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章 点兵点将,进中域!

九婴自进青城县以来,就被云芷汐安排在暗中照看云家堡。此时九婴急促传讯而来,加上它语气的虚弱,无不昭示着闻素心的形势很危急!

然而——

云芷汐迅飞赶到时,还是晚了。

出事地点,是青城县内的一处街道,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这里却躺着虚弱的九婴,以及一群晕死过去的云家堡精卫。

“主人……”九婴一脸心虚气愤,它倒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云芷汐的事,而是在它九婴的眼皮底子下,有人居然被掳走!这让它感到很没面子!

“说,仔仔细细的说清楚。”云芷汐声音平静的说道,可她那双秋水剪瞳里,却凝着寒凉的煞气。

她在知道出事时,已经迅速的倾泻出精神力,但是青城县方圆万里之外,根本都没有任何可疑踪迹!

可是九婴的通报速度,那是及时通报的!所以她的探查也绝对是及时的!然而她却完全没察觉到,这个对闻素心出手的人,也再没察觉到闻素心的气息!

此时的九婴显然觉得很丢脸,说话的语气也少了一分,它从前虽隐藏,却总会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凶霸之气。

“他出手时,我才发现有这个人的,他隐藏气息的能力很刁钻。”九婴呐呐道,却是气愤的捂着腹部,它的腹部刚才被对方洞穿了一剑!

说起来九婴还真有点后怕,那简直是神出鬼没的一剑!当时恐怕就是插入它胸腔,它都无法反抗一下,那么到时候这具合适它恢复的身体,肯定是要完蛋了。

“躺下。”云芷汐按下九婴,并仔细的检查了它的伤口。

随后她发现这是一道很细的剑伤,但却很刁钻且杀伤力极大,一旦九婴轻举妄动,就会牵动它的丹田,然后引爆一切碎灭。

“很辣刁钻的刺杀,但他并不想杀你。”云芷汐本是杀手出身,此时看到这一道剑伤,却是本能的感觉到,对方似乎与她前世是同一类人。

“那是我没那么好杀。”九婴不满的嘀咕一声。

“如果他再出现,你能否辨别出他的气息?”云芷汐却根本不理会的问道,但是她此时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

因为对方没有杀意,这个出手的人,剑气上并无杀意,也没有对她云家堡的人下杀手。那么可以肯定,这是一个不滥杀的杀手,却也是个刁钻的对手。

九婴听问就是腹诽道:“本凶兽又不是狗!”

“能。”虽然不甘愿,但是九婴还是点头应声。

云芷汐微微点头的握了握拳,目光沉静的看着此方街道。她在想,此人掳走她娘,到底是要做什么?又是为什么?

与此同时,蛇王子和龙神王已是掠身而来。

“发生什么事?”蛇王子看到四周昏死过去的云家精卫,眉头紧蹙的问道。

他和龙神王最下意识的,关注着“新房”的动静,所以在察觉到云芷汐的踪迹后,他们便是迅速的跟了出来。而在他们之后,云一鸣同样带人而来。

可云一鸣一看到地上的躺倒的人,脸色瞬间难看至极!因为他很清楚,这是闻素心出门采买东西,所带出来的几个精卫。

“汐儿……你……你娘……”云一鸣的话明显说得直打结,他很想说得完整一些,可是他的心太慌了,以至于他完全无法控制音调。

云芷汐深深吸了一口气,在经过方才的考虑之后,她却只觉得脑子完全混沌了!她完全无法做出分析,她想不明白。

这时候那些晕死的云家精卫,已经被解救了回来,可是他们知道的,比九婴更是少得可怜。

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闻素心失踪了!

