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7章 这买卖超级划算!双双临中域!

完了!

这是云芷汐的第一个反应。

但是她想不明白,上头两神仙打架正打得火热,怎么有空来理会她了?而且还出手这么快,根本不给她喘息和隐藏的时机!

这不对劲!

再说了,这时候妖雾林乱成这样,又不是她一个人在逃,怎么就单单揪住她了?不过还不等她多腹诽,再一道强横的气息爆落。

“嗷嗷——”却听一道亲昵而略熟悉的声音起。

云芷汐一愣,才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小白喵!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它居然抱了那头小小天妖貂跟着她跑!

云芷汐……

她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她先前光顾着跑,根本完全没察觉到,小白喵干了一件,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

它居然——

它居然……

它居然抱着小小天妖貂跑!

喵了个咪的!

这不是扛着一个红心靶子,吆喝着人来打么!

吐血!

吐血完了!

她这一次简直要被害得死死的了!

简直是……

给她挖了一个棺材坑!

这时候的云芷汐想,这次如果能逃生,她一定要把小白喵卖了!一定一定,她咬牙切齿的想着……

但是现在——

“喵。”小白喵尚且不知“死”滋味,看到小小天妖貂回到其父怀里,还在友好柔软的跟人打招呼。

“嗷嗷——”这个时候那小小天妖貂,则是比爪子画翅膀的,似乎在跟他家老爹说点啥,一双乌溜溜的眼充满着孺慕之情。

这情形忽然诡异的僵持着,两人三兽莫名的保持了某种平衡。

天妖貂本是愤怒万分,但小小天妖貂此时正在它颈上撒娇,又是软软的在“嗷嗷”说着什么,它一时间也没下一步动作,只像极了一位慈父在听孩儿说话。

又或者说,其实天妖貂根本没把云芷汐放在眼里,所以它不急着处置这个在它眼中,犹如蝼蚁一般的人类。

至于风战天,他也是愣住了,他压根就没想到,胆敢在他和天妖貂眼皮底子下,做出小贼行为的,居然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年岁二十左右。

修为不过高阶玄王。

年幼,女流,弱鸡……

风战天用三个词概括了云芷汐。

于是风战天眼角抽了抽,唇角也抽了抽,堂红的老脸布满了各种古怪之色。他最终用看草包一样的眼神,来定位云芷汐的行为。

这是一个脑子长草,根本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姑娘。

“喵喵。”小白喵似乎察觉到气氛不对,这时候爬上云芷汐的肩头,正是用清脆的喵叫在述说着什么。

可惜……

没兽,也没人听得懂喵星语。

“嗷嗷——”但是那头小小天妖貂,却仿佛极度喜欢小白喵,在其父身上缠了一阵后,就扑腾着小翅膀飞在云芷汐肩头边,正是与小白喵大眼瞪小眼,然后又伸出爪子摸向小白喵。

“喵。”小白喵笑眯眯的跳上小小天妖貂的背!

云芷汐!一颗心吓得简直要炸掉了!

她不知道她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她只知道她浑身紧绷得跟一块石头似的硬,她根本就不敢动弹一分,浑身更是冷汗“哗啦啦”的流,简直紧张到了极点。

要知道她被两位超级强者盯着啊!她觉得她这时候没有晕倒过去,绝对是前世锻炼得胆子够健壮的缘故。

“人类,交出帝皇果。”天妖貂冰冷如看死尸的眼神,落在了云芷汐的身上。其实它已经算客气的了,没有一巴掌先拍上来。

此时换做寻常人,必然立即奉上帝皇果,因为天妖貂的威压太强悍,根本就不是云芷汐这样的弱鸡能抵抗的。

可是——

当天妖貂一身的兽威自然散出,并压在云芷汐身上的那一刻,她体内的凤骨却被刺激了!一股桀骜高贵的气息,从她的体内不自觉的迸发而出,她一身金光傲然,仿若一株冷艳而开的国色牡丹。

“嗯?”风战天目光一凝,看着云芷汐的眼神稍微变了一丝。

“喵喵。”小白喵忽然从小小天妖貂身上离开,再度落在了云芷汐的肩膀上,一双碧莹莹的眼无惧的看着天妖貂,小小的身子里似乎也散出一种奇异的气息。

“你,走开。”天妖貂说话间,已经身处爪子要拨开小白喵,竟无疑伤害小白喵?

