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90章 婚成!花烛!痴缠!【求月票】

吉日吉时吉事。

此时的云家堡上下,早已被火红的艳色簇得团团锦锦。那作为迎客的院落,更是熙熙攘攘人流攒动,热闹的不得了。

作为主婚人的紫云宗主,今儿也换下了平日那身儒雅的白袍,加了一袭枣红的锦袍,一脸的喜意油然心生。只说这回可算是盼到了这小子成婚,回头也许要不了多久,还能抱上小徒孙!啧啧……

此番的迎宾团队主要由紫云宗弟子,以及云家的精英组成。至于招待那些贵客的礼仪,则有紫云宗峰主、长老,以及云家莫老等尊贵老者来撑。

紫云宗本就是东域第一大宗派,平日里处理这些大场面也算司空见惯,所以这一次来人虽多且贵,倒也没有出现任何招待不周的情况。

这头喜庆热闹,作为主角之一的,云芷汐一家居住的小院里,却是要安静了许多。闻素心是亲自给女儿梳妆,心里又是酸又是喜。

“过了今日,可就不再是小丫头了。”闻素心一面轻抚着女儿柔软的长发,一面百转千回的说了一句,语气中带有吾家有女终长成的复杂。

“娘可别说得好似就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我难道还能不回来了?难道还不是你闺女了?”云芷汐握着母亲的手反笑道。

她这又不是出嫁到哪个有恶婆婆的家中,她与容煌就是成了亲,日后怎么过又不会有什么变动。

“是了是了,数你最有福,小煌就是宠着你。”闻素心听着也是欣慰的笑了,女儿能嫁个好儿郎,自然是最让父母高兴的。

“那是。”云芷汐也不否认,笑眯眯的就应承了。

要说别人有婚前综合症,搁她这儿还真的没有。

一来她刚从玄天森林回来,立即就赶着成亲了,也没什么空暇想东想西。二来容煌对她如何,她是清楚明白得很,嫁给他跟他执手相伴,也是她所期盼的。

“好,好,好。”闻素心本来还有些伤感的小情绪,在看到女儿那眉目含喜的模样后,倒是只剩下欣慰了。回想这些日子以来,她所看到的这小两口之间的相处,倒是愈发放下心来,只高高兴兴的为女儿梳妆。

新妆梳拢,嫁衣加身,喜帕遮头……这一层一层的事,闻素心有条不紊的亲力亲为着,她不愿让别人来帮忙,她想要亲手为女儿操持这一切。

“吉时到——”

随着紫云宗来的礼官,中气十足的一声扬起,便有锣鼓奏乐,喜庆丛丛而生。

大牛以及火风等一干火云峰弟子,周正、贪狼、张天茂和七大护院,一个个精神抖擞的,穿得一身喜庆的,排排列队在庭院里,这很明显就是拦亲的。

云芷汐的手儿,被闻素心紧紧的握着,那柔软的不舍和疼爱,自是千言万语道不休。云芷汐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同样紧紧的握着母亲的手,心中只有层层暖意在波荡。

等出了房门,云一鸣一早在等着了,他在安抚了不舍的爱妻后,便是蹲落在云芷汐的跟前。

“新娘出闺阁——”

伴着礼官的大嗓门,云芷汐趴在了云一鸣的背上,那是父亲宽阔的背,温暖而亲厚。纵然云一鸣什么话都没说,可一切尽在这不言中。

爹娘亲相送,送女嫁郎君。

一直不算感性的云芷汐,在这一刻都忍不住红了眼眶,这一辈子有父有母有爱人,是她最大的幸福。

她紧紧搂着父亲的肩膀,心中只有一片感动。

云一鸣以为她是舍不得,却是传音安抚道:“傻丫头,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爹娘的宝贝女儿。嫁给那小子,只是多了个人疼你。”

闻言,云芷汐却是忍不住的泪落,一滴滴啪嗒在云一鸣的背上,倒是惊了云一鸣一跳道:“好闺女莫哭,这可是大喜的日子,你这样爹可舍不得你了,不如背回去算了。”

“爹——”云芷汐却是“噗嗤”一笑,这还有闺女出嫁背了一半,再背回去的道理?