就在青城县内,就在云家堡一众强者跟前,就在九婴的护航之下,她被堂而皇之的掳走了!这……

在附近巡查不到任何线索的众人,已经是回到了云家堡内,随后云一鸣召开了会议。云芷汐也同样将一干贵客,全部都召集了过来。

“听你的意思,南域肯定没有这样的人。”皇甫傲行走南域多年,对于南域各大强者的了解,算是非常细致的。他既然说南域没有这样的人,那么九成是真的没有。

“东域也不可能有。”紫云宗主寻思之后回答道,“当然也不排除一些神秘老怪,可听你们说此人的修为,怕是在帝阶以上。那么以东域这贫瘠的地儿,该是养不出这样的强者。”

一番分析下来,众人都倾向于认定,这个来掳人的,肯定是中域之人。因为只有这等武道圣地,才有可能孕育出这样的超级强者!

“中域……”云芷汐如画的青眉拧了拧,云一鸣的脸色十分难看。

不知道是谁,只是大致的猜测,那是来自中域的人。

不知道对方什么目的,只能抱着一丝侥幸的认定,对方应该没有恶意,因为对方没有动手杀人。

可是……

谁能保证什么?

“我让雀长老回玄天森林了,但凡要往来中域,必然要通过玄天森林。他也不可能一直这么遮掩气息,只要有些痕迹漏出,我族应该可以察觉到蛛丝马迹。”龙神王开口说道,他在听说事情后,就是立即做了安排。

“多谢。”云芷汐干涩道了一句谢,看着龙神王的目光,是真实的感谢。她知道这也许是,唯一的一个办法了,可是谁也不能保证会有消息。

想到这里,她的心就是乱糟糟的。

议事厅内的气氛都不太好,原本大婚的喜悦,以及大家晋阶的喜悦,全都因为闻素心的忽然失踪,而全部崩盘了。

大家都有心想要安慰几句,可是怎么安慰?

“我爷爷似乎有中域的关系,我让爷爷出面打听一下,虽然没什么大用,不过我们白家一定会尽力的,总好过坐以待毙。”白青素诚恳的说道,她真的很想帮云芷汐。

闻言,云芷汐一怔,紧握着的手掌更是捏紧了几分。

没错,不能坐以待毙!

“那我就先多谢了。”云芷汐的声音缓和了一些,没有刚才那么喑哑森煞。

“煌小子呢?”紫云宗主皱了皱眉头问道,这丈母娘出事,这小子一直没出现,似乎很不对劲啊。

“他在闭关。”云芷汐不细说容煌的情况,只是含糊的遮掩了一句。

紫云宗主倒是听明白了,脸色顿时沉了沉道:“这事情你也不用太着急,或者等这小子醒来看看,他闭关出来后,修为和能力肯定翻一倍,总会有办法的。”

“我先去看看他。”听完紫云宗这话,云芷汐忽然忍不住的站起身,下一刻已经抛下一众人,自己跑回了房里。

云一鸣见此站起身道:“劳烦各位了。”

“鸣叔别说这些客气话,不如这样吧,我们先出城外查一圈,总要试试看。”皇甫傲因为认了云芷汐当小妹,便直接称呼云一鸣为叔叔,倒是让云一鸣好一阵子心颤颤的。

“这……”云一鸣正是要说什么。

“就这么办,干坐着真是着急。”火战却已经发表同意道,还一马当先的跑出去了。

众强者都是得到过云芷汐慷慨相助的,此时纷纷是飞散而去,之后倒是认认真真的,将青城县方圆万里之地,给搜了个底朝天。

彼时云芷汐回到房内,她在睡美男容煌的身边坐定下来。她轻轻的握起男人的手,直接将自己的脸埋进了他的掌心里。

“煌,怎么办……”云芷汐感受着掌心上,那熟悉的微凉温度,她嗅着那股独有的清雅梵香,她忍不住的俯下身抱住容煌。

“娘,不见了。”云芷汐的声音不像在外面时的喑哑,更没有了任何的平静,她甚至害怕得在颤抖。

风从……

此时此刻,云芷汐忍不住想到了风从。

那种失去的可怕感觉,让她一颗心紧促的疼了起来、

“不……不可以的,娘不会有事的。”云芷汐抱紧了沉睡的容煌,她贪婪的嗅着他身上,那让人能尽快平复下焦躁的梵香,她知道她需要冷静。

亲人,挚友,一直都是她的软肋。她害怕失去,她一直都是害怕的,也正是因为害怕失去所在乎的一切,她才这样努力的变强。

“煌……”云芷汐把她的无助,全部埋在容煌的颈窝里。只是他已经完全进入了觉醒的沉睡中,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与此同时,一个人回房的云一鸣,失魂落魄的坐在了黑暗的屋子里。

