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二十一章 反目

杨兴伟哪能不知道这一点,可看在这一家子这般的模样,他就觉得打从心底里面的不乐意。

杨兴伟还没说什么呢,崔乐雅就先炸开了毛,这人个什么意识,说不乐意就不乐意了,今天这样的场合下,所有的亲戚全都到了。他竟然还敢说出这种话来,就是想着把她给撇下了?

“你什么意思,现在这个时候你说不娶我了?你是在耍我们一家么?”崔乐雅直接冲到了杨兴伟的面前,想也不想地就直接抽手甩了两个扎扎实实的巴掌过去,“我告诉你,当初是你们家定下了亲事来的,既然你说要娶我,那你就得娶了我才成,我崔乐雅可不是这么一个好惹的人由得你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的!”

崔乐雅算是很死这人了,想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说十里八村的,就说他们这个杨树村那好歹也是个好看的人,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的,现在自己愿意嫁给他还有啥不甘愿的,竟然还想要不娶她,她是能不说不娶就不娶的人么!

杨兴伟被那两巴掌几乎是打蒙了,但杨家大伯可没有蒙了,看到崔乐雅打了自己的侄儿的时候哪里还能坐得住的。

他一把抓住崔乐雅,想也不想地就挥了两巴掌上去,男人的手劲自是要比女人的手劲要来得大的多,那两巴掌扇得崔乐雅耳朵里面一片轰鸣声,嘴角也破了。血丝直往下流。

“我原本还在想着咱们家要是现在这个时候退亲是不是不大好,但是现在看来这一门亲那还真是要退得!”杨家大伯高声道,“现在都还没进门呢就赶打了我们杨家的人,那要是等进了门,那是不是就要把咱们杨家的人给打死才算啊!”

杨大伯直接把崔乐雅往着旁边一推,那神色冷凝的很,跟在杨大伯身后还有不少西洋田迎亲的人,多数也都是姓杨的,现在那脸色也是难看的很,想他们西洋田的人在中央村里头就这么被打了,而且还是被一个没过门的娘们给打了,这打的可不是杨兴伟一个人的颜面,而是他们整个西洋田的脸面。

西洋田的人一贯都是彪悍的很的,早些年为了田里面灌水的事情也有打得头破血流的事情也不是没有的,但遇上事情的时候村子里头的人那也都是站在一条线上的,怎么可能就由着外村的人欺负到头上去。

“杨家的,你们这是啥意思!”钟氏看到自己女儿被打了之后哪里还能坐得住的。

“我什么意思,你家是个什么意思?这丫头都还没进门呢,就敢打了男人,男人的脸面是她一个婆娘能打的么?之前还咋说来着,说你家的姑娘那是个懂礼数的,是个乖巧伶俐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声的。感情你家的就是这么乖巧伶俐的?我今天可算是开了眼界了,你们这一家子睁眼说瞎话的那可真叫一个本事的。”杨大伯怒气滔天,“没拜过天地没送进洞房的,我们说退亲就是退亲!”

崔梅青也是恼怒的很,也有些怨怪着崔乐雅,这丫头是疯了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还敢打人,这打的还不是旁人,她这是在作死呢!

“我说亲家大伯,事情可不能这么算的啊!”崔梅青直接把钟氏和崔乐雅往着旁边一推,“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哪能还开这样的玩笑?这亲事也不能说退就退了的,传出去我们崔家怎么做人?我这女儿要怎么做人?你们可不能这样不厚道。”

“不退亲难道还看着我们家兴伟被你家那丫头打啊,什么玩意,你自己倒是说说,有那个新嫁娘像是她这么不要脸面的?不好好地在屋子里头呆着跑出来和人吵架这咱们也就不提了,可她干的是啥好事儿?她还打她男人!今天还好是我这个当大伯的在这里,这要是我那兄弟一家子在,你家这女儿我看也甭想全须全尾的了!”杨家大伯道,“今天我就在这里说了,这丫头我们家是不会要的,谁家要就让谁家要去吧!”

