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89章 酣畅淋漓!大婚!【肥二更求票

与此同时,圣山之内,一座灵韵的洞府之中。

三名看起来十分沧桑的老头,正是忧虑而急促的来回踱着步。

这三个老头,一个满头红发如火,一个满头青发如草绿,一个却是满头银丝白发。

他们三人却是兽族的长老,红发老头交雀珩,本体是九尾灵雀。其余青发老者叫青罡,本体是青火麒麟。银发老者叫盘辅,本体是九尾灵狐。

三老是玄天森林的支柱,是真正存活了数万年的老怪!实力深不可测!

“雀大哥,为什么不让我们出手?”青罡不明白,既然确定那个小人类,就是邪恶的根源,毁灭的源头,怎么不直接联合轰杀了之,直接一了百了多好!省得在这里猫爪心肝似的干着急啊!

“对啊,雀大哥!这要是龙儿被打伤了怎么办?”盘辅也很捉急啊,那可是他们玄天兽族崛起的王者,万一出了差池,他们找谁哭去!

“不可,虽然龙儿尚未完全成长,可是他既然这么安排,我们三个老头就不能违逆他的意思。他是圣王,是带领兽族走向辉煌的缔造者,我等只能辅佐他,不能干扰他的抉择。”雀珩虽然也很着急,但是却坚定的说道。

“哎……”两个老头闻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兽族,自上古凶兽被灭,神兽遭遇灾难后,一直面临着尴尬的,不如人类强者的局面。

不仅如此,兽族还各自为政,正统的神兽血脉后裔,对于其余的兽族充满了不屑和敌意,导致兽族青黄不接,当硕果仅存的强者逝去,兽族势力日渐衰败的局面。

“那些自诩不凡的神族,一直想要吞噬圣兽一脉,如果不能得到认可,我玄天一族恐怕要永为奴隶,成为被吞噬的禁脔,如此一代一代,将陨灭圣光血脉,糟蹋了族祖的一片苦心。”想到如今玄天兽族的尴尬地位,盘辅忽然感慨说道。

“龙儿应玄天之灵而生,成就混沌神体于一身,他的意念就是我族的命脉,玄天之灵会带领我们走出阴霾,我们必须小心辅佐,让他随着本心而走,便是成就我族之路。”雀珩幽幽的说道,一双老目中有着历经岁月的沉稳睿智。

可这番话说的容易,怎么让这孩子时刻保持纯粹本心?却是一个模糊又难办的界定,根本就是为难死了三个老家伙。

“哎——”三人似乎都明白这一点,不由相视苦笑。这份辅佐大业,也是苦差啊苦差,因为太玄奥了,根本就要他们摸石头过河,简直……

“轰隆隆!”也就在此时,圣山忽然地动山摇!

三老纷纷骇然,连忙从洞府中飞出!

圣山可是一块古老的地界,这里的山石十分坚固,可不是那么容易撼动的,可是现在这种山崩地裂的阵势,简直要将圣山毁了!

那时!

圣山天空中,一头通体浓紫,展翅间遮天蔽日的狂霸大雕灼灼耀世!它那双紫玉般的雕目,散发着与圣山同源的灵韵之气,一身浑然天成的王者霸气,威压得玄天森林内群兽颤抖!

主上——

是主上的气息!

这一刻!

所有有资格知道玄天之主存在的强大兽者,纷纷朝着圣山方向臣服膜拜!

即便不知深意的玄天之兽,也在这股强压下不禁臣服!

这不仅是来自血脉的臣服,更是来自心灵的臣服,这是全身心的臣服!

那是它们最尊贵的主上!

主上面前,万兽臣服!

他!

就是它们的神明!是它们的神王!

这等异动,就是给云芷汐引路的云芷汐,也大大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她看此时正在朝着一个方向膜拜的雷豹,神色真真的虔诚过信徒!

