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91章 圆满,许生生世世!【卷二终】

容煌本就压着火的墨目,在看到入眼的春色间,“嗤”的一声全被引燃了。

不等云芷汐反应过来,他已俯下身将人儿紧紧掐抱住,大手更是不客气的捏上去,热烈的吻已覆上人儿的唇。这个小人儿,还真是怎么招人怎么来!

惊得云芷汐连忙“唔唔”的要抗拒,这要是再让他闹一次,天都黑了,客都散了!这可不行!

“磨人精。”所幸容煌倒是没有久做纠缠,只是仿佛愤恨般的蹂躏了她一把,才是恋恋不舍的作罢道。

云芷汐自知理亏,连忙是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裹在了被衾里,一面还催促道:“你还不快去。”她可不不敢了,自然要赶紧的赶人了。

可容煌一看到她这含羞带嗔的模样儿,却是舍不得走了,反而是扑上她的床,墨目敛着碎星涟涟的光盯着她,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的说道:“叫一声夫君,为夫就马上去。”

云芷汐一怔,长卷的羽睫轻抬间,看到他眼底的促狭,她先是有些恼,转而却是懒眸一转道:“你先去办事,回来我喊,不然不喊,一直都不喊。”

闻言,容煌愣了一下,就见本来还被他“欺负”得死死的人儿,“唰”的翻了身,留给他一睹裹着被衾的背影。

“汐儿——”容煌不甘心,可他才说话,就听这没良心的小东西凉凉道,“我这修为已经在中阶玄王巅峰,要不一会闭关去,说不定过个三五天就突……”

“你敢!”云芷汐这话还没说完,容煌已经大手一捞的将她压住,一嘴更是不客气的咬在她唇上!这死丫头,居然才成亲就要晾开他!

“嘶——”云芷汐痛呼一声,剪剪秋水瞳涌起一毛委屈,她这不是跟他闹着玩的吗?居然咬她咬得这样重。

她这一眼委屈,自然逃不过容煌的眼神,倒是令他好笑的,轻抚了她微肿的唇道:“小没良心的,回来再收拾你。”他此时倒也知道,她不过是说说罢了,只是他心中还真有点阴影,她躲起来的话他是真的没辙的。

“叩叩——”可在此时,外头却传来了敲门声。

这一声敲门声,瞬间让在床上腻歪的两人都愣住了!

“嗯……那个……妹夫,可在?”屋外传来的是云芷萧的声音,他说这话的语气明显带着尴尬。

事实上,云芷萧真的不是一般的尴尬!如果可以,他绝对不来敲门,这……可是,外头这一大帮的宾客,总是要招待的啊!

云芷汐一听这话,脑中灵光一闪而过,然后整个人“唰”的红成了煮熟的虾!

完了完了!

这回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没有屏音!

他们刚才做事,这个死家伙居然没有屏音!

天啊!

就这帮人的耳力!

呜呜——

云芷汐不想活了,她这回是真心想要躲进玲珑仙境里了,她都想一辈子不出来了。

“二哥,我在。”容煌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墨目里瞬间染过一丝懊恼,他刚才没忍住,也压根就忘了屏音这回事,这下子倒是也有些尴尬了。

“哦,在啊……在就好,外面的宾客等着呢,你们……来日方长……咳咳——”云芷萧一面说,一面满脸通红!这叫什么事,为什么他猜拳要输!干这种事万一得罪了七妹,以后她不给丹药怎么办?

可是……

这两人也真是够那啥的,这动静还真有点大。

“我这就过去,劳烦二哥了。”容煌立即回了一句,转头就看到躬成鸵鸟,大约羞得想找地缝钻的云芷汐。

“好——”云芷萧松了一大口气,却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七妹还好吧?”

“……!”云芷汐不想活了!

容煌清俊的脸也染上了一层粉色,梵音里都多了一丝尴尬道:“二哥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好好……”云芷萧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的问话很不妥,一听这话赶紧的撒丫子跑,只觉得呼吸都提到了嗓子眼上,恨不得甩自己一嘴巴子,这都问的什么话……

听到云芷萧的脚步声远去,云芷汐马上从被子里钻出来,当即就是嗔怒道:“都怪你!还不快走!”

