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4章 天毒诡技!恶毒教训!

其中更有五名玄皇级别的强者,以及一名外援而来的帝阶!这位帝阶强者来自中域,本身是冲着帝皇果而来的,又在饿狼的相助下才如愿以偿,此时免不了要给饿狼做一个场面。

得了这个强援,饿狼心中底气甚足,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向狂狼等人这边,奈何妖雾林的霸主乃是天妖貂,他们可不敢横行而飞的去撩拨此兽。

于是就在饿狼同志赶来的这会,云芷汐那边的战局已经到了尾声。

纳兰家两老都是中阶玄皇,可他们的对手不过是低阶玄皇,就算再凶悍也抵不过实力的差距,更何况两老头居然都拿出了帝兵,于是饿狼佣兵团的低阶玄皇,便是渐渐落了下风。

眼见打不赢,两个佣兵团的低阶玄皇,已经是心生退意了,尤其是看身边的战局,居然是对他们越来越不利,不由更是心慌了几分。

“黄金巨蟒!”可就在这时候,在瞅见对手略有怯意的此刻,纳兰家两老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出了两条黄金巨蟒!

“嘶嘶——”两条黄金巨蟒,破空而出间带着汹汹之势,直接朝着饿狼佣兵团两玄皇扑下!

饿狼佣兵团两名玄皇大骇,可他们的狼兽早已被龙神王打压,这会子又要对付纳兰两老的攻击,哪里有分身的功夫是对付这巨蟒!

于是乎!

“嘶——”

黄金巨蟒猛噬而下!直接撕了个正着的,将佣兵团两皇重创!

“嗷嗷——”

只听两道惨叫声起,便见两道人影爆坠而下!

轰隆!

两名佣兵团玄皇被撕落,地面顿时响起了剧烈震动,引得附近一阵地动山摇!

噗噗——

两人口中狂喷出鲜血,眼看纳兰两老的攻击紧随捶落,两人就要被爆成肉酱!

可就在那一刻!

异变陡然而生!

只见地上土色黄芒乍起!

“不好!他们要遁地!”纳兰两老一看,其中一老立即惊呼而出,手中一柄帝剑狂斩下,无数道恐怖的剑光杀入那地面!

剑光起,土木成齑粉,地面被爆出一个深坑!

可是那两个佣兵团玄皇却是联手逃亡,土系的那个遁地,木系的那个拼命防御,眼看竟要被他们逃了?!

“黄金遍地!金蟒吞天!”纳兰两老紧急时刻,却是爆发出了中域大世家的底蕴!两人放大招了!

两条黄金巨蟒,仿佛与纳兰两老融为一体,一片金黄铺地而出!巨蟒金影疯狂交错,竟在瞬间融合成一头硕大的恐怖蛇头!

“吼——”巨蟒之首吞吐,一口砸落而下!

轰隆隆!

地动山摇之间,这方天地中的金系灵力似全被冻结,冻结成了铜墙铁壁!竟令那名想逃的土系佣兵玄皇无法再潜入土,生生的被压制住了!

也就在此时,两老手中的灵剑刺下,各自一剑的裂爆了,坑中的两名佣兵玄皇!

佣兵两皇陨,这一小方提前结束战局。

云芷汐见此,目光又看向了,让她比较担心的,蛇王子战中阶玄皇这里。

这两个人的战斗,云芷汐有些担心蛇王子应付不了。

因为蛇王子的修为,虽然到了低阶玄皇巅峰,又有小灵傍身,可是对方毕竟比他高一阶,而且云芷汐知道,蛇王子自来被宠养在蛇王身边,本身是没什么实战经验的。

尤其此刻两人正打到难分难解,小灵居然被对方一柄帝兵缠住,这让云芷汐忍不住叫来了九婴,让它在这里压阵盯着,好在突变之下及时出手。

然而事实却将证明,云芷汐这一回还真是看走眼了。

蛇王子是一直被蛇王宠养没错,而且也确实是没实战经验。谁叫他生来是天蛇神体,拥有着随随便便就能晋阶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去拼死拼活的晋阶呢。

本来这样的“娇惯”天才,战斗力确实不大的。

可是那是在没得到天蛇神功,以及天蛇毒经之前!先不说天蛇神功自带蛇族秘技,就是天蛇毒经,也记载有许多不凡的毒技。

于是……

云芷汐惊艳的看到,战斗中的蛇王子浑身气息陡然一变!

