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二十三章 冰皮月饼

两天后萧易从镇子上回来的时候,崔乐萍和崔乐菲带着几个娃子坐着牛车也都跟着一起来了,杨树村里头有些人对崔乐菲那还是清楚的,当初崔乐蓉他们造房子的时候来帮过忙的,对于崔乐萍倒还真是第一次见,但对于中央村里头的那些事情基本上也都是有听过的,一猜之后也就知道抱着娃子的人是谁了。

崔乐蓉也早就已经在家里头等着人了,甚至还买了一只鸡,让萧易从镇子上买了一些肉和筒骨回来,总不能在吃食上还苛刻了自家姐妹的。

崔乐萍也还是头一次出门,抱着娃子坐着牛车和崔乐菲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等到进了杨树村,远远地看到那靠近山脚的一座青瓦屋子的时候,崔乐萍一眼看着就觉得舒服的很。

“妹夫啊,你和阿萍就住在哪儿啊?”

“是啊,当初我那屋子就盖在哪儿,后来阿蓉就说盖在哪儿也好,反正和村子里头离的也不远,上山也方便。”萧易远远地看着自家的那屋子的时候也是觉得高兴的很,甭看他们家屋子的确是离村子有点路,但等到春天的时候,那场面可漂亮了,桃花杏花的,就是夏天那也凉快的很。

“离得村子远点也好,要是和我们家似的,那些个糟心事儿不断的还不如搬到山脚下去住呢!”崔乐菲一手抱着三丫跟着说道,“你看要是咱们家也像是姐夫那样住的地方稍微偏一点,也能够省下不少事情来呢,也省的整天听到人在那边叫骂了。”

崔乐菲这几天那也是被章氏快气死了,天天听着她在外头叫骂却没有办法,但转念一想,二叔家现在和自家那是彻底没关系了,而且看到二叔二婶还有崔乐雅那下场的时候她也就觉得不是不能忍的,但又觉得要是能够堵上自家奶奶那缺德冒烟的嘴那是更好不过了。

“那成啊,我回头就去和阿娘阿爹说说,到时候给你找一家人家要住的稍微偏一点的,到时候你可别嫌弃住的偏了啊!”崔乐萍笑着道,她嘴巴上是在这样打趣着崔乐菲,事实上她也是从自己阿娘那边听说了,自家妹子当初和萧易两个人也是过的十分不容易的,萧易是捡来养的,现在和村上的关系的确还是不错,但之前也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过日子的,那屋子自己造的能造到村子里头去的?所以只能造在那么偏的地方。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崔乐萍还是几分佩服自家二妹的,当初萧易啥也没有的跟了人到现在挣的,就像二妹说的那样,日子是人过的,只要想着能过好,总会能过好的,一想到这一点,崔乐萍也觉得自己充满了干劲,她也是能够把日子过好的人,现在还有爹妈和妹子帮衬着,哪有啥过不去的坎的。

牛车在门口停了下来,崔乐萍抱着平顺下了车,崔乐菲也领着那三个丫头下了车,院子门口开着呢,崔乐蓉正在院子里头摘菜,崔乐菲是早就已经熟悉了的,就率先领着丫头进了门。

“二姐我们来了!”

崔乐菲朝着在院子里头摘菜的崔乐蓉叫了一声,脸上也是带着笑。

“我可等了好一会了。”崔乐蓉把菜往着篮子里头一丢,擦了擦手之后道,“大姐你还拘束个啥,进来吧,先把东西放下。”

“唉!”崔乐萍应了一声,她抱着平顺也走了进来,那神色里头多少还是有几分的拘谨,刚刚就瞧着房子挺大的,进来了之后这才觉得这屋子还真的是挺大的,除了主屋之外另外还有三间屋子。