“那是情不自禁,忘却了。”容煌也是理亏,抱着人儿好一通哄,却是不好意思再耽搁的起身出门。

云芷汐又羞又恼,直到容煌走了好一阵,她才是缓和了过来。可是一想到……嘤!丢脸死了!

“混蛋……一世英名败光了。”云芷汐欲哭无泪,她可是记得她刚才,叫得可真不是一般的小声。

房事被听墙角,还是被这么多人听了墙角,饶是她脸皮再厚,也是扛不住了……

这头云芷汐羞得不成形,容煌去了喜堂也是有些尴尬,不过幸好他素来云淡风轻,很快就将场子镇下去了。

大家也都先照不宣的不去揭开,不过容煌这场酒是拉不下的了,尤其是心情很不美丽的蛇王子和龙神王,自然是要多灌他一些。

成婚大喜,容煌就算再不喜欢喝酒,也得被坑下酒罐子里。

而就在宾主尽欢的时刻,礼官却报说铁真部王子——铁木真到!

“快请——快请——”紫云宗主等人都是一愣,显然没想到铁真部的王子居然还会亲临。

随后更让人惊诧的是,铁木真不仅自己来了,居然还带来了一名六级炼器师,且听着那话里话外的意思,竟是要让此人坐镇紫云宗!

这下子,就是皇甫傲都羡慕嫉妒恨了。

六级炼器师!

就是在南域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在铁真部族内,也是极其稀罕的,可是铁真部却直接将这样的尊贵人才,给送到了紫云宗!

一时间,像是云天宗等东域二级宗派,纷纷是心胆颤颤,愈发坚定了不能得罪紫云宗的心。

“六级炼器大师,铁真部跟紫云宗的关系,居然好到了这一步。”东域新晋七小宗之一的葵花宗宗主,只觉得他们这一次决断的,一定要来朝贺的决定,简直是史上最明智的抉择!

“紫云宗已经是当之无愧的一品宗了,且按照这样的发展,恐怕很快能晋阶星级宗派!”青河宗宗主心中惴惴不安,他可是知道当初在试炼古界,他们青河宗的弟子招惹过紫云宗弟子。

“这是必然的。”这个时候最高兴的,就是素来跟紫云宗交好的云天宗宗主了。

于是乎,不少攀附不上紫云宗的势力头头,连忙来云天宗主跟前巴结。

可就在此时!

“玄天兽族,雀长老到!”一道宏亮的声音,响彻在云家堡四面八方!

这声音显然不是礼官发出来的,而是外来者入侵!

容煌墨目一凝,却是充满不善的盯着龙神王。

当日玄天圣山一战,龙神王借助天时地利人和,跟他打了不相上下,但他本还是完全有把握,直接废掉此人!

可是他却在那一刻,第一次感受到了危机!虽然他不知道危机是源自什么,但是他却很清楚,当日的龙神王恐怕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将他留在玄天圣山里。

“你是想再打一次?”容煌的口气平稳,但他眼底的黑暗,却昭示着他在发怒,而且这怒火不是寻常人可以撩拨的。

圣山有什么终极依仗,他虽不是特别清楚,但是他却有绝对的把握,在他引发这一轮全部的觉醒力量后,他可以毁灭玄天兽族一脉。

至于之前为何没这样打,不过是他想留着气力准备大婚,省得万一爆发之后沉睡,误了他心心念念的事罢了。但如今婚事已成,他还真没什么可顾忌的。

“我不知。”龙神本人却是一怔的脱口而出,明显对雀珩来此一事确实不知。

“我玄天兽族,恭贺新人大喜。”而此时,雀珩已带着穿戴得体的雷豹,朝着宴厅迈步而进道。

雀珩与雷豹一入,厅内皇阶以上的强者纷纷瞳孔一缩,都隐约从这名所谓的兽族长老身上,感受到了极端恐怖的气息!

可是——

玄天兽族!

居然是玄天兽族!

玄天森林之内,存在着化形兽一说,在座的不少人都是知道的。

可是知道归知道,如今亲眼看到时,心中那种震撼,简直无法形容!