“亲家大伯,你这话说的也太过分了吧,我们崔家的女儿是能被你这样挑来捡去的?当初可是说的好好的,你们就算是要退亲那也得在今天之前啊,今天是出门子的日子,咋能出了这样的岔子!再说了,我们家现在这些个亲戚可都在这里呢,你叫我们怎么向亲戚交代去?”崔梅青都快要气炸了,怎么也没有想到杨家的人竟然是这样过分,打了自己女儿不算还一个劲地叫着要退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让他怎么下台来?这不是上赶着要把他一家子都给拆了么,他能答应的!

“赶着今天怎么了,就你们家丫头的这种品行,别说是今天退婚了,就是今天送进我们家的门被睡了明天一早也还是要送回来的!”杨家大伯道,“我们这还算是厚道人了,现在这个时候说了退婚没碰你家这丫头,要是遇上点不厚道的人家,就直接睡了你们家这人再给你送回来,你也甭和我说什么厚道不够到的话了,娶进门的媳妇要是家里头不满意也还能够休了的,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凶巴巴的婆娘!”

杨家大伯的话也是惹得西洋田的人一阵叫好的,可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么,现在他们还算是仗义了,没把人弄回去了之后再把人送回来,西洋田里头的汉子有几个也带着几分痞味。

“崔家叔叔,你要是嫌弃咱们这事儿办得不地道,那成啊,咱们就先把人弄回去,睡个几晚再休了回来也成的。可别说我们还觉得兴伟兄弟吃亏了呢,好歹也是个黄花大闺女,睡上一睡那也算是值了!”

“就是就是,你家姑娘不是看不上咱们兴伟兄弟么,要不看看咱们这里哥几个,看上哪个过上一夜也成啊!”

嘻嘻哈哈的并着那些个不入流的话传到崔梅青的耳中,气得他整个人都在发抖。

“崔家兄弟。也不是我说个啥。咱们家当初也是按着规矩给了彩礼的,你也甭说在你家亲戚面前丢人还是啥的话了,花五十文钱还想办十六桌的喜酒,我看你干脆就直接告诉人张大嘴巴吃点风就能吃饱了!”杨家大伯刚刚也是把话听得清清楚楚的,他也没觉得崔家老大做的有啥过分的,要不是崔家老大一家子,只怕他们还要被人蒙在鼓里,现在看清楚了人也不算太迟,真要是和这家人家当了亲家,那往后指不定就要被他们当做崔家老大那样对待了,就那丫头的蛮横劲儿,进了门之后早晚是要闹出事情来的,到时候一家人过日子都过的不舒坦。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改明儿我让我兄弟上门来,你们把定亲的东西全都给我退回来,要是不退回来。那咱们可不能就这么轻易地就算了的!”杨家大伯道,这亲事都不算了,那当初给买的东西当然得退回来,还有那聘金也得退回来。

“你们还好意思要这个!”钟氏一听说是要把东西全给退回去那就一下子火大了,“你们西洋田的人就是这么欺负我们中央村的人啊,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到了手的银子钟氏哪里还舍得吐出去,更何况今天这样的场面,钟氏那是更加受不住了,今天他们家丢了多大一个人呢,没让杨家的人赔钱就已经算是十分客气的了,竟然还想她们退钱,这事儿门都没有!

钟氏看了一下四周,把目光放在了里正崔十六的身上,她嚎啕着道:“十六叔啊你可看看啊,我们这一家子都要被人给欺负死了啊,你这当里正的可是要给咱们这一家子做主才成啊!”

崔十六被钟氏那一嗓子嗷的头疼,早知道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今天就不该来吃喜酒的!崔十六头大的很,这种事情要他怎么插手的?

“这是你们两家的事情,我哪里好管的。”崔十六道。

“怎么就不能管了,当初阿萍的事情咱们村之上的人不就是一窝蜂地全都上门去讨公道了?咋地就阿萍那样的是咱们村上的人,咱们家的就不是村子上的人不成?我说里正你也得一碗水端平才对啊,没得这样埋汰我们家的人的!”钟氏怒道,“我们家梅青是咋对不住人了,你们咋地就能够这么对他呢,他也是中央村的人,我们家阿雅还是个姑娘呢,这样被人奚落了村子上的人也不帮忙出头的,这不是嫌弃我们一家子是干啥呢,这做人也不能这样的啊,我们这一家子是招谁惹谁了啊,咋能这样被人一直埋汰着呢!”