风战天看了半天,瓮声瓮气的说道:“我就跟你说了,这事情不关我的事,你快点处置完,我们好接着打,我这次一定要取你兽丹来突破!”

“滚!”天妖貂本来就没心思跟风战天打,现在出现这种事情,它更是没有半点打下去的意思。

“不可能。”风战天不依不饶,就像是黏上门的狗皮膏药,居然是非要缠着天妖貂打。

这一人一兽的相处,让云芷汐感受到了古怪。她此时虽然不敢动,但是脑子却转得飞快,正在筹谋着怎么脱险。

此时天妖貂没怎么她,一来是顾忌她手上掌握的帝皇果,二来似乎对小白喵有所忌惮?

虽然这头庞大的天妖貂,并没有向小白喵示好,跟那小小天妖貂不一样。可是它对小白喵明显也没恶意,隐隐的似乎蕴藏着什么别的意味。那么……

心思飞转间,云芷汐也不忘察言观色,正在不放过任何机会的,给自己找一条逃脱升天之路。

不得不说,若非前世常年出生入死,经历多了这种生死关键时刻,她的脑子必然要混沌了去,哪里还可能保持冷静。

忽然!

云芷汐捕捉到了什么,她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听到自己的声音恍惚而出:“前辈寿元将近,就算用天妖貂兽丹,只恐无福消受。”

她的声音喑哑难听,说的话虽勉强保持了发音,却完全可以听得出她的惧意!

没错,就是惧意。她才知道,原来她是这样的怕死,她真的很怕。可这话说出来,她紧绷的身体却忽然松了,她已经开启了心灵之眼。

在方才那一刻的捕捉里,她在风战天的身上,捕捉到了一丝衰亡的气息。这种气息,她曾经在她那将死的太爷爷身上捕捉到过。

但云芷汐的话落之刻,一股恐怖的威压,随着风战天的眼神凶猛的落在她身上!

那一瞬间!

云芷汐恍惚看到了一头威风凛凛的战猿!它火眼金睛,气概万千,一身足可毁天灭地,无惧任何束缚的战意,冲入她的神魂之中!

这股战意非常可怕!

甚至云芷汐,都在一瞬间被这强大的战意迷了心。

然而!

“唳——”她周身隐隐的峥嵘凤鸣,却是不甘示弱的爆出!

凤者,虽弱也绝不屈服!傲意横天!

凭借这股傲意,云芷汐的神智瞬间清明,背心却是再撒了一顿冷汗。

“难怪敢在老子眼皮底下偷东西,倒是有点儿能耐。”而这一次,风战天的眼神褪去了不屑,俨然多了一丝赞赏。

赞赏之下,他心头忽然浮起一个想法!但还不待他细想,云芷汐就再度开口了。

“前辈的寿元本还有三年,但因为方才那一战,恐怕是活不过一年了。以你体内这虚弱的根骨经脉,就算现在天妖貂大人自献兽丹给你,你也完全没能力消受。”云芷汐将话说到这里,她感觉她应该不会死了。

但跟她周旋的,毕竟是一名老怪级人物,所以云芷汐虽放松了一根紧绷的弦,心中却依然保持十分的警惕。

“我本人是一名五级炼药师,同时是出色的医师,如果前辈放不下后辈子孙,不妨让晚辈试一试。若是不成,怎么处置悉听尊便;若是成了,哪又再说。”云芷汐斟酌着一字一句道,并没有狂妄的讲条件。

然而!

回答云芷汐的,是一阵昏天暗地?!

不等她反应过来,在她眼前已换了一片景象,在她眼前更是出现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风战天,另外一个却身高有三四米,整个人仿佛一尊铁塔般,他的脸上长着一片天妖貂形的纹路,正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盯着她。

这是……

天妖貂!