“老奴拜见主上。”可雀珩一进来,就直接朝着龙神王跪拜而下。

雷豹自然不用说,也是直接跟着跪拜而下,一脸的虔诚自不用提。

一瞬间!

所有人看着龙神王的眼神,就充满了各种玄妙。

此人,居然是玄天兽族的主上!

龙神王眉头皱得更深,但毕竟没有给雀珩难看道:“起来吧。”

“谢主上。”雀珩恭恭敬敬的起身,才是送上了贺礼,一份百株万年灵药的贺礼!

这……

知道龙神王挑战过容煌内情的一些人,在惊呼之后,脸色纷纷古怪起来。

这哪里是来恭贺的,分明像是来砸场子的!送这么多贺礼,分明就是来炫富,来膈应新郎官的。

“多谢。”但被砸场子的当事人容煌,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他在道了谢之后,请那雀珩直接入席。

见此,雀珩倒是微怔,不过他倒也没太在意。他这样的作法,虽确实有一分替龙神王找场子的想法,但更多的是要借此出世,让玄天兽族出世。

不过这他这找场子的一拳打出去,打在容煌身上,却跟打在棉花里似的没能得到回应,倒是让人郁闷得很。

多了这么一个插曲,厅内的气氛有些不太好,所幸火战等紫云宗老家伙,个个都是暖场王,才很快就将这冷场圆了过去。

一直到宾客将散,紫云宗安排送的回礼,才引爆了整一场婚宴的*!

东域各中小势力之主,全部收到两枚升王丹!寓意好事成双!

升王丹,在东域中小宗派中,绝对是神丹级别的丹药,根本就是倾家荡产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好么!

这等回礼!

土豪!

霸气!

“回去之后,我立即带着宗门上代长老,去归附紫云宗!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青河宗宗主激动的发誓!

“快走,马上回宗门准备投诚紫云宗!”葵花宗宗主瞬间决定,以后一定要当紫云宗的奴才。

“回宗门,快回宗门!”

“……”

一众东域中小势力,纷纷红了眼的下了决定!

娘的!

这等把升王丹随便送的宗门,绝对绝对是他们无法得罪的,必须死死的巴结住!

紫云宗主却是完全不在意,因为这些丹药,都是被扣的前风火宗长老和宗主炼制的。而紫云宗主相信,这些小宗派在不久之后,送上他们紫云宗的拜礼,绝对要比这升王丹丰厚,否则还想成为紫云宗附属宗派?

没门!

这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嘿嘿……

至于外头的宾客,则全部都得到了珍贵的疗伤丹。

与此同时,云家堡还宣布,云家大喜三天之内,云家在青城县内的所有药铺,一级丹药每人一枚,免费赠送!

于是乎,那些没巴结过来的东域势力,后来在知道时,一个个掐着大腿心疼得想哭!简直悔恨得肠子都青成黑色了,却又只能想着赶紧准备厚礼,好去紫云宗“投诚”。

这等没捞着好处,反而要赔上重本的买卖,让他们的都心在滴血啊!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容煌在将他和云芷汐的回礼,安排送给了亲近的宾客后,也不管这些人什么想法了,他还急着回去真正的洞房呢。

等进了院子,轻推开新房之门时,容煌可以听到红烛燃烧的轻“嗤”声,他这回一进屋就立即下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屏音障。

这番布局落下之后,容煌才轻轻的走入里屋,却是听到一阵阵绵长的呼吸声,他修长的剑眉微挑,等走到床边时,看见云芷汐早已睡得香。

不过容煌刚刚走近,床上睡过去的云芷汐,却是秀眉皱了皱,她嗅到了一股子酒气,这让她敏感的张开了眼。

“回来了。”云芷汐双目本是锋锐一亮,可在看到来人是容煌时,她那小眼神就迷糊了下来,然后半闭着眼的挪了挪身,给容煌腾出了一个位置。

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成得自然流畅,在容煌脱了外袍上床时,尚且呢喃嘀咕的凑上去抱住他的腰,又在他怀里拱了个舒服的位置,然后是接着睡。

“酒气……不好闻……”

“喝这么多……”

似乎不满容煌身上的酒气,将他那股子清雅的梵香遮掩,云芷汐眉头皱得很深,可是却还紧紧的抱着他不放。

容煌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见她不悦的鼓着脸儿,娇嫩的唇明显也微嘟着。看她这样,不知为何,他原本身上的那一腔烈火,在这一刻忽然柔化了,柔化成了绵绵的春水。

他伸手轻抚着人儿莹滑的脸,被她这一连串的动作蹭得暖暖的。虽然她以前睡着了,也会这样蹭过来,可感觉上却不太一样?

