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8章 主人最讨厌被人指!公子进中域!

铁木真也是傻了,作为天才炼器师的他,可是没什么江湖经验,哪里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结果就看见那名小姑娘红口白牙,“唰唰”说了一通,听着却是说他仗强欺弱,狂横狂横的把人家阿婆给撞飞撞死了。

这下子铁木真也听出了点儿门道,可他在铁真部好歹也是王子,哪里受得了这种被冤枉的腌臜气,顿时就是脸红脖子粗的怒道:“小丫头胡说八道!分明是这阿婆自己撞上我的,当时大家都看着的,分明是……”

然而铁木真的辩白还没说完,扭住他的人忽然一拳砸下,竟是要砸他的嘴脸的骂道:“不要脸的东西,众目睽睽之下还敢狡辩!”

娘的!

铁木真这下子发火了!他本人的修为因着升王丹的缘故,可是晋阶到了中阶玄王,加上此前的多番历练,实战经验也是不错的。

至于扭住他的这个,也不过是个中阶玄王而已。若非仗着先下手为强,怎么能绑得住铁木真。

这会好性子的铁木真被捏怒了,眼看有拳头砸落,他一身狂暴的火系防御起!炼器师的蛮劲也来了,直接将这出手的人一擒一甩!只听“啪”的一声,这人就被轰在他跟前!

铁木真干脆利落的手段,顿时让围观群众都是有些傻眼,就是那抱着白发阿婆哭的小姑娘,也是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呆愣住。

不过人家小姑娘好歹是专业人士,只是呆愣一瞬,就愈发凄凉的嚎啕大哭:“天啊——又撞死人又打人啦,四方城还有没有王法,娘——娘——咱们家活不下去啦——”

铁木真为人可是很正派的,虽身为一族王子,却从来没干下三滥的事情,此时三番两次被人这么乱说,只觉得气得够呛。

可是他一看四周的人,居然都用鄙视和无语的目光看着他?感情这还都是他的错了?明明不是这样的好不好!明明……

就在此时,一名身穿青素纱袍,眉目风流气质不俗的青年,却是打抱不平的站了出来,他一双星目瞪着铁木真,开口就是说道:“这位兄台当真是气势好得很,虽说我中域以强者为尊。可是兄台要证明自己强,也不用踩着人家孤儿寡母上位不是?”

铁木真:“……”可怜的,他本也舒朗俊秀的脸,直接被气得变成了红包公。又听附近之人议论纷纷的说他蛮横,他……

“这不是罗家大少爷么?果然生得出挑如松竹,难得有一副好心肠,这在如今的年轻强者中可是没有的。”

“可不是,如今哪个有天赋的不恃才而骄,难得罗家大少爷这般好心肠。听说他要求娶纳兰三小姐,这纳兰三小姐有福了。”

“可我听说这位三小姐眼高于顶,怕是不愿意下嫁,真是个不惜福的。也不想想罗家大少爷的天赋,莫欺少年穷啊……”

“就是,我听说罗家为了求娶这门亲事,还自愿将勘察到的一条晶矿献给纳兰分家。但你们知那纳兰家怎地?他们居然哄知了那处晶矿自去开采,却不提这婚事了。”

“什么?纳兰分家这也太过分了……”

“……”

那位罗家大少爷罗奕星,估摸着自己造势差不多了,正是要再度施展个人魅力。

不想却听一道凉柔的嗓音,虽不大却清晰的落入所有人耳中:“死人了么?我看看。”

只听这声音方落,那抱着白发阿婆的小姑娘眼睛一花,只觉得眼前一抹红飘过,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哀嚎!

“啊——”白发阿婆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别提多有中气!

众人闻声而看去,只见躺在地上的那位,原本好似没了气息的白发阿婆,居然在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不仅如此,她那一张青白脸还变得红润得很。

“你干什么——”小姑娘尖声嘶叫,就要去推开云芷汐针灸在白发阿婆身上的手。

云芷汐也不用她推,自收手起身端站,不过是闲闲的说了一句:“闭气丹不过二级丹药,不知道二位要用此讹什么才好?”

她这时候站起身来,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一朵盛开的妍媚娇花,真真是漂亮极了!