显然这是那头天妖貂,化形后的模样。

“风战天,你让她治。”天妖貂粗声粗气的说了一句。

风战天却横横的扭了脖子,完全不搭理天妖貂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趁着我还活着,咱们来做一个了解。”

“屁!我是不想杀你,否则你早死了。”天妖貂粗鄙的应了一句,说罢,他也不等风战天回答,就是凶巴巴的盯着云芷汐再道,“人类,你给她治,治好了我让你活命。治不好你和你的同伙,全部都要死。”

风战天忽然笑了,很是爽朗的大笑出声,然后他感慨的说道:“小毛毛,你比我那些所谓的朋友仗义。罢了,我也不杀你了,去把你酿的酒搬出来喝。”

听到这里,云芷汐大致可以猜到这一人一兽的关系了。难怪她会遭殃,感情这一人一兽本来就有奸情,闹那么大的阵仗根本就是儿戏!却是让她“上当了”,真是晦气……

假如天妖貂和风战天听到她的心里话,必然要撕了她!当小贼的还有理了?

“治!”天妖貂二话不说,拎了云芷汐直接放在风战天跟前,一双铜铃大的圆眼死死盯着风战天。

风战天顿了顿,一双战意生辉的眼忽然多了一层雾气。这雾气很淡,淡到瞬间就没了,但他却抬起了手笑道:“小贼你来治。”

说是这么说,风战天却没抱希望,他知道自己身体怎么回事。

云芷汐扫了风战天一眼,目光看回天妖貂道:“请给一张床,让他躺下来。”她知道她唯一的活命机会,就在她这一手医术上了,她的手心下意识的捏了一把汗。

别看这一人一兽此时似乎很好说话,但她却知道,一旦他们翻脸,她就完了!外头的那些伙伴,也会跟着一起完蛋。

风战天躺定下来时,看着云芷汐说道:“你这小女娃胆色真不错,若我那些后辈有一个你这样的,我死了也没什么不安心的。”

云芷汐抬眸看着风战天,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英雄落寞,穷途无路的苍凉。他很显然有着很多的不甘,但寿元将近的他无可奈何。

再强,抵不过死神的召唤。

“晚辈很惜命。”云芷汐说了一句,神圣之手已施展而起,她的眼神坚定而认真。

风战天粗黑的眉毛一挑,知道她的言外之意是,她能帮他延命。而他的眼神,在看到她那双晶莹透亮的手时,忽然也亮了一丝。

天妖貂在一旁守着,他的肩头上挂着那头小小天妖貂,目光却一眨不眨的盯着云芷汐。显然后者若是有异动,他会第一时间让此人类死。

此时云芷汐看着风战天的身体,忍不住心中吸了一口凉气,这具身体衰亡到了极致。一般人到了这种状态,必然是卧床不起了。

念想间,她手中银针起,一丝木系本源气息莹然。

紧接着,小绿特有的生命气息,缓缓的深入风战天体内,慢慢的帮他复苏五脏六腑的生机。只是这一手,风战天便是眼神晶亮!

为免太惊世骇俗,云芷汐没有太依仗小绿,她主要还是帮风战天修复顽疾,做一次完美的固本培元。

风战天早年狂战各方,各种暗伤隐疾极多,否则以他的修为,应该还有数百年的岁月可活的。

大约两个时辰后,云芷汐汗流浃背的收了手,脸色也是十分苍白,显得她倾尽了全力。

“前辈感受一下,当时可以再活一两百年。”云芷汐虚弱道,她其实是有所保留的,如果她愿意的话,她能让风战天多活四五百年。

风战天闻言一愕,却在感受了身体后,浑身爆发出强悍的战意!他感受到了!他感受到了身体里的衰亡已消失,一股不弱的生命力在他体内流动!

一旁的天妖貂见他不说话,顿时不耐烦的急问道:“风战天你哑巴了,快给一句话!”

激越!

惊喜!

却带复杂的情绪,瞬间涌上风战天的心房,他忽然起身来,筋骨里发出一阵“噼啪”裂响!他身上的衰亡气息尽数散去,换做了一身清新的生命活力!