萧易也赶着牛车进了院子来,把板车给卸下了,这才牵着牛去后头的牛棚。

“来来来,咱们先把东西给放下,阿菲你带着大丫和二丫去西屋,晚上你们三个睡一屋,三丫还小,我看还是让和大姐睡一屋,大姐你看咋样?”崔乐蓉问道。

“挺好的,在家的时候三丫那也是跟着我睡的。”崔乐萍对于这样的安排那也觉得没啥意见的,大丫和二丫岁数稍微大点,基本上都是懂事的,三丫岁数小,晚上睡觉也还是喜欢粘着她的,在家里面的时候基本上也都是吵着和她睡一屋的,所以对于这样的安排崔乐萍也没觉得有啥不好的。

崔乐蓉见崔乐萍也没啥意见了,也就不说啥了,领着崔乐萍就去了东屋,“屋子里头东西不多,要是缺点啥大姐你就和我说,到时候我给你置办起来。”

崔乐萍看了一下崔乐蓉安排给她的屋子,的确是如同崔乐蓉所说的那样,东西不怎么多,一个炕,因为现在天气还有些热,所以上头还铺着草席,床上有两床适合现在盖的薄被,那触手都是绵软的很还能够闻到太阳晒过之后留下的清香味。屋子里头有一个桌子,上头摆着一盏油灯,一个可以摆放东西的柜子,简简单单的很。

“有这样就不错了,我们就是来呆两天又不是来长住的,哪里还要再置办个什么,买了也浪费。等你往后有了娃子,娃子再大点的时候缺啥再办点啥就成了。”崔乐萍也不介意屋子里头东西不多的,想自家妹子和妹夫就两个人,这屋子原本就是空置着的,现在能有这样就不错了,比起她在王家的时候也没差哪里去了。

“大姐你不嫌弃就好了。”崔乐蓉也不和崔乐萍多辩驳,“那晚上你就睡这屋,要是有啥不好的只管说,咱们姐妹之间还有啥不能说的。”

“成咧,你先去忙,我把东西放好,一会就去帮你的忙去。”崔乐萍连连点头。

“有啥可帮的,上午的时候也没啥要忙的,就是做一顿饭而已,下午的时候咱们来做馅料,到时候洗豆沙什么的倒是要忙一些的。”崔乐蓉道,今天要把馅料都给置办妥当,冰皮月饼就是有一点不好,放置的时间长了皮要裂开的,还好一个月之前崔乐蓉找人在院子里头打了一口水井,平日里头自家用水也方便了,而且水井是冬暖夏凉的,到时候把做好的冰皮月饼吊进水井是里面就和放在冰箱里面没啥差别。

“洗豆沙那哪里算什么事儿的呀!”崔乐萍笑了,这点活计在她眼中那是完全不算是事的,下田下地那才叫活呢。

“大姐你先忙着我去摘菜洗菜去。”崔乐蓉也不说了,让崔乐萍自己忙活去。

崔乐萍把平顺放在了床上,这娃子一贯是个乖巧好带的,吃饱了睡,醒了一般也不哭,现在倒是醒了,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崔乐萍把换洗的衣服还有娃子的尿布全都放进了柜子里头去,这才又抱上了娃子领着三丫出了门。

崔乐菲也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好了,已经领着两个丫头在院子里头忙活开了,帮着摘了菜,那手脚也是勤快的很。

萧易牵着羊和牛出了门,打算趁着现在这个时候放放,顺便打点猪草和嫩草。

“你就让妹夫一个人出门呢?”崔乐萍见萧易背着背篓出门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她们三姐妹在这里,倒是家里面的活都让萧易去干了。

“没事儿,他这也没少干,我少忙活一点也没啥要紧的。”崔乐蓉笑着道,“以前他就这么干的。”

“嘿,那还不是姐夫心疼你才不让你干这些事儿的!”崔乐菲道,“二姐你这是得了便宜又卖乖!”

