身材略微发福,整个人看着有些富态的老翁走进屋来。他生得十分面善,自有一股人未笑脸先笑的和气神态,容易让人喜欢和放松警惕。

“老祖。”一看到这名老翁,屋内一众纳兰家人,纷纷是站起身来恭敬行礼道。

“老祖爷爷,您不是在闭关么?怎么却出来了?”纳兰云浮更是亲近的去扶住这位老翁,眼神中有明显的孺慕之意,看起来是很崇敬,和爱戴这位纳兰分家的老祖。

“哈哈哈,有尊客在此,我这把老骨头怎么能不来。”老翁朗笑间,眉目中的慈和之色更浓,一眼又看在云芷汐身上,“你为何要找学这种旁门左道的势力?”

云芷汐被这一眼看下来,虽见对方眉目和善,却不知为何心中一寒,她感觉到了这位老翁的尖锐探究。

可就是因着这抹尖锐,云芷汐却觉得,眼前这位老头子,多半能给她一些有用的消息了,当下诚恳的娓娓道来——

“老爷爷有所不知,我有位至亲之人某一日陡然被劫,那人表现出非凡的隐息和藏踪手段,而且刺杀术极其刁钻老辣,该是各种好手。其后任凭我们如何追查,都是无法找到此人的下落。”

“你且说当时情形。”老翁听完却道。

云芷汐的目光看向了九婴,后者得了她的目光“宠幸”,立即会意的上前说明,心中本意却是不想说的。

闻素心被劫一事,一直都被九婴视为耻辱,如果可以它当然不乐意再说,而且它很有意亲口向撕吞了那个贼子。

“你这位至亲之人,可是纯属性的水系或者暗系体质?”老翁听罢就是一问。

云芷汐心中一紧,顿时点头道:“是纯水系体质,有什么问题么?”

老翁叹息一声,微微摇头道:“你不必再找了,只当没有这个亲人。”

“这是为何?!”云芷汐双目一睁,娇花般鲜艳微粉的脸儿,在瞬间有了几分萧瑟的苍白之色,声音更多了几丝颤动。

老翁见她如此,细缝般的老眼多了一丝怜悯道:“你这亲人多半已是个活死人了。”

云芷汐脸色白了几回,一旁的蛇王子见此,伸手握住她的手腕,一丝丝的暖意便透着他的手心,传递在了她的腕上。

被蛇王子这么一握,云芷汐才堪堪拢了心神,却是双目坚定的看着老翁道:“还请老爷爷细说一二。”

“听这位兄台说来,再结合你这位亲人的体质,这劫持之人有九成的可能,是昔年暗门的余孽。暗门之人,因为本门功法的缘故,要求需是水属性或者暗属性体质。此外,暗门是一个比魔云门还要邪门的宗派。”老翁叹息说着,声音微微凝了起来。

“暗门为保持门中人的绝对忠诚,他们有几门阴毒的手段,比如将收罗到的弟子的记忆洗去;或者偷天换日,灭原体之魂而重生……而按照你亲人的资质,她多半是属于后者,应是被暗门那个老妖看上,想要借她的良好体质改善自身实力,好让将来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话听到这里,云芷汐的脸色已经苍白至极,她虽然早有担心,可是一直却还抱着一丝希望,她总想着应该不会那么倒霉。

可是……

一旁站在老翁身边的纳兰云浮,此时抬眼正好看见,眼前女子那原本莹润如桃粉晶玉的脸儿,此时已白如庭前的玉兰花瓣,带着说不出的柔弱无助之态。

他微微一愣,心中不自禁的浮现出一抹怜惜之情。他原先看云芷汐,只觉得她厉害得很,纵容手下干的事也狠辣得很,加上听纳兰如烟说的事,他便下意识的认定,这是个蛇蝎毒女,然现在看来……

此时那握着云芷汐手腕的蛇王子,以沙哑沉定的嗓音说道:“阿妹别急,这事情还不一定的,不是说只是九成的可能么?”