大约因为容煌身上的气息不太好,云芷汐不安稳的又蹭了蹭,她先时蹭两下倒还好,可总蹭来蹭去的,尤其是此时她胸前的柔软,已经在他胸口蹭了好几下!

但这一次,云芷汐似乎找到了满足的位置,却是不动的安稳了下来。

容煌修长的剑眉一挑,翻身就将人儿压住,咬耳朵的在她耳边道:“小东西,想了?”

他这话音一落,他就看到了身下人儿的颈,耳根,俏脸全染上了红云!她可根本就是醒着的,她在故意蹭他着火呢!

“呵……”也不等羞起来的云芷汐发恼,容煌就低头攫住了她的唇,他大手滑溜的探进了她的衣襟了。

“混蛋——”云芷汐装睡不成,张开眼就是反口咬人!她原来只是不满他把她吵醒,可是后来却鬼使神差的,往他身上恶意的蹭了一把。

“别不承认,小色女。”容煌先吃了一场了,这会子倒是不急了,有意要引逗身下的人儿。

他这时候一面说着,一面已在有条不紊的,慢条斯理的解开她重新穿上的衣服,一双墨目里都是促狭的调侃。

云芷汐一把抓住他的手,忽然翻身的反压下他,一只素手尚且勾上他的下颚道:“说我色,你脱我的做什么?要脱也是脱你的。”

以被调戏的姿势被她压下,容煌忽然期待却期期艾艾的说道:“本公子不敢不从,姑奶奶你瞅着怎么脱吧。”

“扑哧——”没想到容煌这么配合,云芷汐瞬间笑开了,不过——

“放心,里三层外三层的屏音障,圣阶来了也听不到。”容煌明白她所想的道了一句,已经一手拉着她的手儿往自己身上去了,一手则直接作乱的往她身上去……

*旖旎,燕呢春融,倒是好一番颠鸾倒凤。

……

“小东西。”得了满足的容煌,这会子丢了霸道,又是缠缠绵绵的,温存安抚着失了魂的人儿。

那前后两重天的变化,简直落差不要太大!

“呜呜——”云芷汐有种劫后余生的虚脱感,一双秋水眸怨念丛生,写满的都是控诉。这个混蛋就像是饥渴的野狼,又横又凶猛……

“呵……”容煌轻抚着人儿,墨目里敛着柔光,含情又体贴的凝着她。

云芷汐没空搭理他,她正在拼命呼吸,就像差点被干死掉,却得以回到水中的鱼儿似的,甚至身上都还在颤栗。

“不舒服?”容煌见她好半晌都没恢复过来,却是心疼了起来。他知道他刚才猛了一些,可不也是被她撩的,再说他想念着这些可不是一天两天的,被她憋了这么久的火,可不是前头那一次就能发泄完的。

“混蛋……”云芷汐嗔骂道,就她这种“强健”的身板,他都能折腾成这样,她真是要十二万分庆幸,幸好早年没答应让他干坏事,不然不知道会不会被弄死。

“是我不好。”见怀中人儿的眼神里,竟有一抹心有余悸的庆幸,容煌心疼的轻抚着她的背,“不这样了,一会柔一些。”

云芷汐:“……”一会,合着他还想来?!

不不不!

云芷汐俏脸浑身一绷,她是万万不同意的!

可是她这一绷,却是感觉到了不对劲!

“吼——”某人还没出……这会子被刺激了,这涛涛的火又起了!

云芷汐:“……”

救命——

这前后一闹,直把云芷汐一条小命折腾了半条去。

不过好在容煌知道了她的承受点,倒是没有再去刺激她,不然她觉得她可能会没了小命,这可真不是光荣的死法……

大约是要收利息,这场洞房里,云芷汐前前后后被闹了五六次,然后脱线的晕死过去,如同一条死鱼。

靠!