黑暗,从四面八方包围着他,让他整颗心都仿佛在被蚁啃般难受,这种感觉太过陌生,太让他感到无所适从。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云一鸣清楚的记得,他每一次夜里归家,都能够看到妻子温柔的身影。无论是在他得意的时候,还是在他辉煌的时候,她从来都无怨无悔,只会温柔的在家等着他回来。

“素心……”云一鸣眼眶红了红,他抬眸看到身边的案几上,正放着闻素心的针线篮子。他摸着身上的衣服,摸着这身由妻子亲手缝制的衣裳,眼眶中的酸涩瞬间化作滚滚殇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些日子以来,夫妻俩因为爱女的回归,在得到各种晋阶后,正是幸福美满的以为,将来可以相伴长长久久。

可是转眼之间,这种剧烈的落差,这种完全无头绪的心慌,让云一鸣这个刚毅的男人,都完全受不了了。

云一鸣紧紧握着针线篮里的,那一件半成品的亵衣,他伸手擦掉自己脸上的泪,厚唇翕了翕的呢喃着:“素心你别怕,我马上就来找你,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你放心……”

在这黑暗之中,云一鸣站起了身来,之前他能压抑着,完全是因为身负着云家家主的重任。可是当这一切的强自支撑,在他看到这个针线篮时,就直接土崩瓦解了。他此时心中只有一颗想法,出去找人!出去找人……

黑暗之中,云一鸣走出了云家堡,走进了森黑的夜里,他并没有任何的目的,但是他知道要往中域所在北方去,他要去找回爱妻!

如此急走了不知道多久,云一鸣被拦了下来,拦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云芷汐了。

“爹。”云芷汐叫了一句,已扑进父亲的怀里。她看到此时的云一鸣,居然是满脸青白,俊朗的脸竟在万年珍珠的保养下,还能苍老了几岁,整个人看起来状态非常不好。

女儿的呼声,让失魂中的云一鸣怔了怔。

“爹,回去吧。”云芷汐在发现云一鸣不在云家堡时,就知道他恐怕很不好了,果然她猜的没错。

“不能……”云一鸣干涩的摇摇头,“你娘会害怕,她一定在等着我,我不能让她就等了,我发誓过要保护好她的。”

云芷汐心中一恸,更是紧紧的抱住云一鸣道:“我去,我去找娘。爹在家里等我们,也许娘很快就回来了,你在家等着好不好?”

“不……”云一鸣本能的要拒绝。

可云芷汐却不让他说的,接着说明道:“我本来就打算去中域,让我过去找最适合不过了。而爹要在家里,也许那人不是去中域的呢?所以东域和南域这边,还需要爹去留意和查找,我们分头行事好么?”

云一鸣看着眼前的女儿,看着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长到他下颚这么高的女儿,虎目里有迷茫的光。

“爹,你要好好修炼,我也要好好修炼,等到找到娘时,我们恐怕要废些力气,才能够将娘带回来。如果我猜的没错,对方可能是看上了娘的资质,毕竟她现在是纯水的体质。说起来这件事都怪我,我事先竟没考虑到这个后果。”云芷汐说到这里,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自责。

她原本真的没有想这么多,只想着给至亲之人最好的,可是她却忘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是她太大意了,是她不应该这样。

“傻丫头,这事情怎么能怪你?谁能知道在我们这小县城里,会忽然出现在这样的强者。再说了,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倒是可能成全了你娘一场造化。”听到女儿的自责,云一鸣强压下心中的痛苦,出声反驳说道。

