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章 妇唱夫得随,老虎屁股偏要摸!

眼前青年白衣胜雪,一袭墨发如绸般柔软的自然而散,眉宇宁雅如一介翩翩读书郎。不似从前的一身仙气,更没有那一层与世隔绝的高远,可隐隐间的深邃神秘却仿佛更浓。

紫云宗主此前在闭关感悟帝心,根本就不知道外头出现了,黑夜变白昼的天地异象。他此时看着这个分明熟悉,却让他怔忪间觉得陌生的青年,脸色忽青忽白的,声音出奇的干涩空洞道:“煌小子,你……”

“人呢?”容煌问出两个字,衣袖下的修长手掌,却下意识的紧握成拳。不知为何,他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先不说这个,你小子觉醒这气息……”

“人呢?”不等紫云宗主说完,容煌的声音突的拔高了一丝。

紫云宗主瞳孔一缩!就在刚才这一刹那,他忽然感觉到一种极端的压抑!这种压抑感,好似稍微不注意,他就会在瞬间被压爆!

见紫云宗主不回答,容煌修长的眉轻扬,墨目里浮动出了一丝不耐烦,只觉得怎么一觉醒来,全部都不对路了。

“人……人……人啊!”紫云宗主毕竟还是有眼力的,一看到容煌眼里的不耐烦,他连忙是反应过来的灿灿道,这才将云家发生的事情说明。

等解说完毕,紫云宗主拿眼神瞟了眼前这挂名弟子一眼,大约已肯定这人的觉醒没失败,可是他这身气息却让他感到很好奇。

“小子,你觉醒成功了?”紫云宗主小心的问道。

“嗯。”容煌应了一声,却是站起身要走了。

“煌小子你等等。”紫云宗主却急了。

“嗯?”容煌停住脚步看他,那双墨目深不见底,一身的气息平淡。可是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其实很烦躁。

走了。

虽然知道她是不得已,是为了去找母亲,可是他就是觉得有些失落。他本来以为,他醒来就可以看到她柔美的眉眼,可以抱到她又软又香的身体,可以……

结果……

他想太多了。

小媳妇已经走掉了。

怪谁?

容煌一想到就郁闷,更可恶的是!她还带着两个他不喜欢的家伙。虽然这两人有用,但他就是心里不舒服。

他现在最想要做的是,揪出她所在的地方,然后赶紧过去。就她那招人的本事,他真怕去晚了出什么幺蛾子。

“咳咳……你现在的修为到了……到了,哪?”紫云宗主真心很好奇,而且他还有点相比的心思,毕竟他现在有了帝心,他感觉有了点儿底气。

容煌眼帘轻抬,居然在看了紫云宗主一眼后,就鸟都不鸟他的,直接跨了出去……

紫云宗主:“……”这叫怎么回事?

“臭小子!还不许我问你修为到哪里了?这脾气……”紫云宗主也是醉了,还以为这小子娶了媳妇就好点,结果居然变得更“横”了。

“死小子!要娶媳妇就知道来跟我说,媳妇娶好了就屁都不放,没天理!没天理……”紫云宗主忽然觉得很委屈,想他对这个挂名弟子多掏心掏心,结果……

不过就在紫云宗主感觉万分委屈的此时,他听到了一抹飘忽的声音:“不想打击你,老实去修炼,我先去那地方一趟,趁着天亮之前办完事。”

紫云宗主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小子是在“安慰”他,却不由嘀嘀咕咕:“哼……毛才长齐整的小子,居然装起老气横秋……可这小子给人的感觉,比汐丫头的雷兽还要猛,恐怕不是寻常帝阶?这……”

容煌却不再管他,而是按照紫云宗主所说,踏着夜色去到闻素心失踪的地方。

此时天地异象已消散了好一阵,青城县议论纷纷的武者们,都已经比较淡定的回去睡觉了,反正最近看的异象实在太多。

这时候谁也没察觉,青城县有一条寻常的街巷,忽然起了一层白蒙蒙的雾气,旋而这条街道仿佛与世隔绝了。

因为其间有几个经过的武者,走到这里就自然而然的绕了路,好像这里本来就没有路。

容煌闭目而坐,一头墨发无风自动,一股玄奥神秘的气息,从他体内陡然散出!