崔十六也毛了,这话里面话外的倒是在怪他这个当里正的没有帮衬了?

“钟氏你这话是啥意思?不说旁的,就说你家阿雅吧,现在也还没出门子呢,那人家要退亲我能咋地,你倒是说说看?难不成人家要退亲我还逼着人家娶了人不成?那这么说的话当初上水村的人家来退亲的时候我是不是也得逼着人非要娶了阿蓉不成?你有这个脸面干这种事情,我可没有这样的脸面干出这种事情来的!”崔十六斩钉截铁,“你拿阿雅的来和阿萍比,这事儿能是一样的么?你家阿雅刚刚那样子咱们村上的人那也不是眼瞎的,也都瞅得清清楚楚的,上去就给男人一耳光子,你咋地不说你家丫头是个没规矩的?现在倒是好意思说这事儿了。我就把话搁这儿了,今天这事儿就是你们家和西洋田杨家两家人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这事儿去!”

崔十六也是气得不行,你要我们帮衬,那好歹你们家也得先吃亏了吧,就你们一家子那做派。哪里是吃亏了的?上去给人两巴掌的还要他们做主给撑腰的,到时候说出去还是他们中央村的人仗势欺人呢,这种事情传出去,那他这个里正的脸面还要不要的?

“十六叔你这是啥意思?”崔梅青也黑了脸,“我知道你一贯都是帮衬着大哥的,可在这个事情上也没得这么帮衬的,今天要不是大哥,我家能出这样的事情吗?今天这样的事情,就应该把大哥一家子给除族,再给我们家讨回公道才对!”

崔梅青觉得自己这样的说辞没有半点不对的,今天这事儿要怪就是要怪他大哥,原本是一个大好事儿生生被他这一家子给折腾出了这样的事情来,要不是自己大哥的错,那他家杂烩发生这么多事情的!

崔老大看了崔梅青一眼,“这事儿感情你还怨我?是我让你女儿追出来骂人的?是我让你女儿打人的?是我让西洋田的人退亲的?你倒是好意思说这话,按照你这说辞,我家给的东西不好没按照你家的意思给你家垫钱摆酒就要被除族,那这要除族也是应该先除了你们一家子,你咋地就不看看自己当初干了啥事儿的!”

崔老大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就看向崔十六道:“十六叔,今天我们也没想惹事的,咱们村上喝喜酒就是讲究个有去有回的,他当初没给我家两个丫头啥好东西,那也怨不得我现在也没给啥好东西的,阿文在镇子上干活也不容易,也没得帮人垫钱办喜酒的理由。今天我家做的事儿,我们一家子问心无愧,也没觉得有啥对不住人的,要是有人觉得我家做的不对的,我也没啥话可说。村子上要把我们一家子除族我也没话说,我就随了村子上处置了!”

崔十六哪里不知道崔老大的苦,这一家子的事情在村上也不是秘密,虽说今天老大家是做的有点难看了,但也不能说老大做错了。

崔老大说完这一番话之后也不等崔十六说个啥,干干脆脆地就领着自己家的人转身就走了,态度也已经是十分明确了,不管你们往后是想咋做的,反正今天这事儿我做的也没觉得自己有啥理亏的。

崔老大一走,崔乐蓉他们当然也是不愿意在这里呆着的了,反正今天上门原本是没想闹点啥,只是当初人家怎么对他们他们就怎么还回去而已,西洋田杨家的人要退亲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反正都已经分家了么,再说这事儿也不是他们村上占理,站在那儿难道还要打算给人出头不成,崔乐蓉才没有傻到这个程度。

村子里头被叫来吃喜酒的人也没有什么人觉得崔老大一家子做错了的,都有些看不起崔梅青这人,你说这人咋能这么黑心肠的呢,自家嫁姑娘还要人家大哥给出这出哪儿的,就连这酒席也恨不得是让人一起给解决了,这就有些太不好了吧?再加上崔乐雅刚刚那做派,村子里头的人都觉得不怪西洋田杨家的人要退婚的,就这样的人家不退婚都对不住自己,哪有大姑娘的上去就给人巴掌的,这人还不是自己男人呢,就算是自己男人也没得上去就打的,现在人家要退婚还能怪的了谁的,还不是得怨了自己去!就这样的还想让村子上的帮忙出头呢,这一出头那明显就是去找事啊,这能出头么,肯定是不能的!