“爹……”云芷汐摇摇头,她紧紧抱着父亲的肩膀。她其实还害怕一点,那就是闻素心的体质太好,不知道会不会被抓去当鼎炉,这是……

不!应该不会的,对方既然没有出手杀人,说明不是邪门歪道的阴邪之辈,还有希望的,她一定可以找到母亲。

只要进入中域,在打听熟悉之后,应该可以查探到,这样一个刺杀术强大的强者!这种强者,定然是不会默默无闻的,肯定有人会知道的。

云一鸣最终是被云芷汐说服了,他将留在云家堡修炼,并且在东南两域进行排查。云芷汐则决定,提前进发中域!

……

三日后,云芷汐张开看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感受一下身边男人的气息,以查看他是否醒来了,或者将要醒来了。

可惜……

没有。

“煌,你什么时候能醒?”云芷汐呢喃说着,已经是半撑起身的,仔细看着身边的男人。她很想等他醒来,然后他们一起去中域。

可是……

“煌。”云芷汐握住男人的手掌,她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他修长玉指上的凤戒,她舍不得他。

然而一直没有闻素心的消息,她无法再这样安静的,等在这云家堡里。最让她心里没底的是,她不知道容煌什么时候会醒来。

按照紫云宗主的说法,上一次他完全觉醒,可是闭关沉睡了将近半年。

半年……

她等不起。

而且紫云宗主也来看过了,他还说这一次容煌的沉睡,跟之前差别很大。他之前倒真算是在修炼,可这一次看着就像是真的在睡觉?

所以说,谁也无法确定,他什么时候会苏醒。

想到这里,云芷汐握着容煌的手掌紧了紧。

良久之后,她轻轻的吻了那微凉的薄唇。

一吻罢,她迅速的起身离开……

当紫云宗主见到云芷汐时,他轻叹了一口气道:“还是决定要先走?”

“嗯,容煌就摆脱宗主了。等他醒来,你再跟他说明一切,我在中域等着他来找我。”云芷汐回答道。

“中域那么大,到时候只怕不好找。”紫云宗主不太客观道。

“别人也许找不到,但他一定能找到我的。”云芷汐说话间,忍不住摸了摸手上的黑戒,她想应该是这样的吧。

就好像当初在圣城,他不是就一瞬间能出现在她跟前么?只要他能醒来,他就一定能第一时间找到她的吧。

“好吧。”紫云宗主见云芷汐去意已决,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谈定下来之后,云芷汐召集了人马,她这次并没打算单枪匹马去拼。

而在临走之前,云芷汐还将万年灵乳,分别交给了火战、火刑、沐炎和紫云宗主。除此之外,她还将帝心交给了紫云宗主!

“这,这……”紫云宗主感觉完全无法接受!帝心!这是一份晋帝的机缘啊,这样厚重的大礼,他怎么能要?!

“宗主,我的根就在云家堡,我的男人就在紫云宗,我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人有事,所以我希望你能更强大!您现在是中阶玄皇,可以每日慢慢的感悟帝心,相信过不了多久,您就能触摸到帝阶。届时弟子的一切,全仰仗宗主了。”云芷汐躬身一拜道。

紫云宗主立即托扶住她,随后眼神复杂的问道:“既然汐丫头你这么说,那么我想问你,你能炼制光火属性的化源丹么?”

“宗主?!”云芷汐一怔!

“如果我能借此晋阶到高阶玄皇,那么再有这帝心,应该可以成为半帝。如果我不能挺过去,那么你就将帝心,交给你太师父。”紫云宗主定定的说道。

沐炎,他已经是化源成功的火系武者,他的修炼前景却是比紫云宗主宽阔。本来云芷汐也考虑过,要将这帝心交给沐炎。

但是最终,她还是觉得给紫云宗主最合适。因为他是光火属性,他的战斗力要比单属性的沐炎等那些人强得多。

不过——

“好,弟子会马上准备。”云芷汐倒是没想到紫云宗主这么有魄力,但是无可否认的一点就是,一旦紫云宗主连连晋阶!