接着,一层层碧蓝如洗的柔波,仿佛一层层大海波涛在迭起,宽广神秘,博远浩瀚,深不可测。

“界——逆——”有宁雅的嗓音,在容煌紧抿的薄唇中缓缓溢出,他一双墨目随之闭合。

经历过风从事件,容煌很清楚闻素心对云芷汐的重要性,他会用尽全部力量,去帮助她做她想要的一切。

所以他现在虽然,更想知道的是她在哪儿,更想做的是去她身边。可他却不惜用尽一切力量,来这里施展刚觉醒的神通,先探查闻素心的消息。

碧波浩瀚,妇唱夫随。

……

天将亮,妖雾林。

完全恢复的癫狂和尚,已经被云芷汐叫了过去。

“你怎么会在这儿?”云芷汐沉声询问道,她可没有调遣癫狂和尚过来,毕竟圣城那边蛇族的人还没完全搬迁过去,尚需要癫狂和尚坐镇。

“不是您让伏兄弟给属下传信的么?”癫狂和尚闻言愕然,他是在一月多之前就从圣城出发,直接赶来这妖雾林了,就连云芷汐大婚的消息他都没得到。

“伏和?”云芷汐心下一怔。

癫狂和尚意识到不对劲,连忙将当时收到传信的情况细细道来。当时他可是清晰的从传音阵上,听到云芷汐给他下的令,那气息绝不会错。

这种传音阵在东南两域都很珍贵,南域也只有大势力才有,东域便是从前的三大宗、古界城和蛇族大城才有。

传音阵的开启需要高级玄晶提供能量,操作原理跟传送阵相似,所需时间和转折点跟传送阵是一样的。

不同的一点是,通过传音阵输出的阵音,是要接收者亲自滴血验开的,所以不存在错收误收,或者被盗收的情况。

“还是有我的声音和气息?”云芷汐听得满脸古怪,她看得出癫狂和尚没撒谎,他也没必要撒谎,那么就是真有这事。

可这个神棍在搞毛?“假传圣旨”是为了做什么?

“小姐,那……”癫狂和尚这会子也算看出来了,这事情云芷汐是不知道的。

“罢了,来了就来了。”云芷汐挥挥手道,她虽然心中疑惑,却不怀疑伏和的用心会有问题。而且她忽然很想见到这个家伙,他是不是能卜算出她母亲大致在哪儿?

“可知这神棍在哪儿?”想到云芷汐就询问出声。

“属下不知。”癫狂和尚摇摇头,他本来以为伏和是跟云芷汐在一起的。

云芷汐皱了皱眉,却看见纳兰家有一位老者朝她走来。

“小姑娘。”老者上前客气的道了一句。

“老丈何事?”云芷汐明知故问,癫狂和尚也没退下,好随时防备这老头有变。

老者顿了一顿,接着客气道:“之前我家小幺儿不懂事,若是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无妨。”云芷汐淡笑道,笑容十分和煦。

老者自来熟的在云芷汐对面坐下身,他深知眼前这个年轻的姑娘不好糊弄,便是直接切入正题的说道:“接下来这一路,少不得我们爷孙三人要倚仗姑娘,若是有用得着的地方,姑娘尽管开口就是,但凡我们能办到的,绝对是不会推迟。”

这个纳兰家老头合计过了,他觉得云芷汐做这么做无非是,他们这三人对她有用。那么他不如主动点,他倒也不提什么解药,只问需要他们做什么。按照他的观察,这个少女虽然手段毒辣诡异,但却是个重情讲信义的,只要他们厚道坦诚,她应当不会为难他们。

闻言,云芷汐懒眸微敛,心说这老头倒是聪明,便也直接说道:“我对中域不熟悉,想请老丈给我说说如何?”

“不熟悉?中域?”老者愣住了,眼神古怪的盯着云芷汐。

“嗯,我是第一次要去中域。”云芷汐淡淡道。

老者傻掉了,好不容易回神间,犹自不太相信的猛盯着云芷汐,他原先还以为云芷汐之前的话是在试探他们,现在看来居然不是?