“你这位亲人是什么时候被劫的,被劫时修为到了哪一步?”纳兰家的老翁又忽然一问。

云芷汐似察觉了什么,立即就是应道:“她是一个多月前被劫,当时的修为是低阶玄王。”

“如此看来,当还有一丝希望。”老翁轻吐一口气道。

刚被打入地狱的云芷汐,瞬间来劲的问道:“老爷爷好歹一次性说完吧。”可怜她是要被吓死了。

老翁也不责怪她没礼貌,便是点头说道:“如果是暗门老妖为自己筹谋,那么你这位亲人低阶玄王的修为太低了,不适合老妖施展偷天换日之术。唯有等到你的亲人修为到了皇阶,这种秘术才能施展,否则你这亲人的识海会受不住,到时候被弄成脑残,便是得不偿失了。”

顿了顿,老翁的脸色凝重再道:“而且我如果猜得不错,这暗门的老妖,怕是要借你这位亲人的体质,在偷天换日后一举突破圣阶。”

“圣阶?!”屋内众人闻言,纷纷是惊呼而起!

圣阶!

如果说武者修炼之路中,突破王阶是奠定强大的基石;那么突破圣阶,就是通往岁月不朽的致命诱惑!

因为武者突破圣阶后,寿元可达数千上万年!这可不就等于岁月不朽了么?简直跟永生没太大差别了,能活个万把年啊!

是以这圣阶修为,可说是所有武者追求的顶端了。

玄天大陆之上的修炼者亿万如云,但能突破到圣阶的,可谓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根本是少有得很。

毕竟武者要达到帝阶,就已经是削减了脑袋的存在。要突破圣阶……那么绝对要有超级强大的体质,以及超级非凡的武道领悟力,否则绝对是不可能的。

可是!

现在听起来,这暗门却有着阴邪的办法,可以“一步登天”!

所以说白了,闻素心还就是给人抓去当鼎炉的。先将她这鼎炉呵护成皇,再借助她的体质突破成帝,从此世间便再没有闻素心这个人。

想到这里,云芷汐也不知该放心些还是该更担心了,只是撑着又问道:“可如今暗门消失,这些余孽要去哪里找?”

老翁闻言却是摇头:“这问题我却无法回答了。”

一听这话,云芷汐顿时有些急了,却听一旁的蛇王子沉静问道:“老爷爷,您知道的毕竟比我们多,若是按照您的推测,应该在哪里能找到他们?就算只有一个大概的地方,也能我们好找一些了。”

“正是此理。”云芷汐连忙接上道。

老翁沉吟了一阵,才是说道:“暗门的人极记仇,极讲究承袭之法,如果他们真的要复出,那么定然会选在原暗门的山门一带。

而暗门的山门,本是在中域北界的冰雪城境内。但具体是何处,我也不太清楚。毕竟当年这暗门的神秘程度不亚于魔云门,山门也是极难寻的,后来似乎是门内元老内讧,这才自灭了宗门,从此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冰雪城!”云芷汐立即牢牢的记下了这个地名。

而站在云芷汐这边的九婴,却在听说“暗门”这个词后,便一直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今日多谢老爷爷解惑,芷汐想尽快去一趟冰雪城,便不做叨扰了。”云芷汐心中急切得很,恨不得能立即出现在母亲身边,那是一刻都不想等了。

一看她这样,纳兰振海却急了,他正想说点什么,却听他家老祖说道:“冰雪城是个古怪的地方,你若是没有拜帖,恐怕进不去这地界。这样吧,我认得一位老友,正跟着冰雪城有些交情,可请他修帖一封。但这一来一回需要些时日,小姑娘不妨先在我四方城住下等着,也让我们这支纳兰族略尽地主之谊。”

听老翁这么说,云芷汐没办法,只能点点头道:“劳烦老爷爷了,叨扰诸位了。”

中域这地方云芷汐初来乍到,而她要办的又是紧要事,还真的不适合硬闯,且等着拜帖来了,她也再了解一下情况再说也好。

“暗门。”云芷汐深刻记住这个势力。

随后,云芷汐一行人在纳兰分家住下。

纳兰振海是喜出望外,要知道纳兰家现在麻烦大着,可有了云芷汐的加入就不一样了,这等于多了一位帝阶呢!

那么就是圣母白莲教,应当也要有所顾忌。毕竟他们若能一举拿下纳兰分家也就算了,可一旦不能快速拿下,消息传开之后引了纳兰主家来,那绝非他们所想的。

哼——别以为他纳兰振海不知道,那罗家其实打着他们家族的《吞灵诀》!