紧接着,他身上一股洪荒的气息缓缓而生,他的步伐开始诡异的变幻,整个人竟在瞬间仿若一头透着玄奥气息的古兽!

古兽狂野,一招一式竟蕴含了一丝丝玄妙的意境!

佣兵团的中阶玄皇打着打着,只觉得眼前的俊美青年,忽然就变成了洪荒猛兽。一种油然而生的恐怖,瞬间从他心底钻出,震慑得他失去了战斗时应有的铭感性。

这就是天蛇神功!

它拥有着与身俱来的震慑气息,能够在打出之间直接影响对手的战斗意志,让蛇王子在不知不觉中,全盘掌控了战斗局势。

战斗意志薄弱下来,这名中阶玄皇忽然一腿,竟然是要逃跑了!

“想走?”蛇王子沙哑的嗓音,犹如源自远古般旷远,他的手掌却是一拍而出,便见一团灰蒙蒙的雾气,如灵蛇般缠绕住那中阶玄皇!

那名中阶玄皇慌乱一挡,蛇王子一掌再度拍出!灰色的雾瞬间将对方包裹,令得这名玄皇惊恐莫名,他是从没见过这样的打法,他只觉得倒出都透着诡异。

“天毒,爆。”蛇王子沙哑的语音出!

轰!

灰色雾霾竟如炮弹般裂爆,直接撕裂那中阶玄皇的防御,震得他口中连连狂吐血,偏偏蛇王子一不做二不休,琥珀色的双眸一凝!

“天毒,罚。”随着蛇王子的声音再出,他长指一点,一道黑芒射那中阶玄皇的眉心!这一击的角度刁钻,速度快极,切入点更是狠辣!

只听那中阶玄皇顿时惨叫连连,整个人就在瞬间迅速干瘪!

不多时,此人化作了一具干尸,一双眼球致死瞪得凸凸的,死状非常恐怖,尸体更是透着诡异的阴气。

仔细观战的云芷汐和九婴,都是被蛇王子的诡异手段给震住了。

“这……这怎么有点儿巫族风……”九婴吸了一口凉气,犹自呢喃着,“巫族那群恶毒的家伙,从来杀人不见血,半点意思都没有。”

九婴嗜血,杀人不见血对于它来说,绝对是一种折磨。所以它是很不喜欢那个它嘴中的巫族人的,可是它分明记得,巫族行事低调却行踪诡异,那么……

“感觉也不太像。”九婴最终又鉴定了一遍。

“你说什么?”云芷汐才从蛇王子的手段中回神,听到九婴在嘀咕,便是看过去问道。她此时心中却是对蛇王子放心多了,她本来因为他那活不过二十五岁的说法,而一直觉得这是个漂亮的瓷美男,就怕在战斗中给碎掉了,现在看来她真是想太多了。

“没什么。”九婴却是不说。

云芷汐也没有再追问,这里的战斗也收尾了。

饿狼佣兵团八十来个人,全部被云杀得片甲不留。

当然周正、贪狼、张天茂等人,也是受了不好的伤。其中伤势最重的,是战斗力最弱之一的梁敏,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很多,显得狼狈且虚弱。

“梁师姐,你还好吧?”大牛扶住梁敏,眼神十分担忧。

本来大牛和梁敏的战斗力是差不多的,可是大牛在紫云宗时,被云芷汐训练过,此番虽不杀敌不多但也是个狠角,所以没有收到太大的伤害。

可是梁敏呢,她虽然经历过宗门大变,对于跟她有仇的碧池,她也能下狠手的去杀。可是面对这些素未谋面的佣兵,本性太善良的她根本无法下狠手,要不是云芷汐从中周旋保护,她都不知死了几回了。

“先疗伤。”无涯看到梁敏伤成这样,显然也有些担心。而且他在结束手中战斗时,本来是要援救梁敏和大牛这边的,可是云芷汐却不让,也不给其余人去帮忙。

“需要帮忙么?”附近的铁木真也是怜香惜玉的询问道。

不想云芷汐却冷冷的说道:“你们别管她,让她自己疗伤。”

无涯微微皱眉,大牛已经是说道:“老大,梁师姐的伤势太重,你给她治治吧?”