“这也太奇异了,除了中域大势力出来的小辈,东南域那种不毛之地,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小妖孽?”老者瞪着一双眼,竟是不知觉的嘀咕出声,他实在是太震惊了。

云芷汐闻言浅笑,也不戳穿的说道:“还请老丈指点一二。”

“这好说。”老者自觉失态,连忙压下惊讶的娓娓道来。

老者先说了他们纳兰家,他本人叫纳兰庆,另外那个老者叫郭伯明,两人都是纳兰家的供奉长老。黄衣女子叫纳兰如烟,是他们这一支嫡系分支的年轻一代小天才,其父就是这一支纳兰家的家主。

按照纳兰庆的说法,东域幅员辽阔,占据了玄天大陆六七成的土地,是人杰地灵的修炼圣地。

在这片土地上,品级宗都是末流的,就算实力等同于紫云宗这样的一品宗,在这里都是垫底的势力了。

在中域的宗派,多是宗门里存有至少一名帝阶的星级宗派。但就算是势力中拥有九名帝阶的九星级宗派,在中域也仅仅是“小康水平”。

“一盟主乾坤,三门动天罡。八大家争鸣,十二方齐放。”纳兰庆颇为唏嘘且自豪的,说出中域真正的势力霸主。

主中域乾坤的一盟是为丹盟,三门分别是:魔云门、青灵门和玄门;八大家分别是:古、方、风、白、青、欧阳、北宫、纳兰八大古老世家;十二方分别是:凌云阁、冰雪城、阙天宫、自在宗、凤翔宫、圣母白莲教、补刀门、神剑宗、听风阁、四象宗、日月神教和南拳派。

这二十四个势力,是中域四海威名的强大存在,寻常武者都是敬而重之。

“圣母白莲教?”云芷汐哭笑不得,还有那个“补刀门”,这两个势力的名字还真有意思。

“姑娘认得圣母白莲教的人?”纳兰庆见她神色古怪,不由多问了一句。

“没有,我就觉得这名字很……圣母。对了,你们跟这个纳兰世家有渊源?”云芷汐不欲多谈圣母,直接岔开话题。

“是的,我们这一支是嫡系分支,是故可以沿用纳兰姓氏。那些偏远没落的支族,则都都被收回了纳兰姓,只能以兰姓沿名。”纳兰庆对此还是很自傲的。

“原来如此。”云芷汐点点头,却是拿出一只瓷瓶道,“之前多有得罪,这是你们三人的解药。”

“出门在外,谨慎一点总是好的。”纳兰庆脸色不变,自然的拿下了解药,并且没有多做纠结的再道,“姑娘若是不嫌弃,出了妖雾林之后可去我纳兰家做客,以你们的实力,我们纳兰家必然会盛情款待。”

在中域就是这样,有实力不管任何势力都会被追捧,而且会被倾力拉拢。毕竟在中域这样的地方,竞争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不积极的扩张本身实力,很快就会被淹没成为最底层的存在。

“再说吧,要先离开妖雾林。”云芷汐淡淡一笑,直接避开了这个话题,她来中域可没打算依附别的势力。

“这倒是。”纳兰庆心中无限惋惜。

“不知老丈可知中域哪个势力的强者,是以隐息刺杀为主要修炼手段的?”云芷汐斟酌问道。

“隐息刺杀?”纳兰庆沉吟了好一阵,却是摇头说道,“没听说过,不过想来这种旁门左道,应当不是什么大势力。怎么?姑娘这是要……”

“哦,之前遇到过这种人,在对方手上吃了点亏,想去找场子。”云芷汐似真似假的说道。

“若是这样,姑娘不妨先到我纳兰家住一住,届时由我族出门帮你打听一下,总比你自己去找快得多。”纳兰庆却是心中一亮道。

云芷汐笑而不语,正巧九婴上前来报。

纳兰庆识趣的不再多言,而是客气的告退不在话下。

“主人,距离这大约万余里的西面,住着一头沉睡的天妖貂,实力深不可测。这头天妖貂守护着一株十万年帝皇果,按照询问的散修说来,这时候该是成熟的季节。”九婴回禀道。

“癫狂,你传令下去,大家整装往西面出发。”云芷汐闻言拍板道。

癫狂和尚愕然,立即就劝道:“小姐,这恐怕不妥。”

何止是不妥,简直是大大的不妥!能守护帝皇果的天妖貂,都是成年的至少帝阶以上的天妖貂。而且这一头,守护的还是十万年帝皇果树!