……

刚是安顿下来,癫狂和尚却和九婴一道找上了云芷汐。

“小姐,这纳兰家留下我们,可是别有用心吧?”癫狂和尚还是有些担心云芷汐年少,会给那些老辣的姜坑了。

就比如今日这事,癫狂和尚觉得,那个纳兰家的老祖分明别有用心,先是开口就说人死了,直接把云芷汐吓得失了分寸,接着又是一步步道出缘由,拿捏人心的手段可不一般呢。

不过云芷汐闻言却浅笑了笑道:“这是当然的,我们请人家帮忙,从他们这里打探到了宝贵的消息,自然不可能什么都不付出。”

癫狂和尚一愣,见云芷汐双目清朗,便知她心中也是有数的。

“不过你这两日,也好带着周正和贪狼出去转转,且打听打听四方城内,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云芷汐安排道。

“是,小姐。”癫狂和尚义不容辞,便是告退不在话下。

云芷汐的目光这才看向九婴,后者立即严肃道:“主人,这个暗门的山门我知道。”

闻言,云芷汐眼皮一跳,盯着九婴的目光锋锐道:“你说。”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如果这个暗门是从上古传承至今的话,它的山门应该在中域最北的地方,也就是你们现在说的冰雪城位置。”九婴回忆着说。

“你这不是废话吗?”云芷汐没好气的撇撇嘴,还以为九婴有什么振奋人心的消息,不过是确认了那老头没说谎罢了。

“可我知道他们在冰雪城哪个地方啊!”九婴怒道,难道就不能听它说完话再说么。

“当真?”云芷汐惊起。

九婴瞬间美滋滋的说道:“那是自然的,想当年本凶兽……”

被敲打了很多次,已经不是太罗嗦的九婴,这时候尾巴又翘起来了,又是滔滔不绝的说起了它曾经的“丰功伟绩”。

云芷汐几次不耐烦想打断它,但为了让它好好效力,便是忍了忍的听它啰嗦一下,当是体谅它憋太久了。

“我们九婴一族就是邪魔的祖宗,暗门能巴结上我们尊贵的九婴一族,那绝对是大造化了,所以比说他们家山门在哪儿了?就是他们门内的密法什么的,我都是知道的,没什么秘密的。”幸好九婴啰嗦之后,还算是有正面回答问题。

“那纳兰家老头子说的,可是属实?”云芷汐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盲信陌生人,她之前虽有哪些表现,但之后心里还是有计较的,不会真的冲动去行事。

“属实。”九婴点头,“主人可以放心的,以夫人低阶玄王的修为,怎么也要十来年才能成就皇阶吧。”

“那也不一定。”云芷汐不以为然。

九婴深以为然:“也是,若是遇到一个像你这样的,估摸着三两下就能将夫人堆砌成皇阶。”

云芷汐苦大仇深:“这该死的暗门,让我揪住了非要灭得他们永无翻身之日!靠!居然敢动我娘,简直是嫌命长!”

九婴弱弱提问:“万一不是暗门的人劫持的么?那老头也说了,九成的可能而已。”它不会说它是故意打击这个小弱鸡的,到时候足篮打水一场空,嘿嘿……

云芷汐面阴如冰:“如果是,那便救了母亲灭了他们;如果不是,那暗门合该让我出气。”

九婴绝倒,暗自思付道:“将来谁他娘要敢说,他们凶兽太特么的不讲理了,它一定要回,你是没见过我家主人!”

此时的九婴并未察觉,它下意识叫“主人”,已经叫得相当顺溜了。只能说,上古凶兽的奴骨也蛮重的,它自己都没发觉罢了。

“你刚才说,这个暗门是你们九婴一族的狗尾巴?”云芷汐忽而幽幽说道。

九婴顿时一怔,却见云芷汐一脸不善的盯着他,显然是将这个暗门干的坏事,迁怒到了它身上。不过……

九婴心思过了九个脑袋,却是一拍胸脯道:“主人你放心,这个暗门的崽子,我一定帮你全力灭了!不过……我担心我的实力不够。”

云芷汐抬眸盯了九婴一圈,才缓缓开口道:“你那神魂丹还没吞,吞了就是中阶玄帝了,不怕。”

九婴却连连摇头道:“不不不,暗门这帮崽子既然敢复兴,多半是有圣阶的存在,才有这样的胆量。否则一出现,怕是会引起广泛的围剿,首先当地的冰雪城势力就不会放过他们。”

九婴这话说得条理分明,头头是道的,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可见它九个脑袋不是白长的,还是能想出很多深入的问题的。

可是云芷汐听着却不说话了。

按照九婴的分析,这暗门应该确实有圣阶的存在,那么她去了之后那什么跟人家打?