只是身为人类的云芷汐,并没有像玄天的兽族一样,被这股强大的神王气息所镇压,但她也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王者之压。而这股压力之气,她并不陌生,这是龙神王的气势,比寻常时候强大数十倍的龙神王的气势!

云芷汐瞳孔一眯,心跳却迅速急促起来!她已经打听清楚了,在这片玄天森林深处,还潜藏着三位强大的兽族长老,他们的实力深不可测,据说动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雷豹!

这也许有夸张的成分,但是云芷汐却真的被惊吓到了!

容煌,他肯定被引在了那里面!

想到这里,云芷汐一拍冥凤,让这家伙速度快快的,朝着雷豹朝拜的方向飞掠而去!她的心不安,很不安,非常的不安!

说起来,冥凤这个桀骜不驯的异类,对于龙神王身上散出的王者气势,那是丝毫的不买账,根本没有一点臣服的心思。它在云芷汐的催促下,展翅飞得飞快飞快的。

雷豹这一拜的功夫,就发现要带的人类小姐跑了,吓得他急忙追上去囔囔:“人类小姐你慢点——”

然而云芷汐根本不听她的,她不久前就在怀疑,这个雷豹是来“挡道”的!该死,她还不知深浅的只顾着打探消息,倒是被他兜住了!

容煌!

云芷汐别的不怕,就怕那三个兽族长老,会联合出手对付容煌。她虽然不能肯定容煌的修为到了哪一步,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正在新一轮觉醒中的他,绝对不是这三人的对手!绝对不是!

何况还有一个,忽然气势变得如此强大的龙神王!

一颗心急促到几乎要跳出来,云芷汐下意识揪紧了冥凤的毛!

而这时间,圣山上的形势,已经到了最巅峰状态!

蛇王子身上的符文都不管用了,只有一道凝实的蛇族族徽,散发着玄奥的金光将他护住,连带着小灵都化作大型本体,好保护住蛇王子不受波及。

但见天空中,一袭白衣胜雪的容煌,那一头墨发不知何时,早已崔璨成了如洗的碧蓝之色。他那一身气质愈发高远绝代,仿佛苍穹化作的神灵!充满着包容苍生的浩淼大气,以及远离众生的孤高傲远!

“灭、咒。”两个判决般的字眼,从他的嘴中逸散而出,一股浩淼冷漠的意境,从他风华绝代的身姿中狂肆散出!

天!

碧蓝如洗!

咒灭之力!毫无任何留情的,砸在那狂霸而傲视天下的苍宏紫雕身上!

那一刻!

圣上颤抖!所有的生灵都深切的感受到,一股源自神魂上的害怕从心底汩汩冒出!甚至是观战的三大兽族长老,都忍不住哆嗦了老眉毛!

就这股咒灭之力,如果不挡下来的话,只怕能灭他们玄天兽族!

此人,竟已成长到这般境界!

三人心中都是紧促的拧巴了心脏,一时间又在犹豫着,是否要插足围剿。

“圣灵之力!”

面对容煌洒出的恐怖咒力!龙神王显然也卯上了!

天空中!

一身紫意盎然的龙神王,那一拳出!

圣山之上,玄天森林整界!有精纯灵韵的灵气,化作圣洁的白芒,汇聚在龙神王的拳头上!

那是天生神力!

那是玄天赋予的强大!

这才是龙神王!

他能汇聚玄天生灵之力,在圣山之上,他就是俯视苍生的王!

那一拳悍落!

化作一头傲视苍生的雄雄狂兽!如紫龙横空,如神雕降世!瞬与那碧蓝浩淼的咒灭之力狂轰在一起!

“轰!”

可怕的爆响!犹如雷鼓的巨锤,狠狠砸在了所有人的心口!直把人砸得当场吐血!

“吟——”天翼蛟龙王狂吼出一声龙吟,以真龙血脉爆发的龙啸神通,是在反抗这场震荡波,也是在保护着蛇王子!