“这头家伙我听说过,它可是妖雾林的噩梦,往来包括靠妖雾林生活的佣兵,谁都不敢去撩拨它。小姐,我们这帮人过去,恐怕还不够塞牙缝。”癫狂和尚说着说着,忍不住都要颤抖了。

“然后呢?”云芷汐不为所动的问道。

癫狂和尚一看她这样,口气忍不住急促道:“小姐还年轻,你是不知道这天妖貂的厉害,听属下一句劝,这老虎屁股摸不得。”

“我要摸。”云芷汐笃定回答。

癫狂和尚瞬间想吐血!

他可不可以不去?

他想是可以的。

可是只要他不去,定然是别想跟着这任性的小姐混饭吃了。

“还有意见?”云芷汐淡淡问道。

“不敢。”癫狂和尚脸色如丧考批,他就知道大福利的背后,通常都是大危险。跟着这个丫头片子,果然也不是什么好差事。可是谁让她牛逼呢,而他还真要仰仗她,才可能有更好的前途。

罢了罢了,富贵险中求吧。

随后癫狂和尚去整理带队,九婴则按照云芷汐的吩咐,带着周正和贪狼,在后头开始散播了各种流言。

“听说没有,有中域神秘势力,要去猎杀那头可怕的天妖貂。”

“卧槽!你是说那……那头……”

“就是那头!它守护的那株十万年帝皇果,正好到了成熟期。”

“不是吧,这是什么势力这么猛!”

“……”

传言一散,本来正在查探云芷汐一行人踪迹的,那饿狼佣兵团也收到了风声。

“什么?!”这是饿狼听到消息的第一个反应。

紧接着,饿狼嗤之以鼻:“他们简直是找死。”

“未必。”坐在饿狼身边的一名鹤发鸡皮老者,一双眼细长如柳叶,充满精明的算计之光。

此人正是饿狼的帮手陶安,他是一名中域散修,修为在初阶玄帝巅峰,跟饿狼的交情还不错。

“陶先生这是?”饿狼不明白,但却愿意听一听。他可是知道陶安此人,虽然修为不算特别高,但在中域却吃得开,跟十二方不少势力都有点交情,据说还认得八大世家主族的人,可是个长袖善舞的老不休。

“在之前的战圈里,我嗅到三股可怕的气息,其中一道凶意冲天,一道王气盎然,一道诡异非凡。”陶安这人最牛的地方是,是他有一个“狗鼻子”。他这鼻子能在任何战斗现场,嗅到本质的线索。

早年陶安就是靠这一点,得到了几个大势力的赏识,加上他非凡的交际手段,于是过得风生水起。

“陶先生的意思是,他们可能成功?”饿狼眼睛一亮,忽然盘算起了什么。

陶安却不再说话,他从来都是聪明人,聪明人一般说话只说一半,才好弄出玄乎的味道嘛。

饿狼有了计较,又请教了一句道:“可这消息来得太正当,像是他们故意放出来的,会不会有诈?”

“诈是一定有的。”陶安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

饿狼眸光闪了闪,立即是认真思考起来。

要说对方强大,他在路过之前那战圈,在给弟兄们收拾后事时,心中也大致有谱了。但是他更清楚的一点是,那头天妖貂非常的恐怖!

按照饿狼的盘算,这股势力再强,下场也绝对不会太好,撑死了是两败俱伤,这股势力侥幸得到帝皇果。

饿狼想当黄雀,且就算黄雀当不成,他也可以为兄弟报仇!

这是一个机会,也许是唯一的报仇机会!

而且对方既然这么强大,那么一旦吞掉的话,从他们身上得到的财富,嘿嘿……届时趁乱,就算这势力真是什么惹不起的大势力,也可推说是被天妖貂干掉的。

最重要的是,妖雾林是他饿狼的地盘,他可是这里的地头蛇,只要他们小心一些,计算对方有诈也不怕。

于是乎,前头的云芷汐设的一个阳谋圈套,扎扎实实的套住了饿狼。

云芷汐不怕饿狼佣兵团不跟,而且她相信会有不少人会跟。

如此行进了十来天,妖雾林四周寂静安宁。

云芷汐打了手势,所有人轻声轻脚的原地休整,一颗心都紧张到了嗓子眼上。

此时众人可以大致的看到,就在他们的眼前,有一头庞大的兽影巍然不动。

在晨间的光线下,眼力好的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是一头毛发黑亮的巨兽,因为趴睡着而无法看清楚它的模样。