这家伙真的不是人!

大妖孽来形容都便宜了他!

论持久爆发攻击力,他绝对能拿个全能冠军回来!

而他们新房这里头颠鸾倒凤的,外界可也是翻天覆地的。

为何?

因为拿到云芷汐和容煌回礼的紫云宗众老,紫云宗全体参加大婚的弟子,南域赶来的各位忠实好友,全都得到了刺激的回馈!

据说当日散了喜宴,正是夜黑风高,大家准备回去洗洗睡。

可是!

“升——皇——丹——”一道*又惊悚的嗓音,从药峰峰主韩进的屋里,惊天地泣鬼神而出!

吓得一干跟他住得接近的紫云宗众老,直接是一哆嗦的掉了一地的鸡皮!

“他娘的!韩进你是叫春呢?今儿可不是你洞房,你可劲的叫个球球?”火战本来是打算修炼一下的,结果差点没被吓出了尿来!

这声音!

简直是——

“韩进你个狗娘养的!你莫不是被强暴了?”紫云宗主今天喝高了,而且因为太高兴,却是没有用玄劲逼散醉意,结果——

被韩进这么一*鬼叫,紫云宗的酒醒了大半,浑身冒了一圈冷汗!可见这声音多么……骇人!

其余众老纷纷掠出,也是骂骂咧咧,沐炎更是直接一脚揣进了韩进屋里。

整个云家堡一圈狗吠鸡鸣,兽吼亦是此起彼伏,人声更是惊惶而起,大家都被惊掉了一身的喜意,以为是什么怪物入侵云家堡了。

就是整个青城县,都在瞬间灯火通明起来,感觉好像听到了,什么可怕的邪恶物种在发春……

而那时候,韩进已经被沐炎从屋里拎了出来,可他却呆呆傻傻的,看起来好像还真是,被人强暴得失魂落魄的样子。

“啪——”紫云宗主一看,见韩进分明是被迷了心智,如果处理不当可能要走火入魔,当下就是一巴掌当机立断的,赏赐给了韩进。

脸上火辣辣的痛,直接刺激了韩进,这才是让他回了神来,结果他呜呜咽咽的看着紫云宗主哭。

紫云宗众老,看到这形势,纷纷面色古怪的看着韩进和紫云宗主,心说宗主该不会是,有那方面的癖好,然后今儿趁着酒劲,把人家韩峰主给办了吧?

“嘶——”想到这里,众老齐刷刷的一哆嗦,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只觉得整个人都发凉了,更是下意识的离紫云宗主远点。

看看,看看……

韩峰主这都多老了,一脸的褶子都能夹死苍蝇了,结果还逃不过宗主的魔爪,更别说他们这些“年轻”的。

被众人古怪的眼神围盯着,紫云宗主浑身也是一阵阵的发毛,只觉得上下都不得劲了,但他哪里想到,众人已把他归类为“荣光的断袖党”!

“韩峰主,你搞什么?”紫云宗主盯着韩进喝声问道。

韩进被呵斥得定了神回来,却在下一瞬间,直接朝着紫云宗主抱上去!

“哗哗——”

紫云宗一众强者,紫云宗一干围观而来的弟子,云家堡汇聚的众人,全都……默默的抽了一大口凉气!

这是!

真的有一腿?!

被扑的紫云宗主懵了!旋即连忙一把直接推开韩进,满眼警惕的骂道:“你个老家伙搞什么鬼?我可是没那嗜好!你别给本宗主耍酒疯!”