玄天森林上空!

一界碧蓝!

一界浓紫!

如芸芸众生中,最崔璨的一朵狂花,狠狠的锥落在所有人的眼球中!

玄天大陆!

震动!

东域!

南域!

中域!

西域!

北域!

全界震动!

古老的玄天森林,在这一刻成为了举世焦点!

这片穿东域,插南域,屏中域的古老森林,在这一刻仿佛积蓄已久,猛然狂爆的火山,惊世夺目而出!

玄天格局,数万年来的默守陈规,自此将破!

而掀起这片狂澜的两人,在这一轰之中,正凛凛立于空中!

容煌那一双墨目里,汇聚起了千丝万缕的光芒,他那性感的薄唇轻抿着,他那修长的剑眉轻轻一挑间,一身高远飘渺的裁决气势,随他那浩淼苍茫的蓝发狂肆而出!

他一抬手!

天裂!

那是真正的天裂!

所有人都惊恐的看到,那碧蓝如洗的苍穹上,出现了一丝黝黑的裂缝!那裂缝散着森森的黑,仿佛能吸允人魂,神秘而可怕!

龙神王一脸沉凝,如紫玉般的双眸,汇聚起波澜不惊的王气!他那灼艳如血的唇,紧抿之间奔腾出不可一世的狂傲!王者之气,可匡山河,可灭疆土!

他那一拳轰上!

地崩!

玄天大陆“咔擦”一声,裂出一道细缝!

地动之猛,变天下运势!玄天大陆那些庞大势力,全部“鸡飞狗跳”!一道道“查”“探”之声,纷纷然成了主题!

这等可怕的天崩地裂异象,简直惊人断魂,惊人断魂啊!

然而!

扯动这两道异象的,那两个“任性”的人,正是心无旁骛的撕力而出!

但这个时候,三道光影,一红一青一白,已经跃落而出!

三个老头脸色大急!

而跟他们一样脸色焦虑的,还有同样算是近距离观战的蛇王子!

到了此时此刻,蛇王子能清楚的感知到,上面这两个任性的家伙,已经是力竭了!如果真让他们爆出最后这一招,那结果……

蛇王子不敢想象!

可是此时此刻,这两人根本插不进任何人,尤其是他们都打出了真火,俨然有势必一决高下的决然!

“裁判不好当。”蛇王子苦涩呢喃一句,却在三个老头面前,绽放出了让他们全都傻掉的气势!

“天蛇神体!”蛇王子沙哑的嗓音,如从四方朝拜而拢!他的身上,瞬间汇聚起一层玄奥的金光!

“神——血——召——”蛇王子划破掌心,汇聚出一滴金色血液!那血液在低落的瞬间,却化作蛇族的族徽形状,一股玄奥古老的气息,从蛇王子身上凛冽而生!

苍穹上!

金色神芒劈落!虽不算太强势,却如扎眼的第三者,直插在碧蓝与浓紫之间!

容煌一怔!

龙神王一愣!

谁也没想到,这时候居然有不识趣的第三者,来搅合他们的角逐!

不过被这么一搅合,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针对,倒是缓和了不少,只是他们手中蓄着的势,却还没有尽数散去,随时都有一眼不合,就会再起波澜的声势。

龙神王紫眸沉了沉,一道复杂的光彩掠过眸底,他的心思动了动,他又抬眸死死盯着容煌!

似有杀意!在酝酿!

容煌修长的剑眉微微一跳,旋即他墨目一闪,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此时,在两人短暂的静谧气氛中,一直被夺了光彩的艳阳,才得以透一口气的舒展筋骨。它那暖暖的阳光,落在把它辉光争去的两人身上,晕出一层古怪的芒光。

龙神王的眼眯了一下,容煌的手掌握了拳!