“我说崔梅青,你还要脸不要脸了?亏得你还有脸说出口要把老大哥一家除族呢,我看最应该除族的就是你们家,今天这事儿关老大哥家啥事儿了?你还有脸说这事儿是老大哥家闹出来的呢,感情就你家做的都是好事儿?就许你家干那样丢人的事情就不许别人家干了,有往有来么,你没干啥好事儿干啥非得逼着老大哥家给你加干了好事儿的,平常嘴巴上说的好听叫的好听的,那也不过就是哄着人给你家干活罢了,真要遇上事的时候还不是一拍屁股当做没有兄弟的,也不见你们什么时候伸出手拉拔过人一把,就成天惦记着别人家里面有个啥了。”花婶子是不怕得罪人的,反正打从她到了这个村子上就没和钟氏好过,见了面之后说话也一般都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的,趁着现在这个时候,她也就把自己心里面想说的话说了,过了今天这一天指不定往后还没这个机会了呢,“反正你们也没啥心思要请咱们村上的人喝喜酒的,那咱也就不在这里碍眼了,这给的礼钱我家也就不收回来了,免得到时候被你们说我家不厚道,你们留着这钱给你家丫头好好找个男的,总有男人不嫌弃你家丫头疯头疯脑的!”

花婶子把这话说完那是抬头挺胸一脸高傲地走了出去,花大勇看着自己婆娘这个样子也是忍不住有些发笑,也是已经习惯了自家婆娘这般泼辣的性子,所以对于这一番话也没有说啥,而且他也觉得自家媳妇说的挺在理的啊,看老大哥一家子总是被人欺压在头上,也该是时候翻身一回了。

等到花家的人走了,其余的人也跟着一起走了,至于这礼金的事情也就不提了,只当自家晦气的很,咋地就和这么一家子在村上的了,原本还以为今天喜酒能够好好吃上一顿没想到人家压根就没打算着请喝喜酒的。

村子上的人一走,章氏也开始嗷了起来了,她大声地骂着村上的人没有良心,没有把他们一家子当做村子里头的人,处处都是不帮衬着他们的。

走的慢的人那也是听到了章氏的咒骂,心中对这个老婆子那是更加没有好感了,上门来还被人骂成狗了,往后崔梅青家有啥事情也甭指望着他们给搭一把手的,免得到时候还要被人倒打一耙,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那也都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崔十六是村子里头来喝喜酒的人之中最后一个走的,他听着章氏那骂声,看着她骂了崔老大又骂了村子上的人还有他,崔十六原本还以为自己会挺恼的,但后头发现也没有多恼。

“要是觉得咱们村子上这么不好的话,那干脆就搬出村子去吧。”崔十六十分平静地对着章氏道,“嫂子,我记得我也不是没和你说过的,梅青是你的儿子,老大难道就不是你的儿子了?我也没指望你一碗水端平,但做人也不能处处都把事情做绝了不是?你们自己要把事情做绝了,那现在还能够怨得上老大的?当初你们是怎么对老大一家子的你们自己心里面有数,今天这事儿也不能怪到老大的头上去,但凡你们能够把老大家当做一家子来看的,今天就不能闹出这种事情来!”今天会有这样还不是自己造的孽,现在还有啥可说的什么,说出来也不嫌丢人的。

“至于你们和西洋田的事情那是你们两家人的事儿,今天这事儿也不是你们占理,就算西洋田的人要退婚,咱们村上也不可能会出头的。也甭和我说什么咱们偏心了阿萍的话来,要是阿雅进了杨家的门日子过的不好,该咱们村上出头的时候那肯定是会出头的,就今天这事儿,我看就是阿雅自己惹的,要咱们村上的人出头首先你也得站得住脚才成,甭把咱们村之上的人都当成傻子来糊弄。”崔十六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也懒得看崔梅青,这娃子现在已经歪了,那都是生生被章氏给带歪的。

西洋田的人看着这阵仗也忍不住笑了,看来崔梅青在中央村的日子过的也不咋样么,尤其是杨家大伯,他原本还以为中央村的人会不管不顾地和他们闹起来呢,但现在看来,中央村的里正也不是那种头脑发热的,当然,真要闹起来的时候他们也是不怕的,这事儿可不是他们做的不对。

“成了,今天该说的也已经都说的清楚了,我们家自然是会上门来说这退亲的事情的,崔梅青你可甭赖账啊,我们杨家的银子可不是你说拿就能拿了的。”杨家大伯对着崔梅青说完这一句话就手一挥,“走,回去!”