“笑了就对了,傻丫头。”云一鸣慈爱的道了一句,已是将女儿背到了轿边。

虽是被喜帕遮了头,可云芷汐还是能清晰的察觉到,这院里有什么人,有多少人,而此时在她身边的,还有她的男人。

“臭小子,我闺女可就便宜你了,可要好好爱她疼她,若是对她不好小心被揍。那可不用我亲自出手,我瞅着挺多人想揍你的。”送女儿上轿,云一鸣就对迎亲来的容煌一番低声教训。

虽说是低声,可这院里的人修为都不弱,他这声音可是全落在了大伙的耳中,清晰得不能再清晰了。

“岳父大人放心,他们没有机会。”容煌笃定的梵音落定,是承诺更是情深,他自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

听着一父一爱人的对话,云芷汐只觉得上一世所得不到的圆满,这一世却是全圆了,真好……

活着,真好。可以重活一次,真好……

上了轿,出了门,人声鼎沸。

这场注定是青城县街头巷尾热议的婚礼,攒足了紫云宗的大气和尊贵,也让云家堡在东域的地位再不可同日而语。

从此紫云宗和云家堡就是姻亲关系,即便云芷汐夫妻离开东域,去那遥远的中域三五上十年无法回来,以这场婚事的震撼力,云家堡也足以稳坐不衰。

这是容煌的心意,更是紫云宗主等老头的心意,云芷汐哪能不明白,她只是担心云家堡一朝被扶这么高,家族的根基不扎实。

可担心归担心,她也知这是一场考验和造化,若是不能沉住这忽然的浮华,那些展露纨绔的云家弟子,也就没什么扶上去的必要了。

再说了,她心里惦记的,也就自己爷爷云傲城这一脉的。而他们这一脉,有云一鸣作为家主把持着,倒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此时听着耳边的嘈杂,云芷汐明显听到很多人在议论容煌。

“天啊!这新郎简直俊得天下无双了,这看着怎么不像人啊?”

“呸你个呸的!你说的什么鬼话?云家姑爷怎么不是人了,那可是云七小姐的夫君!你倒是给我说清楚,谁不清楚揍死你!”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瞅着这新郎简直看着跟谪仙似的,看得我一个大佬爷们都脸红心跳的。”

“那是,你也不想想云七小姐那仙人板板的模样,当然要配个谪仙!”

“……”

显然,容煌这出类拔萃的容貌,在这第一次全面的,几乎近距离的露脸下,直接把人“美得”不要不要的。

这倒是让云芷汐忍不住,悄悄的透过帘缝,去看这引动风骚的家伙。

今儿的容煌,散去那一身胜雪白衣,穿的自然是喜庆的新郎红袍。于是那一股子的高远飘渺,倒是因此散去了不少,平添了几分人间烟火的丰神俊朗。

她看不到他的正脸,只看到他轮廓分明的侧脸,以及那明显愉悦勾起的唇角。可他似乎是察觉到她在看他,便是倏然迎视过来!

墨目含星辰,熠熠生辉;俊容含喜意,灼灼而华;桃唇含浅唇,性感而惑!这样的容煌,看得云芷汐一愣,却是瞬间无法回神。

容煌明显感受到轿中人儿的变化,便是似笑非笑的传音道:“小东西别看痴了,回房再让你好好看,里里外外看。”

云芷汐瞬间回神,传音丢了一句:“混蛋!”就是收了眼神回去,颈上的热意却蔓延而开。

听着这含羞带恼的嗔,外头容煌脸上的笑意,却是止都止不住,更把街上一干围观群众看得呆傻了去……

颠了轿,迎入门,鼓声峥钺。

“你们几个崽子,快点拿出吃奶的气力,把鼓声擂大一点!”

“礼炮,礼炮——多放一点——”

“新人来啦!”

“……”

火刑这个坐不住的,直接跑到外面来,还中气十足的指挥这个指挥那个,看起来好像办喜事的是他似的。

好些个得空也赶来观礼的紫云宗弟子,可劲的擂鼓放炮,一个个高兴得合不拢嘴。这可是宗门大喜,他们也好久没这么肆无忌惮的“玩耍”了。

如今得了这个机会,当然是要好好的放松放松,修炼也讲究张弛有度。

那时节。

透过喜帕之下,云芷汐看见了,容煌那修长如玉的手,正在轻柔的为她打起了轿帘子。有温暖的阳光,耀在他无名指的凤戒上,折射出一层柔柔的金光。

那一刻!