除非……

云芷汐的眼前立即晃过了一张人脸,这人墨目深邃含情,姿容清俊风华无双……可不就是她男人嘛!

嗯,如果容煌在的话,带着觉醒后的他去,那绝对能踩了这个什么鬼的暗门。云芷汐很有信心的想着。

这个信心哪里来?

因为之前的容煌,分明就能打得帝阶不要不要的,那么觉醒之后……依照上次的反响来看,怎么滴也要逾个圣了吧?

可惜……

他不在。

想到这里,云芷汐就蔫吧了。

当然她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九婴的主魂还给它,再将那颗魂珠给了它,这样它必然也能破个圣阶。

可是……

九婴最近的表现虽然不错,但云芷汐可是清楚得很,它这翅膀要是长硬了,定然会反过来好生算计她的。

不成,九婴的修为必须控制在,她所能掌控的范围内,否则会出幺蛾子的。

“你先突破你的吧,到时车到山前必有路,不怕。”云芷汐苍白的说了一句,挥挥手赶走了九婴。

九婴心思钻了九个弯,最终还是乖乖的退出去了,心中却腹诽不已。

该死的小弱鸡,只要把主魂和魂珠给本凶兽,本凶兽害怕什么圣阶啊!直接打得它们满地找牙,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了好么!

哼——

小气鬼!

本凶兽现在又不会弄死你,好歹等找到了祖地再说。

屋里的云芷汐在九婴走后,却是深深的思考了起来。

她现在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寻找闻素心的方向,可是这个暗门却是曾经的中域霸主,就算是覆灭过。可俗话说得好,烂船总有三千钉,他们有圣阶坐镇的可能至少有九成九、

念想之间,云芷汐想到了自己的帝皇果,这可是能助她入皇的好东西,她想了一遍却轻叹了一口气,不知不觉的发了呆。

良久之后,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放出小白喵把风,她自进仙境修炼去了。

“娘,你一定要等着女儿,我很快就会去救你。”云芷汐在闭目修炼的那一刻,心中坚定的想着。

小白喵颇有些百无聊赖,在过去的岁月里,它这个把风的工作做得太多,它本身也是有些不耐烦了。

而就在小白喵把风时,四方城纳兰分家迎来了一场危机,又或者说也是针对她,和追随她的美男子们的危机。

彼时在四方城城郊,纳兰分家势力不可涉及之地,坐落着一座巍峨的大院,此乃是罗家的地盘。

这些年罗家先后出现不少天赋不错的后背,实力在一步步逼近纳兰分家,尤其是罗奕星的姑姑,竟能得圣母白莲教垂青,可谓是光耀门楣的一桩大喜事。

此时罗家大院的议事厅内,罗奕星以及之前跟他出门的三位长老,还有罗家家主,并罗家其余的长老,都是齐齐汇聚而坐于此。

“这帮人分明是纳兰分家招来的,要我说这亲也不必再结了!干脆灭了他们,到时候逼他们交出吞灵诀,他们难道还敢不交。”那位第一个被打的纳兰长老,脸色铁青的愤恨道。

“不错!还有那个小贱婢,到时候便抓来当我族的女奴,把她的修为废了,让她服侍遍我族所有男人,非要她生不如死!”第二个被打的纳兰长老,更是恶毒的建议道。

议事厅内众人脸色都不太好,罗家家主罗毅想了想道:“可对方的势力很强,再联合纳兰分家,非是我族能招惹的。”

“这倒不怕,爹你忘了,姑姑前儿来讯,不是大概这两日,她就会和她师父一起来四方城么?”罗奕星提醒道。

罗毅目光微微闪烁,却见儿子的眼神别有一层意思,他忽的就想到女儿信上所说的,让他多准备几个俊俏的哥儿。

再联想听到的回报,那群纳兰分家招来的人,可不是有好些个俊得天怒人怨么?!难道……

罗奕星看着自家爹恍然的表情,便是暗示的点了点头,而他本人则惦记着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呵呵……

------题外话------

哎呀!昨儿拾柴的亲给力,眼瞅着咱就要重新冲上月票榜啦,借问还差的9张月票何在?何在?何在呀?!【重要事情问三篇!】

感谢榜此处字数有限,发布留言区置顶回复中,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