那么紫云宗,就真的是坐稳了!而紫云宗一稳,他们云家堡自然也会稳。

而在云芷汐炼丹的时刻,无涯也找上了紫云宗主,他早就决定跟随云芷汐去中域,这个意思他也早有表露给紫云宗主。

“去吧,年轻人总要去闯一闯。”紫云宗主没有阻拦,虽然对于宗门来说,这明显要失去一个超级人才。但是人各有志,他们宗门的目的,只是培养人才,而不是困住这些人才。

无涯虽是面无表情的在拜谢,心中却有一丝不舍。他跟风从的经历很像,他本也是个被家族长老保养的弃婴,对于这些给予过他帮助的人,他都默默的记在心里,有朝一日定会回报。

与此同时,大牛也跟然峰主辞行了。

“去吧,云长老是个有大气运之人,若非是老了,我都想跟着去。”然长峰主这句话可不是说笑,他是真的这么认为的。

“多谢峰主。”大牛拜谢而下。

然峰主起身将大牛扶起来,目光感慨的说道:“你本是楼峰主的得意弟子,炼器天赋非常好,以后一定要好好修炼学习,不要辜负了自身的好手艺。”

“弟子谨记教诲。”大牛心头唏嘘,想到曾经对他倾囊相授的楼沧远,心情是极为的复杂。他其实后来有打听过,那楼沧远如今在铁匠铺里当工头。

一个曾经集辉煌于一身的,紫云宗天兵峰峰主,如今变成炼器界里,最下等的打铁铺中的工头。这变化之大,叫人叹息感慨。

第二日。

周正、贪狼、张天茂,以及七大护卫,已经是整装待发的,集结在了云芷汐一家的小院里。

大牛、无涯和铁木真也在,后者本身就是出来游历的,干脆也跟着一起走了。至于家里,他便托了皇甫傲回去告知。

比较让云芷汐意外的是,梁敏也要跟着她,而且意志很坚定!这倒是让云芷汐惊讶了一把,不过梁敏如今也是初阶玄王了,再加上碧水心经的治愈力,倒是云芷汐需要的人才。

但是因为梁敏的跟随,白青素这个大小姐差点也要凑一脚,云芷汐是好说歹说,才算是把这大小姐劝住了。

其次蛇王子和龙神王,居然是一个都不拉下的,也要跟着云芷汐去中域。

“为了它我也不会走,关于这一点我们是有合作契约的。而且没有我,你过玄天森林会很麻烦。”龙神王看着九婴说道,也说明了他的重要性。

云芷汐抽了抽眼角,说实话,在知道龙神王的确切心意后,她真的很想跟此人撇清关系。可是他们的契约早已定下,而且他说的也没错,此去中域要经过广阔的玄天森林,如果没有龙神王的话会很麻烦。

万一遇到一些个化形兽,云芷汐:“……”

“仅合作。”云芷汐淡淡的说道。

龙神王什么都没错,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至于蛇王子——

“阿哥,蛇族迁徙是大事,而且你的身体……”云芷汐皱了皱眉,口气为难的说道,她可不认为蛇王会同意蛇王子的作法。

蛇王子浅笑的摇摇头,琥珀色的眸亮了亮道:“有件事我还没告诉你,《天蛇神功》找到了。”

“什么?!”云芷汐一愕!这怎么可能?这也太玄乎了吧!

“是的。”蛇王子微眯眼浅笑,浑然天成的磁哑嗓音说道,“只要我好好修炼,二十五岁活不过去的难关,已经是破开了。”

“这……怎么找到的?”云芷汐无法置信!

“走吧,路上慢慢说。”蛇王子卖了一个关子,琥珀色的眼眸散着迷人的泽光。

而这时候的云芷汐才发现,他身上那股子认命的悲悯,早已再不知何时消散了去,很显然他说的话是真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

------题外话------

新卷开啦!嗷呜!给个开门红喵,撒撒鸡血,撒撒月票,多谢啦!

感谢榜留言区置顶回复中,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