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二十章

崔乐雅完全是被气昏了头说话不看任何场合的,有些话旁人能说而她不能说的,她那一番话说出口,不正是告诉了人她当初对于钟氏所做的一切她也是知道的,而且她也看上了上水村的那一门亲事就等着自己阿娘帮着她把自己堂姐给扯下来了之后好自己顶替过去么。

钟氏也快被崔乐雅说的话给气死了,这丫头是猪脑子啊,这种话也好意思在这个时候说出口来着,郑氏他们说也就算了,只要她们不认就成了,而且空口白牙的她们又不能拿出来证明的,也就是在嘴巴上说说而已,可现在这丫头自己这么说了那不就是证实了当初这事儿她也是知道的,今天这样的日子上她咋能说出这种话来!

崔乐雅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她就是想要一个好亲事怎么了,凭什么好的东西都要落到她的身上去,自己却什么都不能捞到的。

“这么看来,今天这喜酒也不需要我来掌厨了。”崔乐文站在门口,他的身后还有人推着一板车的东西,等到仔细一看之后才发现,那板车上就三条一斤左右的肉,一筐子的青菜,然后就是三板的豆腐。

豆腐?!

看到的人几乎也都傻眼了,这喜酒上怎么好出现豆腐这种存在的?传出去还要不要做人的?崔乐雅看到那白花花的三板豆腐的时候就哇的一下哭了,一边哭还一边冲了出去,抓了牛车上的那豆腐就朝着崔乐文的身上丢。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没有你们这么诅咒人的,我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可不是死人要办豆腐宴!你看看你买的都是个啥,你坑了我们家的钱就给我买这些东西来,你们不要脸!”崔乐雅大声叫着,谁家喜酒上面会买豆腐这种东西来的,这分明就是在诅咒她不得好死么!

“我坑了你们家的钱?你自己去问问你的娘,说的好听让我来掌勺,成,看在你以往叫我一声堂哥的份上我给你掌勺,掌勺的红包我也可以不要,但没得还要让我掏钱给你们出了吧?你自己好好问了你娘,给我五十文钱要我想办十六桌的酒席,我倒是想了办法,可有那个做买卖的谁愿意赊账,你现在还怪到我的头上来了,我倒是要问问你了,你倒是拿五十文钱出来自己买了来准备这十六桌的酒席看看!”崔乐文没好气地道,“也甭跟我瞎咧咧说什么让我先垫上等到回头就会给我这种瞎话,真要是打算给我的,也不是这样办事儿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摆喜酒还要上赶着算计亲戚的!”

崔乐文的话让原本就没脸的钟氏现在更加不知道是要说什么好了,不是明明已经说好了事情会按着他们的来办得,怎么事到临头的时候却发现完全都和她所预想的完全不一样了呢。这完全和她想的不一样!

吃酒席的人也震惊了。

五十文钱办十六桌的酒席?!

五十文钱能买多少的东西?还要办十六桌的酒席?这不是明摆着是在坑人么,咋地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呢,可不就是人家所说的那样明摆着是在坑人钱么,自家女儿成婚咋好意思让旁人掏钱的?!

“梅青啊,你们就算是不想请我们吃喜酒,那就明说就好了,我们也就不费这个事情来了!”钟氏那边的亲戚就忍不住开了口,声音里面也是带着几丝的嘲讽,“你说你们这是办得叫个什么事呢?亏得还有脸怪了你老大家,就冲你们两个人那做事的法子,换成我们都想直接买了一车的豆腐砸你们门上去了!还喝个什么喜酒呢,这感情就是来闹笑话的!”

“就是啊,不想请喝喜酒就算了,干啥还要为难旁人呢,得得得,咱们也甭在这里留着了!”

“走吧走吧,咱们还留在这里干啥!”

“别走啊,这事儿还没闹清楚呢,今天不管咋说也都是阿雅丫头的好日子,你们要是这么走了,那我们家这算是个啥啊!”崔梅青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冷汗道。

“什么好日子,我看这一门亲事也还是要重新说说清楚的好!”一声爆喝声在门口响起,一个长者模样的人站在门口,在他身边还有一个穿着一身红衣的新郎官。

崔梅青一看到对方的时候那脸色更青了,咋地就把这一茬给忘记了?刚刚就已经听到了那敲锣打鼓的声音了,也明知道已经快要进村子了,偏偏刚刚那事儿一闹之后自己就顾不得这事儿了。

“我原本还以为我家兄弟这是结了一门不错的亲事呢,但是现在看来,这可不算是一门好亲事!”那长者寒着一张脸道,“我不管今天这事儿到底是谁对谁不对的,但这新娘子不好好地呆在屋子里头等着迎亲,却跑了出来闹腾这是个啥意思?这就是一个姑娘家应该有的德行?光是看德行这一门亲事就不该结的!”