而闻言,那碎花裙小姑娘脸色一白……

可此时,那名被铁木真反抗的中阶玄王正是缓过劲来,见此立即义愤填膺的指着云芷汐骂道:“好一张胡说八道的嘴,好个狠辣的毒手。人分明是被撞飞将死,你却为了辩白用针法激发她身体最后的潜力,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果然美人如蛇蝎!竟视人命如草芥,我……”

可他还没骂完,却听“咔擦”一声!

九婴不知何时站在了云芷汐跟前,一把拧断了对方的手,同时更是一巴掌“啪”上此人的脸:“什么玩意?我家主人最讨厌被人指!”

于是——

这个“路见不平”的中阶玄王,直接就被九婴一巴掌拍飞!然后在堕下的瞬间,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小坑!

围观众人齐齐吃了一惊了!

“放肆!”却听罗奕星身边一名老者一怒喝出,更是伸手就要教训九婴!

然而——

“啪!”九婴毫不客气的一出手!直接一巴掌更快而出的,还十分有准头的,将此人拍了跟之前那中阶玄王一窝。

结果——

“嗷——”的惨叫声起,那坑更深了,坑底的人残完了……

全场呆若木鸡!

一巴掌拍飞一个中阶玄王没什么,可是!

一巴掌拍飞一个高阶玄皇,可就不得了了!

围观群众就是傻逼,也都能猜测到出手的九婴,修为必然在高阶玄皇之上!

于是罗奕星和他身边的几位罗家长老,全都被吓得脸色一白。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随便一下就会在大街上遇到这么一个强者。

当“好人”的罗奕星害怕了,他光想着对方这一巴掌,是搭在他脸上,他就觉得浑身凉飕飕的。

在超级强大的实力面前,罗奕星就是想装也不敢再装。九婴可比铁木真高了无数个级别,它的拳头就是道理,谁敢说一个不字?

这时纳兰家的人姗姗而来,事情闹到这里,他们显然也不能装不知道了。

“不知哪位尊客前来,若有冒犯还请见谅。”说话间,一名看起来大约四五十岁的中年蓝衫男子,带着几人跃空而落。

蓝衫中年男子正是四方城内,这支纳兰分族的家主纳兰振海,其后跟着一男一女的青年,以及几名纳兰家的长老。

“纳兰伯父。”罗奕星看见来人,立即是规规矩矩的上前行礼。

纳兰振海眼底拂过一抹厌恶,面上却是笑容温和道:“奕星贤侄怎么也在?”

这纳兰振海实际年龄有六十多岁了,修为也达到了低阶玄皇,膝下正好有儿女一双,女儿的就是纳兰如烟,儿子叫纳兰云浮,两人的天赋都不错。

纳兰云浮为兄长,年纪不过二十六,修为却是中阶玄王了;纳兰如烟却更盛一筹,年纪不过二十三,修为也已经是中阶玄王。

这一双儿女本是纳兰振海的掌上宝,被他视为他们这一分支的希望,他有心将儿女送入纳兰主家拼搏一番。

怎料罗家忽然提亲,更是玩弄手段,且仗着罗奕星的姑姑入选圣母白莲教弟子,而逼迫他嫁女。

虽然他们这一支族的身后,有纳兰主家的光辉笼罩。可是纳兰一族分布在中域的各大支族多了去,而欧阳震海这一支还真算不上什么,能冠纳兰姓氏就不错了。

但要纳兰主家为了这小小分支,而去与所谓的圣母白莲教对干,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他们必然不在意纳兰如烟嫁出。更何况就算纳兰主家愿意庇护,可远水也救不了近火,圣母白莲教显然距离四方城更近。

于是纳兰振海相出了一个法子,那就是让纳兰如烟失踪。

可纳兰分家有张良计,罗家也有过云梯,居然散布出这些谣言。最可恨罗奕星常常在街上“扶弱助少”,更让流言一浪高过一浪!

简直卑鄙无耻!

不过现下纳兰振海心情很爽,因为罗奕星今儿明显踢到铁板了,若非怕事情闹大危及四方城,他还乐得旁观。

这时罗奕星听问,立即是娓娓道来事情始末,最后做了总结道:“小侄原是看见这里有纠纷,想过来帮忙一下,没想到闹了笑话。这位小姐,这位小哥,在下真是猪油蒙了眼,以二位的人才,自然不会做下张强欺弱的事情。”

“我们星儿说的是,最可恨这两个讹人的骗子。来人啊!快将此二人打杀,竟敢在四方城招摇撞骗,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罗奕星身边一名长老喝声起,立有罗家人威风出手,竟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便将那一老一少打杀!