被一通劈头盖脸骂的韩进,这会子倒是回了神,眼见紫云宗主一脸防狼的盯着他,再看到四面八方的古怪眼神,韩进老脸一红的回想起了什么,连忙是解释道:“宗主……宗主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这样……我是太欢喜了,太激动了,太美妙了……宗主啊——”

“闭嘴!”紫云宗主一听,只觉得韩进就是胡说八道,简直是一派胡言!什么太欢喜,太美妙了?!这用词简直是……

听得四周的围观群众纷纷了然一叹,都露出一副洞悉了什么的神态。

韩进一回味过来,发现自己确实失态得很,这话也说得太那什么了,他连忙是强制镇定下来道:“大家别误会,是这个丹药!丹药啊——这是——”

“大家进屋说。”韩进感觉这么大张旗鼓的说不太好,连忙是招呼众人道。

结果韩进自己进屋了,大家都看着他不敢跟上。

搞得韩进老脸红透,气急败坏的跺脚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要跟你们说的是,云长老送的丹药。”

“啥?”众人一愣,韩进拂袖进屋,“不进来算了,之后别来问我这是什么丹药。”

大家一听不对啊,也就在这时候!

“帝兵——皇丹——”因为跟这群人不太熟,而在那不远处围观的皇甫傲,正是下意识去看了一下,今儿容煌给他们的回礼储物戒,然后他也不淡定的惊呼出来了!

这里面!

一柄帝兵!

一枚升皇丹!

卧槽!

他娘的!

太土豪了!

皇甫傲自问,他也算是见识卓越的人了,可是这个……

皇丹啊!

这可是比升皇丹还要高级的丹药!这是能让皇阶强者,直接晋阶一级的丹药!比如说皇甫傲,他现在是高阶玄皇,可一旦吞服了皇丹,他直接就是皇阶巅峰了!

任何皇阶,吞服皇丹都可以直接晋阶一级!晋阶失败的几率很小!这就意味着,皇丹的价值很高!

在兽城白家拍卖场里,这样的皇丹完全可以拍出破亿的天价!可是比升皇丹,还具备价值的存在!

这可是,五级巅峰丹药!

白青素在皇甫傲惊呼后,直接不可思议的呢喃:“明爷爷说,皇丹他只有一成的成丹率……”

大家警惕而起,连忙在一起开会去了。

结果大家发现,需要晋皇阶的,例如还在王阶的韩进等人,得到的是升皇丹和下品帝兵。而已经在皇阶的,则得到的是皇丹,以及下品帝兵。

白青素和皇甫傲比较特殊,因为他们还得到了云芷汐和容煌,赠给明泰和乌云破晓的那份礼。

“五级巅峰……五级巅峰……”韩进失魂落魄感慨万千,翻云覆雨神魂颠倒,简直无法平静。

“要不了多久,小妹必然就是五级炼药师了。”皇甫傲简直激动的心脏要跳出来了!他这修为有点到了瓶颈的感觉,这枚皇丹可是他渴望已久的!太好了!太好了!

皇甫傲对于自己百忙之中,还抽出几个月时间,千里迢迢赶到云家堡来贺喜的作为,打了几千个赞!这回简直做得太对了!

“她是怎么做到的?”白青素呼吸困难,她甚至比别人更震骇。因为还她知道,这个不凡的炼药师,可同时还是精妙绝伦的医师!

经过云芷汐的治疗,白青素很清楚她的身体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的修为更是在过去将近一年间连连突破,如今已经从半步玄王,晋阶到了中阶玄王!

这一切,皆是因为,云芷汐帮她疏通了脉络,调和了阴阳的结果!若非如此,她根本没有今天的成就!

所以一听说云芷汐要成亲了,她立即就带着家族的祝福贺礼,不远千里的来拜贺。如今她也不盼望着变成真正的女人了,她觉得这样已经够好了,至少她看起来没有任何的问题,各方面外在的发育都在朝着女性特征健全起来。

白青素无法想象,一个年纪跟她差不多大的姑娘,怎么会能会这么多,还样样这么拔尖的!

“这丫头,太有心了。”捏着装着皇丹的小瓷瓶,紫云宗主都要激动死了!这一次绝对是他们紫云宗赚得最大发!

来的这些个峰主长老的,这一次明显没升皇的要升皇了,已经升皇的要再进一阶了!这……这简直就是给他们宗门,又来了一次全体大突破,而且都是高级突破!

心脏!

好激动!