闻言无涯也点点头,表示赞同大牛的说法,他们都知道云芷汐医术了得,这种伤势在她手中很快就能恢复。

然而,云芷汐却声音更冷道:“我不会出手,你们也闪开,让她自己恢复。”

大牛一怔,无涯和铁木真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其余众人也都感觉到,云芷汐的态度有些奇怪。

“两位师弟别担心,我自己可以的。”梁敏虚弱的道了一句,却不用大牛扶着,自己就挣扎着盘腿而坐的疗伤起来。

梁敏也意识到了云芷汐态度的冷漠,她也感觉到自己太不争气,本是信誓旦旦不会拖后腿,现在却依然……都怪她自己不好。

大牛知道云芷汐是个有主意的人,见此也不好多说了。其余人虽疑惑,却也不好说什么,加上各自也都有些伤,便自寻位置盘坐下来疗伤不提。

可他们不提,却是有人为梁敏打抱不平。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不过是见不得男人对别的姑娘好。”纳兰家那小姐,酸不溜丢的插了一句。

她这话一出,立即被她身边两名老者瞪了一眼,她便只要垂头丧气的坐下来疗伤,不再去挑唆什么。

云芷汐也没跟她一般见识,只照看着众人疗伤。

然而不过两刻钟的功夫,云芷汐忽然皱眉道:“都给我立即起来,此地不可留。”

众人闻言纷纷集合,唯独梁敏太虚弱,就算有碧水心经这等疗伤功法在,她也还没恢复五分之一。

“老大怎么这么急?梁师姐的伤势还很重。”大牛等人伤势不算太重,这会虽还虚弱,却不至于没法赶路。

“有大批强者靠近,气息比方才那一批人强。”龙神王明显也察觉了不对,已从旁说道。

闻言,众人脸色纷纷一变。

“走吧。”云芷汐淡淡道了一句,已是跨步向前走,众人也随即跟上。

大牛见梁敏伤势太重不好走,便主动要背她。就是无涯也在从旁照料,倒是很有同门之情。

可是,云芷汐却回头呵斥他们道:“谁要你们帮她,让她自己走。”

众人:“……”

这种时候分明危险在即,云芷汐这种态度,未免太过刻薄不近人情,这让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梁敏自知拖后腿,虽然觉得委屈,却一咬牙的自己站起来。

“走,谁也不许帮她!”云芷汐恶声恶气的道了一句,竟是真的拂袖而去!

众人各自有伤在身,本来也走得不是太快。可是跟梁敏这个重伤者相比,那真的是快的没边了。

于是不多时,梁敏就被掉在了后方。

“芷汐,我背她吧。”无涯是面冷心热的,再说梁敏跟他们一起共过生死,同门之情更浓一些,何况那又是个娇滴滴的姑娘。

“不准去。”可云芷汐却一口阻拦!

无涯俊脸一僵,看着云芷汐的目光有些异样,他一直认为她是个虽然手段狠,但对于亲朋伙伴很好的女子,而是现在……

就是大牛等人,也纷纷觉得云芷汐过分了,面色不由都变了一些。

“这位姐姐,你跟着我走吧。”这时候,那名纳兰家的小姐却支援了梁敏。

眼看梁敏虚弱得要断气了,纳兰小姐更是认定道:“居然连一个姑娘都容忍不了,非得除了她,好让所有人对你众心捧月。”

“我不用你帮。”不想梁敏虽然委屈,可是却一早看不惯纳兰小姐的作法,根本不想跟她一路,直接就是躲开她的搀扶。

结果,本就虚弱的梁敏这么一躲,却是牵裂了身上最大的一道伤口,直接痛得她站不稳的趴倒。

嗤嗤的鲜血,从梁敏身上汩汩而出,更是令她那苍白的脸儿更白了几分,看得所有人都十分不忍。

“姐姐你……”纳兰小姐一看这样,倒是真心想帮梁敏,她连忙要给梁敏上药。

“你走开……我不要……你帮忙……”然而梁敏根本不领情,她自从决定跟云芷汐出来,就决心要效忠这个年少的师妹。

休说纳兰小姐得罪了云芷汐在先,梁敏不可能承她的情。就是没有恩怨,云芷汐已令她自己走,她就不能假托旁人之力。

“你……你怎么这么自甘下贱!我这是在帮你!”纳兰小姐没想到自己一片好心,居然被当成了驴肝肺,顿时气恼得不行。

可是这么一气,她那大小姐脾气倒是倔起来了,顿时就强制的给梁敏撒药道:“我这回偏要救你,哼——”