不等抓什么红绸段子,云芷汐素手一探,牢牢的抓住了这只手。甚至不仅仅是抓住,而是将她的手指,灵巧的穿过了他的指缝,与他十指紧扣!

那一瞬间!

被缠住手的容煌,明显也是一怔,他低头看着那交付在他手心的手儿,性感的薄唇缓缓漾开温暖灿烂的笑意。

他紧紧的,反扣住这只温软的手儿,眉眼间的笑意愈发浓烈,原本还有些莫名紧张的心,在这时候全都安稳了下来。

小东西……

他的女人。

但!

不仅如此!

接下来的一幕,才是让容煌直接看呆了去!

但见轿帘起落间,根本没有大红盖头遮面的云芷汐,施施然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界里!

红云托新妆,牡丹次第开!

美!

惊艳的美!

瞬间让全场寂静!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眼前这美人卷帘生的一幕!

一身红衣新装的云芷汐,宛若初阳朝霞,美丽动人至极。

纤腰如柳,肩若削成,身材窈窕,秀颈如莹玉,明眸又皓齿,云鬓如乌云,清浅一笑间,犹如艳荷抖朝露而放,就有一种扑面而来的清新美艳感,让人完全抵挡不住这美人一笑!

容煌看呆了!

迎亲送亲的人看呆了!

围观群众看呆了!

好半晌,最先反应过来的,居然是大牛了。

“老大……老大好美,怎么变美了好多……”大牛一直知道云芷汐长得漂亮,本就是紫云宗的第一美人,可是今儿看着,分明美了很多很多。

“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就老大看姑爷那眼神,哎哟喂!都快溢出水来了!”周正捂着胸口惊颤颤道,只觉得他们家老大,不会是真的天仙吧!

所有人惊艳之余,纷纷羡慕嫉妒,也有恨的看向了容煌。

观礼的蛇王子和龙神王,同样是一场惊艳,然后一个微微苦笑,一个呆呆的接着看……

别人的目光,云芷汐倒是还能安之若素,不过容煌这火辣辣的惊艳眼神,倒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嗯,她不会说她刚在路上吞了万年珍珠。

哼,好歹今儿是她大婚之日,她当然是要美美的。

至于这下轿子前就掀开盖头,那是她不乐意就就这么“睁眼瞎”的,与容煌完成接下来的仪式。

她要看着他,她想看着他,与他一起携手,让亲朋好友来见证。

“好看。”容煌本就笑意莹然的眉目,更是化开了深邃的柔情,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儿看进眼珠子里才好。

而在道出这句话时,容煌已经明白了她的心意,他紧握了握她的手儿,两人在或呆滞,或惊艳,或惊叹,或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携手跨进了云家堡。

两人这样的行为,着实让本来张罗得好好的套路,直接乱了一瞬间。幸好火刑反应快,连忙就囔囔的把大家叫回神,然后各就各位的,该打鼓的打鼓,改放炮的放炮……

这时候大批呆滞的围观群众,才是回过神来的揉了揉眼。

“天仙,我看到天仙了!”

“我也看到了,好激动怎么办!”

“不行了不行了,我好像要流鼻血了,好激动好晕!”

“……”

本来就被容煌“惊艳”的青城县普通老百姓,又见证了云芷汐的“惊艳”,简直把他们“艳”得魂都飞了,只觉得自己在做梦呢,梦见仙人娶亲了呢。

什么金童玉玉,什么郎才女貌,什么什么……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看到的这双人了。

那时喜堂之上,作为主婚人的紫云宗主,作为高堂的云家双老,作为贵宾的一众大佬,在看到携手而入的一双人时,都先是愣了一下。

“哈哈哈——不愧是我皇甫傲的小妹,就是大气不凡。”一怔之后,皇甫傲率先朗笑出声。

“皇甫老弟说的不错,哈哈哈……”古盟主也是朗笑出声。

“多谢各位不远千里而来。”能在这喜堂内出现的,不是紫云宗的老伙计,就是南域来的贵宾,云芷汐是真的感谢他们的心意。

“哈哈哈,别管咱们,快快拜堂才是重要,回头等你们出来敬酒,哈哈哈——”赶着大婚也来了的沐炎,看着眼前漂亮的徒孙,满心满眼都是笑。

一时间,喜堂内称赞朗笑声起伏。

这时候,已经归来就位的礼官,才是继续干活的喊道——

“一拜天地——”