“就是老不好意思了。”火战应了声的看向莫老、云一鸣等人云家堡王阶道。

不想莫老摆摆手道:“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这群人,都是刚连晋了好多阶的,这时候可不适合再吃什么丹药了。”

“我都从半步玄王,三个月内变成了高阶玄王了,还变成了什么纯火体质,够了够了。”云一鸣知道他现在需要的是熟练修为,可不能一口吃成个超级大胖子,那是完全消化不了的。

“汐儿一回来,我们晋阶就跟喝凉水似的,可是不能再来了,不然要被凉到了。”云傲城也是说道。

一众人闻言,纷纷看怪物似的看着云家这些王阶!尤其是死死盯着云一鸣看!

“那个亲家,你说你是被汐丫头给变成纯火体质的?”紫云宗主不可置信的询问道,虽然他们之前都很震惊呢,但是他们都以为,既然能生出云芷汐那个妖孽,作为她爹娘的云一鸣和闻素心,是纯属性体质也没什么大不了,结果……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哈哈哈……可不是,我与夫人都是被汐儿调养出来的。”知女莫若父,云一鸣知道能让云芷汐送这等重礼的,都是可以信任也是她要死死拉拢的人。

那么,云芷汐的能力越变态,这些人对她自然越是死心塌!云一鸣有了这层认知,当然是坦白一切。

“嗬嗬——”屋内刚刚知道真相的众人,都是呼吸困难的抽着大气,这简直是神鬼之能!她是怎么办到的!

当然了,大家也看得出,云芷汐只是给父母弄了纯属性体质。如此很显然,她这么做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不过就算如此,在座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个妖孽简直无法形容!更是愈发坚定了,对云芷汐的信心,以及与她永远交好的决心!

例如此时的铁木真,他就下定了一个决心!他要答应追随云芷汐!

原来云芷汐离开铁真部时,跟铁木真的那番秉烛夜谈,其实就是要挖墙脚,但那时候的铁木真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不过现在他决定好了。

不过——

“这柄帝兵的锻造工艺,绝对在我部族之上,这又是谁锻造的?”铁木真是炼器天才,他在激动着丹药的同时,更密切的研究着这柄,随着升皇丹一起被赠送给他的帝兵。

“不是你们铁真部供应的?”皇甫傲倒是一愣,他和在座的不少人,都还以为这帝兵是云芷汐花价钱从铁真部订购的,然后财大气粗的发给他们的。

“不是。”铁木真肯定的回答道。

“煌小子说这是他们夫妻的心意,那这个帝兵,应该是他送的?我记得他可是炼器师,不过你们说的帝兵,恐怕得是六级炼器师才能锻造吧!煌小子……”紫云宗主分析间不解道。

但大牛却是惊呼道:“一定是公子了!他可是会破七十二变禁的阵法变态!炼器对他来说绝对不是问题!”

“咳咳……他会那么好,来给咱们炼器?”沐炎却犀利一问。

“这些帝兵隐隐透着古老的岁月气息,并非是最近锻造而成的,应该存在了几百上千年。”铁木真再是辨别道。

于是众人愕然!

“难道说公子还是个帝兵宝库,怀有大把大把的帝兵?”火战瞪了眼的,仿佛不相信的说道。

但火战这话一出,他自己都相信了,于是大家都相信了……

然后——

“这都什么变态……”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如一家门……”

“嘶嘶……”

……

在好一番感慨后,众人纷纷拿了各自的丹药,回到自己的院落里,然后在准备好一切后直接进行突破了。毕竟这好东西,当然直接用了最保险,而且他们都有些破不忌惮嗷!

于是在不久之后,云家堡爆发出一道道惊人的气息,又是一番惊天动地的吓了青城县的百姓们。

反正青城县的人,在经历了这几个月的刺激后,倒是变得大气多了。他们甚至是达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已悲的境界,那见识完全赶得上,住在类似兽城的大城池内之人了。

同一夜里,有人欢喜有人忧,雀珩这个老雀鸟,以及被他带出来的雷豹,直接被龙神王揍了一顿。

不仅因为他们擅作主张的跑来云家堡,更因为在回馈完回礼后,容煌直接在龙神王跟前,丢了一百柄帝兵!

啧……

这简直是*裸的打脸!

武器这种东西,兽族根本不会用,也完全不需要!