鲜血四溢!

纳兰振海脸色难看至极!

这罗家的老不休,表面说得头头是道,却分明暗指他纳兰家作为四方城之主,没有起到管制好城池的作用。更越俎代庖的杀了人,挑衅他纳兰家说,“你们纳兰家管不了,就由我罗家帮你管管吧。”

“谁让你们随便杀人了?本小姐眼皮浅,看了晚上做噩梦怎么办?”云芷汐皱了皱眉,盯着罗奕星二人不悦道。

云芷汐此言一出,已都站在她身边的自家人只觉得天气有点热,脸有点发烫。

纳兰振海的注意力,闻言这才从九婴身上,转到了云芷汐这边。他这一眼看去,眼神就是一阵锐亮!

此时的云芷汐一身红衣,神态虽宜嗔宜喜十分娇美,一身的高贵之气萦然。可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在她的身边出现的一干美男子!

铁木真俊朗刚锐,身材颀长挺拔如一杆长枪般不可曲折;无涯冷漠俊美,一头银发如蓝天上的白云十分惹眼。

但这都还没什么,最惹眼的是那一身紫意盎然,浑身散发尊贵王气,容貌更是万里挑一的的龙神王;以及那一身异域狂野气息浓郁,眉目温情脉脉,姿容性感无双的蛇王子!

当然若只是皮囊好也没什么,可是让欧阳震海吃惊的是!对方的修为也不俗,尤其这紫衣男子和金装小哥,两人面上看起来虽是中阶玄王而已,但气息明显晦涩得很,只怕是压低修为罢了!

这都是哪里来的天才小辈?

相比欧阳震海的震惊,罗奕星简直想一巴掌煽死身边愚蠢的长老!要处置人也不急于这一时啊!

不过心中虽怒,他面上却不得不抱歉的,举止温文有礼的朝着云芷汐一拜:“家中长辈嫉恶如仇,惊扰了小姐真是万万不该,还请小姐多多见谅。”

“少爷何须如此,此女将我打得这么惨,当是要给我罗家赔礼才是!”此时那名被九婴打趴的罗家玄皇,在从坑中爬出来后,忍无可忍的指着云芷汐骂道!

“啪!”不想他话音刚落,九婴一巴掌再下:“都说了,我家主人最讨厌被指!”

于是——

原来掉了几颗牙,一脸被扭曲的罗家玄皇,直接被打得七窍出血,竟是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阁下过分了!纵使他有错,也不该如此被打,我罗家不才,但家中还带有女子归附在圣母白莲教,也不是能被随便大骂的存在。”罗家那名长老脸色一沉道,罗家人两次被当众打脸,他怎么还能憋下这口气了,当下就抬出了圣母白莲教。

这圣母白莲教是距离四方城最近的,中域二十四大势力中的一支,教内坐镇有圣阶强者,其弟子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惹的存在。

“小姐,罗家有圣母白莲教弟子。”癫狂和尚提醒了一句,他当时听过纳兰庆介绍中域,知道这圣母白莲教可是二十四大势力之一。

“圣母白莲教弟子?做什么的?普度众生?那不是跟你一路人?”云芷汐愣愣的反问了一通,像是完全不认得圣母白莲教。

癫狂和尚会意了云芷汐的意思,顿时就是有模有样的盯着罗家人问道:“我们家小姐的话可听到了?麻烦你们解释一下,圣母白莲教是干嘛的。”

经他这么一说,所有人瞬间听明白了,云芷汐话意中的不屑和鄙视意味。

开玩乐,除非圣母白莲教的圣阶来了,不然区区一个圣母白莲教弟子的名号,就像要吓唬住云芷汐?简直可笑。

纳兰振海却是疑惑得很,心说:“这帮人莫非是八大世家主家弟子?居然连圣母白莲教都不放在眼力?”

要知道就是十二方势力,也没有谁敢这么鄙薄圣母白莲教。而以圣母白莲教的威名,更不可能有中域武者不知。

那么……

“好……好胆!”罗家长老被气疯了,别说罗家没人进圣母白莲教前,他不曾被这般怠慢过。

今时今日,竟被这样屈辱,恨得他手指颤抖的指着云芷汐怒道:“阁下可敢报上姓名,来日我族教内之人归来,定会好好招待你们!”