那些个年轻小伙子们听到是杨大伯这话也吆喝了一声,牵着牛车就走了,就今天这事儿也足够他们回去之后和人叨上好一阵子了,这可很久没遇上这样的人家了,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等到西洋田杨家的人一走,一直都站在那儿没吭声的崔梅青一下子就像是被人抽走了主心骨似的,猛地倒退了两步,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

钟氏看着傻了一样的崔梅青也是有些傻眼,咋地好好的喜事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了呢?钟氏看了看崔梅青又看了看崔乐雅,崔乐雅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要被人退婚了,在出门子的今天被人退婚这传出去她也甭想再找什么好人家了,往后自己还能不能在这个家里面呆下去还是个问题呢,一想到往后自己不管是出门还是不出门都要被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的,崔乐雅就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哇”地一下哭了出来,那模样哭得是要多凄凉就有多凄凉的。

“梅青,你说这可咋整啊?”钟氏一见到自己女儿哭成那个样子都快心疼死了,怎么自家就这么倒霉摊上了这种事情来了呢,“我和你说阿雅的事情可不能就这么轻易就算了,尤其是大哥那边……”

“啪”

崔梅青狠狠地甩了一巴掌给钟氏。

“多少次了,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没事儿少算计算计大哥他们,结果你就是不听我的,现在好了吧,现在你满意了吧?哭哭哭,现在哭有个屁用!脸都丢光了还有脸哭!”崔梅青凶神恶煞地道,“我当初就让你管好阿雅这丫头,结果你不听我的,现在闹成这个样子人家不愿意娶了你高兴了?今天是西洋田杨家的人不愿意娶,明天就十里八乡的人都不愿意娶了!”

崔梅青知道崔乐雅算是被毁了,往后除非也就嫁个年纪大的或者是克妻男人的命了,“你说你好好的屋子里头不呆也就算了,你跑出来干嘛呀你,竟然还有脸打人,你怎么就没把自己给打了?你还觉得有脸了是吧?”

崔梅青现在是恨不得一巴掌打死这个女儿算了,有这个女儿和没这个女儿也没多少差别了,因为这个女儿从今天开始自己也甭想抬起脸见人了、。

“你现在倒是怪起我来了!”钟氏被崔梅青甩了那一巴掌那也是火大的很,“这事儿能怪我吗?当初我说的时候你就没同意的?原本你自己也想着算计你大哥的不是吗?现在倒是好意思把事情都怪我头上去了,崔梅青做人不带像是你这样的!你娘不也是同意了吗?还一直夸口说自己出面不管是谁都要给点颜面的,那现在这颜面可真是够大的,人家把咱们一家子当做猴子一样耍了一通呢!”

钟氏也不愿意把这些事情全都背负在她的身上,“你娘不是说什么都妥当了么,今天发生这种事情还不是你娘干的好事儿,要是早点知道老大家是这样打算的,那我们也能够早点应对啊,哪里像是现在这样被人打脸了。亏得你娘还一直在那边说只要是自己说出来的话大哥都会听的,哈哈,人家压根就没把她当娘来看!也是,有这么一个当娘的还不如没有算了!”