“不要一直看它,会激怒了它。”龙神王传音散出,他很清楚强大的兽类,都是非常敏感的,虽然这里还隔得很远,但绝对不适合盯着对方看。

大家连忙收回眼神,一个个看向了云芷汐。

“原地休整等候通知,九婴跟我来一趟。”云芷汐心中盘算定。

“你到底要干什么?”龙神王大约可以断定,这头天妖貂的修为肯定在雷豹之上,至于为何没有化形成人,多半是因为妖化的缘故。

“这家伙的实力,可不会忌惮我。”龙神王严肃说明道。

“阿妹,这家伙确实太恐怖,我们九成会全军覆没。”素来支持云芷汐的蛇王子,这时候也不看好的劝道。

因为他敏锐的察觉出,这头所谓沉睡的天妖貂,拥有着超级可怕的势力,就连他的小灵都紧张得大气不敢喘。

“你们别担心,我不是要杀它,我就是拔它的树而已。”云芷汐安抚两人道。

龙神王:“……”

蛇王子:“……”

癫狂和尚:“……”

话说!帝皇果树就是人家天妖貂的命根子,你你你……

去拔树跟杀它有什么区别?

而且!

等等!

怎么是拔树?

居然是拔树!

卧槽!

难道不是摘一颗帝皇果就好?

反应过来的几位卖相不错的帅哥,瞬间只觉得天雷滚滚。

然而此时此刻,云芷汐已经带着九婴摸出去了。

“我现在忽然有点想那个小白脸。”龙神王幽幽道。

“小白脸?”蛇王子没反应过来。

“嗯,如果他在的话,也许能拉住她。”龙神王认真的说道,他是第一次承认那人的本事,至少说的话这丫头会听一些。

“你确定他不会带头去?”蛇王子却更认真的反问道。

龙神王:“……”

这是两个坏胚,看来还是蛇王子了解他们。

癫狂和尚听得一脸迷茫,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轰——”

可就在这个时候!

天地忽然发出一声爆响!

所有人都是吓了一大跳!

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瞬间萦绕在所有人心田,压抑得所有人不敢动弹一丝丝。

紧接着!

一道恐怖的兽声,尖锐而嘶哑的轻起!

“谁——”吐字干涩,字正圆腔,兽威磅礴,骇人心魂!

那时间!

所有人都看到,那头趴睡中的兽动了!

它缓缓而起,舒展间犹如连绵的山脉起伏!

它缓缓张开眼,一双犹如黑洞的巨大幽口开!

妖雾林颤抖!

林中群兽哆嗦!

“哈哈哈——小毛毛终于醒了,来!陪你猿爷爷打一把!”但闻天空中一道豪放的嗓音,粗犷昂扬的咆哮道!

云芷汐:“……”

九婴:“……”

“靠!这怎么回事?”云芷汐瞬间爆了粗口,她这么一斯文姑娘就想不明白了,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官们别瞎冤枉人,汐儿这回可真是没轻举妄动,她可没想过要撩醒这头巨兽!至少在他们这群人全部撤离前,她是没有这种“危险”打算的。

开玩乐,她很惜命的好不好!

但是现在完全不对劲了!

“滚——”天妖貂苏醒了,而且一醒就十分暴躁,更是冲着拿到声音的发源地狂咆一声!

刹那间!

地裂山崩!

一道道恐怖的能量炸爆!

云芷汐和九婴头上,“刷”的就冲下一撮黑光!

轰!

黑光爆裂!

堪比原子弹爆炸!

无数团绚丽的蘑菇云,绽放在妖雾林上空!

------题外话------

截止发稿时,还差14月票才上榜……乃们这是对万更的激情不高?嗷!别藏着掖着哇~最近码字速度都成龟爬速了……

感谢:陌、初尘【5月票2五星】、凝薇羽【1五星】、weiwei8611【1月票】、┈┾海宝゛O(∩_∩)O~【1月票】、waatj【1月票】、xfszsj3184【1月票1五星】、yinghuafang2【1月票】、shidanyun【1月票1五星】、灵沁【1月票】、dailiyan【1月票】、

慕紫蕊儿【1月票】、haiyanwan【1月票】、5shiququ【1月票】、zhangqiuming【2月票】、plantoday【1月票】、18693575041【3月票】、nvshen0119【1月票】、852789【2月票】、wmlyw0915【1月票】、原乡人001【2月票】、

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