“亲家,这话可不能这么说的,我这闺女就是被气狠了。”钟氏过来就想把崔乐雅给拉了回去,“这可不是我们的错,是我们这边有些个不晓得事儿的趁着今天故意闹腾呢,哪里能怪的了我们!”

“这么说来你们家还占理了不成?”这人看着钟氏那就越发的看不上眼了,和这样的婆娘当亲戚还不知道要整出多少事情来,自家大伯都能够这样算计,那更何况是亲家,再看这姑娘完全就是和这个婆娘如出一辙的,指不定到他们家之后那就是胳膊肘往外拐的,到时候心里面处处都是向着娘家的,那可咋整?

“咋地不占理了啊,事情又不是我们家闹出来的,可不就是我大伯家看我们不顺眼,所以趁着现在就来折腾我们,那叫一个血口喷人的!”钟氏说的那是一脸的气愤。

“那感情你还给足了人钱来办酒席了是吧?”那人冷哼了一声。

“给没给足自己心里清楚,以前还是我没看清楚二婶你们,今天这掌勺我是不会掌的了,你还是请了别人了吧!阿爹阿娘,咱们也没必要在这里呆着了,免得到时候还不知道要被人扣多少屎盆子呢!”

崔乐文看了自家二婶一眼,那态度表明了就是自己二婶就是这么一个泼皮无赖的,无理的也能说成有理死的也能说成活的。

崔老大早就已经不想在这里呆着,反正他的态度也已经给足了,往后再算计到他的头上到时候肯定还有没脸的事情给他们受着的。

“别走!”章氏哪里就能够让崔老大一家子就这么走了,现在捅出了这样的一个篓子来就就想拍拍屁股就走了,可没有这样的好事,说什么也要出点血才成的,“你们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就想这么走了,我告诉你们门都没有,今天这事儿你们必须得给算清了,还闹出了这样的事情来,你们就得给我负责到底!”

“哼,真好笑,还想我们怎么负责?给人赔礼道歉呢还是给人赔了酒席不成?这主意倒是打的挺好的。”崔乐蓉看着自己的奶奶,她不就是想着打蛇随棍上了么,这还有什么难猜的。

“难道就不该赔么?”章氏一脸理所当然地道,当下就往着地上一坐。直接哭着大喊了起来,“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玩意来了,闹成这个样子那算是个啥样子啊,我们一家子的脸面都没了,阿雅丫头啊,今天还是你出门的大好日子呢,就这样被人坏了个干干净净,这可咋整啊?”

一身红衣的新郎杨兴伟看着章氏这阵仗也是看得有些目瞪口呆的,他原本还以为自己阿爹阿娘给自己选的亲事那应该是不错的,甚至他自己也偷摸着相看了崔乐雅一眼,也觉得这人是个不错的,可就在刚刚,他看着这个即将成为自己新娘子的女人那样疯狂的模样,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之前见到的那样轻声细语,刚刚那架势完全时候就和泼妇一样。

杨兴伟甚至也开始在怀疑,自己要是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往后自己的日子是要咋过?往后他要咋办才好?这样的一个女人进了家门,他上头有阿爹阿娘的兄长大嫂的,到时候闹腾起来那还有个消停的,她能够对自己的堂兄都这般凶悍,那到时候和他的弟兄之间闹出点事情来还一样得闹起来,而且他也觉得这一家子都不是啥好惹的,他那未来丈母娘一看就是个无赖的,那奶奶更是……

杨兴伟往后退了一步,看着这一切都觉得可怖透了。

“大伯,咱回去吧!”杨兴伟拽着自家大伯的胳膊道。

杨家大伯听到杨兴伟这话之后那也是有些意外,“回去了这一门亲事那可就算了啊?”

杨家大伯也是打从心眼里面不喜欢这一门亲事,觉得自己侄子这话也挺不错的,但到底也还是要把话说说清楚的,现在要是回去了,这一门亲事那就算告吹了,到时候崔梅青一家肯定是要把聘礼聘金啥的还回来的。

上一章
下一章