章氏听到钟氏这么说的时候也整个人都恼了,她也不嗷了,上前来就抓着钟氏打了,旁人说啥也就算了,被自己这个儿媳妇在这里说这种话,章氏那一张老脸哪里还挂的住的。

“你还敢说老娘!要不是你出了这种破主意,我们老崔家的脸会掉么!现在倒是还敢嫌弃起老娘来了,要不是老娘你们这些年的日子能过的这么的舒坦么,还不是你这人心太黑,当初我就让你好好地对人,结果你自己不成器,黑了心肝昧了良心非要干出那种事情来,如果不是你的话能有这么多的事情吗?现在你倒是好意思把这些事情全都推到老娘的头上来了,看我不打死你……”

“我推到你的头上来,你现在嘴巴上说的好听的,你自己说说你把人当人看过么,现在说我是黑了心肝昧了良心的,也不看看当初是谁指使着我去干那些事情的,还说女儿家的就是要往外嫁的,嫁得再好也没几个银子孝敬到你的手上去,是你让我不需要准备什么好东西的!你现在倒是说我了,你这个当奶奶的也没把人当一回事儿现在倒是怪到我的头上来了!”

“我就是那么一说而已,你这些年吃我家的住我家的,还动不动就要拿点好东西回了你娘家去孝敬你家里头的人,这些年你们钟家给点啥了么,现在倒是还好意思说这种话,咋地你还敢和我这个当婆婆的动手,信不信我让老二休了你!”

“你让老二休啊,我为你们崔家生儿育女的,你要是敢让老二休了我,我就吊死在家门口,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让你以后白天不敢出门晚上不敢睡觉……”

钟氏和章氏两个人缠斗在一起,别看章氏一把年纪了动起手来倒是半点也不手下留情的,拽着钟氏的头发就半点也不松手,而钟氏头发被章氏抓着,疼的龇牙咧嘴的,到底也还是不敢直接一脚把章氏给踹倒在地,但却还是偷偷拧着章氏身上的肉,惹得章氏哀哀叫疼,手上阿娜更是不乐意轻易放手,恨不得把钟氏那头发全都扒光才好。

钟氏的娘家也还没有走掉,看到钟氏吃了亏之后也就假意地上钱劝了劝,好一会之后才把两个人给拉开,钟家的人可不敢让钟氏就这么死了,好歹钟氏在崔家每年逢年过节的年礼还是不少的,偶尔也还能够上门来打个秋风啥的。

“成了成了,还闹个什么闹呢,还觉得不够丢人是不是?”钟氏的老娘陈氏开了口道,这一句话也不知道是在骂钟氏还是在骂章氏,又或者是把两个人一起给骂了,陈氏也觉得憋屈死了,一大家子一大清早过来,早饭都没吃多少就等着吃了中午那一顿的,没想到现在是啥也没吃到的,“女婿,今天既然咱们不能喝了这一场喜酒,那咱们就先回去了,改天等真的能喝到喜酒的时候你再把我们请来吧,辛辛苦苦来了这么一趟,结果还要饿着肚子回去的也就只有你们这一家子能干出来的事情来了。”

崔梅青听到自己那丈母娘这一句话的时候那一张脸也一下子寒了下来。

陈氏也瞧见了崔梅青的黑脸,但对于她来说,这黑脸算得了个什么,她朝着崔梅青伸出了手道:“既然今天喜酒是吃不成了,把红包钱还回来吧,等到哪天用得上的时候咱们家再包就成了。”

钟氏一听到自己老娘竟然还想要把红包钱给要回去的,她那一张老脸一燥,“阿娘!”

“叫什么叫,这喜酒都没喝成,难道还要我们出了这喜钱不成?那有这个道理,我们今天跑过来就已经耽搁了不少的事情了,我们家可不像是那些个富贵人家这钱说不要就不要的,赶紧地把钱给还了,我们也紧赶着回去了,还得回家煮饭去呢!”陈氏一派理所当然地道,“女婿你说对不对?”

崔梅青那一张脸都成了酱菜色,他从怀里面掏出那些个红封,也不看到底是不是钟家送来的那一个红包,直接就往着地上一砸,“滚!都给我滚!”

那红封原本就是纸制的,轻薄的很,这么用力一砸之后很多都散了开来,里头的铜板也一下子散了开来,滚的到处都是。

钟家的那些人还有钟家那边的亲戚也不管崔梅青,蹲下来就开始捡那些个滚的到处都是的铜钱,多捡几个是几个,现在哪里还管当初自家到底是包了多少的红包的,人家都不要了,能捡走的就统统捡走。

“你们干啥!”章氏一看这些人和红了眼一样地捡钱的时候就着急了,“我呸你们这群不要脸的东西,包的红包没多少现在倒是还想占这个便宜,我告诉你们都不准捡,这些都是我们家!”