“咋地了,还想着我跟着一起出门干活才好?那一会谁给你们做饭去?”崔乐蓉笑着道,“咋地你们就不心疼了我去了?亏得咱们还是一个爹娘肚皮里头出来的姐妹呢。”

“你这说的!”崔乐萍也忍不住笑了,“你要是真想帮忙就去,我和阿菲都在呢,要不这饭我们来做也成的,都是一家人哪里还有这个好计较的!”

“没事儿,我真要是去帮忙了还不得给他说的,不管咋样今天也还是阿姐你第一次上门来呢,也算是客人,哪有把客人给撇下自己去忙的?”崔乐蓉道,“昨天上山摘了不少的山葡萄下来,还有一些个呢,我去拿出来给几个娃子吃。”

崔乐蓉说着就进了厨房,不一会就拿了一个竹藤编制的小家伙什出来,那编制的看着有点像是篮子但个头却是小小的,也就是放两三串葡萄的大小,现在那筐子里头就放了两串山葡萄。

“大丫,二丫,三丫来吃葡萄。”崔乐蓉也不拿多,一会还要吃午饭的,现在要是吃饱了一会午饭就吃不下了,所以她也不多拿。

“你们两口子还去山上摘山葡萄了?”崔乐萍看着那黑红黑红的山葡萄也觉得有点馋,摘了一颗塞进了嘴巴里面,这个时候的山葡萄也已经熟了,甜里面还是带着几分的微酸,吃着也倒是爽口的很。这种东西小时候也是没少吃的,后头倒也的确是好一阵子没吃了,现在再吃的时候倒也不免有几分感慨了。

“摘了挺多的,留下没多少都酿成葡萄酒了,等过年的时候给阿爹送一坛子过去你们也跟着尝尝。”崔乐蓉道,她这几天和萧易可没少上山,山核桃板栗的也摘了不少回来,还让萧大柱也跟着摘了一些回来不过这是花钱买的,山葡萄也没少摘,全都酿葡萄酒去了,山上还有不少呢,萧易说到时候再去摘下来,依旧还是酿成酒,指不定还能够卖个好价钱的。

“这玩意还能酿酒的?”崔乐萍也觉得有几分的惊奇,“我可算是知道为啥我就挣不了钱了,咱们瞅见这些个东西就想着吃了,你这妮子还想着弄点旁的,光是这一点咱们就是比不上的,你不挣钱谁能挣钱的。”崔乐萍也没啥妒忌的,打小自己这个二妹就是比自己有主意的多,现在也是一样,也难怪人人都说二妹本事的,就这样的手段,能不本事么?

“也不知道酿出来味道咋样,成不成还两说。”崔乐蓉也是笑,“今年果园里头也种了葡萄的,但还没长开,明年的时候应该就会有葡萄吃了,不过估计也不多。”

“恩,葡萄么,等到一爬架子的时候那长得可多了。”崔乐萍道,“前头两年的时候基本上也都是长得少的,又不像是旁的。”

三姐妹在院子里头聊了聊,等到平顺哼哼唧唧地哭起来闹吃的,崔乐菲也觉得在家里面带着无趣,就领着三个丫头上果园去看了,反正果园也是离得十分近的,自然地也就没啥说的了。

崔乐蓉也不拘了人,只交代了去果园里头的时候自己小心一些也就不管了,只要不把果树给连根拔了,她也不担忧什么。

午饭也算的上是格外的丰盛,板栗烧鸡,铜鼓汤,并着几个蔬菜,还给三个小丫头给做了一份河砚蒸蛋,那河砚还是前一天萧易下河洗澡的时候摸上来的,在家里面用清水养了一天把泥沙吐得干干净净的,并着鸡蛋蒸得那叫一个鲜甜好吃,刚出锅的时候上头还放了一小块猪油,点了点酱油撒了一把青嫩的葱花,光是看着就是好吃的,把三个丫头吃的头也不抬。