“小幺你过来!”不想纳兰家老者,却是呵斥的拉走她。

就刚才那一场战斗,纳兰家的老头已经充分的看清楚了,对方这一拨人个个强大得很。这时候已经走到这一步,他们还是不要跟人家闹掰,一起走出妖雾林才好。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之前说他们走的话,可是会“毒发身亡”的!本来他们是将信将疑,毕竟身上没感觉出什么一样。可是当对方这位红衣少女,显露出层出不穷的诡异手段后,却让他们有九成相信,他们要想活命最好跟着一起走的好。

“两位爷爷怕什么,等我们回到……”纳兰小姐显然不甘心,正是要挣脱两老的手,她还就要对那女的对着干了。

“小幺!你再这样,我们可不管你了。”纳兰一老不等她说完,已经是训斥道。

可纳兰小姐根本不管,但她一靠近梁敏,后者却是厌恶的盯着她,一副不用她多管闲事的模样。

这时候,云芷汐却是走近梁敏身边,她声音凉凉道:“梁师姐若是想跟她走也不错,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梁敏闻言一怔,立即是抬眸看向了云芷汐,却见她一脸冷漠,看起来竟然是说真的?!

“不,我绝不会跟她走,我可以跟上大家。”梁敏此时心中十分害怕,她害怕云芷汐真的嫌弃她,就要将她丢掉了。她顾不得身上的伤痛,一咬牙立即爬起来,那速度竟然极快,可她额头上“唰唰”冒出的冷汗,也说明她痛极了。

“你可真够恶毒的,居然这么折磨一个柔弱女子。”纳兰小姐恶声恶气道,对眼前这红衣少女的厌恶,更是多了几分。

“你再吵一句,信不信我让你永远说不出话。”云芷汐烦躁的盯向纳兰小姐,眼中的凉气不减,冻得后者一哆嗦。

纳兰家两老见此,连忙是将这纳兰小姐拉走。

“是不是觉得很委屈?”云芷汐看回梁敏,语气依旧凉淡道。

梁敏本就红了的眼眶,这时候不由掉了泪,显然是觉得委屈的。

云芷汐一看她这眼泪,如画的青眉顿时一挑,声音更是冰冷了几分:“你哭个屁!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犯了多大的错!”

此时其余人都停下的脚步,纷纷看向了两女。

梁敏被当众这么一骂,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眼中的泪想吞回去,却是止都止不住。

可是云芷汐根本就不会同情她,而是阴沉的说道:“杀敌之时,居然妇人之仁,你当那些穷凶极恶的佣兵是你的同门师弟么?你是不是想被他们抓去轮着强暴!就没见过你这么贱的人,人家要杀你,你却步步留情,难道是想勾引几个回去暖床?”

云芷汐这话又露骨又讥讽,听得梁敏简直难受之极,有心想要反驳,奈何没有力气。

“老大你说话太难听了,梁师姐只是太善良。”大牛都听不下去了。

“闭嘴!”云芷汐却冲着大牛一喝,吓得大牛连忙噤声。

“善良,善良有屁用?如果今日我们不在这里,你的下场不是我刚才说的么?经历过多少事了,居然还对自己的敌人仁慈,我当初就不该让你跟来,简直就是没用的拖油瓶。就你这种人,战斗中不仅不能帮到自家人,还要别人来分神照顾你,结果你死了不算,帮你的人也要被伤,接着被人围杀。”云芷汐毫不客气的说道。

梁敏一愣!

原本还有些羞恼发热的脸,瞬间又白了下去。她还真没想到这一层,可不正是这样么?

她一时下不了杀手,每每还要别人来帮,这样不仅没给伙伴出力,反而还拖累伙伴陷入险境。尤其在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可能就是因为她的一个错漏,自己死了不说,伙伴也要受创,结果就是自己的人被对方剿灭!