恰在此时,阳光漫过容煌的拳,令他指上佩戴的凤戒一闪。

龙神王的目光,停顿在了这枚凤戒之上,他盯着它,又缓缓盯着旁边那一枚,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储物戒。

“我败了。”龙神王忽然收了手,地动之势立即归宁。

容煌眉头微微一拧,龙神王的气息却一弱而下,萦绕在他身上的紫气迅速散去,他整个人也瞬间从空中跃落。

“这么好的机会。”容煌同时收了手,天上的裂缝消失得一干二净。

龙神王紫眸一缩,陡然抬眸盯着容煌。

“过了这一次,我是不会再犯。”容煌再道了一声。

龙神王微微抿了抿唇,却抬眸看向了远方,牛头不对马嘴的说道:“她来了。”

容煌墨目微敛,顺着这个方向,毫无意外的感知到了,那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气息。不仅察觉到了,他还能感受到她很急,很急,很急……

“来喝喜酒。”容煌忽然落了一句话,下一刻就消失在了原地!人打完了,他才懒得在这里呆着。

蛇王子抹了一把虚汗,在容煌消失的瞬间,落在了龙神王的身边,然后伸出一只手拍了拍难兄的肩膀。

“那时直接带她进来,多好。”龙神王望着那个方向说了一句,这声音却带着明显的鼻音。

这鼻音让蛇王子一愕,然后他迅速的跃在龙神王跟前,显然是想要看,难不成这家伙还哭鼻子了?

结果——

嗯——

不是哭鼻子,而是他那碎掉的鼻梁骨伤势,这时候才汹涌的冒出鼻血……

不是不疼,只是醒悟晚了。

他以前压根就不懂,他对云芷汐是什么意思。说起来现在也不懂,他不过懊恼为什么,娶她的人不是他,他是不懂的,他是真的不懂。

“为什么不是我?”这是问句,是他继承玄天之灵,成为了玄天之主后的第一问,而这个问题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明白答案。

蛇王子被他这句话说得一怔,然后他才轻笑了一声道:“你虽不知,可你也想她开心。”

龙神王怔了怔,那浓密的卷睫垂了下来,遮掩住他那疑问,甚至彷徨的眼神。

作为兽族的神王,他又哪里知道,什么是情爱,什么是风花雪月。他原本不过知道,他想要对那个女人负责,更想要亲近她,又想要为她好,可他却什么都不懂。

不过他现在却懂了一点,那就是如果杀了这个人,她会伤心,而他不愿她伤心。

“也不是没有机会。”蛇王子的嗓音落定,就带着小灵慢慢的走出了圣山,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还长着呢……

闻言,龙神王那峰眉拧了拧,似乎在想这句话什么意思。

……

那时揪着冥凤匆匆赶来的云芷汐,本来被内里崩天裂地的声势,惊得是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可是——

这可怕的声势此时却戛然而止?!

弄得云芷汐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可她这心正乱间,冥凤忽然鸣叫了一声。

紧接着!

一道白影闪落,有熟悉的气息就已入怀,她整个人一怔!

下一刻,她只感受到被人紧紧的搂住了。

云芷汐瞬间有些傻住了,这是……这是什么情况?这人不是在跟人打架么?怎么……

可还不等她理顺脑回路,抱着她的某位美男子,就薄唇一张的落在她颈间一吮。

“嘶——”云芷汐只觉颈上一阵刺痛,立即就恼怒的推开来人,然后她就看到眼前这位,本来挺风华绝代的公子,顶着一个大大的乌青眼,那模样滑稽得很。

“伤了!”云芷汐一看他这样,立即慌张的开启神圣之眼,连忙上下打量他来!

她那曾经的慵懒凉眸,早已在不知何时,被柔化成了含情的剪剪秋水,此时又急又虑又怒的,仔细看着眼前人。

急他是否还有伤。

虑他是否伤得重。

怒那打了他的人。

看到人儿这神态,容煌心里瞬间划过了暖暖的流波,他紧紧的抱住这人儿,很紧很紧的抱住她!