崔乐萍也是高高兴兴的,原本还以为自己家里面应该是当厨子的弟弟做菜的手艺好,现在吃了一顿自家二妹做的饭菜,那也觉得这手艺比起弟弟来也是不差的,上镇上开个铺子指不定也还是有生意的。

吃过了饭把猪食给煮了之后,崔乐蓉就把两个锅子都给洗了,准备煮泡好了豆子,崔乐蓉是打算做好几种的馅料的,可惜现在就没有高压锅,只能用锅子慢慢地煮着,先煮的就是玉米,把玉米煮到破皮了之后捞出来上手掐,玉米皮那是不要的,锅子里头也没有断了火,煮上了红豆。

玉米馅料最难弄,每个人拿着一个盆子一个碗,掐下来的皮那也是留着的,到时候可以喂猪也能喂牛,半点也不浪费。最好弄的还是板栗,煮开了之后剥出来就是一个一个完整的,等到再蒸透了,压成板栗泥就好。

崔乐蓉他们也是忙活了一个下午,这才弄出了一个玉米馅,一个板栗馅,一个红豆沙,和一个绿豆沙。等吃过了晚饭之后这才开始做冰皮月饼,玉米馅和板栗馅料弄了两个咸味的,崔乐蓉打算到时候做的时候里头放一个咸鸭蛋,毕竟月饼总是甜的吃的也觉得有些腻味,做几个咸月饼也不错。

崔乐萍和崔乐菲也是头一次做月饼,也觉得稀罕的很。等到看到那一个月饼从模子里头脱出来的时候也是稀罕的很,萧易也给做了好几个模子,有像是花一样好看的,那冰皮里头有些还被崔乐蓉取了一些个蔬菜,像是煮出的南瓜汤水就带着黄色,也有浅绿色的薄荷,还有加了枸杞汁那浅橘色的,一个一个都好看的厉害。

“这样的东西,我在镇上都没怎么瞧见过呢。”崔乐菲也觉得惊奇的很,镇子上的糕饼她也不是没有见过的,做的像是这样漂亮的那也算是少见的很的,崔乐菲看着这薄薄的像是透明色一样的月饼,那叫一个稀罕的,这样的东西要不是自己亲手做出来的,这要是摆在她的面前只怕她是吃都不舍得吃的。

“可不是。”崔乐萍这么看着也觉得好看的很,“这么好看的饼,我都不舍得吃了。”

“有啥不舍得的,今天晚上在井里头放一晚上,等到明天吃起来那还冰冰凉凉的呢,明天咱们留几个自己家里面头吃。”崔乐蓉笑着道。

“别啊,不是说好了要卖钱的么,咋地就自己吃了呢,这多不舍得。”崔乐萍觉得做出来那也是费了不少的功夫的,咋还能够自己吃了呢,自己吃了那可挣不到钱,这样的好东西就应该拿到镇子上去卖了才对,能多挣几个钱是几个钱么。

“咋地不舍得了,到时候别人能舍得花了银子买,咱们难道自己做的还不舍得吃不成?说出去也没得被人说咱们自家抠门着哩,也甭不舍得,说实在话一个成本也不高,咱们不吃不是还有娃子么,第一次做好歹也要给娃子们留着点。”崔乐蓉才不听自己大姐那说辞呢,大姐之前日子过的不好所以也是个省惯了的,她可不习惯这也要省那也要省的,人生就那么几十年,该吃吃该喝喝,这也不舍得那也不舍得,等到舍得的时候想吃的东西只怕都吃不了了。

“大姐也别心疼,咱们今天做的那也就是去试探试探门路,看看到时候能不能卖了出去的,明天早上我和萧易一起上镇子上去,家里面就留着你们,你们看成不成的?”崔乐蓉道,她也是想过了自己大哥店里面到底也是卖吃食的,可自己做的那都是糕饼,那摆在门口散卖到底也不是个事儿,最好还是和糕饼铺子里头达成协议的好,也省的处处都自己张罗着。