此情天地为证。

“二拜高堂——”

此意亲朋好友朝祝。

“夫妻对拜——”

四目相对之间,只有浓情似水绵绵。

“礼成——”

随着礼官这话音一落,一道道恭喜声此起彼伏。

“送入洞房——”

锣鼓声,礼炮声,祝福声,声声喜庆,云家堡欢声一片!

闻素心满目泪光的,看着女儿和女婿的背影,心里惆怅而欣慰。

“放心吧,咱这个女婿是好的。”云一鸣握着爱妻的手,安抚她的情绪道。

“他也不敢不好,瞅瞅旁边那两个。”火战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在这两人的旁边,口气里带着一种嫁女的唏嘘感说道。

不过火战这么一说,顺着他的目光这么一看过去,可不是看到那眼巴巴的,羡慕嫉妒盯着一双新人看的蛇王子和龙神王么。

“龙兄,一会这人出来,灌酒的事情咱俩可要加把劲。”蛇王子拍着难兄龙神王的肩膀,表示一会要团结友爱。

“喝了他也不会醉。”龙神王心堵的说了一句,他这时候只觉得非常不舒服,手中的拳头握了又握。可是更让他感到心中难受的是,这一路云芷汐那温暖甜柔的,只对那个人而绽放的笑。

“总要让他喝,这么难得的机会。”一旁的水洺不小心听到这些话,忍不住心中那股酸溜溜,不由自主的掺合了一句。

“也是,反正公子今儿肯定不能生气,咱们就壮着胆子灌酒去。娶了咱们宗门的第一美人,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火风忍不住艳羡,云师妹多好多美的姑娘,公子当真是好福气。

一时间,附近的青年哥儿,开始合计着一会怎么灌酒。

结果呢,容煌进了新房就不露脸了!

“……”众人左等右等,直接等傻了。

而那时候,新房之内,床榻之上,容煌啥也没干,就一直盯着云芷汐看。

看得云芷汐都有些挂不住了,忍不住就催他道:“外面的宾客还等着敬酒呢,我跟你一起出去?”

“不去。”容煌直接拒绝。

云芷汐:“……”她是愣住了,她完全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拒绝的这么干脆?!

“这不好吧,人家千里迢迢来贺礼,别的可以不管,有几个还是要给面子的……”云芷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觉得这么就撂下那些宾客可不行,尤其是以后只怕要被人笑死了,大家怎么看他们?

刚才可是说好的!

嗯,急着洞房,撂下宾客?

可是容煌无动于衷,不过云芷汐接下来一句话,倒是打动了他。

“我爹娘面上也挂不住啊。”云芷汐催他起来。

闻言,容煌修长的剑眉拧了拧,梵音微凝道:“那我出去一下,你等我回来。”

云芷汐正想开口说一起去,却被容煌直接啄了一口道:“我马上回来。”他这声音里,隐有着一丝急不可耐的意味。

“不急。”云芷汐下意识就脱口而出。

“急。”容煌抬手轻抚着人儿的脸,墨目里早已潜伏的火花灼灼而生,他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很久了。

闻言,云芷汐“唰”的一下,从颈上热到了脸上,这人……

“小东西。”眼前人儿忽然羞得千娇百媚,容煌一颗本就压着激动的心,更是添了好几份火热。

别看他淡定了一路,其实心中紧张又忐忑。此时此刻的容煌,就跟天下间娶媳妇的毛小子没什么区别。

他也紧张。

他也激动。

他也兴奋。

这种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所以他才这么一坐,就仿佛有些犯傻的,一直盯着眼前人儿看。

他喜欢……

他喜欢。

“小东西。”他轻搂着人儿啄这么一口,本只是想浅尝辄止,可这么一沾染,纵使不是第一次,他却仿佛第一次亲吻她那般激动,甚至感觉心跳都不正常的加快了。

他墨目一深,他大手一握,就紧紧的扣住了人儿的后颈,既贪婪又渴望的攫取缠绵起来……

那火热的吻,那情动的急,让云芷汐一瞬间,只觉得仿佛被柔软的蛛网缠住,她呼吸困难,她不能自己……

火!