“我还没看完,快松开……唔……”云芷汐要挣扎,她都还没看完,结果她这些焦虑的话,全被那雪羽般的柔吻封住了,微凉而缱绻,缠绵而动情。

她那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在这一刻也被“吻”住了,他身上那抚定她心的清雅梵香,一层层的洗刷了她的不安。

她紧紧抱住他的颈,舌尖轻缠的回应了他……

好半晌,容煌才松开急喘的人儿,手掌爱极的轻抚着她妩媚娇红的脸儿,墨目里有隐隐的光火跳跃。

云芷汐被吻得还有些迷糊,一双动人的剪水瞳轻眨间,有诱人的浮光娇娇潋动,那是少有的小儿女风情。

“汐儿……”容煌看得情更动,又是不自禁的缠了她。

如此腻歪了好一阵,云芷汐才算是被放过的捡回了心神,却是“呀”的一声娇呼了出来。

“你的头发!”她这时才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这男人原本的一头墨发,都变成了碧蓝如洗的颜色,让她惊讶得不行。

容煌抱着软软的人儿坐定,由着她惊奇的抓了他的蓝发看,又听她柔软的声音絮絮说道:“怎么全变了蓝色?这是完全觉醒了么?有没有事?会不会……”

侧耳听着她小麻雀一样密集的声音,容煌只笑不语的轻抚着她的背,其实他这一次真的是,逃过了一个大劫。

预测中的,那场大劫原来是在这里,而不是在他觉醒的过程中。他大意了,这个大意让他心口一提,脸上却不露半分声色。

“怎么不说话?”云芷汐自己叨叨了半天,发现这个男人半声不吭的,脸上有层薄怒的红浮了来,她是愤愤的说道,“我不说了。”

“呵……”容煌却轻笑的抱紧她,又是一翻身的,将她直接压在在冥凤的背上,他的身下。

“你……”云芷汐一愣,颈上却有微凉的气息拢了下来,他身体的重量更是完全的,压在了她的身上,这让她瞬间呼吸一紧,浑身更是紧绷了一下。

但这一下紧绷转瞬而过,她的手臂就抱上了他的肩背。

他缠着她,滑润的脸亲昵的蹭着她的颈,令她痒痒的咯咯一笑,只觉得这样的容煌,就像是小白喵一样的。

说到小白喵,这醒目的家伙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云芷汐身上钻出来,悄悄的爬到了冥凤的颈上。

冥凤双目桀骜的扫了它一眼,小白喵立即讨好的“喵”叫了一声。

冥凤抖了抖颈,小白喵连忙紧紧的抓住它的羽毛,差点没掉到地上摔死去。

“喵。”小白喵可怜的又叫了一声,冥凤却不再搭理它了。

而此时的云芷汐,却听到颈间传出的绵长呼吸声,容煌抱着她——睡了。

“煌?”云芷汐叫了几句,没有得到他的回应,正是想轻轻的推开他,给他弄一弄眼眶上的乌青。

她是看明白了,他身上最重的伤势就是这里,其余的主要是脱力而已。

“眉骨都碎了,拳风还一直在散发破坏力,难怪顶着这乌青眼。”云芷汐低头轻抚着他受伤的眼眶,轻推起身间却是……嗯,完全动弹不得!

她被紧紧的抱住了!

容煌就像是八爪章鱼,将她给死死的圈住,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撒手松动的意思!

云芷汐:“……”

这是将她当抱枕的节奏。

……

那时候,搞丢了人的雷豹,正是哭丧着脸惶惶不安:“完蛋了,这人类小姐跑哪里去了?雀大人见不到她,肯定会吃了我的。”

雷豹想哭了,他跟云芷汐和冥凤不同,他受龙神王的影响很大,所以虽然实力比冥凤强,却无法在王威之下追上冥凤,只能一路跟着跑,结果……

人丢了。

“嗷嗷——”雷豹越想越急,直接把他堂堂七尺壮汉,给急得真的是——蹲下身,画圈圈的哭了。

完了!