“咔擦!”九婴在他话落之间,幽灵般出现在他跟前,一手捏碎了他的食指,声音幽冷道而不耐烦道,“都说了两遍了,我家主人最讨厌被人指。”

九婴很生气,难道它之前的出手都被当儿戏吗?为毛这群傻逼,就老是要它一而再再而三的动手,真是烦都烦死了。

“啊——”这名罗家长老迟来的惨叫声嘶哑,他不可思议的盯着九婴,却被烦躁的九婴再度一巴掌拍飞!

轰!

街道上一个小坑再起!

傻了又傻的围观群众再度傻了。

罗奕星完全呆住了,他和他的罗家长老们,怎么都没想到对方在他们搬出圣母白莲教之后,居然还一如既往的横!

此时罗家那长老从坑中爬起,一张脸扭曲狰狞,一张嘴牙齿七零八落,他狠狠的瞪着云芷汐等人,却是再不敢指出指头,而是色厉内荏道:“无胆鼠辈,连名号都不敢报,不过藏头露尾的小贼!”

“少说两句,我们快走!”罗家剩余那长老见形势不对忙道,不管他们身后靠山如何,现在打不过人家可是事实,当下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说罢就抓了惊呆的罗奕星先跑。

那被打的两名罗家长老,见此也是毫不迟疑的赶紧跑,却听一道凶气十足的喝声在他们身后道:“听着,我家主人叫云芷汐,最讨厌别人拿手指她脸,没礼貌。”

罗家人飞掠中闻言,差点趔趄摔倒:“……”

“小姐,他们跑得这样慢,好像是想我去追。”九婴认真的看着云芷汐道。

罗家人一听,撒丫子跑得飞快,只恨没多生两条腿。

“算了,放老虎捉小老鼠亏得很,不要去了。再说我这么善良,不好意思仗强欺弱。”云芷汐也很认真的回答。

云芷汐身后人:“……”他们只觉得天更热了,脸上更热了。

这时候,纳兰振海已是带着身后人,快步的朝着云芷汐等人走近,并是没有怠慢的拱手道:“在下纳兰分支纳兰振海,不知小姐是?”

云芷汐还没回答,却听一道清喝声先出:“哼!毒妇假慈悲,好不要脸!”

纳兰家的人都是一怔,他们完全没想到自家的人,居然会对眼前这位神秘的小姐无礼,此时再要将说出去的话吞回去,却是完全不可能了。

“放肆!有你这么对客人的么?给我滚回去!”纳兰振海一怒喝道,直接将一旁的纳兰如烟一巴掌拍走。

刚才罗家人吃瘪的一幕幕,纳兰振海可是看得明白得很。而他们纳兰分家虽也有帝阶,可是就如今的形式,他们自身都岌岌可危,如何还好去得罪一个,看起来连圣母白莲教都不怕的存在?!这不是找死么!

“爹——”推拍开的纳兰如烟瞬间委屈极了,一串串眼泪就是盈眶而出。她还想着要父亲帮她,结果……

“爹,妹妹……”此时一旁的纳兰云浮,立即上前护住纳兰如烟要辩解,可他话还没说完。

“滚!带着你妹妹回去!”可素来爱女的纳兰振海却不是个糊涂蛋,完全不假辞色的骂道。

纳兰振海很清楚,他这一双儿女天赋是不错,但是性子都有些欠缺,女儿眼界太高一些,儿子处事糊涂了些。

轰走一双儿女,纳兰振海立即带着歉意朝着云芷汐说道:“适才听说姑娘是云芷汐云小姐是吧?刚才小女多有得罪,不过听起来你们是在妖雾林相识吧?我听我家庆长老和郭长老提起过你,姑娘真是天赋非凡。”

纳兰庆和郭伯明带着纳兰如烟回四方城后,纳兰庆就将在妖雾林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禀报了纳兰振海。

所以在听纳兰如烟骂云芷汐毒妇后,再结合对方这一行人的光景,纳兰振海就明白云芷汐等人正是纳兰庆说的那群人了。

不过纳兰庆当时的分析,说的是云芷汐等人天赋实力不错,其中紫衣的那个修为最高,似乎是半帝这样。

可纳兰振海看着,他们修为最高的分明是那一身黑衣,脸有伤疤神色乖张的帝阶啊!是帝阶啊!