下一刻!

风战天拍住天妖貂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去拿酒!老子白捡了两百年命活了!”

那一瞬间,风战天盯着云芷汐的目光充满了奇异,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他早年受到过生死重创,虽用保命丹药存活下来了,其实已伤了根本!

这些年来,他吞服过不少续命丹药,身体却依然衰亡到了极致。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来找天妖貂死战。

风战天一生都在战斗,他不愿意死在床榻上,他想要死在战斗中,这是他作为战猿传承者的坚持。

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他这条命居然在这里峰回路转了。

一两百年!

够了!

“哈哈哈——”

“走!喝酒!”

说罢,云芷汐再度被拎起!

风战天直接把她拎去喝酒了。

于是乎,云芷汐戏剧化的从小贼,从阶下囚变成了座上宾。

“小贼,大恩不言谢!”风战天是舒朗的性子,此时一坛子酒端起来,就是豪迈的道谢,没有半点斤斤计较的意思。

“不敢当。”云芷汐谦虚的道了一句,肩膀却被一道巨力拍下!

“嘶——”云芷汐倒抽了一口凉气,觉得肩膀差点要断了!

却是天妖貂拍他,并且是热情道:“小贼,你的命可以活了,只要你把帝皇果交出来,我就放了你。”

云芷汐眼角抽了抽,忍着肩膀上的痛道:“天妖貂大人,这帝皇果在您这里,成熟也就吃了。可在我这里,一旦炼制成丹药,两颗帝皇果能成四枚帝皇丹,可是相当于四枚帝皇果的功效,我可否用两枚帝皇丹交换两枚帝皇果?”

“两颗帝皇果而已,给她就给她了,你可真是小气。”风战天承了云芷汐的续命之情,倒是帮腔的说道。

“我……”天妖貂圆眼一瞪,显然气愤风战天说的话意。

“你也不嫌丢人,跟一个小姑娘计较。”风战天却接着鄙视道。

天妖貂气得一阵脸红,却是被挤兑得胸口一阵郁闷。

“这两枚帝皇果算我的,回头我再给你送过来。”风战天看他这样,还要再这么说一句。

“谁他娘要帝皇果!反正我不要了,谁爱要谁要去!”天妖貂怒声咆哮,他好像天生拿风战天没办法,总能被对方三言两语挑拨。

但无论是天妖貂,还是撺掇他的风战天,此时都不知道云芷汐不仅拿了帝皇果,还将整一棵树都拔了……天妖貂兄台还想着,日子还长着呢,再等再长好了……

“哈哈哈!这才像样,别他娘的小家子气,简直是丢人,出去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妖雾林霸主。”风战天猛拍了天妖貂的肩膀,一双老眼挤了挤的看了云芷汐一眼。

云芷汐不由一笑,这俏生生的美貌华笑,让风战天心头忍不住一松,忽然想起家中的那些小崽子,便愈发为多出来的寿元感到满意。

“一两百年,足够安排后事,足够了……”风战天心中唏嘘,却扯着天妖貂使命喝酒。

云芷汐默默看着,应景的喝着一些,心中却感慨风战天和天妖貂的友情。虽是一人一兽,但他们之间的友谊真不错。

一个仗义疏狂,一个粗犷豪迈。

云芷汐都没想过,偷一株帝皇果树的功夫,竟然能机缘结下这个善缘,这让她的心思微微一动。

“中域最强大的势力是丹盟。”云芷汐呢喃一句,忽然觉得也许在中域开个医疗机构,将会了一个不错的进军决策。

本来她就打算在中域建立势力,心中虽大致有个计划,但宗因为不了解中域形势,所以迟迟没有仔细定下章程。

现在看来,医!不错——

这头云芷汐机缘巧合之下定了心思,外头九婴和龙神王在汇合众人后,立即察觉到了不妙!

尤其是在等了许久之后,依然不见云芷汐的踪迹,而原本在上头打架的两个家伙,却早已消失?!