雷豹不敢回去复命,他越想越害怕,直接哭成了泪人。然而他长得五大三粗的,实在无法让人生出垂怜的心思,只觉得这家伙——丢人!

“嗷嗷——”可雷豹不管,他害怕呜呜。

“好了,吵死人了。”哭哭啼啼的雷豹,却被一道苍远的声音叫住了,他整个人顿时一颤。

“雀大人,我……我……人类……小姐不见了……”雷豹支支吾吾回道。

“不怪你。”雀珩淡淡道了一句,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雷豹的跟前,正若有所思的盯着玄天某一处。

“雀大人,您真的不吃我?”雷豹匍匐在雀珩脚下,颤颤巍巍的问道。

结果他被雀珩一脚踢开,没好气的骂道:“就你这粗糙的肉,我吃了怕消化不良。”

雷豹一听乐了,连忙是笑眯眯道:“那是那是,小的肉糙,还真的不好吃,哈哈哈……”幸好肉糙啊!

“滚起来收拾一下,随我出去一趟。”雀珩叮嘱了一句,又踹了雷豹几脚,嘀嘀咕咕骂着“废物”。

雷豹也不恼,反而被打得高高兴兴的跟着。本来嘛,做错事就是要被打的,没被打他反而觉得害怕。

……

一月之期转眼即到,这期间,云芷汐在容煌的庇护下,将看上的高级灵药给采了个遍。

醒来的容煌没说什么,云芷汐也没有去追问,虽然他们已经很亲密,可属于他们男人的一些事,她不会去多嘴的刨根问底。

等到会面的时候,容煌抛出的灵药堆,不多不少正好比龙神王的,多出了一株万年灵药,其余的都是大同小异。

云芷汐:“……”她也没见这两人通过气,怎么就弄出了这么一个结果?这也……太有默契了吧?还是早就说好的?

而那些参加历练的人,第一个回来的居然是云一鸣?!

云一鸣身上的衣服残破了不少,还有很多的伤痕挂着,看起来这趟历练挺刺激。不过他一身的精神气倒是十足,周身还萦绕着一层杀伐凶气,倒是与一月前的气息大相庭径,变强大了不少。

“爹。”云芷汐刚叫了一句,云一鸣就急巴巴的问道,“你娘回来没有?”

云芷汐一挑眉的看着老爹,后者瞬间脸红道:“这才进去就被你娘发现了,直接被轰走了……”

“噗嗤。”云芷汐一乐,却是安抚的拍着老爹的肩膀道,“爹放心吧,娘也不是以前那样的柔弱女子了,她会安全回来了,倒是爹的收货如何?”

“嘿嘿,猎杀了十八头五千年级别的灵兽,圆满完成任务。”云一鸣得意的说道,只是心里却担心着闻素心。

“哟,爹的战斗力倒是不错。”云芷汐惊喜了一下。

“那是那是。”云一鸣如今再不是那个邋遢的废材爹,他不仅得以重修了修为,更是被改造了绝对的天才体质,变化之大让他自己都唏嘘不已。

不过云一鸣也没太沾沾自喜,他的目光看向站在云芷汐身边的容煌,顿时笑眯眯的问道:“怎么样?没丢人吧?”

“岳父大人放心。”容煌在见礼后,才浅笑回道。

“哈哈哈……好!”云一鸣朗笑出声,明显欣然接受了容煌这个称呼,不过他的目光也看向了站在旁边的龙神王和蛇王子,心思嘀咕了一句,“吾家有女太风华,倒是招来了不少俏哥儿,可惜女儿只有一个。”

龙神王和蛇王子这时候也向云一鸣见了礼,倒是不比容煌少一分尊敬,更是让云一鸣心中轻摇头。

他可不认为自己有多少能耐,可让这两个出类拔萃的俊杰敬他,不过是有个出色的女儿罢了。不过有这么个女儿,他也是非常的得意!非常的自豪!