“海家主谬赞了,芷汐惭愧。”伸手不打笑脸人,云芷汐也是客气道。

随后,纳兰振海热情的将云芷汐等人迎向家中。

云芷汐想着本也打算晚些时候上纳兰家的,如今既然已经这样,也就不推辞的去了。

……

而彼时,在云芷汐踏入四方城时。

已通过密法得知,当日杀死鹰噬,毁灭灰影之人是谁的魂影,在第一时间通报鹰魂后,获得了一批强援。

魂影本身的修为是高阶玄帝,加上鹰魂紧急输送过来的三名帝阶,魂影带着鹰魂那势必要活捉贼子,并毁灭紫云宗的命令,直接围了紫云城。

帝阶!

这在东域就是定了尖的存在!

四位大帝出手!

足以瞬间毁灭紫云宗和紫云宗!

那时间!

紫云城上空那原本万里无云的晴空,忽然黑风大作,黑雾狂起!灭世一般的气息,陡然笼罩了整一坐城池!

魂影的作法很简单,他打算先屠了紫云城,再上紫云宗逼得那贼子自己跳出来,接着再屠紫云宗。

他的安排很明确,手段也很大气,攒足了魔云门这等非凡大势力报仇该有的气派。

可已卯足了劲,怀着灭杀蝼蚁的心态的魂影等帝阶,却在出手之后,纷纷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险!

紧接着,一抹清彻的声音,如清泉流水般淌入魂影等人的心田:“还是来了。”

“什么人?”魂影大骇!其余三帝惶然!

这时候,他们看到了出现在他们跟前的,一名气息全无的白衣公子。他在一片浓雾黑气中,泰然自若的看着他们。

他有一双深邃神秘,仿佛一眼可吞噬他们的墨目;他有一种主宰苍生,仿佛翻手间可毁灭一切的闲适!

恐怖!

魂影等四人都感到了极度的恐怖!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帝阶!帝阶啊!

那么对方得是什么修为,才能悠悠然出现在他们跟前,而完全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无法想象!

“阁下……阁下何人……”魂影听得出自己的声音在颤抖,纵然对方气息全无,纵然对方仔细研究起来,好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无修炼者。

可是魂影知道,他看到的深邃神秘,他看到的主宰苍生的力量,才是这个白衣公子的真实一面!

很强!

这个人很强!

比鹰魂还强!

这是魂影的推断!

魂影等四人瞬间觉得,他们好像错估了紫云宗!他们怕是要倒大霉了!

于是——

容煌用行为告诉他们,他们的评估是对的。

“拘。”容煌淡淡的吐出一个字,那种主宰苍生的力量,愈发浓郁的自他身上散出!

那一瞬间!

魂影等四位魔云门大帝,只觉得呼吸一滞,竟是在一个照面之下,他们就——败了?!这……怎么可能!

魂影大骇,他试图要挣扎,他试图要反抗!

可惜的是,一早在这里等着他们的容煌,根本不可能给他任何机会。天地间有无形的波动笼下,魂影等四位大地,于那一刻被完全困住!

紧接着,魂影完全无法置信的看到,鹰魂紧急派来的三个帝阶支援,于顷刻间在他眼前消失了!

消失了!

就是消失!

就这么消失了!

魂影:“……”

“你放心,我暂时不杀你,你要带我去魔云门一趟,我跟你的主人有点私事谈谈。”容煌的声音清淡飘渺,听得魂影却是一抖一抖的,虽然他根本被困得抖不了。

随后,紫云城上空再度万里无云的晴了起来。

所有人只当方才是忽然变天,唯独已成半帝的紫云宗主察觉一丝丝端倪,他抬眸无焦距的看向天空,声音慈和而微有不舍的呢喃着:“这小子也走了,他是越来越神秘了,这世间怕只有汐丫头,才能真正牵绊住他。”

------题外话------

捂脸!公子帅到爆,靠颜值和实力求月票!来嗷,一张也不嫌少,众人拾柴火焰高嗷嗷!

感谢:凤墨儿【1五星】、yezhiqiu【1五星】、紫色蔓陀罗【2五星3月票】、波奇卡【5月票1五星】、xjxiaoxin【1月票】、LIYIJUNN【1五星】、sally62【3月票】、Conniebaby2015【1月票】、15275119639【1月票1五星】、

浅语微蓝【2月票1五星】、pengpengsu【1月票】、13396800279【2月票】、lanxiao1962【2月票1五星】、2692036122【1月票】、yun000er【6月票】、卓姆【1月票】、18650762881【1月票】、小小茉沫【1五星】、

谢谢亲爱滴们撒滴鸡血!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