想透这一点,梁敏顿时后怕起来。她本来只是以为,她下不了杀手,最多伤到的是她自己,却没想过她这样的行为,会给伙伴带来多大的伤害!

“对……对不起……”梁敏越想越怕,比如这时候只有她和大牛,本来他们跟对方打得持平,可是她屡屡自甘吃亏,结果必然是大牛也要跟着她死!

虚弱的梁敏想完之后,惊恐得双腿发软,直接又要跌倒。

云芷汐这次扶住了她,眼底也有一丝不忍,口气却还冰凉道:“梁师姐是不是觉得我不近人情?”

“不……没有,你才是对的,我真是蠢极了,经历这么多事居然还这么笨。只求师妹别抛下我,日后我一定改。”梁敏已经很后悔。

云芷汐叹了一口气,在给梁敏喂了一枚丹药后,才是柔和一些的说道:“梁师姐要知道,此行我们去的是中域,那里没有我们的师父在,没有任何人为我们保驾护航。你的姿色不错,如果哪天我们没在一起,你的善良只会把你自己害死。今天的教训,我希望你永远记住。”

既然答应让梁敏跟上,云芷汐就已将她当成同伴,看到她伤成这样,云芷汐自然也是揪心。可是她这种战斗中的性格,却让云芷汐很不喜。

梁敏拼命点头,她怎么都不会忘了的。

其余众人听着,才知道云芷汐方才是在倾情演出,是为了让梁敏深刻记住这个生存道理。

差点被伙伴抛弃,身后又有追兵,却还处于陌生的妖雾林里,这当真是个血淋淋的生动教训。

众人也都更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在团队战斗中,自己的一个仁慈或者失误,带来的将不是个人的损失,而是整个团队的……

大牛、无涯和铁木真听罢,都灿灿的上来给云芷汐道歉。

因为后有追兵,云芷汐也没再耽搁,而是迅速的安排撤离,直到找了个安全地带隐蔽下来之后,众人才得以松口气的疗伤。

云芷汐因为没受伤,此时跟九婴在给众人护法。

“我倒是没想到,你的心思还有细腻的一面。”龙神王本也没受伤,消耗的玄劲此时也回复了,不由找上云芷汐说话道。

云芷汐闻言笑了笑,毕竟这一路仰仗了龙神王不少,再说后者也没明说什么,她再给人家摆脸色就小家子气了。

“如果一路都没找到,你打算怎么办?”龙神王见她不再冷对他,心中微微一喜的询问道。

“肯定能找到。”这时候恢复好的蛇王子,已是走近来笃定道。

龙神王瞟了蛇王子一眼,见后者插足得坦荡荡,为免有些气闷,可他却不好说什么,毕竟他不是云芷汐什么人。

“希望吧。”云芷汐却意兴阑珊,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无名指上的黑戒。

找不到……

怎么办?

而在彼时,云家堡之内。

觉醒的容煌手一摊,身边果然没有人。然后他一翻身,果然也没有看到人。接着他神识一散,云家堡乃至青城县,居然也没有人!

嗯,他这里想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媳妇儿——云芷汐。

于是容煌修长的剑眉一凝,下一刻就出现在了紫云宗主身边。

那时紫云宗主正在闭关感悟帝心,差点被被忽然出现的容煌被吓出心脏病!

“兔崽子!你是要搞谋杀么?”紫云宗主一颗心被惊得狂跳,怒骂之间看着眼前青年的眼神,却陡然凝重起来!

这……

他居然无法从容煌身上,感受到一丝玄劲的气息!

眼前人!

感觉居然跟一个寻常的,完全没修炼过的公子哥一样!

他的修为……

这小子该不会是觉醒失败了吧!

想到这里,紫云宗主面色一白!

------题外话------

想知道公子的战力值么?投月票!想要明天多更么?投月票!【嗷呜!月票榜被挤下来了,截止本座发稿时差26票上12名,如果能上去我就万更,上不去我就偷懒了,因为臣妾没鸡血做不到万更……】

感谢榜留言区置顶回复中,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么么(* ̄3)(ε ̄*)

ps:加群的亲请耐心等待大管家处理,大管家今天开学了,一般要在下课和休息时间才能处理。不便之处,请多多谅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