化形兽的最强战技是血脉觉醒的天赋神通,他们本身的力量就爆发力很足,因此极少有化形兽会用武器的。

这武器在他们兽族手中,就是鸡肋一般的存在!而且他们不耐心修炼什么玄技,有那功夫不如熟悉好天赋神通……

所以容煌送帝兵,直接就是嘲讽他们兽族,而且龙神王还不能拿去卖!因为感觉很丢人,要知道在大部分的人眼里,若非炼器势力之人,变卖帝兵的都是穷到自甘堕落的存在……

啧——

不得不说,就容煌这种有仇当场报的架势,还真的是跟云芷汐一样!

所以还是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而在外头的人,一直唏嘘感叹这一对夫妻的时候,人家还在缠缠绵绵的,这都缠绵了一天一夜了,这还没有出来的迹象。

日夜颠倒的,被折腾得没了时间观念的云芷汐,此时正浑身酸软,完全无力的瘫在容煌怀里。她只觉得浑身上下,甚至连脚趾头的细胞,都被揉碎了重组了。

餍足的某位美男子,正在体贴的给她揉身体,她是没有一点力气开口了。可是奇怪的是,她这身体累成这样,她的精神却处于空前亢奋的状态。

“汐儿。”知道她没睡,容煌轻柔的唤道。

“嗯……”云芷汐恹恹的应着。

“汐儿。”

“嗯。”

“汐儿。”

“干嘛……”

“叫你。”

云芷汐:“……”

“真好。”容煌搂着软软的人儿,那是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舒坦,不满足的。

听得出他声音里的餍足,云芷汐简直想骂人,但她的骂声没出呢,他就满足的埋在她颈窝里道了一句:“像个人了。”

云芷汐闻言一怔!心头的酸意,瞬间蔓延而出,直接涌上了她的眼眶。她顾不得胳膊的酸软,已柔柔的搂着他,她不知道说什么,但是她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

像个人……

他本来就是人,只是他却无法融入这个人间。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他不知道他的力量怎么来。

他跟所有人都不一样,他于是无法形成跟大多数人一样的观念,于是他飘渺出尘,于是他高远绝代,于是……

“夫君。”

千言万语,化作这一声最亲昵的称谓,从此她就是他的根了。

“小娘子。”

他紧紧的拥着她,墨目里一层层的蓝意卷卷而起,他的声音沙哑动情道,“要陪我,永生永世。”他不愿再孤独。

“好。”

云芷汐紧紧的抱着这个男人,几滴泪落的嗔道,“那你要一直宠我,永生永世。”她会努力修炼,永远永远陪伴着他,她的夫君。

“好。”

赤诚交融,死生契阔,许永生永世。

与此同时,蓝发萦然,蓝眸汪洋起!

容煌缓缓闭上眼,他的再一次觉醒!完全开启了。

“夫君……”云芷汐缱绻的唤着他,又轻柔的吻了他的唇角……

在温存了好一阵子之后,她才起身收拾了一番。可她却不舍得离开的靠在床边,靠在他的身边。她就这样握着男人的手,唇角含春的看着他。

“主人主人——”但这样的柔软温馨,却被一道娃娃音完全破坏!

这声音来源于云芷汐的识海里,来源于九婴的主魂!

“不好了!您快点出来!夫人她……”九婴急促的尖叫道,那婴儿声刺耳至极!而且听着还很虚弱!

夫人!

九婴称呼为夫人者!

闻素心!

------题外话------

这一卷很圆满,汐儿和公子许了生生世世,愿看文的每一位亲,都能得到这样圆满的爱情,这是一个美好的祝福。【ps:抱歉,这一章要完结第二卷,要写出本座满意的感动,所以写了很久,以至于更新时迟到了,上传时审文编辑可能下班了。】

然后这里是:本座死皮烂脸求月票,嗷嗷!

最近更新的章节都很难写,一个卷的完结,一个卷的铺垫,一个情节的转折,更新从明天开始恢复正常的八点二十分。

感谢榜留言区置顶回复中,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支持,么啊!

最后:神医验证群的群号是【459117826】,进群后找大管家验证,可取得正版群号码,正版群有洞房福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