随后,陆陆续续有人回来,可是左等右等,总是等不到闻素心?!

云一鸣完全等不住了,终于焦急的说道:“汐儿,我去找你娘。”

“爹!等等。”云芷汐却一把拉住云一鸣道。

“不行,我……”云一鸣哪里肯依!

“爹,我们要相信娘一定会回来。”云芷汐紧紧拉着云一鸣的手臂道。

云一鸣一怔,脑海里晃过闻素心的脸,最终只紧抿着唇跟云芷汐一起等待。他知道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爱妻已不再是从前的柔弱女子,她在一步步的变得强大,不仅是内心强大,实力也在强大,他知道她定会回来的。

云一鸣的心,最终定在闻素心把他轰走的那一刻。那时候的闻素心,用坚定的语气和眼神告诉她,她是一定会回来的!

果然——

当一月之期的最后一刻,黑暗中的玄天森林里,走出了一道曼妙的身影。

闻素心!

回来了。

不过闻素心不是自己回来的,在她的身后还盘旋着一只漂亮的,浑身羽毛银白的雀鸟?

三尾?!

白色的雀鸟,这倒是很稀奇,更不要说它还有三条尾巴。一般来说,寻常的雀鸟都是一尾而已。

这是……

“三尾白雀,被契约了。”龙神王凝了一眼,就轻声的说道。

“啾啾——”那头三尾白雀,立即在龙神王跟前伏拜下来,显然是认出了他的气息。

“起来吧,好好跟着你的主人。”龙神王这么一说,三尾白雀就“嗖”的缩小,落在了闻素心的怀里。

众人看得都是一愣!

大家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才恍然大悟的明白,闻素心这一次进这玄天森林里,居然契约了一头灵兽!看起来还挺高级的!

“素心!”云一鸣唤了一声,正是上前要抱住妻子,结果三尾白雀啾的一下,直接啄了云一鸣一口!痛他嗷叫了一声!

“这是我媳妇!”云一鸣委屈了!这叫什么事啊!

闻素心脸上顿时一红。

“哈哈哈——”众人看着,纷纷是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最后听闻素心说明,才知道这三尾白雀,原来是被她阴差阳错救了,像是报恩的黏上了闻素心。

这种奇遇,也真是让人羡慕不已,也是闻素心的造化了。

而这一月的时间,让众人都是收获匪浅。

这一次猎杀灵兽最多最强的,却数金岳山了,他一人猎了二十头的五千年级别灵兽,战果丰厚得很。

接着是无涯,他居然也猎杀了十五头五千年级别的灵兽。

然后是云一鸣,水洺、张天茂……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人都完成了任务,就是七大护院也没有一个拉下的。这七人站在一起,愈发多了一种让人一震的杀伐凶气,倒是让云芷汐很满意。

周正和贪狼也不错,都是超额的完成了任务,他们和张天茂以及七大护院,这才算是真正有资格追随云芷汐了。

“好,这一趟回去就放松放松,等我大婚之后,随我进中域。”云芷汐目光露出赞色,声音锋锐的说道。

“多谢小姐!”十人激动一喝,身上虽累,心中却澎湃不已!他们知道,他们这才算是被认可了!

“哈哈哈——都回去吧,还两天就到婚期了,再不回去我女婿该急了!”云一鸣高高兴兴的总结道。

“爹——”云芷汐被说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她脸皮其实也有薄的时候。

“小姐大喜!姑爷大喜!走咯,喝喜酒咯——”不想贪狼却起哄的嚎叫道。

“啧啧——我都看见老大害羞了,难得啊!”周正一脸不可思议,还在那里怪叫着,他们这些跟随云芷汐久的,都知道她虽然要求严格,但是并非不好说笑的主,这才壮着胆子调侃起来。

“周正,你留在青城县照顾云家堡。”云芷汐凉声一道。

周正浑身一哆嗦,连忙求饶:“老大别这样,小的知错了……姑爷,救命……”

“哈哈哈……”

踏着星夜,一行人回归青城县。

而等他们踏入青城县,却都纷纷愕然的发现,这座东域的小县城,忽然多了很多很多的人?!而且——气息都还不弱?!