“老大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出事了!”大牛忍不住打破沉默道。

梁敏闻言,脸色瞬间难看至极,却是艰涩道:“师妹……”

“不会,小姐一定不会有事,她可能是被什么事牵绊住了。”张天茂却斩钉截铁道,其余周正和贪狼也十分笃定。

他们三人对云芷汐有着盲从的信任,在他们看来,云芷汐就是个传奇妖孽,不可能是短命鬼。

“主人目前是安全的。”九婴给出一句话,因为它的主魂在云芷汐身上,它很清楚一旦云芷汐出事,它肯定也要遭殃。

“主人那么奸诈狡猾,只要一鼓作气死不了,那肯定能周旋回来,我们且各自保持好状态,说不定到时会需要我们出力。”九婴认定云芷汐这人狡诈,手段一套一套的。

“你怎么说话?”龙神王却不满它的措辞,什么叫一鼓作气死不了?

“嘶——”不想此时,小灵却嘶鸣了一声,众人下意识都看了它。

“快看!”癫狂和尚忽然指着天上惊呼!

刹那间!

一股浩瀚的威压,狂瀚的砸在众人身上!

众人纷纷色变,却立即是拔出武器,一身玄劲“嗖”的昂扬而起!

“别紧张。”却听一道清脆微凉的嗓音落,众人愕然看去!

但见天空中,一名红衣少女从一头天妖貂身上跃落,正是盈盈朝前一拜道:“多谢二位前辈相送。”

而被她一拜的是,却是一名铁塔般的壮汉,还有一名战意凛然的老汉?这……

“哈哈哈!小贼记住了,老子叫风战天,欠你一个人情,日后尽管找我来要。”风战天朗声笑罢,却是连告辞的话都不说,便是直接销声匿迹。

云芷汐张开嘴,终于有机会的想问这“风”,是不是跟八大世家的风家有关?可她都没来得及问,风战天已无影无踪……

“风战天你无耻!我让你走了么?你给我回来——”天妖貂却是怒起狂追,“你把我吵醒这账还没算……”

云芷汐一愣,眼角抽了抽的看着一人一兽消失的方向,说好的给她送行,结果她还没走呢,他们倒是先消失了?

不过她也没法管他们,便是招呼了身后浩浩荡荡的!十头天妖貂,朝着龙神王他们一行人落下!

十头天妖貂!

众人:“……”

云芷汐却招呼周正、贪狼和张天茂,以及七大护院过来,开口就让他们契约了这十头天妖貂!

十人:“……”

卧槽!

这都是什么情况?!

不仅是十人怔忪,龙神王、蛇王子等人也是傻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蛇王子强自镇定,忍不住问一脸意气风发的云芷汐,只觉得这事情透着诡异。

龙神王和癫狂和尚等人,听问都是眼巴巴的看着她,显然都无法理解,为何妖雾林的霸主天妖貂,会有十头自甘下贱,如此乖巧的来给人类当坐骑?

“没什么,运气好。”云芷汐摆摆手,一副不值一提的模样,一手还摸着肩膀上的小白喵,装逼气息浓到爆!

因为妖雾林此前的暴动,众人都是不顾一切的狂奔而逃出,令得原本还需要半个月的路程,直接在这场奔逃中免过。

此时一行人已在妖雾林边缘,大家跨上天妖貂,威风八面的走完了最后一程。

这一幕,被不少逃散出来的佣兵、冒险者等看到,直接都惊掉了下巴,好不容易才扶正过来。

他们纷纷推断,前头那强者必然是打赢了天妖貂的老大,以至于后者不得不,“割地赔款”的送了天妖貂出来保命。

嗯,就是这样……

在众目惊愕的同时,云芷汐一行人穿出了妖雾林。妖雾林一过,入目的就是一片宽广的天地。

中域!

玄天大陆最繁盛之地,武者向往的武道圣地!

他们来了!