“这有啥不成的,你们明天一早就放心自己去吧,我们也不是小孩子了难道照应自己还能照应不好了不成?”崔乐萍一点也不在意这事儿,再说自己妹子也就是上镇子上去忙活了而已又不是去了之后就不回来了。

“是啊二姐姐夫,你们明天只管去吧,家里面我们在呢。”崔乐菲也是连声说道,“放心吧,我们都照应的来。明天一早我还能帮你们把猪草给打了,也省的姐夫回来还要忙这个,你也别说啥见外的话,这活我在自己家里面也是干的,也不是什么辛苦的事情。”

“成。”崔乐蓉听到崔乐菲这么说的时候也没什么不愿意的,都是自家姐妹,真的要说的清清楚楚的那就显得太计较了,反而让人也不自在。当初他们盖房子的时候自己这妹子也是没少来帮忙的。

“那明天就等我们回来了之后再忙活。”崔乐蓉道,“你们也别累着自己。”

崔乐萍和崔乐菲两个人当然也都是一个劲地答应下来的,哪里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第二天一早,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摘了菜吃了早饭,就着刚刚升起的太阳就去了镇子上,对于他们两人来说,上镇子上的日子也都已经习惯的很了,现在家里面地头上的二茬瓜也剩下的不多,不过每天萧易还是会摘十来个到镇子上的,两个人都是打算卖完就算,卖完了就把藤给拔了,把地整整弄上肥料养着,明年种西瓜的地方就重点豆子,换别的地方来种西瓜。

崔乐文也已经开了门了,他们家不做早饭,地段虽说偏了一些,但这快餐饭也算是打出了名号来,这个铺子也比往常的时候要热闹的多了,也有卖包子馒头的人商量着早上能不能在门口摆个摊卖的,崔乐文也是答应,一个月收人一点租子,收得也不贵,也算是图个热闹了,早上的时候也还有不少人经过的时候顺便买个包子馒头的。

崔乐文灶上炖着肉,也算着萧易快来了,也就在门口等着,看到萧易的牛车慢慢地走来,自家妹子也在的时候,崔乐文也露出了笑来了。

“今天咋地你也来了?”崔乐文笑呵呵地问道,自家妹子以前还算是勤快的,后头那基本上每隔七天赶集的时候上一次镇,上来也就是卖胰子的,平常的时候要是没啥大事儿基本上也不会上镇子上来。现在没到赶集日也没发生啥事的时候看到自家妹子上镇子上来,崔乐文那也觉得稀罕的很。

“当然是有事儿才来的,大姐和小妹也都在我哪儿呢。”崔乐蓉笑着应了一声。

“咋地上你们家去了?”崔乐文也有好几天没回家了,倒是不知道这事儿,自家阿爹阿娘也少上镇子上来,给书院里头送饭的也是伙计,崔乐文还没来得及知道这事儿。

“咋,还不能上我家玩不成?”崔乐蓉半真半假地道,“我们可是有大事儿要干的。”

“干啥大事儿呢?说来给我听听?”崔乐文帮着萧易把车上的箩筐搬下来,铺子里头帮衬的伙计和洗菜的婆子就会把菜给搬进去挪出来洗,门口也已经放上了一个小桌子,那是专门给萧易用来卖西瓜的,镇上的人基本上也都知道了萧易每天大概是啥时候上镇子上来,所以基本上都掐着时间点来,等到萧易把两筐子西瓜放下的时候,就已经围了不少人上来,崔乐文也在一旁帮忙,还能一边和崔乐蓉搭话。

崔乐蓉也不说个啥,倒是上铺子里头折腾了一会,一会之后一手端着两个盘出来了,后头还有一个伙计,那伙计手上也是拿着两个盘的,都和崔乐蓉一样,一个是切成了麻将大小小块的,另外一盘则是叠放了几个完整糕点的。

那糕点皮清透的很,光是看着都觉得让人有些欢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