却原来,青城县内三番五次的异动,引起了东域各大势力的关注,最终所有人都知道了,这是如今东域第一大宗——紫云宗的护宗长老,那天才妖孽的云芷汐要成婚!

这还得了!

大家迅速奔走相告!

紧接着!

一伙一伙的势力,纷纷成群结队而来!

开玩乐!

这么好的巴结紫云宗机会,他们不来不是傻缺么?!

还有啊,这个青城县的云家,居然是那绝代天才云芷汐的宗族!这简直是,立即马上必须赶紧来巴结的!

他们可都听说了,这位天之骄女,现在可是五级炼药师了嗷!

可人家才几岁啊!才二十来岁!

嗷嗷!

这不意味着,她将来绝对是个超级炼药大宗师的存在么?

谁没能个三灾五病命危急的时候,所以炼药师实在太讨喜了,尤其是这么高级,还这么有潜力的炼药师!他们必须露个脸争取个缘分,将来万一有所求,也还算有门路不是?!

一时间!

青城云动,八方朝贺!

不仅如此,连着古界城的古盟主,都带着古默离前来拜贺!

更让人无语的是,兽城白家的千金,那白青素千里而来,亲手送上了一份丰厚的贺礼!

最最让人震惊的是!

南域冒险者之皇,皇甫傲同样亲身赶赴而来,他还带来了南域两大族的贺礼!一是女真部,二是铁真部!

两大部族,两份大礼,简直激动人心!

直到这个时候,紫云宗主整个人都还是傻的,他虽然听说了一些云芷汐去南域的事,可是他本来以为,她跟这些强大势力有点儿交情就不错了,可结果……

嗷嗷!

简直不敢相信,这些南域的大佬,居然这么给面子,亲自来的亲自来,没来的也直接送上了丰厚的贺礼!

天啊!

他们紫云宗,到底出的是个什么级别的妖孽!简直是……

这种眩晕的激动,一直持续的砸在紫云宗众老,以及云家众老的头上,直接把他们砸得一颤一颤的,每每有种激动得要流鼻血的冲动!

云芷汐!

如今不再是青城县的传奇而已,她让整个云家,整个青城县,整个紫云宗,整个东域,都因她而成了传奇!

人们难以想象,那样一个天才,居然是生长在,东域这么一块贫瘠的小县城里,简直是颠覆了他们所有的认知!

这才是天才啊!不依靠任何底蕴,自己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天之骄女!

更让人钦佩!

更让人膜拜!

在这等钦佩和膜拜下,所有人迎来了这位天骄大婚的一日!

这等见证大喜,见证传奇大喜的机缘,让所有身处青城县的人,都感到了与有荣焉的激动!

------题外话------

嗷!都别废话,赶紧的翻库存,给本座砸月票啊!肥肥的万字二更嗷!不把月票全部搜出来给本座,怎么对得起本座的勤奋?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哈哈哈!大婚啦!下章节就是洞房,做好准备了!还没有加任何群,想要验证入正版群享福利的亲,请加神医验证群:459117826、请加:459117826、请加:459117826、重要事说三遍!【原公众群将满,这是特别新开的验证群,本群敲门砖主角名,或者作者名连玦,此群进入后三天内,没找大管家交正版订阅截图进行验证的,将会被清理出群。】

特别说明:明天的章节会延迟更新,大家晚些时候来看,毕竟……不好写……嗷嗷~

感谢榜留言区置顶回复中,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