而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灵气。

“中域不愧人杰地灵,这才一踏入就感觉到了。”云芷汐眯眼一吸,不由长叹一声。只是寻常的地界灵气,竟比紫云宗的聚灵塔顶层还浓厚。

“难怪都说东域贫瘠。”蛇王子叹息一声,众人深以为然。

一行人仗着天妖貂横行而过,约莫行进了十来天后,他们眼前出现了一座庞然大物。

“小姐,前面应该就是四方城了。”癫狂和尚心中略有激荡的说道,他虽一直想来中域,早年也在妖雾林闯荡过,却迟迟不曾真正的入驻中域呢。

四方城,进入中域的第一大城。城池之浩大,兽城等连人家一个犄角都必不如,实在令云芷汐一行乡巴佬看直了眼。

四方城以纳兰家势大,其内坐镇有一名帝阶,实力相当于一星宗,一直执掌着四方城的一切。

云芷汐等人在城外就收了天妖貂,此时走在城门口,发现守城的竟然清一色都是王阶!真是……阔绰!

本来激动的众人忽然有些蔫吧了,尤其是周正他们几个,原先还为着升王而沾沾自喜。结果……在人家中域这里,不过是看大门的存在。

简直不要太打击人!

此时还算拿得出手的癫狂和尚,正是上前向王阶门外交了入城玄晶,一行人进了城池。

城池内的灵气,又要比外头浓郁一些,往来无玄士,最低竟都是大玄师阶。人们骑着兽骑横冲直撞,一派繁盛热闹的景象。

这种城池章制,跟兽城有些相似,看似杂乱无章,却都很有管制。城内有强者坐镇,无人敢无端生事,至于起了口角和冲突想决斗的,直接去生死台打便是。

“小姐,咱们是直接过去纳兰家么?”癫狂和尚询问道。

“不急,我们先逛逛再说。”云芷汐看着这一派繁华,倒是起了逛街的心思,也想先打听一下中域是否有主修隐息刺杀的势力。

众人一听都是兴奋,尤其大牛看到街道两旁贩卖的炼器材料,简直眼睛都瞪直了!

“三四千年的灵药烂大街了……”梁敏感到接受无能。

铁木真眼神一亮,惊呼一声道:“前面有千年流光石!”

千年流光石可是珍贵的炼器材料,在南域都是鲜少出现的,可在这里却被铁木真直接在大街上瞅见!

铁木真是痴迷炼器,一眼盯中炼器材料,便是心无旁骛的直冲而上!连带大牛也紧巴巴的跟着,两人一头钻上去。

谁知,就在两人靠近那买石的小铺时,一道人影却从他们跟前横冲而过!

领头的铁木真吓了一跳,连忙要刹住脚步,却还是慢了一拍的,直接跟来着狠狠撞在一起!

轰!

这道人影被铁木真直接撞飞!直接“砰”的一声趴在地上!

这……

铁木真可是善良人,他第一反应连忙是上前扶人,发现对方却是个白发苍苍的,修为不过大玄师的老阿婆,他感觉内疚的询问道:“阿婆,您没事吧?”

“啊——撞死了人……大家快来看啊!有人撞死人了——”忽而,一道惊天动地的尖哭声,就在铁木真跟前铺开!

但见一名穿着小碎花裙的姑娘,直接跪在了铁木真跟前,埋头就抱着那白发阿婆哭得惊天动地!

“姑娘……”铁木真愣愣的刚开口,就被对方一把推开!这一推的力道可大了!铁木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推开了好几步!

这时候四方攒动来无数人,更有急匆匆的脚步声靠近!就在铁木真刚站稳脚的瞬间,他的胳膊就被一扭的!三俩下被人擒拿住!

------题外话------

八千字!在鸡血匮乏的年代,尽力了!厚脸皮求月票,看到的亲别假装看不到,不然一定是黑心的,哈哈哈哈~

感谢:小小茉沫【1五星】、红尘一笑2【3月票】、这么热爱绝望【2月票】、LIYIJUNN【1五星】、13433331916【1月票】、siemyhe【1月票】、123456zcx【1五星】、不及格的坏坏【1五星】、852789【1五星】、

15126358297【1五星】、18687155113【388币币】、nvshen0119【1月票】、向左看向右看【5月票1五星】、问ti【2月票1五星】、尹颜夕【1月票】、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