这些人才不管章氏说什么,把捡起的铜板和红包都往着自己怀里头一塞直接就走,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从门口那板车上提了那两条肉,甚至连豆腐都装了不少走,反正崔老二家现在也没这个心思做饭了,这些东西放着也是浪费,想他们辛辛苦苦地来一趟啥也没吃上拿点这些东西走也不算太过分吧?

章氏都快被这群像是蝗虫一样的人给气疯了,他们就这样拿了自己家的东西就走了,这得多好意思啊!

章氏赶不上那些人只好狠狠地瞪向钟氏,那眼神瞪过去的时候似乎很想再扑上去把人狠狠地打一顿的样子。

钟氏也没想到自家人竟然能够干出这么丢人的事情来,她傻乎乎地楞在哪儿,脸上还有被章氏抓出来的几道血痕,看上去有几分的可怜。

崔红花刚从崔乐雅的房中出来,她手上还提着刚刚那个篮子,篮子里头也还有她送出去的两块布,等到她出来一看,那板车上的东西基本上都已经被人扒拉光了,她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了。

“阿娘,这些都是谁干的呀,咋能拿了咱们家的东西就给跑了呢?”崔红花气鼓鼓地道,“阿娘我回去了,今天可算是倒霉透了,那两块布我也拿走了,回头给我家娃子做了衣衫去,真是的,原本还想着能吃点好东西的,结果就闹成这样!”

章氏也懒得管这个自己最疼的女儿说点啥了,她现在胸口闷得不行,也懒得管这些个事儿了。

“滚!赶紧滚!”崔梅青也不管眼前这人是自己那小妹,开口就让滚。

崔红花瞪了崔梅青一眼,觉得自己这个二哥真不是个东西,自己丢了脸面现在还好意思把这些事情全都怪到他们的头上来了,她都还没说自己也跟着丢了这个人的呢,想想回婆家之后肯定还要被不少的人问东问西的,难道她这颜面上就有光彩了不成?

“二哥,你拿我撒气干啥呢,今天这事儿可不是我闹出来的!”崔红花那性子也是从小被惯着的,现在被崔梅青这样厚着,她也心里面不服气的很,“反正阿雅丫头也嫁不出了,我那添妆的东西拿回来有啥不对的,我都没说礼钱的事情呢,礼钱今天我就不拿了,等往后家里面有喜事的时候我就不出这份子钱了。”

“也不是我说你二哥,你自己都没把事情办好,阿雅那丫头我从以前就说了那性子得改改的,现在你看,可不就闹出这种事情来了吧,这还不是自己找的!这要是我女儿,我就直接把人轰出了门当没生过得了!”崔红花哼道,“今天这事儿甭说你丢人,我还丢人呢,往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情,我看这喜酒我还是不来吃的好,省的喜酒没吃成还要被算计上一把!”

“那你以后就甭来了,我们家请不起你这个大佛!”崔梅青恼道,现在竟然连自己的小妹都敢对自己说教来了,他这做人也是够失败的了。

“不来就不来,当我稀罕!”崔红花气鼓鼓地就走了,就自己二哥今天这一闹,往后什么时候有喜事还说不准呢,还好意思在她这面前充了这个大头!

崔红花走的时候还狠狠地踹了那大门一脚发出一声重响,这样的举动也是让崔梅青脸更黑了,他看着自家院子里头那冷冷清清的桌椅,他有一种冲动很想上前直接把这些个桌椅全都给砸了,可还没等他把这些念头都付诸行动的时候就已经想起了一件事情来,这些桌椅大部分也还是从村子上借来的,这要是真的给砸了,自己还得掏钱给赔了。

崔梅青想要动手却又不敢动手,最后也只能瞪着这些桌椅大喘气,只觉得这十几桌空落落的桌椅也在无声地嘲笑着他现在的丢人一般。

钟氏畏畏缩缩地站在一旁,一点大气也不敢出,就怕自己再说什么惹怒了人,她也忍不住瞪向崔乐雅,觉得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出来。

------题外话------

前两天感冒了,头疼,一直没写出稿子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