压抑了无数次的火,在这一刻再无法控制了!

情动!

早已是相许的情动,在这一刻山崩地裂而出!

红鸾帐暖,痴缠倾覆。

此情此景中,一切皆被忘却。

……

事罢,他紧紧抱着柔软得不可思议的人儿,一缕满足浮上心头,他的人儿,他的小东西……

看着怀中娇俏百媚的人儿,他轻柔的吻了吻,多了一份温存的柔软,少了一份火热的烈欲。他能感受到她需要喘一口气,他便缠缠绵绵的等着她。

等云芷汐喘过气时,她就看到男人凝着一双墨目,蕴着无限爱怜的锁着她看,可她一想到方才的事,浑身就爬起一层羞涩的热意,更是恼声道:“不是说出去迎宾的么?”

“迎,先迎你。”容煌眷恋的轻啄了她的唇,眸色却是愈深,他还想……

可云芷汐却一捂脸,推开他嘟嘟囔囔道:“丢死人了!”她此时的声音还有情动的微哑,娇声间更能撩动人火。

“呵……小东西——”容煌轻笑的啄了她的唇一下,还是思付着得出去一趟,才万般不舍的起了身,他总不好让岳父岳母觉得脸上挂不住。

见他起身披衣,云芷汐放松了一口气,寻思着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等我马上回来。”新郎服重新穿上去,容煌俯身却是咬着人儿的唇道,一双墨目里酝着一层层妖冶的小火苗。

“不等,我也要出去。”云芷汐羞得耳根红,作势就要起身来,一眼却看见碎了一床的,所谓的她的新娘嫁衣。

容煌意味深长的凝着她,笑得如某种奸诈狡猾的动物道:“可是真要出去?”

“混蛋!”云芷汐抱紧被衾怒了,这个粗暴的混蛋!这可让她怎么出去?!

“呵……”容煌笑得愈发愉悦,长臂将她连着被衾紧紧抱住,梵音含着一丝沙哑道,“乖乖等我回来。”

“哼——”云芷汐嗔了一声,她现在能如何?可不是真的得呆在屋里等他回来?否则她换一身衣服,又隔这么久才出去,这不是……

虽然就算她不出去,也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可是好歹不丢她的人,丢的是他这个厚脸皮的,她看不见就当不知道好了。

容煌嗅着此间微糜的缠绵之气,本心是不愿出去的,更舍不得怀中的人儿,但又生怕再坐下去,真的就抽不开身了,他才是了手站起来。

“给你。”云芷汐忽然掏出又一枚储物戒,还忿忿的说道,“这是给参加大婚,给咱们送贺礼之人的回礼,你去分了吧。”本来她是要自己安排的,结果……

容煌之前听她说过,而他也是有所准备,倒是接过储物戒去,又是再俯身吻了她的眉眼道:“放心,为夫都给你办妥了。”

他墨目含情,拇指轻抚着她莹滑的脸儿,话语间的宠溺萦然,引得她心头柔软的,忍不住伸手抱住他的颈:“那我等你。”

可她这一伸手,她身上的被衾滑落,春光泄,引狼热!

------题外话------

月初一张票,价值抵得上十张票嗷嗷!有票票的快投啦,给汐儿给公子送祝福嗷嗷!钻石花花也来撒喵,本座兴奋的等着!【臭不要脸!跟公子学的!】

哈哈哈!礼成啦!公子先迫不及待的……嗯哼啦!

还没有加任何群,想要验证入正版群享福利的亲,请加神医验证群:459117826、请加:459117826、请加:459117826、重要事说三遍!【原公众群将满,这是特别新开的验证群,本群敲门砖主角名,或者作者名连玦,此群进入后三天内,没找大管家交正版订阅截图进行验证的,将会被清理出群。】

入群找大管家,入群找大管家严验证嗷!验证之后才能拿到正版群号!福利在正版群里!

感谢榜留言区置顶回复中,谢谢亲爱滴们的支持!

ps:明天的更新延迟在下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